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55章 线索出现
    因为客房里有个洞,许然只好搬到我的房间里睡,当然我打地铺。和美人在同一间房里说不激动是不可能的,但我还是很快就睡着了,这几天可真给我熬的。

    有了赵宇峰这个名字后我以为会好办很多,连忙寻求在警局的朋友帮助,调查出赵宇峰的资料。可是让我吃惊的是,年龄和住址相符的确有赵宇峰这个人,但他在几年前因为酒后****而被迫关在少管所里

    。

    也就是说,那个和许然交往的男子是顶着赵宇峰的名字罢了。这条线索似乎又断了。

    许然再一次提出要去看她爷爷,这一次我忽然想要见见老人家,说不定能够知道些什么。

    跟着许然来到一家大宅,这是一座二层小洋楼,我判定建于民国时期。此时小洋楼上下全部都被青苔和藤蔓覆盖,楼前的参天老树都快和房子一样高了。

    走进去,里头的设备也透露出一股浓郁的欧洲风,烛台虽然陈旧却被擦得很干净。

    许然的爷爷就躺在楼上,我们上去的时候他正在书房里,坐着轮椅带着老花镜在看些什么。

    一脚踏进去,老人家立刻向我看来,那双眼犀利得不属于七十岁老人所有。

    “爷爷,这个就是您所说的侦探。”许然笑眯眯上前,夺过老人手中的书籍:“医生不是说要静养吗,爷爷你怎么还在看书。”

    老人家在面对许然的时候明显放松很多,摘下眼镜,小而有神的眼里全是慈祥。

    他拍了拍许然的手背,道:“你出去一下,我和大师有话要说。”

    许然十分乖巧地出去了,书房的门被掩上,里头只剩下我和老人家。他示意我坐在书桌对面,开口询问:“找到邪修了吗?”

    我摇头,忽然有些惭愧。

    “今天我来就是想要知道更多,好找到邪修。”我拿出那枚雕刻着莲花的玉佩摆在老人家桌前。

    他浑身一震,手指有些颤抖地拿起玉佩,举起来就要砸。还好我及时接住,不然这个唯一的线索也要碎了。

    老人家显然对这玉佩有着不同寻常的恨意,猛地推开我的手大喊:“拿走拿走,老头子看不得这个东西。”

    我只好收起来,问道:“老人家这是什么组织的信物吗?”

    莲花教,许然的爷爷也说起这个教会来。只不过他说的更加详细,并且带着更多的恨意。

    莲花教就是老爷爷从前参与摧毁的邪教,唯有邪修一人逃了出来。而邪修在这么多年里竟然重建莲花教,并且开始对从前围剿他们的仇人施展报复。

    这些年来老爷爷几次与莲花教的人对上手,他的双腿就是这样瘫痪的。

    “爷爷,那许然有没有什么奇怪的地方?”我继续追问,并且大概复述了一下许然的奇怪之处。

    许爷爷神色一凝,手指在桌面上不住扣动,要求我保证不会说出去。

    我点头之后,许爷爷才开口道:“其实然然自己也不知道,她的身体里住着两个人。”

    “两个人?”我大惊,难道是双重人格?

    许爷爷好笑的看了我一眼,继续解释道:“不是你想的那样,而是许然在小的时候其实有一个双胞胎姐妹。但一出生就夭折了,大约在许然五六岁时那妹妹一直缠着许然不放,为了消除妹妹的怨气,将她的灵魂也注入其中

    。”

    这个手法不说多厉害,但十分匪夷所思。要知道一个人的**最多能够承受一个灵魂,若是再多就难以相容了。真不知道许然是怎么安安稳稳长到这么大的。

    许爷爷继续道:“但是当时我们谁都没有这么做过,所以出了点小岔子,导致两个灵魂分别在夜晚和白天的时候才会出现。而两个灵魂之间虽然会对不出现的时候有记忆,但很模糊。”

    怪不得许然记不起莲花教。我了然地点点头,继续问道:“那真正的许然是白天还是晚上出现?”

    “白天。”许爷爷说了这一会话有些累了,背靠在书架上微眯起眼睛:“不过这件事可不要让许然知道,不然后果不堪设想。”

    这个不用许爷爷叮嘱我也会照办,毕竟两个灵魂在同一具**里,若是互相不知道还好,一知道保不准会互相残杀。

    当然,我瞅着许然这模样也不是个嗜杀的,就怕她妹妹知道了。

    一番谈话虽然让我知道莲花教的前世今生,却对调查毫无帮助。不过得到一个关于许然的秘密,这算不算收获?

    又聊了几句,就有昨天送许然回家的男子进来,催着许爷爷去休息。看到男子对我态度恶劣,许爷爷却只是对我抛了个自求多福的眼神。

    我也该和许然回去了。

    一连几天,我在寻找赵宇峰这件事情上一筹莫展,许然每天就逗逗麒麟回家看看爷爷,日子倒是无忧无虑。

    让我着急的是,我家的房子不知道被谁弄的,客房里全部都是小洞口,从那头吹来的风看,是和隔壁邻居家相通了。

    这让我不得不怀疑是莲花教的手笔,不然哪有人会这么无聊,光在人家客房打洞了?

    等许然去找爷爷的时候,我敲响了隔壁的门。在我搬过来的时候就曾经观察过,我的隔壁邻居是一家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工薪族,带着个孝子。

    可是当门打开的时候,探出来的面孔让我不禁愣住。并不是我原来邻居的脸。

    “你找谁?”来人是个十七八岁的少女,不耐烦地问道。

    看看少女的鼻环和唇钉,我尽量让目光不那么鄙视:“请问原来住在这里的这家人呢?我有事想要找他们。”

    少女摆摆手,鼻环和唇钉随之一晃一晃的:“谁知道?前段时间我才搬过来的,现在是我亲戚的房子。”

    “这样啊。”我撑住门不让少女关上,继续道:“最近你家在装修?我听着有些吵。”

    “没有,我叔叔就喜欢弄这些手工。你问完没有,我还要继续看电视剧呢。”

    这下不等我回答,门砰地被关上,顺带撞了我鼻子一下。

    捂着受伤的鼻子,我在非主流少女的鄙视下慢慢挪回了家。光是从少女口中所说,看起来似乎没有问题,可是那些洞又怎么解释,难道少女的叔叔有****的癖好?

    为了保证许然的安全,我和她暂时换了一下房间

    。

    每到夜深人静的时候,我总感到隔壁房间有一双眼睛在盯着我,翻个身开灯,那些洞都被我用抹布堵好了,房间里也没有任何人。

    这绝对不会是我的错觉。我对自己的直觉一向坚信,干脆假装睡起来,其实一直保持着警惕。

    到了差不多三四点的样子吧,不知道谁家养的鸡开始打鸣了,紧接着窗子外有猫****的声音。我忍住不动,继续等待着。

    皇天不负有心人,在猫叫声停止后,我听到窗台上“吧嗒”一声,是窗扣落下的声音。

    手指慢慢在被窝里拿住桃木剑,我隐约听到细而绵长的呼吸声在向我靠近。

    在被子被掀开的一刹那,我也猛地蹦起来,桃木剑指向来人。

    虽然我的目力极好,可在黑暗中也只能看到来人大概的轮廓。他没有想到我没睡着,吃了一惊,转身就想逃。

    可是我哪里会给他逃走的机会,纵身一跃将窗口关上,拿着桃木剑把来人一步步逼到门扉。

    开了灯,一张熟悉的脸出现在眼前。

    “又是你。”我眯起双眸,杀气顿时从身周散发出来。

    这不正是那日闯入房间挟持许然,并且用缩骨功逃掉的男人吗。他的脖子上还带着被我划破的伤痕,虽然已经结痂,但看起来十分心惊。

    那男人的眼睛在房间里滴溜溜转了一圈,慢慢举起双手做投降状。

    就在我准备过去把他捆起来的时候,房门被打开了。许然揉着迷蒙的双眼,问我怎么起的这么早。

    来不及对许然预警,那男人猛地跨过我,细长的手指搭在许然脖子上,只需要轻轻一捏,我所保护的人就会从此消失在世界上。

    我着急了,拼命向许然使眼色让她想办法逃脱。可是此时许然已经被吓得不清,竟然僵硬着身体一动不动,任由男子挟持着她下了楼。

    麒麟早就听到声音,此刻站在大门口,庞大的身躯堵住男子所有退路,洁白的牙齿在灯光下显得锋利无比。

    男子的手抖了一下,他厉声道:“要是不想这个**死,就让你的**物走开。”

    我想要开口,可是很快一个想法闪过我的脑海,当即对麒麟使了个眼色,然后才道:“麒麟你没听到吗,快离开。”

    而麒麟却在我的指示下根本没有理会,反而长大了嘴巴虎视眈眈地看着男子。

    这下男子慌了,他开始左顾右盼寻找着机会,我笑眯眯道:“你看,我的**物也不听话。不如你放了许然,我再送你出去?”

    男子拒绝了,警惕地将手又扣紧许然脖子几分。他上前一步我就退后一步,根本不敢拿许然的命开玩笑。

    上了楼,麒麟对男子的威胁也小了很多。

    .我当鬼侦探那些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