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59章 半夜婴啼
    送走钟情后,我从警察局里带出那些莲花教的玉佩,做了一场法事将里头的冤魂通通送往超声。

    这也算是赵宇峰第一次看到这种东西,新奇的很,不住在这里摸摸那里瞧瞧。

    原本以为这个单子就这样结束了,我可以带着赵宇峰还有麒麟出去好好地玩一圈

    。

    忽然一个电话打过来,是我那警察朋友的声音。

    “你快来,警察局里出事了。”

    说完后他匆匆挂断了电话,听着那头的忙音我撇下嘴巴。瞧吧,想要休息都不允许,这世界还有没有公道了。

    匆匆赶到警察局,我那朋友十分刻意地看了赵宇峰一眼却没有说什么。他的眼底有青黑色痕迹,想来一晚上都没有睡觉。

    他把一个信封递过来,打开一看是一沓崭新的钱:“这是定金。”

    亲兄弟明算账,我满意地把信封收起来才开始询问详情。

    原来这件事要从邪修入狱说起,原本我将邪修的嘴巴弄哑了,功力也废了。但是警察局从那天以后,每到入夜时候就会听到婴儿啼哭。这声音有时候在远处,有时候在耳边。

    现在警察局里的其他人都不愿意值夜班,朋友他自己守了两晚上什么都没有抓到,精神也快要崩溃了。

    我得到特许到牢房里看一看快要执行死刑的那几个莲花教教徒,他们一个个颓然地坐在地上,眼神直勾勾盯着一个方向,看起来十分吓人。

    打开牢房的门,我带着赵宇峰一起进去,反手关上。

    那几个莲花教的一看到我情绪就激动起来,几番想要过来掐死我。还好赵宇峰的身手不是盖的,一个撩腿就将他们全部放倒,

    拍拍赵宇峰的肩膀以示鼓励,我蹲下身子戏谑地看着莲花教这些人,问道:“你们有谁掌握的是纵鬼之术?”

    这些教徒别过脸去,一副非暴力不合作的欠揍样。我嘿嘿一笑,向赵宇峰招了招手。他一半我一半,纷纷开始对教徒进行殴打。

    监狱里不断传出“警察打人拉”、“求你别打了,我告诉你”之类的话。其他牢房里的想要来看热闹,但都被警察给吓了回去。

    等打得尽兴了,我才施施然放开手,心里面一片通畅:“妈的,就是你们这些神经病,老子才要整天跑来跑去。乖乖等着投胎不行吗,要是再出什么幺蛾子,小心连投胎都不能。”

    我的话语虽然粗俗,却带着一股杀气。他们忍不纂身一颤,缩在一起不敢反驳。

    “说罢,谁会纵鬼之术?”我揉揉有些发红的拳头,冷冷观察着每一个人的表情。

    所有人都讷讷地不说话,好像没有听到一般。就在我还想要继续教训这些人时,赵宇峰拉住了我。

    他表情严肃道:“算了,这件事不是这些人弄的。”

    “你怎么知道”这句话差点破口而出,还好我及时咽在了喉咙里,出于对赵宇峰的相信,我们走出牢房很远才开始询问。

    “这些人的脸上全部是害怕,根本没有所谓的忍耐之类。而且他们早就被打得缩成一团,若是会纵鬼的不会成这样。”

    “另有其人?”我摸了摸下巴,难道是我们查找的方向错了?应该查找警察局的敌人吗

    。

    可是警察局这个地方,关押了多少人,让多少犯罪分子恨之入骨。要说找还真的无从找起,毕竟纵鬼之人除了身上带着一丝丝鬼气以外,与普通人无异。

    而我也不可能一个个地去看人家吧?

    回到大厅里,一个女警察焦急地凑上来询问进展。当看到我摇摇头时,女警察眼底闪过一丝恐惧。

    “怎么办,今晚就是我值班了。大师求求你,我不能丢掉这份工作,却也不敢和那东西打交道。”女警察看起来很害怕,揪着我的袖子不住哀求道。

    我拍拍她的手,表示自己也会和她一起值夜班。忽然想起什么,我开玩笑一般问道:“你一个娇滴滴的女孩子也要值夜班,排班的人还有没有怜香惜玉的心啊。”

    女警察撇了撇嘴,因为有我刚才的话放心不少,脸色也恢复了正常。

    她说:“现在的社会,哪个单位不是把女人当男人用,把男人当牛马用。别说值夜班了,其他的男警察还要去夜间巡逻呢。男人可以做到的,女人为什么不可以?”

    最后那句话让我猛地顿悟,一直以来我都将嫌疑人锁定为男性,毕竟因为女性害怕鬼物这是正常的。可是现在我却有了不一样的想法。

    还记得邪修那些教徒里,女的可不占少数。脑海里将记忆中的女教徒过了一遍,我却开始怀疑自己的能力了。总觉得每一个都不可能,细想之下却觉得每个都有可能。

    揉揉发疼的脑袋,我和女警察打了声招呼要回去拿东西。

    女警察神色紧张,让我快去快回。

    到家之后,我灵光一闪抓住赵宇峰的袖子问道:“你有没有觉得,当日那个穿女仆装的少女最可能?”

    赵宇峰也开始回忆起来,然后问道:“可是那个少女不是作为受害者,被遣返回家教育了吗?”

    我一击掌道:“这就对了,纵鬼也是需要工具的。那些呆在牢房的根本没有机会。而且那少女跟在邪修身边最久,我就不相信她没有学到一星半点。”

    赵宇峰也深以为然地点点头,随即问我怎么办。我想了想,决定还是今晚等等看,抓到了鬼婴后再做下一步打算。

    说起来我还觉得有些奇怪,警察把邪修的那些东西全部收走了,除了我拿出来做法事以外根本没有其他人碰过。那少女是如何得到婴儿冤魂的?

    是夜,警察局的大门开着,凉飕飕的风吹进来让人起了一地的鸡皮疙瘩。值班的只有女警察和我,赵宇峰坐在椅子上打瞌睡。

    为了纾解紧张的心情,我特地拉着女警察说话,从她小时候说到大学,让我口干的不行。

    站起来去装水喝杯茶,女警察却忽然浑身一抖,抓着我的袖子喃喃道:“来了,来了。”

    我往女警察身后一看,乖乖,一只浑身漆黑的婴儿正趴在她背后不断吹着气。看到我望过去,那婴儿咧嘴一笑露出满口獠牙。

    为了不打草惊蛇,我做出波澜不惊的模样淡定移开视线,并且安慰女警察是她太紧张了。

    女警察哆嗦着凑在我身边,寸步不离

    。这让我有些受**若惊,那趴在女警察背后的许看到自己没有吓到人,也觉得有些无趣。自顾自地玩起女警察的头发来。

    我装好了水,悄悄从口袋里摸出符咒,金光一闪绕国女警察的脖子拍在许身上。那许像是被定住一般,从女警察的肩膀上落下,一双没有眼白的眼睛直勾勾看着我。

    女警察被我的动作吓到,浑身僵硬一动不敢动。我笑着告诉她已经解决了。

    提起婴儿的身体放在椅子上,我和这个许对视着。

    女警察知道危险解除后,开始好奇起来,问我许长什么样。

    还能什么样?青面獠牙,浑身黑漆漆的。女警察却偏要看一眼,我没办法只好给她开了眼。

    只是一瞥,女警察又被吓住了,冲到赵宇峰身上像树懒一样趴在赵宇峰身上。我看着那小子享受的表情,捉摸着要不要给他也开个眼?

    因为要把女仆装少女引出来,我控制住许后并没有急着超度。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赵宇峰吹了一声口哨。

    这是我们的暗号,表示那少女已经出现在警察局附近。

    慢慢挪到门口,就看到一个面容憔悴的少女在警察局门口东张西望。那张脸十分熟悉,正是女仆装少女。

    我示意女警察过去和少女交涉,并且趁机将她抓住。女警察挺了挺胸膛,抓鬼她不在行,抓人那还不容易吗。

    很快一脸愕然的少女被带了进来,我似笑非笑地提着许看向她:“姑娘,这是你的许忘记拿回去了。”

    少女知道事情已经败露,脸上呈现出灰白之色,喃喃着让我想抓就抓她。

    可我的目的不止如此,我还想知道这个鬼婴怎么来的。不然其他被放回去的教徒如法炮制,光是解决警察局的问题我就累趴了。

    “他是我和教主生的孩子,当时我也是为了奉献让教主把他做成鬼婴。因为是我生出来的,所以不需要容器,他可以躲在我的肚子里。”少女没有反抗的意思,老老实实的说了。

    天底下竟然还有这种母亲?为了自己所谓的爱情,置自己孩子性命于不顾。我沉下脸来,将鬼婴当场超度了。

    而少女自然被关押起来,和她的教主一起。奇怪的是少女的神色十分喜悦,我摇摇头心道这个女人疯了。

    反正我是不能理解的,为了一个所谓的教主害死自己孩子不说,被关在牢房里因为能够和教主在一起,反而觉得喜悦?

    女警察听着我们的对话,神色愤愤的似乎对少女的行为十分不耻。

    事情到了这里算是解决了,我那朋友还在家里睡觉,我就提前和赵宇峰走了。女警察泪汪汪地送走我,临走前还要我留下电话方便以后发生什么好。

    对于妹子,特别是长得漂亮的妹子我一向是不拒绝的。

    .我当鬼侦探那些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