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61章 年轻犯下的错
    原来于总在事业小有成就的时候,初次参加上层人宴会认识了一个应召女郎。但是当时于总并不知道她的身份,反而误以为是哪家千金。

    那女子也有意思,并不点破,手段高明带着于总渐渐坠入爱河。当时的于总年轻轻轻事业有成,实在是不折不扣的钻石王老五。

    随着两人的热情愈演愈烈,于总甚至开始起了抛弃糟糠之妻把应召女郎娶回家。

    不过很可惜,在于总还没有实施的时候,就发现了应召女郎的身份和她的野心

    。她说自己家里有个弟弟,什么好的都给了她弟弟,父母不愿搭理她。

    出于爱情中的于总一腔热血,立刻给应召女郎送了别墅车子。

    应召女郎说自己家里不允许谈恋爱,现在和于总在一起被发现了,被限制了经济。于总就把自己的信用卡交给她。

    事情总是会败露的,于总家里的妻子发现了这件事,并没有大吵大闹嚷着离婚。而是默默将应召女郎的资料摆在于总的办公桌上。

    原本于总是不相信的,甚至心里头还会鄙夷地认为这是家里黄脸婆的招数。可是人终究是有好奇心,于总还是偷偷托人查了。

    结果自然和前头说的一样,这是一个专门潜入上流人宴会将自己伪装成名流,钓金龟婿的女人。

    于总伤心之余,心里面升起对家里妻子的愧疚。

    就在一个夜晚,于总的妻子去了,是乳腺癌。于总这么久以来只关注着小三,根本不知道自己妻子患了这个病。

    看着于总伤心难过的模样,我忍不住别过头去。身为男人我也同样痛恨那些喜好**的同性,但同时我也为于总的遭遇感到不幸。

    想了想,能够缠绕着于总的鬼物里只有他的前妻。但我同时也有些疑惑,因为根据于总的描述,他前妻是一个端庄大方的女人,怎么会做出这种事。

    聊完之后我退出房间,麒麟正在眼巴巴的看着小猫跟在许然身后,而赵宇峰满脸喜色走过来。

    “怎么样,有进展吗?”赵宇峰笑眯眯地问道。

    我摇摇头,随即瞪了赵宇峰一眼道:“你还好意思问?光顾着聊了,怎么不办正事。”

    赵宇峰满脸无辜,声称自己也是在收集资料。我瞥了一眼他满脸无辜的表情,懒得计较。

    因为今天客人不少,许爷爷让厨房做了菜邀请我们共进晚餐。

    今日的事情没有解决,我的心底终归是压着一块大石,吃饭也时不时走神。于总和我一样,都吃了半个小时碗里的饭菜却只少了一点点。

    倒是赵宇峰和许爷爷一边聊着一边吃,一老一少吃得欢畅。许然在我耳边悄悄说,许爷爷很久没有那么高兴了。

    我撇撇嘴,以许爷爷的地位我想很少有人会和他聊这些,也只有赵宇峰了。

    吃完之后自然是各做各的,出于快点查出真凶的心情,我和赵宇峰就去住在于总家。

    开门的时候我差点吃了一惊,原本在门外我还感叹着这个于总还真会享受,房子华丽得让人羡慕。可是一进门,那乱糟糟的一地顿时无语了。

    看来没有女主人的房子总是乱的,我想起自己的那个猪窝顿时顺心不少。

    麒麟被我强迫着拉过来,此刻还在乐颠颠地想着它的小猫,嘴角挂着可疑的傻笑。我让它守在客厅里,而我和赵宇峰住在于总隔壁。

    夜深了,我翻来覆去都睡不着,总觉得自己漏了些什么。而赵宇峰在我身边也摸着手机,时不时发出让我毛骨悚然的笑声,估计他又在看他的福利视频了

    。

    隔壁房间于总传来咳嗽声,一声比一声大。我原本以为是于总感冒了,但很快反应过来。

    来不及披上外衣我冲了出去,推开门看到于总像一只受惊的小鸟,躲在角落里瑟瑟发抖。

    过去一看,他的**架不知道什么时候散了,风吹过浓郁的阴气让人浑身不适。

    “发生了什么?”我走过去想要拉起于总,他却猛地摇头让我不要靠近他。

    至于吗,**架散了就这么慌张?我顿时有些无语,摊开手妥协道:“好好好,我不过去,但是你一个大男人躲在角落像什么话?我们到客厅里去说。”

    于总接受了我的建议,颤颤巍巍地站起来,那硕大的将军肚一抖一抖的十分滑稽。

    但我没有心情笑,因为从空气中阴气的浓度我可以判断出,那个捣乱的鬼物还没有走。

    到了客厅,亮堂堂的让人觉得安全不少,于总坐在椅子上脸色苍白,嘴里一直喃喃着:“来了,它又来了。”

    我顿时竖起耳朵,听于总这口气似乎知道那是什么东西?难道于总还有什么没有告诉我吗?

    赵宇峰在我身边打了个哈欠,问发生了什么。

    “他来了,他把**架弄散想要我的命!”于总哭丧着脸。

    “谁来了?”我装作毫不在意的随口一问。

    “是.”于总猛地闭上嘴,然后低下头不说话了。

    我挑起眉头,看来于总真的还有什么没有说。不过我不着急,在鬼物的威胁之下,我就不相信于总坚持把秘密带进棺材。

    果然,赵宇峰威胁几句后,于总长呼一口气:“其实我没有告诉你的是,分手的时候那个应召女郎怀了我的孩子。”

    “鬼婴?”我蹙眉:“后来呢?”

    “我不知道,那时候我还以为她是骗我的,后来她找过我几次都被拦住了。在接下来我就没了她的消息。”于总说完,有些局促不安地看着我,似乎害怕在我脸上看到鄙夷的表情。

    现在不是鄙夷的时候,我点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顿时陷入深思当中。

    如果是鬼婴缠身的话,于总不可能这么安稳地来向我求救,也不可能没有见过,毕竟鬼婴的怨气不是一般地大,在鬼物排行榜上都是有名的。

    所以说,应该是应召女郎被发现身份后企图用怀孕来胁迫于总和她结婚,但是却被识破了。悲愤之下也许她会选择****?

    顿时眼前一片开阔,想要证实我的猜想还需要一个证据。

    我立刻问了应召女郎的名字,然后寻找警察局的朋友查一查。果然,在于总和应召女郎分手后不久,那女郎就把自己淹死在宰里了。

    既然知道了这个鬼物的来历,事情就好办很多。

    其实我想先招魂问个清楚,可是看于总那瑟瑟缩缩的模样便知道他一定不会同意

    。

    安慰了一会于总,把他送回房间后我就在客厅里布下工具。原本来说于总是和这个鬼物羁绊最深的人,用他作为引子是最好不过了。

    但是他不一定同意,我只好用于总使用过的东西来进行招魂。也许是因为那个鬼物就在于总房间,招魂十分顺利。

    是一个看起来貌美如花的女人,她的魂魄在烛光下显得有些暗淡,身上的阴气也只是普普通通。

    “是你叫我来?你怎么会在于总家里?”那女人面露警惕,连珠炮似地质问着我。

    赵宇峰第一次看到这一幕,顿时被吓得只会大张嘴巴,什么都说不出来。

    我淡定地给赵宇峰合上嘴巴,然后才有礼貌的对那女鬼笑了笑:“我是受到于总的托付,来询问你进来可还安好。”

    这下赵宇峰刚刚合上的嘴巴又张开了,我看了他一眼没有再合上。面对女人就是需要甜言蜜语,要是我一开口就是于总让我来解决她,那她还不要拂袖而去?

    也许是我的话比较顺耳,那女鬼笑了笑,低声道:“算他还有点良心。”

    我却满身恶寒抖了抖,看来这个女人智商不怎么样。哪里真的会有凡人不害怕鬼魂,反而询问鬼魂是否安好的。

    但很明显,女鬼已经沉浸在幸福当中,甚至对我说于总从前对她有多么多么好,似乎全然忘记了于总发现事情真相后的无情。

    “对了,我就想问问,最近你是不是经常来于总家里?”我笑道。

    女鬼浑身一颤,然后点了点头,说自己不知道怎么了,只要一想起于总就会自动飘来。

    “家里的东西也是你翻的?”我继续问。

    女鬼不好意思地低下头,说自己实在太久没有触碰到这些东西了,忍不住摸一摸。没想到手还没碰到就掉了。

    那是自然,一个鬼无论有多弱,但凡能够躲过阴差不去投胎的都有一些能力。

    看来这只女鬼并不知道自己对于总的生活造成了困扰,也没有害人之心。我当即松了一口气,提出超度她。

    可是这个提议竟然被女鬼严厉的决绝了,她还想要留恋人间想要多看看于总。

    这时候我总不可能告诉她,她那心心念念的于总一心盼着她走吧。苦思冥想之下,我只好劝解道:“听闻你是****而死?要知道若是这样的鬼被阴差找到会有极大的惩罚,说不定下辈子要投胎成畜生。我超度了你,下辈子还能继续和于总再续前缘,何乐而不为呢?”

    女鬼听了有些被吓住,也开始动摇起来。

    眼见有戏,我连忙加把火:“而且你看我旁边这个酗子,上辈子就是因为被阴差捉住了,这一世过得很坎坷。”

    就在女鬼准备答应的时候,客厅的灯亮了。

    .我当鬼侦探那些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