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63章 女鬼夜行
    “不如送点糖人吧?女孩子都喜欢这种。”那女人笑嘻嘻地黏上来,几番伸出手想要挽住我。

    挑了挑眉头,我注意到这个女人脸上并没有妒忌之色,也就是说她根本不在意我即将送礼物给别的女人。这其实很不寻常,要知道就算只是普通的女性朋友,当得知男性朋友送别人礼物时不免也会感到不舒服

    。

    “你是谁?”我停着步,双手交叉看着这个女人。

    她笑了一声,不知道是为成功引起我的注意而得意,还是因为我的话:“我叫陈静。”

    “不认识。”我点点头,在陈静一脸喜色之时又转身而去。

    这个女人来历不明,若是寻找**早就可以离开了。偏偏要跟在我们身后,毫不避讳地提出意见。

    “哎,你等等。”陈静拉住我的袖子,表情转为哀求:“请你一定要帮帮我。”

    “怎么说。”我看到这个女人终于肯说出来意了,同时又对弱女子下不了手,只好听着。

    她看了看四周,瑟缩着脖子问我能不能到酒店再说。

    这个提议十分诱人,任何正常男人听了都会浮想联翩。可我不会,狠狠拍了赵宇峰一掌,让他收起那一脸的促狭,然后点点头带路。

    我从陈静的脸上看到了不安,恐惧,她之所以要到酒店再说一定有其他原因。何况我在别人看来没权没钱,陈静根本不用图我什么。

    到了酒店关上门,赵宇峰借口吃夜宵想要逃脱,被我拉了回来。

    陈静喝着手心里的茶显得有些局促。

    “说罢,这里很安全。”我略微扬起头道,因为五官敏锐的关系,周围的动静我都能听得一清二楚。

    陈静在椅子上扭了扭身体,这才开口道:“我的名字你知道了,但你还不知道我就是那家酒吧的老板。”

    我挑眉,现在古都的酒吧已经落魄成这样了吗,竟然需要老板亲自出来揽客。再看看陈静欲言又止的模样,我把满脑子的心思放下示意她继续说下去。

    陈静得了我的鼓励似乎胆大几分,这才道:“其实从你们一进门开始我就注意到了,其实你是一个道士对吗?”

    说对也不对,毕竟我是个侦探。我点头,继续听。

    “这件事说起来救长了,现在我唯一要告诉你的就是,其实我酒吧里的都不是人。或者说那些客人都不是人,只有服务生是。”陈静身体略微一哆嗦,很害怕的模样。

    早就在酒吧的时候我就注意到,很多服务生的浑身都被黑气所笼罩,是鬼缠身之兆。但是一来我不想惹麻烦,二来便是觉得这些晚上才出没的人多多少少都会撞到鬼,所以不以为然。

    没想到会这么严重?

    酒吧里乌烟瘴气什么味道都有,倒是把阴气给盖住了。

    “道长求你帮帮忙,不然我每一日花出去的都是钱,收到的却是冥币,这生意实在做不下去啊。”陈静满脸疲惫:“从那些鬼来的那一天起酒吧就没有再盈利,我被胁迫着赶走真正的客人,拿出最好的酒来给他们喝。为此掉了我精心准备的婚房,未婚夫也因为不理解离开了。”

    恍然听起来真是一件人间惨剧,我却只是笑笑。陈静想必还有什么没说,一只鬼如果没有怨气是不可能无缘无故纠缠于凡人的

    。

    陈静看到我笑了,有些紧张地咽了咽口水,收起脸上的苦涩道:“道长,你需要多少钱都可以,只要能够帮我这一回。”

    既然谈到钱,我就不得不慎重了。反正这个陈静也不是什么好东西,无论有什么苦衷都大不过生死不是吗,陈静就算没有直接下手害人,也定是幕后推手之一。

    先表明了我是鬼的侦探所的侦探后,然后才开始告诉陈静我的酬金一向多少。当然我刻意抬高了价格,就算不能让陈静知难而退,让她吃瘪也是好的。

    陈静犹豫片刻,终于咬咬牙答应了。先用手机银行给我转了订金,我们才继续谈下去。

    “你是不是应该还有什么没告诉我?”我淡定地坐在椅子上,心中暗暗赞叹这家酒店服务不错,这个椅子看起来硬邦邦的,坐上去却十分舒服。

    陈静垂下头极力否认。

    我不可置否地笑了笑,道:“你可想清楚了,莫不是忘记了什么。要知道到时候捉鬼时也不可硬来,若是少了些资料就难办了。”

    这番话起到了效果,陈静浑身一颤,最终还是开口了:“其实来我酒吧里领头的那只鬼,是我的前夫。而这家酒吧原本是他的产业之一。”

    前夫?我仔细打量了一下陈静,真看不出来这么年轻的女人还嫁过人。

    陈静被我看得一脸羞赫,却也不再言语。不过她不说我也猜到一二,陈静为财嫁给老男人,然后又为财杀了他。所以陈静的前夫变成鬼之后才会来**扰。

    这么一解释就通了,前夫知道陈静爱财,所以没有取陈静的性命,而是一步步地将陈静逼到角落,让她眼睁睁看着钱财流失却又无可奈何。

    一只鬼能有这样的心计,想来生前的时候作为不小。奈何被美色所误,最终酿成惨剧。

    收钱办事,我也不同情陈静的前夫,但同时我也不觉得陈静可怜。两个人只能说一个愿打一个愿挨,关我屁事。

    安慰了陈静几句,让她回去等待消息。然后我就呼呼大睡起来。

    一觉睡到天亮,赵宇峰的**上凌乱一片已经不见人影。打开门,就看到陈静一脸焦急地站在门口,憔悴的脸上可以看出,这个女人**未眠。

    想必她是担心我卷款逃跑吧,毕竟昨晚我除了问话以外什么都没告诉她,包括自己的姓名。

    跟着陈静到了酒吧,现在还是早上,酒吧的门口挂着休息的牌子。里面横七竖八躺着正在酣睡的服务生。

    陈静叫醒他们回家睡觉,然后才跟在我身后。

    酒吧的布局本身就有问题,地势偏低又临近河流,因为鬼物常来往所以阴气森森。

    而酒吧的四周当初为了别致,特别种了许多树,现在这些树都无人打理长势喜人,几乎将酒吧都盖住了。

    陈静局促不安地走在我后面,时不时问上两句。有点东西对于普通人来说知道多了反而多疑,所以我索性捡了一点无关紧要的告诉陈静。

    酒吧的门被关上,窗帘也遮得严严实实的

    。我看着一个角落,忽然轻笑一声低喃道:“出来吧。”

    角落里的那片黑影晃动了一下,速度很快却没有人出来。但是我知道这不是幻觉,抬步走过去,我用早就准备好的桃木剑凭空一刺。一个人影被逼了出来。

    那人影显得有些狼狈,站稳后张开大嘴对着我笑了笑。

    “陈静的前夫?”我道。

    他点点头,看看陈静再看看我不说话。

    陈静虽然什么都看不到,但一听到我的话显然有些慌了,死死拉着我的袖子不敢上前一步。

    我甩开陈静,继续和那鬼魂对话。

    “你看,你所记挂的人已经怕成这样,何必再抓着执念不放?”我神色淡然。

    这一路一来我想了又想,觉得陈静的前夫定然不止是想毁了陈静,应该有更加深沉的理由,那就是爱。

    人人都说老夫少妻,丈夫爱的是美貌妻子爱的是钱,我看不尽然。两个人之间相处久了,就算是条狗都有了感情。而我查了查,陈静的丈夫一生只有两个妻子。

    说实话,陈静这个年纪不算小了,那张脸也没有多好看。既然她丈夫愿意娶,那一定有着爱的。

    果然我说完这句话以后,那鬼魂浑身一震,用着复杂的眼神看向陈静。

    “因为你来了,她过得很苦。掉了房子,不惜用自己来作陪,这是你想要看到的吗?”我缓缓劝解着,声音有些空灵。

    鬼魂慢慢往后缩,双手懊恼地抱住头轻轻椅。他还不肯相信,不认为自己的出现给爱妻带来了困扰,也不相信爱妻会害怕他。

    人性未泯,还有得救。我顺势提出为他超度。

    “可是,下辈子我就会和陈静错开了,不是吗?”鬼魂终于说话了,沙哑又带着犹疑。

    我摇摇头,告诉他:“不一定,等你到了地府可以申请暂时不投胎,等陈静下来了再一起。这样,下辈子你们还可以做夫妻。”

    “那我为何现在不杀了她,随我投胎去?”鬼魂的眼神古怪,似是不忍却又抵不过心头的执念。

    我轻笑一声,道:“无论是人还是鬼,做过的事情在地府的册子里都有记录。若你真的杀了陈静,那对不起下辈子她做人你做畜生,你觉得还有机会在一起吗?”

    鬼魂恍然了,终于苦涩地笑了笑随即答应让我超度。

    布好法坛,我让赵宇峰看着陈静,然后才开始闭上眼睛嘴里念念有词。耀眼的光芒从鬼魂身上发出,他依依不舍的最后看了爱妻一眼,还是走了。

    等光芒退散后,陈静愣在原地发呆,任赵宇峰怎么喊都不做声。

    我没有理会陈静,继续收拾着地上的残局。恩,这些可都是好东西,千万别乱扔了。

    .我当鬼侦探那些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