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65章 美男计
    赵宇峰在下头被气的直跳脚,手指粗鲁地攀爬着土墙,似乎真的要爬上去和那姑娘决斗。

    过了一会,不知道是赵宇峰累了还是他认清了事实,攀爬的声音消失

    。那姑娘很有闲心地回到洞口,在我们头顶上挑衅着。偏偏这一次赵宇峰不吃这一套了,任姑娘说干了口舌都如同老僧坐定一动不动。

    “喂,我说你还是不是男人?连爬上来的勇气都没有么。”姑娘也感到了自己的无聊。

    赵宇峰抬抬眼皮,道:“你把我们丢进来的时候一定没有注意到一个细节。”

    “什么细节?”姑娘凑近了几步,还能听到泥土松动的声音。

    就在我也好奇的时候,赵宇峰对着我打了个手势,指尖在我手背上写了几个字“听我的”。在黑暗中我点点头。

    按照赵宇峰的动作蹲了下来,赵宇峰双腿骑在我的肩膀上,示意我慢慢站起来。

    那姑娘久久听不到答案,顿时又凑近了几分。

    趁着这个时候,赵宇峰整个人猛地绷直然后一跳,抓着姑娘的脚踝跳了下来。

    而身为一个被利用完毕的跳板,我自然是摔在地上狗啃泥巴一般,那些花花绿绿的蛇好似被我们的动作所吓倒,纷纷往洞边靠。

    “你!”姑娘举着火把,手指尖抵在赵宇峰的鼻头上显得十分盛气凌人。

    透过火把的光芒看过去,还别说,这姑娘还真有几分姿色。浓眉大眼,殷桃小嘴此刻嘟了起来粉嫩有光泽。

    “我什么?我什么?”赵宇峰一副无赖的模样,挺了挺胸膛。

    我瞧着不由得有些好笑,却也不阻止赵宇峰的动作。话说这小子还真是让我刮目相看,竟然真的把人家姑娘弄下来了。

    还好赵宇峰的无赖让姑娘生不起计较的心思,跺跺脚哼一声,扭过头去。

    赵宇峰不依不挠地围绕在人家姑娘身边,厚着脸皮道:“你看,你也要喂你的宝贝小蛇了,该怎么上去不如带我们一起?”

    “想得美。”姑娘哼一声,然后皱皱眉头:“它们怎么敢吃我?”

    一看那些蛇,的确躲得远远的,即使有大胆的也一改刚才耀武扬威的模样,吐着三角舌头在姑娘脚边谄媚。

    这倒是是什么手段?我目光变得深沉起来,看来我们落入了一个不同寻常的地方。真没想到度假都能度成这样。

    姑娘看了看那高高的洞口,看了赵宇峰一眼干脆双手环抱坐在地上。

    “喂,你不会就坐着和我们一起等死吧?”赵宇峰大叫起来。

    姑娘横眉竖眼地一瞪道:“不然呢?还有我不叫喂,我叫朵怡。要不是你我怎么会呆在这个地方和你们一起等死?”

    “我不信,你肯定有方法上去。”赵宇峰不依不挠,本来他把朵怡弄下来的目的就不是打架,而是看她有没有办法上去,然后跟着一起。

    “你以为我不想上去?实话告诉你吧,如果是以前我的确有办法,但是现在.”朵怡脸上浮现出恐惧之色,摆摆头却不说下去了。

    这把赵宇峰急的抓耳挠腮,不住拉着朵怡的袖子哀求着让她想想办法

    。

    朵怡叹了一口气,看了看身后的洞口:“这个方向可以通向地面,很久以前我的蛇都住在里面,我也经常到里面去和它们玩。后来村子里来了个怪人后,这个洞就不再属于我了。”

    “为什么?”我开口,因为很久没有说话,声音有些嘶哑。

    “因为,”朵怡看了我一眼:“里面有鬼。”

    赵宇峰知道我的职业,顿时哑然失笑起来,在火光下显得特别夸张。朵怡瞪了他一眼,反复说她不是开玩笑。

    赵宇峰这才一脸正色地告诉她自己也没有开玩笑,然后隆重介绍了我的身份。

    让人遗憾的是,朵怡只用了怀疑的眼神看着我,并没有表现出任何欣喜之类的情绪。

    “那个人来了之后,村子里发生了很多怪事。我们请来外面的大师,可那些大师出发前信誓旦旦,结果没有一个回来的。有些厉害的死在了村口,有些不厉害的直接失踪在洞里了。”朵怡说起这话的时候,我清楚地看到她脸上有一闪而过的悲伤。

    赵宇峰本来就不是那种会安慰人的家伙,这下只能挠挠脑袋,反复说着我的丰功伟绩。

    但这些话朵怡估计听多了,也是,哪个神棍不是这么说的。

    我看了闹腾的他们一眼,决定有什么事先睡了再说。

    不知道是不是洞里太过黑暗,反正我分不清楚白天与黑夜,时不时就犯困。睡着之后还能隐约听到两人之间的争执,在梦中我摇了摇头,暗道一声冤家。

    接下来我是被朵怡叫醒的,赵宇峰此刻在我身边睡得跟死猪一样。朵怡下来以后,这些蛇都明显成躲闪的模样,所以赵宇峰放下心来雷打都不行。

    “怎么了?”我揉揉睡得发疼的脑袋问道。

    朵怡的脸上浮现出些许可疑的红晕来,别扭地垂下头,用蚊子叫一般的声音道:“我饿了。”

    说着这话的时候,朵怡的肚子传来咕咕叫声,让原本想要装傻的我都忍不住拿出所剩不多的干粮,分了一些给朵怡。

    这姑娘从来没有被这么饿过,得到干粮也不管口渴不渴,大口大口吃了起来。我在一旁递上水,朵怡连谢谢都是带着饼干屑的。

    “吃完了?”我看到朵怡摸着自己的肚子,才开口道。

    朵怡点了点头,然后赞叹干粮真好吃。这话听得我都忍不住要醉了,第一次吃的确味道不错,但像我和赵宇峰这种,连续几天的粮食都是干粮,估计出去后下辈子再也不想看到压缩饼干了。

    “既然你吃完了,那我就要和你说一下正事。你现在也和我们被困在一起,那你怎么打算的?坐在这里和我们一起等死?先告诉你,我们的食物和水不多了,现在三个人最多能吃个一天。还是你想等村里人救?”我一口气说完觉得嘴唇有些发干,只好舔了舔。

    朵怡摇摇头,望着四周告诉我,这个洞口自从出事以后很少有人会来这里。她是背着家人偷偷来养自己的蛇的。

    “那就从里面出去,如何?”我也不期望朵怡有办法出去,不然她早就趁着我们睡熟的时候走了

    。

    朵怡猛地退后,把自己缩在蛇堆里似乎这样就会有安全感。这个洞里到底有什么鬼,能够让一个养蛇的姑娘怕成这样?

    开侦探所这么久什么客户没有见过,我只好耐心劝服朵怡,来来去去就那么几招,夸自己多厉害,顺便贬低一下鬼有多么不堪一击。

    最后朵怡还是被我说动了,不是因为她觉得我有多厉害,而是我告诉她人和鬼之间的区别只是阴和阳,阴阳调和的时候鬼自然**扰不了人。

    匆匆把赵宇峰叫醒进洞,并不是我急性子,而是干粮真的不多了。现在我说的口渴都不敢随便喝水,就怕走到一半三个人都渴死在洞里。到时候连收尸的人都没有。

    如果说洞外是黑漆漆的看不到阳光,那里面就是伸手不见五指,就连我敏锐的眼睛都捕捉不到光线,三个人纯粹靠着朵怡的记忆向前走,手牵着手也不觉得尴尬。

    走了一段路,朵怡提出要点燃火把,但被我拒绝了。我和赵宇峰本来就有手电筒,不开并不是因为不害怕,而是因为这个洞还不知道有多大,手电筒的电不多了。

    而不让朵怡点燃火把也是有理由的,要知道这个洞穴虽然不算狭隘,但空气肯定稀薄,点燃了火把后我们很可能会活生生因为一氧化碳中毒而死。

    朵怡也沉默了一下,继续按照记忆走着。

    人在黑暗中会不自觉地按照某些路线前进,根据朵怡描述,这里原本是没有那么黑的,后来那个人来了之后才会变成这样。还好朵怡来过无数遍,就算闭着眼睛都能走出去。现在这么黑,不就等于闭着眼睛吗。

    至于那个人,我问了很多遍朵怡都保持沉默,并且坚持用“那个人”来作为称呼。可见此人在她心中留下的恐惧之深。

    随着前进的时间变长,我清晰地感到朵怡的手心开始出汗了,她的脚步也慢慢变缓。

    “怎么了?”我已经尽量放轻声音,但在洞里还是十分突兀,吓得抓着我手的两人都差点跳起来。

    朵怡捏了捏我的手指,喃喃道:“来了,来了,传说中的东西来了。”

    什么来了?我停下脚步仔细听,果然有一股风声袭来。这个洞穴空气并不流通,有风不正常。

    大喊一声让赵宇峰打开手电筒,然后带着他们两个往旁边一闪。好在我的触觉灵敏,带着赵宇峰和朵怡逃开了来者的攻击范围。

    那是一个怪物,人的形状却浑身长满绿毛,在微弱的光线下獠牙张开对着我们狞笑。

    “是僵尸。”我冷眼,这还是一只绿毛僵尸。

    赵宇峰一听,连忙把手电筒塞在朵怡手里,然后捋起袖子准备和僵尸干架。

    我轻轻摇了摇头,让朵怡躲得远一些,然后和赵宇峰一左一右包围着绿毛僵尸。

    它似乎感到了轻微的不安,晃晃脑袋闻着空气中的气味。

    .我当鬼侦探那些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