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67章 神秘部落
    并不是我不想早一点用,而是这个能够隐藏气息的符咒十分难得,而且还有时间限制

    。也就是说,十五分钟后符咒就失效了,这些僵尸就能继续寻找到我们的位置。

    至于为什么僵尸不去攻击法阵中的赵宇峰,那是因为法阵本身就带有隐藏气息的作用,这些些尸不但感受不到赵宇峰的气息,也感受不到尸王的。

    “现在该怎么办?”月光下朵怡的小脸发白,仰着头问我。

    除了杀掉这些东西,难道还有其他办法吗?趁着其他僵尸感受不到我气息的时候,我冲进法阵中拿起黑蹄子对着尸王就是一顿猛打。

    尸王想要嚎叫,却被赵宇峰一个蹄子塞住了嘴巴。这下他只能红着眼睛,张牙舞爪地对我们示威。

    这个法阵是很早之前失传的东西,据说其中的法力会随着蓄能越来越强。我一边逼迫着尸王向法阵中心靠拢,同时手也没有停着,不断用蹄子**扰它。

    只看到法阵发出金黄色的光芒,淡淡的气息笼罩在我们身上,而尸王愣了一下,随即惨叫一声被法阵打得尸骨都不剩。

    解决完了尸王,符咒的效用还没有过去。我和赵宇峰趁机对那些失去头领还在慌张中的僵尸发动攻击。

    一只,两只,直到最后一只僵尸在我手下粉身碎骨,我们三个人都不约而同地对视一眼,累倒在地上。

    “呜.”

    嚎叫声从黑暗处发出来,我猛地从地上弹起,拿着手电筒看去。是那只将我们引来这里的绿毛僵尸,它的眼睛是血红色的,盯着我们这个方向看。

    在灯光下,我看到它居然在逐渐地往我们这边走来。朵怡更是害怕地尖叫一声,像个树袋熊般挂在赵宇峰身上。

    那只绿毛僵尸的速度很快,当我再一次捕捉到他的身影时,他已经在法阵里了。

    法阵自动开启,绿毛僵尸被金黄色的光芒打散,什么都没有留在空气当中。

    我叹了一口气,似乎明白什么。这只绿毛僵尸一定是朵怡村里的人吧,苏日安被同化了,但却还带着人类的思想。想必他自己也不愿意过着嗜血的生活,所以选择自我了断。

    我们几人休息了片刻后,朵怡找到路带我们出去了。

    这是一个与世隔绝的小村庄,当我们一行人狼狈地出现时,他们眼中满是警惕。甚至有个胡子拉碴的大叔用矛指着我,扬言要是我们再前进一步他就不客气了。

    “狗子叔?我是朵怡啊。”朵怡叫了起来,用衣服擦擦脏兮兮的脸。

    那大叔盯着朵怡看了片刻,脸上绽开笑容,但指着我的矛还是没有放下:“你回来了?你娘昨晚都快疯了,全村人都出动去找你。快回家吧,告诉你爹娘没事。”

    “叔,这是救了我的朋友,你能不能先放下矛?”朵怡向前走了两步,随即又有些迟疑地对狗子叔道。

    狗子叔十分坚决地摇头,顺带教训了朵怡一番,听他的口气,似乎村子里出现了怪事,而且还和一个外来人有关。

    既然人家不友好我也不能强求吧,只好在朵怡歉疚的眼神下,被狗子叔用矛逼着走。

    朵怡家的方向原本和我们所走的不一样,可是她生怕狗子叔一个激动下对我们做出什么,亦步亦趋地跟着,只是让别人帮忙告诉父母一声

    。

    一直走到了村子的最中央,这个村子条件不错,都是二层小楼,这个最中央的房子却寒碜得害怕。

    狗子叔对着那寒碜的屋子喊了几声,一个慈眉善目的老人家应声而出。

    岁月的痕迹在老人家的脸上纵横着,仅仅是露出来的皮肤就可以看到一道道伤口,一直蔓延到衣服里面。拒饱受摧残,老人的目光却是温润而慈祥,眼底怀着悲悯。

    “什么事?”老人家从容地站在门口,却像是一株古树横在最中央,供人膜拜供奉。

    狗子叔的态度十分恭敬,简单介绍了我和赵宇峰后,随即脸上浮现出愤愤之色:“您看,这两个陌生人是不是要扔进万蛇窟?”

    不等老人接口,朵怡急忙上前几步拦在狗子叔身前道:“不可,万万不可。这两人随我一起落入鬼洞当中,为我们村驱除了那些东西。”

    “什么?”狗子叔和老人的神色一凝,纷纷喘着粗气。

    “那个东西,被解决了吗。”老人喃喃着,看向我两的眼神复杂。

    朵怡狠狠地点头,大赞我们是村子的英雄。

    狗子叔在最初的震惊后却又不为所动,反而开口道:“谁知道这是不是他们的计策?那些东西又没有多难对付,况且还不知道是不是他们养的呢。”

    “狗子叔!”朵怡愤怒了,大喝一声:“你莫要再自欺欺人了,多少次我们组织的人手死在里面,因为那些东西我们连村子都不敢出,晚上更是不敢开灯。这些你都忘了吗。”

    狗子叔被朵怡说得有些讪讪,挂不住老脸了低下头。那抵着我的长矛不知不觉也放了下去。

    他们口中的那些东西,指的是僵尸吧?我用手指撑着下巴略略思索,看来朵怡当初也没有和我们说实话。

    她其实早就知道里面有什么不是吗,所以才会那么绝望。

    “我族之恩人。”老人几欲上前,却又生生克制住了冲动,站在不远处看着我老泪纵横。

    狗子叔这下也不反驳了,只是别过脸去嘴角向下撇。

    这到底是什么和什么,我有些懵了。我的确除掉了村子的祸害没错,但老人家也不必对我如此感激涕零吧?

    朵怡上前安慰着老人家,提出让我和赵宇峰先在她家住下,有什么事明日再说。

    老人的情绪太过激动,我也害怕他忽然倒下,点点头同意了。

    没有任何意外,虽然来的时候是被狗子叔用矛挟持,但现在村子里的人无一不对我们表达了足够的尊敬和谢意。

    坐在朵怡家二层木楼的楼下,我看着她的一家老小像是看猴子一样仔细打量着我,心里面略微有些无奈。

    “到底怎么回事?不是说那只是一个隐患吗。”赵宇峰没有接受过这样的待遇,坐在椅子上的屁股不安分的扭来扭去

    。

    朵怡对着家人抱歉地笑了笑,然后将我们带到房间里去。

    房门一关,朵怡顿时神色有些忐忑,咬着下唇局促不安。赵宇峰则在里头溜达着,这里摸摸那里瞧瞧,不住赞叹房间的精致。

    “现在你能告诉我了吗?”我淡淡地笑着,唤来赵宇峰坐在我身边。

    朵怡点点头,深吸一口气:“其实当初我把你们关在鬼洞口不是为了让你们喂蛇。”

    我点头,这我早就猜到了。朵怡那时说蛇是她养的,可我却看到她下来以后蛇对朵怡只是恐惧罢了,如果一个人养的**物对主人绝对不是这种态度。

    “那是为了什么?”赵宇峰好奇的问道,也很想知道自己为什么睡着睡着莫名其妙就到了蛇堆里。

    朵怡苦笑着看了我一眼,继续解释:“其实在你们来之前,我族祭祀就已经预言过,即将有恩人到来。为了保险,族长让我趁夜将你们带入鬼洞口。可是当时我还不相信,这样两个吊儿郎当的人会是我族的恩人。”

    我点头,这是我没有想到的。

    而赵宇峰一听到这一切都是算计,顿时直了眼睛,捋起袖子就想要和朵怡算账。我一看他这架势就头皮发麻,使劲一拉住他,让他别冲动。

    在洞中的时候我就已经看出来,朵怡和赵宇峰这两个人可能会成,现在赵宇峰要是一急之下做出什么来,那这朵桃花可算是吹了。

    “很久很久以前,有一个陌生人误入我族内,给我们施了一个咒。我族的人到了一定的年纪就会变成洞里那些怪物,当然在你们口中的僵尸。只有将尸王杀掉,我族才能破解诅咒。这么多年来,我们组织了很多人手进去,但无一生还。你们解救了我族。”朵怡定定地看着我,那带着感激的目光真是让人受不了。

    不着痕迹地别过脸,我淡淡问道:“还有呢?就算是陌生人,也不会无缘无故给你们施咒。”

    “果然瞒不了你,”朵怡点头:“那个人看重了我族的一个妇人,他们私底下生了情谊想要私奔。这件事被族长发现,及时将妇人关押了起来,同时要赶走那生人。可是那生人不知道从哪听来妇人被浸猪笼这等消息,连夜以自己为引施咒,第一个遭殃的就是族长。”

    那么说起来,那只尸王就是当初和族里妇人相好的陌生人了?我顿时有些无语,怪不得当初尸王在将死之前,猩红的双眼还要死死往村子这边看去。

    当时我以为是对血肉的渴望,或者是仇恨,但现在明白了,原来是在思念爱人。

    “那只绿毛僵尸就是当年与陌生人相好的妇人。”朵怡再次开口,却让我浑身一震。

    我想过绿毛僵尸会是族长,或者是族里的任何一个人,却没有想到会是那妇人。

    带领着别人去将自己爱人杀死,这是怎样的心怀。我不得不佩服起来,看来这个族的人做事还是很有底线的,至少知道以大义为重。

    “说完了。就这些。我恳求你们的原谅。”

    .我当鬼侦探那些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