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73章 恶鬼的苦衷
    如果有个人突然冲过来告诉我,鬼不是故意害人而是身不由己,我大概会回敬他一脚加上一句神经病

    。

    可是当我看到女鬼被法阵打到,那一脸痛苦与懊恼交织的脸时,我却开始怀疑自己的判断了。难道这一切都不是女鬼做出来的,而是刚才那个怪物?

    手不受我控制地伸过去拿走了作为阵眼的红蜡烛,阵眼一除法阵的作用当即消失,金黄色的光芒暗淡下来然后渐渐泯灭。女鬼得到了拯救,可是她没有急着扑向陈建国或者我们任何一个人,而是愣愣地看着自己的手掌发呆。

    “你小子,在干什么啊!想要害死我吗!”陈建国发火了,张口就是一通难听的谩骂。

    我淡淡瞥了他一眼没说话,倒是赵宇峰这家伙冲上去给了陈建国一拳,顺带警告他闭嘴。

    “做什么都和你无关,闭嘴好好看着就行。”赵宇峰说话的时候,麒麟也在一旁瞪着陈建国,似乎只要他一有开口的迹象就冲过去让他永远开不了口。

    在一人一兽的武力胁迫下,陈建国妥协了。他垂着头不说话,把自己缩在远处。

    身后的举动我没有过多的关注,而是慢慢地向女鬼走去。此刻她已经变回了人样,浑身的黑气收敛在心口上,头发凌乱脸色苍白,就像是一个再普通不过受到惊吓的少女。可是知道,她的体内住着一个魔鬼。

    “你有什么难处?”我听到自己的声音有些沙哑,不由得咽了咽口水。

    女鬼没有回答我,而是抬头看向天边的一轮弯月淡淡地笑了。

    这让我更加确定,方才伤人的行为并非出自女鬼所愿,上前几步和女鬼面对着面:“你告诉我,我兴许可以帮你。”

    女鬼缓缓地摇着头,没有眼白的瞳孔无神地看着:“不,你帮不了我。”

    深吸一口气,我把自己从情绪中拉回来。女鬼身上的绝望泰国明显,以至于我甚至被这股感觉所感染,变得优柔寡断。

    “你先说,我一定尽力。”

    女鬼还是摇头,她提出让我帮她超度一番,算是了解了这一个鬼的人生。

    可我不会同意,因为如果一只鬼身上带着极大的不情愿以及未了的心愿被超度,到头来很可能被超度的法阵所影响,最后魂飞魄散。

    况且我的心底还有疑问,女鬼为什么会忽然对我们发起攻击,在背后操纵她的是谁?

    也许是我的真诚打动了女鬼,她终于不再一心寻死。

    “你知道吗,我和刚才被你消灭的怪物,其实攻击人是无意识的。”女鬼身体飘动着,在月光下有一股凄凉的感觉:“可是我们身不由己,只要一听到指令,那个指令能让我瞬间丧失意识。所以你还是趁现在把我收拾了吧,不然”

    女鬼接下来的话没有说完,但我却明白她要说的是什么。她害怕自己在无意识的状态下会对我们大开杀戒。

    这一分钟我真的有种冲动要过去结束她的生命,但很快我心底的声音让我自己冷静下来。

    仔细想一想,能够同时控制这么多东西的是谁?实力大到了怎样的程度?而他的目的又是什么

    。

    现在杀了女鬼的确解了一时的危机,但很快更加大的危机就会席卷而来。而留下女鬼,我有把握帮助她重新掌控自己,然后可以从她口中得知那个背后人的情况。

    这么对比一番后,我终于点了点头,对上女鬼渐渐暗淡下去的目光十分坚定道:“你不能死。”

    女鬼以为自己必死无疑了,我突然的一句话让她感到欣喜与惊讶,顿时追问我为什么。

    我当然不能说出要利用她揪出幕后主使,只好大义凛然地说,众生平等,既然女鬼不是故意来害人的那谁也没有权利去剥夺她的性命。

    “可是,如果我再一次被控制住了呢?”女鬼再一次发问。

    “这个不难,你应该可以看出我是做什么的吧?我现在只想知道,这个控制你的指令什么时候会发出来。”我松懈下来,让赵宇峰扶着腿软的陈建国下楼,然后和飘着的女鬼聊到。

    女鬼摇摇头,告诉我她自己都不知道指令什么时候发出来,但是她发现一个规律,就是这个指令三天之内只能发出一次。

    也就是说,三天之后女鬼才会有可能进入暴走的状态。

    这下我是彻底放下心来了,让女鬼跟着我一起回了侦探所。

    胆许陈建国还是不敢回家,我只好让女鬼上去和他说,保证不会再去吓他才作罢。

    赵宇峰跑出去买了些夜宵吃,我和女鬼一起坐着聊天。

    从我们的对话里我的得出几个没有用的消息,第一是女鬼失忆了,不知道自己生前是做什么的怎么死的,第二呢就是女鬼在有自己意识的情况下只是鬼王的实力,但当她被控制后就会飙升。

    这两个消息对我现在来说没什么大的用处,安慰了女鬼一番后,我拿出玉佩来让女鬼有个栖身的地方。

    要知道,如果一个鬼魂没有玉之类的东西作为媒介休息,就要整日浪荡在外,白天的时候只能躲在阴暗不见光的角落里。

    女鬼定定地看了我一眼,忽然说了一句:“有意思。”不等我多问,她就已经进入了玉佩当中。

    等赵宇峰回来的时候,我两将夜宵一扫而空,然后摇椅晃着回去睡觉了。

    这**睡得很不安稳,我总觉得自己似乎忘了什么,可是要细想的时候挠破头皮都想不出来。

    当天边的光线变得亮堂,许然带着她的小猫来了。这一次她没有选择推门而入把我从被窝里挖出来,而是站在门口大喊大叫,吵得我不得不起**。

    穿好裤子衣服打开门,许然那小猫对着我短促地叫了一声,我的脑子顿时一片空白,紧接着我想起来了。

    我知道自己忘记什么了,麒麟昨天晚上在消灭怪物以后就不见了!可是我居然一直都没有发现!

    这下我慌了神,要知道麒麟这个家伙虽然见色忘主人,有时候不太靠谱。但它是一个恋家的好兽,从来没有一声不吭就消失的。

    我和麒麟心意相通,可是现在我却感受不到它的气息

    。这说明什么,说明麒麟失踪了!难道是被别人绑架了?

    急忙叫来赵宇峰,问他昨晚有没有注意到麒麟去哪了。赵宇峰缓缓摇了摇头,告诉我他当时的注意力全部都在怪物身上,后来就在女鬼身上,没听到麒麟那边传来的响动。

    糟了。这两个字在我的脑海里不断放大,变色。

    跑到阴暗的角落里将女鬼唤出来,此时她一脸茫然。鬼是不用睡觉的,但可以在黑暗的地方修炼,想必女鬼就是在修炼的状态下被我叫出来的。

    “昨晚我和怪物打斗的时候,你有没有看到一只麒麟去哪了?”我有些语无伦次。

    好在女鬼明白我在说什么,摇摇头告诉我她不记得了,当时正处于被控制的状态下,所有记忆都不知所踪。

    我尽量让自己不要往坏的方向想,可是脑子里总是浮现出麒麟被人家虐得体无完肤的样子。它这么傻,现在还失踪了,这应该怎么活下去?

    在我焦急的等待中,女鬼来侦探所的第四天到了。当天晚上女鬼再一次爆发,头发长到了脚踝,双手变成了爪子,长长的指甲让人胆战心惊。

    但我之前就早就准备,用法阵将女鬼困在最中央。这个状态下的女鬼的确实力爆表,但同时她的全身心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杀了我们。

    我和赵宇峰轮流试图要去询问她,可是很可惜,女鬼根本不配合,死死闭着嘴巴什么话都不说。我想那个控制着女鬼的人也许并不知道她现在的情形,不然早就选择放弃这颗棋子了。

    整整一个晚上,我和赵宇峰都不得入睡,轮流守在女鬼身边防止她破坏法阵,而我还要时不时地加持法阵防止女鬼逃脱。

    终于,当天边蒙蒙亮的时候,女鬼软倒在法阵上,恢复了意识。

    我连忙把她带到阴暗的地方,此时的女鬼显得十分疲软,身上的黑气也淡了几分。

    “怎么样?有没有感觉到一只麒麟?”我急切地问道,因为这个时候的女鬼精神恍惚,说不定还记着一些。

    女鬼捂着自己的脑袋,对我断断续续描述道:“一个房间,很黑的房间,有一只庞大的动物被拷着。”

    “再想想,那个房间的模样,房子在哪?”我鼓励道。

    女鬼甩甩头,继续回忆:“那只动物在嘶吼,十分绝望。房间里什么东西都没有.门前有一棵树。”

    说完这些,女鬼猛地叫了一声然后回到了玉佩里,任我怎么叫都不出来。

    看来麒麟真的被抓住了,而且还是被控制女鬼的人抓住的。

    “怎么办?”赵宇峰习惯性地看着我,等待我的分析。

    我能怎么办?现在只知道麒麟被捆住了,而关着它的房子门口有一棵树。

    可是庭院前有一棵树的房子多了去了,我们找到猴年马月都找不完。

    .我当鬼侦探那些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