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82章 落入异界
    站在露天阳台上,我放眼望去,整座城市都笼罩在了昏黄的夕阳之中。东方那轮即将落下的火红圆盘,此时正以一种天人之姿悲悯的看着这座喧闹的城市,包括城市中渺小的我。

    彼时的我斗志昂扬,可如今,那种**控的感觉完全吞噬了我所谓的斗志。那个神秘人到底要做什么,我一无所知,他的力量强大到把我视作蝼蚁一般,想玩弄就玩弄

    。

    当天际的火红慢慢加深,天色渐渐暗沉的时候,我转身走回了客厅,顺手拉上了通往阳台处的那扇玻璃门。

    不知道为什么,心中有种隐隐的不安,所以我想把自己关在房间里,尽量不受外物影响,我要一个人静一静。

    倒了杯水,我稍稍抿了一小口,润湿了发干的口腔,视线无意中落在了一旁堆叠着的文件,那么多的资料,可是里面却没有一份是可以给我有用信息的。

    麒麟还有叶然的爷爷现在都在神秘人的手里,那么久的没有消息了,不管我怎么查也查不任何踪迹。

    许然自从爷爷被神秘人抓走之后,不止一次跑来问我进展,然后不止一次在我面前哭鼻子。

    自从上次起,神秘人已经很久没有跟我了,他不我,我根本就没办法找到他,所以根本就没办法机会从他嘴里套出自己想要的信息。

    “哐!”

    卧室的门突然打开了,像是被人用蛮力直接轰开的,发出的巨大响声让我警觉起来。

    房子里只有我一个人,怎么可能会有第二个人从卧室里出来?我盯着卧室的方向,心中的不安更加强烈,看来我的不安并不是没有根源的。

    “想不到你还挺悠闲的嘛。”

    是这个熟悉的声音,是神秘人!

    我皱紧了眉头,看着站在卧室门口不请自来的黑袍人,对于他,我恨之入骨,恨不得将他扒皮抽筋。

    我身边的人都受着他的威胁,而我被他胁迫着,如同**一般。

    那神秘人像是看穿了我眼底的恨意,不怒反笑。

    “哈哈,薛少白,我一只手就能碾压你,所以,在没有能力对抗我的情况下,收起你的恨意。”

    说着,他瞬移般出现在了我身前,冰凉的手捏住了我的下巴,强迫我仰起头,他面具下的眼睛直勾勾的看着我,如同看一只白老鼠。

    那样的眼神我不止一次在他眼中看到过,而我最惧怕的就是他表露出这种神色。因为一旦他露出这样的神色我就会被他当做白老鼠一般供他做实验。

    我不甘心!趁他不备,左手掏出怀里时刻揣着的小刀刺向了他的腰部,却不料他的身影突然在我身前消失了,而再度出现时,我的手背一阵刺痛,刀已经抵在了我的后腰。

    “啧啧,就这点能耐还想反抗我?”他略带嘲讽的话语在我身后响起。

    “哐啷”一声,刀被他扔在了一旁,他这次并未站在我身前,而是坐在了沙发上,双眼微微眯起,似乎在打量着我。

    “不过勇气可嘉。”

    “你又想怎么样?”我直视着他,然后别过脸,实在不喜欢他那张面具。

    神秘人忽然笑了起来,他身子向后靠,头微微仰起,一直保持着这个动作许久。

    房间里,除了一旁的挂钟发出的“滴答滴答”的声响之外,就是我和他的呼吸声,此时显得相当的突兀

    。

    “帮我做件事如何?”他突然开口说道,眼睛却是看向阳台而不是我。

    “如果我说不呢?”

    “哈哈,你别忘了,你没得选,那个小丫头的爷爷还有你的麒麟兄弟可都在我手里呢,你不会是忘了吧?”

    本来已经到了嘴边嘲讽的话语此刻半个字都说不出来了,我看着坐在沙发上的神秘人,扯了扯嘴角,笑得比哭得还要寒掺。

    带着深深的无奈,我也坐在了沙发上,神秘人的身旁。

    拿过放在茶几上的水杯,一饮而尽。

    “说吧,要我干嘛?”我没有看他,眼神一直落在手里的空杯子上。

    神秘人并不介意,把玩着我桌上摆放着的一面八卦镜。

    “我让你去一个地方,你的麒麟兄弟就在那里,到了那里之后我自会告诉你该怎么做。”他顿了顿,眼眸含笑的望着我,像极了一只满肚子坏水的老狐狸。

    听到“麒麟”二字,我知道我是必须要去一趟的,不管那个地方是哪里,有多危险有多恐怖,我都会去。

    似乎是很满意我的反应,他继续说道:“我不会送你过去,你得去找那个小丫头的小叔,让他送你过去。”

    我不明白,为什么神秘人对我身边的人那么了解,心里那种**控的感觉愈发强烈,压抑着的情绪快要把我逼疯了,我不知道我还要忍耐多久,我只知道,在我没有足够力量之前我得老老实实的听从神秘人的指令,只有这样,我身边的人才能安全。

    就在我打算询问神秘人叶爷爷的情况时,身旁的沙发处忽然空了。

    他走了!

    每次都是忽然来又忽然走,神出鬼没的姿态,我早已习惯了。

    现在当务之急就是找到眼镜男,说服他,利用他组织上的东西送我去那个神秘人口中说的另一个地方。

    我并不知道神秘人说的那个地方是哪里,但我知道眼镜男肯定是知道的,不然神秘人不会让自己去找他。

    那个地方肯定不会是什么好地方,麒麟在那里待了多久了我也不知道,我只知道,我得尽快过去,至少还能跟麒麟有个照应。

    但是我根本没有眼镜男的方式,根本不到他。现在也只有通过许然找到他了。可是,我实在不知道该怎么面对许然的询问。我总觉得他爷爷失踪同我有着莫大的。

    经过一番思想斗争,我还是选择拨通了许然的电话。

    “少白!你有我爷爷消息了是不是?”

    电话刚一接通,许然兴奋而紧张的声音传了出来,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也许是知晓我的为难,许然忽然笑了起来说:“少白,你别有压力,慢慢来,没事的,我相信爷爷好人有好报一定会没事的。”

    我知道这丫头肯定在那头又哭了,真是个笨丫头,哭了还假装在笑,也不想想就她那点道行怎么比的上我

    。

    我扯着嘴角,尽力把声音压得平静温和些,现在并不是说这个的时候。

    “许然,你能到你小叔吗?”

    “你要见他是吗?我把他的手机号发给你。”许然说完就直接挂了电话,几乎同一时间,手机的短信到了。

    许然这个丫头,说她傻吧,其实她心思比什么都玲珑。

    把短信里的号码复制下来,我拨了过去,可是打了好几个电话,不是占线就是没人接,一向好脾气的我都有些稳不住了。

    好在等了几分钟后,眼镜男回了电话过来,知道我的身份之后,眼镜男也就明白我要干嘛了,死活不肯见我一面。

    “你是不是知道我要干嘛了?”我隐隐约约有些明了了,神秘人很有可能也去找过眼镜男。

    “反正你别问了,我是不会答应你的。”眼镜男不管我怎么问,他都是这样回答。

    “我就只是去救我的好兄弟,我怕他有危险!”

    “你去了也没用的,那里不是你想得那么简单。”

    听着眼镜男的话,我苦笑一声,正是因为这样我才更要去啊。

    我沉默着,眼镜男也沉默着。

    “眼镜男,怎么样你才肯帮我?”

    终于还是我打破了沉默,不管怎样,今天我是铁了心一定要过去那个地方。

    隐隐约约间,我好像听到了许然那个小丫头的声音,难道许然特意跑去找眼镜男了?又或者眼镜男去找许然了?

    或许是我的坚持打动了眼镜男,又或许是许然跟他说了什么,反正他终于是妥协了,答应了要帮我,但是让我再三保证一定会平安回来之后,他让我去了许然家,然后带着我去了他的基地,不过我是被蒙着眼睛去的。

    虽然早就坚定了决心,可是真的当我站在冰冷的仪器前的时候,我的心又不住的忐忑起来,人对于未知的事物总会存在恐惧心理,此刻我深刻的知道这句话是有多么的正确,不过还要补充的是,不仅会恐惧还会有些小小的兴奋。

    仪器射出来的光线非常刺眼,从四个方向同时射向我站着的地方,在我的身上形成了一个光罩,把我罩在其间,霎时间我感觉天地开始旋转,我看到站在操作台上的眼镜男慢慢的消失在我眼前。

    我陷入了一片混沌中,周围都是白茫茫的雾气,我不知道自己在哪里,只是冥冥中有个声音在指引着我,让我不停的向着前方走去。

    当我睁开眼时,入眼的是灰暗的天空,我从地上爬起来,发现我此时正站在一片废墟之中,四周都是乱石,石块参差不齐,只有我脚下的地方是平坦的。

    很明显,这里是被炸开了的建筑形成的。一阵凉风拂过,浓郁的血腥味扑鼻而来,整个鼻腔充斥着的都是腥锈味,恶心的我差点吐了出来。

    .我当鬼侦探那些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