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90章 人肉汤
    我有些惊讶,怎么说我也有了一百三十多斤重,可是这个男人抱起我毫不费力。(

    “你力气挺大的

    。”我干笑出声。

    面具男只是睨了我一眼,没有说话,继续往前走着。

    到了分叉路口他会稍稍停留一下,然后再继续往前走,不知走了多久,因为被打横抱着,有些颠簸的感觉让我混混欲睡。

    就在我要闭眼的时候,面具男沙哑的声音从我头顶响起。

    “不能睡,睡下药性发挥的效果就不好,你被感染的几率就很高了,撑过了两个小时你就好了。”

    听了这话,我一个激灵,然后在手上掐了一把,保持清醒。可是要是一直这样被抱着,估计我又会想睡,所以我提议自己下来走,面具男赞同的点了点头,把我放了下来。

    双脚挨着地,我试着走了几步,还好,除了有些胀痛之外,到不至于走不了路。

    于是我在面具男稍稍搀扶下,跟着他向前走着,不知走了多久,我突然看见不远处一个黑色的拱形门。

    那里就是甬道的出口!

    我欣喜的快步走了过去,面具男跟在了我的身后。

    站在了甬道入口处,我笑着看着面具男说道:“一起进去吧,那里都是人类,比你一个人在外面游荡要强的多。”

    刚才我们两个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天,我得知他是一个人在这个城市游荡的,后来发现了这片林子,因为这片林子没有城市里那样的大片丧尸,所以他就留在了林子里。

    我们两人走进了黝黑的甬道,用一旁的树枝之类的东西重新挡住了那扇门,然后我们两个人一前一后的在甬道里行走着。

    狭小的空间里极为安静,此刻只有我和他的呼吸声。

    一路上我们都没有再说话了,因为先前我已经跟他说过了地下室的情况,所以现在我们都不知道当打开终点那扇门之后会是怎样的场景,所以我们不能率先暴露自己。

    小心一些总归是有好处的。

    终于,我看到了通向地下室的那扇门了,门缝里透着光,我并没有听到密室里传来的任何声响,不觉的皱起了眉头,怎么会这么安静?

    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我转头看向身后的面具男,他点了点头,我缓缓的推开了面前的门。[看本书请到

    光线打在了我的身上,我稍微适应了一下地下室里的光线之后,发现地下室里的女人都不见了。

    她们都去哪里了?逃走了?不可能,她们绝对没办法逃出这个集中营的。那还有一种可能就是被集中营的男人们发现了,带走了。

    带走了是不是就说明她们会更加惨,而我并不在房间,是不是被他们怀疑了?那赵宇峰呢?他会怎么样?

    就在我皱着眉不断的猜想时,面具男走到了我的身旁,他拍了拍我的肩膀,说道:“与其在这里瞎猜,不如上去看看情况。”

    我点了点头,和他一起弯着腰弓着背从入口处的小门走了进去,然后爬上了铁质的楼梯,木板并没有被重新盖上,我们轻松的爬了出来。

    我发现,此时的集中营里灯火通明,就在这时,我听见赵宇峰在大声叫喊着我的名字

    。

    我一愣,这是个什么情况?

    可是现在只能出去,所以我和面具男两人朝着赵宇峰跑去。

    赵宇峰看到了我的身影,一个箭步冲了过来,一拳就要轰在我的胸膛之上,这时,面具男一脚踹了过去,赵宇峰因为面具男的攻击,生生止住了自己的拳头,然后赶忙躲闪开来,之后一个跃起,一拳往面具男脸上打去。

    看到这个情形我赶忙伸手扯开了面具男,双手迎上了赵宇峰的拳头,赵宇峰险险的收回了一大半的力气。

    我无奈的看着赵宇峰,趁着那些集中营的人还没有围过来,跟赵宇峰介绍了一下面具男的身份,把我在林子里遇到变异藤蔓和面具男救我的事情简单的跟赵宇峰说了一遍,之后又跟面具男介绍了一下赵宇峰。

    因为刚才的动静,这时候那些集中营的男人们都纷纷围拢了过来。

    这时,白齐走到了我的面前,他看着满身泥土形象十分狼狈的我,稍稍后退了一步,不过脸上还是带着惯有的微笑。

    我注意到了他的动作,并没有表现出异样,而是等待着他说话。

    在没有搞清楚状况之前,我并不打算贸然的发话,因为看现在这情形,我感觉事情跟我猜想的好像有些不同,所以我觉得,先静观其变是个明智的选择。

    “听那些女人说,你跑了出去,所以我们大家都在担心你,你没事就好。”

    我不明白他竟然会直接挑明了女人的事,这倒让我不知道该怎么问出口了,这个白齐果然不是个善鸟。

    既然他选择避重就轻,我也就只能顺着他的话了,于是我将在林子里遇到的事说了出来,然后详细的说了面具男救我的经过,而药丸的事,我并没有说出来。

    我觉得我不能把药丸的事说给白齐听,不然面具男可能就会被惦记。他们这些在丧尸浩劫里幸存下来的人,曾经都与死神擦肩而过,深知死亡的可怕,深知病毒的可怕,所以,如果被他们知道面具男身上有那种药丸,难保他们不起私心。

    毕竟多一样保命的东西就多一个生存的机会。

    好在因为我说的都是事实,再加上我身上的伤,他们并没有怀疑,都散开了,而赵宇峰和面具男则和着我一起跟在了白齐身后走向了小洋楼。

    白齐说医药箱在那里,那里有热水,得先用热水擦干净身体再上药。

    毕竟是为了我身体好的事,我自然是不会拒绝的。

    沿路我有注意到,大铁门旁边,那两个守门的魁梧大汉正站在了岗位上,我还发现了手里拿着武器的巡逻人员。

    我心里十分清楚,我的做法已经让白齐重视了,所以松懈了的守卫者门又开始认真工作了。

    走进了小洋房的客厅,我发现客厅已经没有了开始那种混合的臭味,反而带着些香气,淡淡的,很好闻。

    白齐让我们坐下之后,他走上了楼,不一会儿,他手上提了个药箱,一个干净的毛巾一桶热水

    。

    他走了过来,把桶先放在了我面前,然后把毛巾递给了面具男,把药箱放在了桌子上。

    面具男会意的把毛巾浸湿在了热水里,然后让我转过身用后背对着他。

    他接过白齐递来的剪刀,把我后背已经和进了血肉的衣服剪开,之后用镊子把那些已经跟我的血肉混合在了一起的布料夹了出来,我咬着牙忍着疼,额头上已经布满了汗珠。

    许久,终于是把那些布料清理出来了,他拧干了毛巾,仔细的帮我擦干净了背上的沙粒泥土。

    之后把毛巾递给我,示意我自己清理一下我的脸和身体,他要帮我上药还有绑绷带。

    我配合的擦干净了自己的上身,然后把手高高举起,方便他上药和绑绷带。

    后背的伤口处理好了,两只手臂的伤口也被处理好了,我看着自己木乃伊般的模样,有些无奈。

    不过我这时候不得不佩服白齐看人的能力,要是刚才白齐让赵宇峰来帮我上药,估计这会儿我已经疼晕过去了。

    这时,小洋楼的门被推开了,那些本来已经回了房间的大汉都涌了进来。

    “哈哈,听赵丛说武志又炖了肉汤,我们就跑过来蹭汤喝了。”

    听其中一个大汉这样说,我才注意到,房间里飘着肉汤的鲜香气息,刚才一心都放在伤口上,所以根本没有注意到,现在注意到了,我突然感觉饿了。

    刚从鬼门关打了个道,现在饿了也不奇怪。

    旁边一直没有说话的赵宇峰听到肉汤这个词忽然笑了,想来他也对这肉汤很着迷,确实,武志的厨艺确实不错。

    我们都挤着坐在了客厅等待着肉汤的出锅。

    没过多久,进了厨房查看进程的赵丛就开始把肉汤一碗一碗的端出来了。

    首先给的就是白齐,其次是我,而后是面具男和赵宇峰,在之后是其他人。

    我看了眼大家碗里的汤,肉都很多,看来今天的肉炖的很足量。

    因为刚上好药,我身上疼得难受,也就没有捧着碗,而是把碗放在了桌子上,打算等会儿好些再喝。

    我看见面具男端着碗闻了一下,然后喝了一口汤,舀了点肉放进了嘴里,而赵宇峰则十分的迫不及待,大喝了一口汤。

    就在他要把肉放进嘴里的时候,他手里的碗忽然被面具男打飞了。

    瓷碗摔在了地板砖地上碎掉了,汤倒了一地。

    “你这是干嘛?见不得小爷喝汤吃肉是把?”

    赵宇峰一把站起身来,面具男不为所动,吐掉了嘴里的汤和嚼了一半的肉,伸手把自己手里捧着的碗递给赵宇峰。

    “这是人肉汤,你要是想喝,你就喝吧!”我当鬼侦探那些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