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21章 山洞
    这一下摔的我疼的那叫一个龇牙咧嘴,我甚至没办法再爬起来,好在手还有点力气,抹了一把脸上的水,抬头看向上边。(..)ziyoue.虽然看不真切吊桥如何了,但是我能清楚的看到有一个红色的小点儿从上边下来……

    妈的智障,不是让他们走吗!那么高下来,都是想死了?!

    我没办法动弹,看着三个点儿小心的从上边下来,大约花了十五分钟左右,最先下来的那个点才到我边上来,靠近了一些我甚至能感觉到对方急促的呼吸,“二白,二白你别死啊!”

    “……闭嘴。”我有气无力的骂了一句,这破小孩,我还没死呢就先来诅咒我了。“二白!你没死啊!吓死我了,看你一动不动我还以为挂了!赶紧的我们快走了。”赵宇峰立刻上来拉住我的手,将我从地上拉起来,然后仿佛拖死狗一般的把我往边上拉,石头磨砺得我脚生疼,浑身又没有力气,耳鸣头晕的。

    所幸这没有天良的破小孩并发现了的异样,立刻换了个人。我伏在曹军后背,最后看了一眼悬崖另一头密密麻麻的绿色人影,心想着别再折腾了,再来我要没命了。

    再之后,我就睡过去了。

    这一觉我睡的极其安稳,**无梦,要不是被一泡尿憋醒了,我很可能继续睡下去。

    我睡醒刚睁开眼睛,就瞧见了黑乎乎的石块,视线有些模糊,看不太真切。身体好像被抽走了力气一般,不过还是能够动弹的。我爬了起来,浑身黏腻,奇怪的是身上却没有出汗的感觉。

    这里很炎热,不管是什么时候,只要动弹一下,就要汗流浃背的,现在真是出奇了。我舔了舔嘴唇,觉得有点口干,想要喝点水。许老爷子和赵宇峰,还有那曹军也不知道去了哪里。

    我所在的地方是个山洞,四周都是凸起的石块,我这一片勉强算是干净一些的,可能是他们后来整理的吧。

    我爬起来脱掉了外面的衣服,里面穿着个迷彩背心,昨晚落水到现在在,这迷彩背心还是湿哒哒的。

    随手把外套丢在了旁边的石头上,我出去之后赶紧找了一棵树放水。

    解决完生理需求之后,我才慢慢的打量着四周,外边有个水潭,四周都是些树,还有杂草什么的,我眯着眼睛看了好一阵,还是勉强能看清楚。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好像从昨晚开始,我的眼睛就看不真切东西。

    是不是太累了眼睛看不清楚了?我想着,要伸手揉一揉双眼,抬起手的时候发现自己的手脏的跟锅底一样

    。这样的手肯定没办法揉眼睛的,本来还能看清楚的,很可能到后面就变瞎子了。

    我走到水潭边上,伸手准备洗,突然发现,平静无波的湖面上,出现的我一张脸竟然如此诡异!

    我的眼睛竟然变成了绿色,下眼睑上面布满了密密麻麻的金色的鳞片,吓得我赶紧伸手去摸,那鳞片却又不是真正存在的,好像是画上去一般,我忍不住舔了舔干燥的嘴唇,凑近了水面上看,脸有些黑,看不真切,我急忙捧着水狠狠搓了好几下,把脸上的那些灰尘污垢洗干净,在清洗的过程中,我黑乎乎的手也洗了干净,才发现就连手背上都是这样的鳞片!

    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二白?你醒了?感觉怎么样了?”我身后传过来了小破孩的声音,我回头一看,发现他打到了一只变异兔子,特别大。

    “**!你眼睛怎么又变了!不对!你怎么浑身都变了!”赵宇峰大叫一声,连兔子都甩一边去了,蹭蹭蹭的跑上来,看猴子一样看着我,“我了个乖乖,这眼睛挺带感啊。看得清楚我不?”他不着调的问,我没好气的点头,“看得清,可是,我怎么……”

    “别动!张嘴我看看!”我还没说完话呢,小破孩突然让我不要乱动,伸手去掰我的下巴,我皱了皱眉,“怎么了?我嘴里有问题?”

    赵宇峰点点头,来这里之后他就长大了很多一样,也没空大理自己,下巴上胡子拉碴的,眼睛都是血丝,哪里还有初见时候的那副嫩样?

    “张嘴。”小孩脸上的表情严肃,我也只好张开嘴给他看,接着我感觉到他的手指摁了一下我的犬牙……他刚刚抓着那变异兔子没洗手。

    “你老虎牙怎么长得那么长了?”

    “啊?”我疑惑了一阵,在他把手指缩回去之后我伸舌头顶了顶犬牙,感觉上还真是有点长了……

    “是不是那试剂有什么问题了……”赵宇峰小声的嘀咕了一下,被我听见了,我赶紧问他:“你刚刚说那试剂,是不是昨晚我们拿走引开丧尸的那个?”

    赵宇峰点点头,“昨天我们躲进防空洞的时候,曹军用树枝和我们说了,他说你压坏了那试剂,本来他是想要带试剂一块离开的,不是因为碎了,他还不带你一块走呢。”

    ……

    “我还不想他跟上来呢,要不是他我会压坏那什劳资的试剂?这么说来,昨晚我一直感觉后背疼,就是因为那压坏试剂了?不会还有玻璃扎着吧?来狗蛋,给我看看后背。”我赶紧把背心撩起来。

    “喊谁狗蛋呢二白!”破小孩冷哼了一声,记仇的掐了我一把,然后才帮我看后背。我只觉得小孩今天的手温度好像有高,挺烫人的,我条件反射的就要缩回去,被他摁住了,“别乱动。”他说道,继续用手指摁我的后心这个位置,我觉着有点疼,刚想开口问他怎么样了,他就把我衣服拉下来了。

    “二白,你后背一点伤都没有。”小孩转过来和我说,但是我看着他的脸色感觉怎么都不对,“是不是有什么东西在后背上?”

    他点点头,“密密麻麻的一片蛇一样的鳞片。老实说你现在就跟一条蛇一样。我刚刚接触到你的皮肤,都是冷冰冰的。”

    这试剂一定有问题,不然我也不会变成这幅样子的,或许可以问一问那曹军,说不定他知道是怎么一回事

    。于是我问小孩,“那当兵的在哪呢?”

    赵宇峰指了指水潭地下,说道:“在下边呢。”

    “什么?水潭底下?你们把他杀了?”我瞧着风平浪静的水潭面儿,想着刚刚我和赵宇峰站着都说了多久的话了,也不见人出来,一个人能憋气憋多久?

    “没呢!二白你想什么呢!我是那样的人吗?!”小孩一听就急了,急忙跟我澄清,“水潭地下有点情况,他下去探查一下。”

    “水底下能有什么,还能有不成?”我话音刚落,水潭中间突然就冒出一个人来,远远的我看不太真切,我想一定是那管试剂的问题,导致我现在这副模样。

    “娘了个嬉皮的,真找着了!”小孩突然大力的拍了拍我后背,我一个没防备差点没给他个给呼进水里去,在我站稳之后,小孩已经极其欢快的跑进水潭里去,好像和曹军一块抬着什么一样。

    我在边上看了好一阵,他们才抬东西上到岸边。

    我一瞧,是一个箱子。被一种不知道是什么材质的东西层层叠叠的包裹着,外边是一层迷彩的塑胶袋,看着就十分坚固。四四方方的,也不知道里面装了什么。

    “赶紧的打开!我都迫不及待想瞧瞧里边的东西了!”小孩兴奋的很,伸手就要去巴拉那层塑胶,被曹军给拦住了,曹军没办法说话,动了动手,我压根不懂他什么意思,神奇的是——这破小孩竟然看明白了!

    “那好吧,等许爷爷回来了一块看。”小孩点点头,有些恋恋不舍的摸着正正方方的箱子,接着和曹军两人一块将箱子抬到洞穴门口处。我也跟着一块过去。

    天气已然热的很,四周的空气仿佛粘稠了一般,只有山洞里面凉快一点。虽然我不出汗了,但是身体里面的热量一直都在,没办法出汗散热,感觉都快把我折磨死了。

    我坐在洞口里面的石块上,“许老爷子去哪里了?”

    小孩也挨着我坐,我感觉他很热,往边上挪了挪,小孩不管也跟着一块贴过来,“前边五里路这样有一个小村,许爷爷上那边看去了。估计很快就回来了。”

    我想应该是找一找有什么吃的用的吧,现在世道那么乱,多一些准备还是好的。

    “许老爷子手头上有什么趁手能用的东西没有。”我又想起那把激光,昨晚都不知道摔哪里去了,就是找回来了没有能源也没办法使用,现在许老爷子孤身一人出去,我有点担心他的安危。

    “放心吧,****给他了。别看许爷爷好像老了,其实十个你都比不得人一个呢。”小孩得意洋洋的说道,仿佛说的不是老爷子是他。

    也不知道前几天是谁一口一哥老头儿的叫人许老爷子的,现在马屁拍的那么溜。

    我撇了撇嘴,也放心了些,回头对着浑身是水正在拧衣服的曹军说道:“喂,当兵的,昨晚的那管试剂,你是不是要给我个解释,你看看我现在这幅样子。”

    曹军动作一顿,将衣服放到外边去晒,找了一块石头坐在我对面,手里拿着根树枝,开始和我“说话”。

    本站访问地址..我当鬼侦探那些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