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24章 右眼跳
    我一瞧,好家伙,还真是不少东西。茶叶,烟,酒,还有不少熏香什么的。我意向挺爱熏香的,平时在整理档案资料的时候就会点上一根熏香,偏爱水沉香的气味,十分宁静怡人。

    我拿起那熏香看了一眼,比较劣质的,并不是什么好东西,不过现在要找到这东西也有点难,我想着跟许老爷子打声招呼,收起来。拿起来熏香发现地下压着个盒子,扁平的盒子通体朱红,漆着金色的图案,是那种滑盖样式的,上边雕着细细的小朵牡丹,十分惹眼好看。我觉得挺有意思的,问了一句:“许老爷子,你瞧瞧这是个什么玩意”

    许老爷子正翻起桌角倒腾桌角下边压着的小布包,这村长家还真是有点意思,什么东西都藏着掖着,;怕是人家送礼送的多了,担心给人瞧见去,所以才这样的吧。

    许老爷子得空应了我一声,回头匆匆扫了我这边一眼,似乎是看见了我问他的东西,“我也不知道,就是从抽屉里面拿出来的,你自己看看。”

    我耸耸肩,伸手拿起了这精致的盒子。约莫巴掌大,长的话倒是挺长的,上边一副牡丹图,雕得特别好看,我伸手想要推开那盒子,不知道怎么的,手指特别滑,就是推不开,废了好些功夫,都没弄开它。

    真是邪了门了,我又使劲推,这会是开了,却被边给刺穿了手指,所幸只是冒了一点儿小血珠,我赶忙把血珠抹去,犯发现这盒子里面装着一叠黑色的纸。

    什么玩意,装着那么严严实实的,我还以为是什么好东西呢,结果就是一堆纸还是黑色的

    刚刚在打开盒子的一瞬间我还幻想着有没有金子或者银子啥的。真是一点惊喜都没有,还用个那么高档的盒子装着。

    黑纸是没得什么用了,盒子倒是挺好看的,就是我一个大老爷们,带着个盒子也没什么用轮装东西又不够人锡饭盒装得多,话一连串的,还伸了腿不客气的踹边上,踹得我放沙发上的东西都摔倒地上去,所幸都是一些轻便的,要是有酒之类的都要摔了。我狠狠的瞪了一眼破小孩,回头看了一眼,刚刚我玩着的那个牡丹盒子滚到了一边去,那支别致的笔也摔出来了,还有几张纸。

    本来瞧着有些扎眼的想要收拾起来,曹军却把兔肉煲端出来了,香味四溢让人食指大动,虽然不是那么爱吃兔肉,但是这味儿也太好闻了。

    当下我也不管那些东西了,端端正正的坐在沙发上,眼巴巴的看着冒着香烟的沙煲。

    “这边还有粮,还有不少配料,不然也做不出那么香。来给你的饭诶嘛,有酒啊我去洗几个杯子去”赵宇峰给我一个大海碗装了一大碗饭,满满当当的。我被传送到这里那么久,除了那次西装男的鸿门宴上边大吃了一通之外,都是饿着的状态。

    大男人平时都能吃好多,更别说饿了好几天了,现在见到个米饭香的跟什么似得,我急忙拿着筷子扒了一口饭,香香软软的特别好吃。

    这时候曹军揭开了锅来,一股子肉香味四溢出来,我忙不迭的夹了一块,首先孝敬给了许老爷子

    。尊老爱幼这个我还是懂的,即使现在是在末世。

    许老爷子今天十分开心,或许是拿了不少东西的原因的,茶叶什么的香烟什么的都有,他难得笑了起来,还开了一瓶白酒。破小孩屁颠屁颠的从厨房里面出来,拿了四只杯子,一一摆上,许老爷子斟满了几个酒杯,我们几个人吃了兔肉喝着酒,倒是觉得挺开心的。

    喝了好一阵吃完了兔肉和饭,我觉得撑得慌,又因为喝了不少酒,身体一直在发热,但是就是不冒汗,这该死的黄金蟒试剂,让我连汗腺都不见了。等哪天我见到那两兄妹一定要揍得他们连妈都不认得。

    楼上倒是有一些衣服,我拿了一套休闲装,应该是村长的儿子的,还是比较合身的。我去井边打了一点水,脱了衣服就在那里冲澡。破小孩喝的醉醺醺的,看见我洗他也凑过来,不知道哪里来的肥皂,我干脆拿了两张小矮凳和他坐下来好好搓一下背。

    赵宇峰自从来了这里之后不仅高了壮了,手劲了大了很多,又加上喝了差不多了,下手更是没轻没重,几下下来疼的我连连叫出声来。

    还好到后面他手劲终于正常了一些。我洗了澡换了一身衣服,进客厅去,许老爷子还喝,吃着不知道哪里拿出来的瓜子,也不知道这瓜子过期了没有。

    我刚想坐下来,院子里突然传过来破小孩一声大喊,吓得我立刻跑了出去,“怎么了”我急忙问道。

    “没啥,我的娘诶,就是被肥皂滑了一下。”赵宇峰嘿嘿一笑,继续冲澡。我摁了摁眼皮,不知道怎么的,右边的眼皮一直在跳,还跳的特别厉害。

    是我多想了吗

    我摇摇头,进了去。

    本来吃饱喝足要睡觉的,谁知道这破小孩久没有喝过酒了,也不知道哪里来的扑克,四个人就坐着赌金花,高兴的时候还划了两把拳。村长家这酒顺喉,倒是挺好喝的,就是没想到后劲那么大。我本来就少喝酒,几番下来还都是我输,我有些招架不住了,感觉眼皮都是沉重的,靠在沙发上一动都不想动了。耳朵有些发嗡,听见破小孩闷闷的声音说道:“继续,咱们继续玩”

    接着我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就睡过去了。睡得迷迷糊糊的时候,我突然感觉额头上有一阵冰凉的东西顺着我的脸滑下来,我迷迷瞪瞪的睁开了眼睛,晚上我的眼睛看东西都像是看影子画一样,四周都是黑漆漆的,唯独看到人是泛着红色的一团。

    但是,当我看清楚了眼前的东西之后,我感觉自己浑身的寒毛都竖了起来我浑身无法动弹,疼的很,那东西脸贴着我的脸,脑袋特别小,感觉跟削尖了一样,两只眼睛大的特别突兀,没有任何的眼白,只有黑乎乎的一团,仿佛被人挖去了双眼一样他咧着嘴笑,刚刚我感觉我脸上湿哒哒的就是它嘴里流出来的东西

    这玩意我见过

    十三岁那年,我外婆过世了,我随着我妈妈回乡下去。当时车子半路抛锚了,我妈妈让我在车上等着,她去村里叫人,我没敢走,一直在车子里坐着。四周都是稻田,茫茫一片一望无垠。我之前一直都是在市里住的,很少回农村,所以这些景象于我来说是很新鲜的。我出神的看了好一阵。远远的地方有一片山,就近的一座山听说叫做鸭仔田,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叫这个名字,大概是以前人都赶着去山下的田里吧

    看了一会无聊了,正想收回视线,突然,一个手舞足蹈的黑影突然闯进了我的视线之中我当鬼侦探那些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