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43章 镇鬼符
    天际有些发暗了,双生和曹军回来的时候太阳已经完全落山了,天边还有一篇余晖,倒是还亮堂。

    “怎么样?那房子。”我问双生,双生点点头,“不错。”

    得到了回答我就安心多了,“那成,你们赶紧准备准备,入夜之后阴气最盛的是三点多这个时间段,该吃吃该喝喝,我们今晚要是不收拾了坟头鬼,以后他们很可能就跟上咱们了。”

    “好。”胡刚和小孩马上去厨房弄吃的,我们几个一吃了晚饭,就一直等着。

    一入夜,四面的风就凉飕飕的,阴气十足,这坟头鬼多的脸八字重的胡刚都看得到,所以这一次是比较凶险的。我们十一点多的时候就往郑双双的房子赶过去了。我恢复了一些力气勉强能站着,不过走过去是不能的了。因为伤到了肚子,所以做一个弯腰的动作非常艰难,抱着不行,背着也不行,于是他们干脆就这凳子把我抬到了郑双双的家里去。、

    郑双双的家是个典型的小二层,装修的还算不错,虽然没有村长家来的要豪华,好歹也是个小康人家了。边上还有瓦房什么的,那才叫穷困。

    面朝西南方向,地段往下凹,潮湿阴暗,特比是回南天的时候,更是墙壁成块成块的脱落,这房子其实看着挺新的,里面却是旧的一塌糊涂。好像果子一般,要烂先烂内里再烂外边。让我想起不少黑心透顶肚腹溃烂的人。

    首当其冲就是那神秘人,接着就是那西装男。

    说真的我越来越不清楚这个神秘人要做些什么了。他每次出现的时候都是一团黑雾萦绕周身,仿佛被厉鬼缠身一般,说话阴测测的,强调也古怪,他特意把我弄过来,真的只是为了做一只小白老鼠吗?

    “想什么呢那么出神?”赵宇峰走了过来,拍了拍我肩膀,我瓯菜回过神来,“没想什么,扶我起来吧

    。”我对着赵宇峰说道,然后看着四周,手里捏着十枚符纸。这郑双双的房子朝向十分不好,向西南,后背则是一边荒芜,前面是大明山,断了财路不说,还聚阴气纳脏污,但也不是一无是处。

    我把折成三角符的符纸拿出来,让赵小孩搀扶我一把,我在一楼布下一个阵来,阵布上了之后,只等着那些个坟头鬼到来了。我们几个人香喷喷的魂魄在,也不愁这些个家伙不来。

    在阴暗潮湿的客厅呆了一阵,终于熬到快三点了。破小孩和我们一块在玩牌,他突然尿急要去上厕所,我也没敢让他走远,就在旁的放水。

    就在破小孩放水的时候,一身阴风陡然吧门撞开了来,吓得破小孩赶紧把裤子提了上来,尿了一手都是。

    “娘了个嬉皮的!什么玩意?!”他破口大骂起来,我眯了眯了眼睛,四周阴风大作,吹封建里面的摆件都摔了下来,我急忙从椅子上站起来,也不管肚子伤的伤口被扯疼了,一马当先上前去,伸出手来拿出三章符纸,朝着空中一字排开,“临、兵、斗、者、皆、阵、列、在、前!”我一字一句的念出几个字来,那符纸“呼啦”一下子就烧了起来,三张符纸的灰烬在我面前变成了束缚的黑色枷锁,朝着面前的怪风冲了出去!那枷锁一息就捆住了进来的坟头鬼,坟头鬼痛苦的现形,紧接着被枷锁一下子扯到了我布下的阵里面,一阵蓝光发出,四周都变得异常通透,我咬紧了牙关,即便是黄金蟒试剂的缘故导致我不排汗,现在依然是止不住,脑门上都是细细密密的汗水,身体一团热气横冲直撞,我粗粗喘了好几口气,咽了一口唾沫。我抽空又排出两张符纸,同样念了口诀,地上又增多了不少的锁链来,将越来越多的坟头鬼往里面拉。

    “双生!”我叫了一声,双生立刻到了我身边来,我拿着符纸在他脑门上一扣,“委屈你了!”我咬破了手指,给他额头上沾了一滴我的血,我闭上眼睛,默念了一句:“魂体出窍!”双山歌登时变得迷迷糊糊的,接着几缕三青一般的亮色从他的身体钻了出来,我眼疾手快的用三张符纸扣住她的魂魄。

    坟头鬼智商是低了点,但是不代表他们会一个个来送死,所以,必要的诱饵是在所难免的。

    果然,有了双生的魂魄坟头鬼也顾不得那么多了,一个个的冲了进来,我其实非常担心,如果双生的魂魄被吃了一只就会变成弱智,本来这麒麟就够二的了,再二我可受不了。

    我赶忙将双生往后边拉,“胡刚,曹军你们两个上来护着他!让我收拾他们丫的!”我啐了一句,双手打开,拿出一张符纸来,这是我临时临急画的,也应该是质量最差的招鬼符了。

    不过也足够了,有双生在,他们必定会来!

    果不其然,就在双生魂体出窍没有多久之后,郑双双的家里突然就聚集了密密麻麻的坟头鬼,我伸手用朱砂合着鸡血摸到我的眼皮上,这法子时灵时不灵的,不过我人品那么看好,这会肯定得灵验了吧?!

    我睁开了双眼——麻辣鸡的,为毛还是看不到一只半只鬼,我人品上哪里去了?!

    我腹诽了一遍之后,眼睛渐渐的清明起来,果然我的人品还是在的,双眼看到一片灰蒙蒙的世界,一堆小头的坟头鬼一个挤着一个朝着这里来,四面八方的窜捡来,然后被我的阵法给吸进去,数量庞大的很,我操控着手中的招鬼符十分艰辛,默数着时间,双生这边也撑不了多久了。

    大约一刻钟的时间,安坟头鬼几乎被我的阵法给吸了进去,我赶紧念到:“神光速现覆护真人急急如玉皇光降律令敕

    !”一阵白光过后,那招鬼符化作一片红色的灰烬,我急忙伸手过去,用两根手指往灰烬中夹,呼了一口生气过去之后,一把抽出了符纸幻化的铜钱剑来,那铜钱剑到了我手上泛着一种诡异的红光,我双手握住剑柄,“阴曹八部地藏王菩萨,急急如玉令!”我沉声喝道,手中的铜钱剑一分为八,“去!”我话音刚落,把把泛着红光的剑“嗖嗖”飞了出去,稳稳当当的插到了这个房子八个方位,那蓝光迅速的往这地方缩了下去,成千上百的坟头鬼立刻哀嚎起来,声音尖利的让人头痛,只不过它们的声音没有持续多久,就被一点点缩小的蓝光给埋住了。

    我感觉生气一出,头昏眼花的,扶着站在我边上的破小孩,最后一步将双生的魂体摁了回去,撤了符纸,嘱咐道:“烧了灰给双生喝了,我动不了了。”我对赵小孩说,这破身体果然是不够用,现在我是难受死了,眼前一阵发黑,嘿,得勒,又昏过去了……

    这一觉倒是睡得不错,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十点多了。我腰腹上的伤还在疼,不知道什么时候还能长好。

    我勉强爬起来,看见他们在商议着什么,也没等我呢。

    “说什么呢?”我凑了过去。

    “薛小子你来的正好,过来这边坐。”许老爷子朝我招招手,我立刻坐到旁边去了,“咋了?”我问。

    “我们在说去首都的事情。现在感刚刚商议出来了路,我们大约是追不上那穿西装的鳖孙了,所以会耗费一些时间。曹军熟这里的路,会带我们一块去。”赵宇峰迫不及待的对我说。

    “那感情好啊,大概要多久?”我问道。

    “最近的路程也要起码两个半月。”双生在边上说道。我看向曹军,曹军刚毅的脸上一点表情都没有,他“刷刷”几下在本子上写了几行子:“抱歉,我连累了你们。”

    我看着很不是滋味,“成吧,我们明天出发还是怎么的?”我又问。

    “明天走吧,虽然也想照顾一下你的破身子,不过现在是非常时期。”赵宇峰说道,然后他又补充了一句:“对了,距离大明山往北过去两天路程,有一个安全区,胡刚说想在那和咱们分开了。”

    被点名的胡刚不好意思的挠了挠脸,“对不起啊,这个……”

    “没什么。”我摇摇头,他本来就是想走的,留着也留不住。“大兄弟……”胡刚看了我一眼,叹了一口气,“谢谢你们救了我。”

    我受不得这样的矫情,如果是个妹子我可能还多说几句,不过大男人嘛,大家都心照不宣了。

    “收拾东西,村里面能搜刮的都搜刮干净了,特别是胡刚,你最好多弄一些吃的,我听说进安全区要缴纳粮食的。”

    “好!”说到搜刮,这几个人还真是斗志昂扬,就连是金钱如粪土的我也开心了不少。当下跟着大部队收了很多吃的喝的用的。

    最让人欣喜的是,我们在村口发现了一辆重卡。

    重卡应该是来山里装石头的,发现的时候那重卡上边还插着钥匙,我会开车,但是一身都是伤,也就不上去了,倒是曹军,二话不说爬了上去,开了一下,跟我们比划了一个“ok”的手势,看来不用愁怎么找代步工具了。我当鬼侦探那些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