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48章 守夜
    “这刀是好刀吧?我们昨晚发现的时候就这苗刀是最上眼的了,不过许老爷子说了,要把这刀留给你,所以我们都没动。吗,末世之后不应该有什么怜悯之情,因为人人自危,可是我就该死的想说能够尽自己的一点绵薄的力量,可是谁知道,总是这样那样的,让我陷入了两难的境界之中。如果是我自己一个人还好说,可是这不只是我一个人。

    “怎么了?大兄弟,脸色那么难看?”胡刚发现了我不对,凑过来问我,接着自顾自的说道:“那什么,我们不是故意把你看绑起来的,因为担心你突然发狂,曹军说了,把你绑起来,等你的蛇尾巴变回来腿之后,那种狂躁应该就会消失的……”

    “我知道你们是为我好。”我点点头,“我 并没有要怪罪你们的意思,真的。”

    “你们都别矫情了,真的听得我鸡皮疙瘩都起来了。”破小孩上辈子绝对是煞风景之神吧,本来气氛挺好的,结果被他一嗓子给吼没哟了如果是我正在月回妹子的话,他这样给我难堪我一定上去两巴掌呼他脸上。我探进去一个头,狠狠的刮了一眼土地庙里面的破小孩,“瞎嚎叫个什么鬼?想死啊?”

    破小孩“嘿嘿”一笑,“就是太无聊了,你们都不过来,搞得我只能看星星。”

    “双生没醒过来?”我问道。“没能,现在也不见醒过来,我也不知道是因为什么。”破小孩摇摇头,我皱着眉,身体上并没有感觉什么奇怪的,既然我没有什么事情,他应该也是没有什么事情才对吧……

    “开饭了

    !”许老爷子喊了一嗓子,那声音随着炒獐子肉的香味传了过来,我只觉得饿的前胸贴后背,直接把破小孩丢下来了往边上去,后边传过来破小孩的嚎叫:“二白!记得我给盛一碗!我要很多肉的那种!”“没有!”我应了一句,果不其然,这小孩立刻叫的撕心裂肺。“别乱吼啊,等一下弄过来的丧尸,你可负责不起。”破小孩立刻不敢说话,可怜巴巴的说:“人家现在急需补充肉啊,好饿啊!”

    我没理会他,走了出去,到了地方,曹军已经开始拿碗盛肉汤了。不上好吃,毕竟不是大厨,跟我们之前被西装男骗我们出去找妹妹的时候吃的那顿饭根本不是一个档次的,但是现在都什么时候了,吃东西也不一定要求味道了,我们之前在要塞里,总有些人吃不上饭,拿着个馊掉的面包宝贝的不知道什么样,吃都舍不得吃,我以前在的那个世界,也曾经见过乞丐,但是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只觉得很悲哀。

    “给小赵端过去一碗吧,你的宠物醒了吗?也给他吃一点。”许老爷子端着个碗喝了一口汤,我应了一句知道了,两手托着托盘朝着土地庙的方向过去。

    见我进来了,赵小孩笑的牙齿都要掉了一样吗,十分开心。我用手肘摁了摁边上的小桌子,应该是以前人家供奉的时候摆放祭品的小桌子吧?觉得还算是结实不会突然坍塌,我先把手中的一碗肉汤放在一边,然后把另外一碗递过去。

    “人家现在是病患啊……二白,你是不是要发挥一下朋友爱,给我喂几口?”

    我:……

    “你伤的是哪里?我好像记得是脖子吧?要不我再给你啃一口手腕?手指?让你真的变成残疾?”

    “啊!二白!我们为什么要互相伤害!”破小孩“一轱辘”从地上爬起来,小心不扯疼自己的伤口,满脸的委屈,“友谊的小船说翻就翻,简直没爱了。”一边说着一边准备从我的手中接过来那碗肉汤,我手一动,没有给他,这下赵小孩的脸色相当有意思了:“什么鬼,二白,几个意思?”

    “哎,反正我们都互相伤害了,小船也翻了,那就让他翻得更彻底吧。”我把碗递到自己的嘴边,吹了吹上边厚厚的一层肉末,感觉一阵香味席卷上了我的鼻腔,特别好闻。

    “那是我的!”破小孩哭丧着脸。“要就自己盛去,外边还有。”我瞥了一眼他,他直勾勾的看着我,仿佛和我有不共戴天之仇。我乐了一下,“好了不逗你了,喝吧。”我递过去给他,他刚刚那张生无可恋的脸才变得欢天喜地起来,也不嫌烫,喝了一口,满足的砸砸嘴。“真好喝啊。”他说道。

    “好喝就多喝一点吧。”我坐在旁边,伸手摸了摸毛茸茸的双生,其实许老爷子说这是我的宠物,这是不对的形容,虽然麒麟真的不是人——即便是能够变成人类的模样,但是他和人不一样。可是他陪着我出生共死那么多年了,早就是个战友不是宠物了。

    “快些醒过来吧。”我喃喃自语。

    这碗獐子肉煮汤一直等到凉了,也没见麒麟醒过来,最后还是我喝下了。喝完汤,吃完肉,我们坐在篝火旁边想着对策,要怎么才能从这里出去。

    “这山坳是我们躲避丧尸的时候,开的太快了转不过弯摔下去的,不过万幸的是,没有什么事情。就是车子里面的物资比较多,本来是想要给胡刚进基地的时候能顺利一些的。”许老爷子拿着一节树枝在地上画了画,火光照亮了他的脸,上边的咒文透出了阴影来,有些零零星星的,我看着觉得很有意思。

    “现在我们只能从这一块上去了,地形还没有勘探过,不过我们今天上了那货车顶上,可以看到有一个广告牌,很大的那种,到了那里应该可以上高速了

    。以现在看来,高速路想必也有不少车,到时候再拿一辆就是了。”

    “但是这物资怎么办?”我指了指货车,如果说让物资留在这里的话,那也太白费功夫了吧?而且我还真不想我们辛辛苦苦得来的物资便宜了哪个孙子。“没事的,我清点了一下物资,那高速路和我们这边不是那么远,估计三趟就能全部搬过去了。”许老爷子摸了摸口袋,摸出一包烟来,胡刚一看,眼睛都直了,腆着一张脸走过去,“ 老爷子,我也来一根呗?”

    许老爷子倒出来给了他一根,胡刚和他就坐在边上抽烟。

    “现在我们费点劲,把这些东西都倒腾好,明天就可以直接去找车了。”曹军“刷刷刷”的在地上写了好几个字,我看着点点头,“那成吧。”接着我和曹军他们几个就上车继续搬东西。大明村其实也没有多大,我们带着的大部分有有分量的东西,水啊,米,面啊,还有一些衣服棉被什么的的,这天气热得快死了,我们为了能够快点上高速,。所以把棉被衣服这些现在还不太用得上的东西放在了一边去,然后一些有分量的——水,米,面这些放在最前面,人不能不喝水吃饭,所以这些东西一定要先带走的。

    接着就是一些锅碗瓢盆啊罐头啊什么的。我们花了几个小时弄出来,分成了三堆东西,分好之后,我们也分配了一下守夜的人。先是许老爷子守,接着是曹军好,到胡刚,到我。

    因为还没到我守夜,所以我进了土地庙里面去躺着,一个个都要养足精神才能精力充沛,所以我就是睡不着也不能和他们说话。我摸着麒麟毛茸茸的脑袋,看着睡在我跟前的破小孩,他在我的视觉之中都是红彤彤一片的,也不知道能不能在曹军死之前拿到试剂的解药……

    其实这解药说到底也是我臆想出来的,有没有解药,我也说不准。但是要我那么不明不白的死在这里,我是一万个不愿意的。

    胡思乱想了一阵,我迷迷糊糊的也睡了过去。不知道睡了多久了,我突然被人轻轻推醒了,发现是胡刚过来了,他轻声的说道:“大兄弟,到你守夜了。”

    我赶紧爬起来,“成吧,我出去。”我应了一句,想了想,还是轻手轻脚的把麒麟抱出去了。

    麒麟依旧没醒过来,睡得很死。也知道什么时候能醒过来,我十分担心。

    看着跳动的小火苗,我心里也不知道是什么滋味。

    到了晚上,我的眼睛就能看到一些红色的身影,有大的有小的,这些身影都是有生命的。

    我抱着麒麟,,百无聊赖的看着四周,有时候丢一节木柴进火堆,让它不灭。

    我看着发黑的天际,估摸着现在可能是三点,或者是四点,这个时间段也是人嘴疲乏的时候。我没睡过,被叫起来守夜,有些困倦,不多时又打了一个哈欠,弓着身子摸麒麟。

    突然,我怀里的麒麟动了动,我十分惊喜,低头看着他,他动了动之后果然醒过来了,一双黑乎乎的眼睛看着我(其实我差点就分辨不出来了,因为他现在也是黑色的皮毛,眼睛也是黑色的,要不是他的眼睛在火光之中亮堂了一下,我还真以为他闭着眼睛呢。)

    麒麟醒过来之后蹭了蹭我的手臂,我笑着揉了揉他的脑袋,想着所幸是醒过来了,不然我也不知道应该怎么做才好。我当鬼侦探那些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