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65章 移动抗体
    我一看就知道不妙了,那女人的脸晃动了一下之后,我立刻觉头昏脑涨,暂时还有一丝清明的时候我了收了手,就担心一下笔就毁了这张火符了!

    不止是我,守在我身边的赵宇峰也神智不清楚起来,他双手捡起一块大石头,朝我的方向就是狠狠一砸!嘴里还念叨着:“砸死你个丧尸!去死吧丧尸!”我知道他一定是陷入了一种迷幻的状态之中了,我和双生都还好,或许是因为我们两个的体质比较特殊,但是其他人就不行了,特别是曹军和黄金屋,两人甚至开始变了脸,我瞧见了黄金屋的脸上布满了金黑色的斑纹,很像是金钱豹,还有曹军,牙齿变得十分锋利,对着许老爷子就打起来了!

    好在许老爷子的动作也是飞快的,几下就跳了出去,只是他好像也把曹军错认为了是谁,下手招招狠辣。

    双生上前去对付速度极快的黄金屋了,我这边没法子,也只能和破小孩抗上,只是这样下去根本不是办法,有什么办法能让人迅速的从环境之中立刻清醒的吗?

    我一边躲避着一边大叫:“醒一醒!破小孩!我是薛少白!”可是他依旧充耳不闻,甚至在我叫着的时候下手更狠厉更重!

    对了,疼痛,一个人痛到了极点,应该会清……男人最疼的地方,也就只有一个了。

    我的眼睛瞥向赵宇峰的裤裆,心里念着:“对不住了兄弟,委屈你了!”然后一个闪身向他后面跳了过去,然后一手抓住了他的命根嘴疼的地方,掐准了力度捏了下去,一时间,赵宇峰的嚎叫声简直响彻了苍穹!

    我赶紧收手,就担心是不是一个用错力气了把他蛋都捏碎了……

    赵小孩疼的在地上打滚,一时间竟然也没能爬起来(别问我用了多大力气),反正那流着泪嚎叫的模样我看着我都心塞,只是我现在没有那么多的时间去想这些有的没的,我赶紧到了一边去,把没有完成的百姓公的最后一笔给添了上去,虽然画的不是很完美,却也足够了

    !

    我将百姓公折在了食指和中指之中,抬到自己的面颊前面,嘴里念到:“火光速现覆护真人急急如玉皇光降律令敕!”然后呼了一口生气,带着点唾液,我手中的百姓公燃成可灰烬,接着我从天而降一片诡异的火光来,直接烧到了那罂粟的身上,罂粟花尖叫着,立刻被火舌吞噬,果然,植物这类东西果然还是最怕火!

    平时我召唤出来的业火都能维持三分钟,只是这张符纸实在是画的太差劲了,所以现在顶多能撑半分钟。不过嘛,这火一时半会也灭不掉了。我烧东西是有目的性的,我脑海中想着要烧什么地方满么就不会烧到其他的地方,所以可以看到比较诡异的情形,就是那女人被烧的惨叫连连,可是地上的一花一草却不受摧残。

    没有了罂粟花制造出来的幻觉,他们立刻清醒了过来,指的庆幸的是曹军老爷子还有黄金屋和双生都是不盖得,所幸是一点事都没有。

    那业火烧的如火如荼,黄金屋找到了那个女人,也不畏惧那火,直接过去讲女人连根拔起,女人身上都是火光,被撩得惨叫出声,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一分半左右的时间,火渐渐的就灭掉了,黄金屋手臂上都是乌黑,她面无表情的伸手,毫不费劲的将这女人撕开成两半,接着又是四瓣,然后各种撕碎,碎的不能再碎了,才终于满手是血的走了过来,“你们已经知道我是什么人了。对吧?”

    我和曹军对视了一眼,我刚想点头,就被又一声嚎叫给吸引了注意力。“诶哟……诶呦……”这声音简直是气若游丝,不过日夜都听着,我知道是谁发出来的。突然想起刚刚因为不想赵宇峰妨碍我写完百姓公,所以一手下去抓了他的蛋,这会唾液不知道断子绝孙了没有,我赶忙跑了过去,“怎么的,你没事吧?”我急忙问他,伸手就想把他扶起来,他急忙摆手,紧紧闭着眼睛,颤巍巍的说道:“别,别动我了……二白,我告诉你,你欠我一次,等你哪天栽在我手上了,我一定会十倍奉还的诶哟……”

    虽然说的很小声,但是我都听见了,我呵呵一笑,“不会给你这样的机会的,你缓过劲儿来就赶紧起了。”赵小孩对于我这样没有朋友爱的人失望透顶,当下狠狠刮了我一眼,我无所谓的耸耸肩,确定他没事之后我继续回到刚刚的位置去,黄金屋已经盘腿坐了下来,跟着曹军在地上比比划划了。

    看见我来了,黄金屋又把刚刚的事情复述一遍:“我是实验室里面逃出来的,像我这样的试验品有很多。”黄金屋看了我们一眼,“如你们所见,我是金钱豹试剂试验品,我的能力很强,而且,我能够正常活下去。”黄金屋这话一出,我和曹军都有些震,“你能正常活下去?”

    黄金屋点点头,“是的,因为我逃出来的时候偷了实验室里面的抗排斥药剂,现在我身上的金钱豹试剂和我已经不会产生任何的排斥了。顺便一提,我逃出来到现在已经三年多了。”

    三年多?我和曹军更加震惊,“三年多这个实验还没有开始吧?”

    “不对,在三年前,不确切的说,在末世五年前已经有研究者研究这个事项了,我是第一批研究试验品出来的。”

    “那么说,试剂在三年前就已经问世了?”曹军很快的在空地上写下这行字。

    黄金屋点点头,“没错,但是试剂问世只有两个人知道,那就是我,还有我弟弟

    。”

    “你们曾经是研究人员?”

    “是的,之前的这个课题并不是这样的,因为要用到人体,所以这是惨无人道的。之后我退出了,只是后来被抓了回来,当做了第一个试验品,后来我出现了强烈的排斥,有很多次差点死了,我弟弟也因为这个而拼命的制作中和药剂。因为一直在做实验,我的身体里面充斥着各种各样的试剂,我已经不属于人类了,后来我弟弟发现我竟然已经出现了中和的抗体,身体和金钱豹的试剂中和。而我当时,成为了唯一存在的抗体提取。

    不过这些都是我弟弟在暗中进行的,没有人知道。因为这个实验被曝光了,国家决定先暂停,我和我弟弟也找准了时机逃出来。

    这是没想到世界末日之后,我弟弟被抓住了,继续研究这个课题,毕竟末世来了,很多不合理的事情都变成了合理的。”黄金屋说了一大段的话,我也终于能理解她一直都愁眉不解的表情,原来事情的始末是这样的。

    “那他们知道你是抗体这件事情吗?”曹军写了几个字问道。

    黄金屋摇摇头,苦笑了一声,“他们只知道,我弟弟知道怎么配中和药剂,但是不知道中和药剂最重要的源头在我身上。”

    “那你要是过去被抓了,不是给人捡了现成?”我皱着眉头,点了点曹军地上写的抗体两个字。黄金屋的眼神一下子就凛冽的下来,“不担心,我已经做好了同归于尽的准备。”

    和我曹军久久都没有再说话,倒是黄金屋开了口:“如果你们助我将我弟弟救出来,你们就可以得到中和药剂,只要我在,我弟弟在,提取调配,只需要半个小时不到。”

    这无疑是巨大的诱惑,而且也是我们必须的东西,本来已经绝望的曹军,眼底也燃起了希望的火苗,我们知道,这次阴差阳错的得到了神助了。

    难怪那时候我感觉那么熟悉,原来都是一路人。

    当下我们三个就敲定了合作的事宜。双生,破小孩还有许老爷子和我们是一路的,我们基本上是是四位一体,离了谁都不行。而且那神秘人,是冲我来的,如果我死了,恐怕他们一辈子都要待在这里了。

    我喘了一口气,突然想起饿了许然的叔叔,是他开了阵送我过来的,既然他会开阵,还是许然的叔叔,那为什么不帮我们?而去帮助那神秘人?

    他们难不成也有一腿?

    我想起这件事,急忙到了许老爷子那边去,“老爷子,许然的叔叔你认识吗?”老爷子用看白痴的样子看着我,“许然的叔叔不就是我别的儿子的吗?“

    ……“不是,堂叔。”

    “堂叔有很多的,你问的是哪个?”老爷子看着我,我觉得他也不是在开玩笑,想了一下,回答道:“高高瘦瘦的,眉毛很浓,对了有一颗痣在喉咙这里的,叫什么我倒是忘记了。”

    “有一颗痣?你确定有一颗痣?”许老爷子眼神瞬间变得不善”。“啊,怎么了?”我不解,他为什么那么大的反应。

    许老爷子的脸色很难看,“如果是喉咙这里有一颗痣的话,那就是许然他堂六叔,但是她堂六叔在三年前已经死了。”我当鬼侦探那些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