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75章 逃出实验室
    “怎么回事”我赶紧把面罩给拉下来,大叫着问。“没时间解释了赶紧下去”黄金屋声音也带上了一些急迫,我在黑暗之中好歹能看到他们的身影,还有好一些摔到了地上半死不活的人,我踩着过去,到了少一些尸体的地方我干脆跑了起来,速度很快,在我面前的两个身影很好认出来。

    拐了一个弯之后我和双生还有黄金蟒一块下到乐冰窖去,刚到通道我就看见黑暗之中密密麻麻的绿色的影子急速的朝着一个红色的影子追了过来,我心说不妙,立刻大叫着:“赶紧往回走有丧尸”

    数量实在是太多了我们三个热恩根本没有任何的招架之力

    难怪宁致远要关掉电,关掉了供电,冰窖就会没有冷冻,接着那些冻着的丧尸也会因为这样活过来他们都是试验品,更加不用说了看看这短短几秒的时间就能活蹦乱跳的就知道其中厉害了

    我踏上阶梯的回到二层的时候,心脏突然狠狠地疼了一下,一阵巨大的不安蔓延上了我的心口,一种来自生命的威胁

    我赶紧回头去,瞧见了两个红彤彤的人影,但是其中一个是我陌生的,我一愣,心说双生呢

    “双生”我大喝一声,立刻往回去,发现一个红彤彤的身影趴在了地上,一动不动的,还有还几个绿色的影子了已经跟了上来

    我不顾那么多,拿起了手中的激光枪对着那几个影子就开枪,还好我的枪法没有烂到天怒人怨的地步,我而且激光枪的功能极其强大,几下下去就轰掉他们半个身子,我赶紧一溜儿小跑过去,将双生拉了起来,这时候我才看到双生的心口处一个大窟窿,正在流血不止

    我心中更加发闷的疼,着大概是刚刚遭到了宁致远攻击留下来额,可是逃跑的时候他却一句没有说

    “双生”我叫唤了好几声,双生就是没有醒过来的迹象,我很怕,赶紧将他背起来,跑得脚下带风,身后的丧尸却也是很快的,我没有走两步,就被丧尸抓住了脚腕,那丧尸的力气实在是太大了,我又背着双生,根本动弹不得,另一只丧尸劈头盖脸朝我就是一爪子

    “砰”一声枪响,抓住我脚的那丧尸被打爆了脑袋,我赶紧一躲,瞬间只觉得我的胸膛火辣辣的疼,我却也顾不得那么多了,背着双生跑起来,朝着那方向去,上了楼,黄金屋立刻将门关上,我靠着门喘了一口气。

    “你被丧尸抓伤了”刚刚那一枪想必是黄金屋给开的,我低头看着自己的衣服已经被抓烂了,胸口四道抓痕,延伸到我的腹部去,而且泛着青黑色。

    “赶紧把药拿出来吃”黄金屋命令道,我赶紧伸手探到我的腰间,抽出百姓公,一打开我就傻眼了,没有药了

    “药呢”黄金屋着急的问我,我才想起来,药我给老爷子了

    。

    “你们还走不走啊,啊,这门挡不住多久的”一声娘气的声音传了过来,我抬头一看,想起了刚刚被丧尸追赶的那个身影,原来就是那欧文,他没有走。

    “先走”黄金屋伸手塞给我了一个东西,也不知道是什么,直接塞进我的嘴巴里,苦得要命,我又不敢吐出来,只能背着双生跟着他们跑,我的心脏疼的厉害,心里一直在叫唤着:“一定要撑住啊双生”欧文在前面带路,我们几个跟上,他走的路很通畅,几乎没有什么人来阻挠,我想着这个实验室的规模,还有那个西装男,心说这一定是宁致远的一个老巢而已。

    但是当欧文带着我们穿过了第三层从大门出去之后,我们都傻眼了。

    “他妈的竟然拉动了警报”欧文骂了一句粗口,我几乎被眼前强烈的灯光照的没办法睁开眼睛

    “前面的人听着你们已经被包围了赶紧缴械投降”

    去你娘的缴械投降我很想骂粗口,但是嘴巴里面还有黄金屋塞进来的东西,哭的要掉眼泪,我担心我一张嘴就忍不住把东西给吐出来,所以根本就不敢。

    我艰难的吞了一口口水,就在我们几个人和军队僵持着的时候,一阵诡异的吼叫自我们身后响起,不用回头我都知道是什么丧尸

    那扇门根本抵挡不住那么多的丧尸,倒塌了之后丧尸成批的上来了,场面瞬间就混乱起来,我和黄金屋不可能放过那么好的机会,立刻就逃窜出去,毕竟我们都是注射了试剂的,所以跑的比较快,而且也看的比较清楚路况。

    在混乱之中我背着双生连滚带爬的下了山去,身后还是惊悚的叫喊声和炮火的声音,我们几个来不及喘匀一口气,就又跑了起来,走了好一段路我觉得我的双腿好像是灌了铅一样,沉重无比,所幸很快就到了我们之前安置了曹军的那个医疗废物的地方。

    “快”

    黄金屋的声音好像被什么东西隔在我耳朵外边,有一种“嗡嗡嗡”的感觉,听得不是很真切,但是好歹是听得清楚。

    我吞了一口口水,只觉得两眼昏花,走了几步之后,身上的力气好像被什么东西全部抽走了一样,我摔了下来,毫无意识了。

    混混沌沌之中,我感觉我到了一个地方。那个地方什么东西都没有,漆黑一片,我摸索着,叫着,“有人吗”没有人回应我,我感觉我的身体很疼,我急忙低头看,却什么事都没有。

    这里是哪里我在哪里

    我迷茫的看着四周,“有人吗”

    依然是没有半个声音。

    我走走停停,突然被什么东西给撞了一下,我赶紧停了下来,伸手摸了摸面前,竟然有一层什么东西挡在我的前面,有点像是玻璃,十分通透,挺硬的。

    我拍了拍玻璃壁,那玻璃纹丝不动,我皱着眉头,想着要不要打破这玻璃墙,这时候,我看到了有什么东西正对着我趴在那里,我心中一惊,赶紧后退了好几步。

    远一点我就看到了,是一个和我一般高大的,浑身冒着黑气的人形的东西,他以刚刚我趴着的姿势趴在玻璃壁上面,他的身后被一连窜的东西拉扯着,粗长的锁链紧紧的锁住他,但是他却不见喊一声疼,只这样安静的趴着

    。

    不知怎么的,我感觉他很向往着我这边。

    我这边有什么吗

    我疑惑的回头,只瞧见一片白色的光芒,瞬间晃花了我的眼睛,我一下子就看不清楚东西了,接着我感觉我意识慢慢的溃散。

    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我看见的是有些发黄的天花板,上面还有一盏吊扇,那吊扇上爬满了蜘蛛网。

    诶,不太对,我看东西怎么那么真切了

    我立刻摸上了自己的眼睛,却被一双手摁住了,一道奶声奶气的声音传了过来:“你现在最好不用动,身上的伤口还在流血呢。”

    我疑惑的转过头去,看见一个包子脸,那包子脸一头黑发服服帖帖的在盖着,眼睛很大,,黑白分明,;穿着一件小小的白大褂,收回了双手,神色严肃的看着我。

    有种装大人的嫌疑,我突然就挺想笑的。

    “他醒了吗”是许老爷子的声音,我张嘴想要回应,喉咙却干巴巴的说不出话,我这才觉得很口渴。

    “醒了,还算是及时。”小孩朝着许老爷子点点头,从凳子上下去,两岁左右的年纪,特别小。

    我这才慢慢想起黄金屋抱出来的那个人,她说是他的弟弟,我当时还觉得特别不可思议呢,毕竟从她嘴里听出来的,应该是比她小那么一两岁的样子,而且还说是五年前

    等一下,如果是五年前的话,那他现在不应该是五六岁吗怎么会是两三岁的模样

    “怎么了薛小子”许老爷子走了进来,大约是见我一脸疑惑的样子,开口询问道。我摇摇头,连说:“没事没事,对了,双生呢他没事吧”

    “没事,这娃娃很厉害,才几天就能把人给医治好了。就是没醒过来。”

    没醒过来那是怎么回事

    “我有点儿担心,老爷子我能去看看吗”

    “不能,你要好好待着。”我还以为小孩子走了,没想到就在床下面,我不能动弹,所以也看不到那小孩。

    “那是我很好的朋友如果不能,你能告诉我他为什么醒不过来吗”我想着是不能走开了,但是还是能够问一下他究竟是怎么样了吧

    “他没事,但是因为心脏受损了,所以恢复比较缓慢,你不用担心,他的康复能力很强。你就好好休息一下,比什么都强。”

    我粗喘了一口气,转过头去看天花板,看来协商是不成功的,只能先养着身体了。也不知道这娃娃给我用了神门药,我觉得身体不适那么疼,而且伤口处在发痒,我想看又看不到。

    “我给你弄点东西吃吧薛小子。”许老爷子对我说着,我急忙摇头,“让赵小孩过来就成了,您老也好好歇着。”

    “他比我还忙呢,在照顾双生。”老爷子摸了摸下巴,我也只好点头,因为我确实是有点口渴了。

    本站访问地址即可访问我当鬼侦探那些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