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79章 前往昌市
    “是不是千里眼我不知道,但是他如果有顺风耳,刚刚你那句娘娘腔一定被他听见了。 小心他之后打击报复你。”我恐吓赵小孩,赵小孩这段时间显然是被我骗得多了,根本不当回事,撇撇嘴嗤笑道:“我才不怕他呢,看看他那小身板,哪里有哥哥我来的厉害。”

    我觉得这小孩真是越来越不要脸了,不就是锻炼出一些腹肌胸肌二头肌了吗?有什么好炫耀的,我也有啊。

    但是这小孩只要和他争起来,就没完没了了,所以我干脆也就应答了一声“对对对。”接着看欧文发功去。

    这真是顶无聊的一件事,他真的一动不动的看着前面,老半天会稍微挪动一下,这个稍微真的是稍微,转个身应该一厘米都不到。我看着眼睛都累的,打了个哈欠,问黄金屋这事情什么时候能成,黄金屋摇摇头,“要一些时间。久的话可能一个多月也说不准。快的话两三天就成。”

    我一听要那么久,心说我们这一群也帮不上忙,干脆就和赵宇峰去找曹军,好学点东西之类的打法一下时间。

    这一过就过了三天,双生那边还没有动静,颜如玉出来的越来越晚,我心中还是很担心的,也不知道情况,好在我和他还是有联系的,所以如果他出了什么事情,我这边还是能够感受的到

    。

    无所事事了大约一个多星期,这天中午天气很热,我和曹军还有赵宇峰出去打了两只变异动物回来改善伙食,我们正在欧文家院子里面剥皮砍肉的时候,突然听见了一声:“找到了!”我心中一惊,那声音怎么样都不会听错,就是欧文的那标志性的声音来着,我连手都来不及洗干净,就跑过去了。刚到的时候就瞧见了欧文一脸的血,揉着眼睛。

    “你这是怎么了?没事吧?”我看着他一脸血瞬间觉得胆战心惊的,赶紧问他。他用力的摁着自己的眼睛,摆摆手,“没事,就是用眼过度疼的。”

    “他的眼睛刚装好,可能不太适应,现在出现排斥了,待会我让阿玉出来给他看看就行了。”黄金屋头也不抬的拿着一张纸在桌子上在画着什么,画完之后递过去给欧文看,欧文手还摁着眼睛,勉强睁开看了一眼,然后点点头,说话有些颤抖,估计是被疼的,“就是这样。”我看到他的眼睛通红一片,十分狰狞。

    黄金屋把纸张递过来给我,“这个人现在在往西的昌市,梁平镇上,住在最尾,你们要是去的话小心点,这周边丧尸很多。”

    看来黄金屋他们是不打算和我一块去的,也对,我们本来就是利益关系才互相利用的,现在她的事情已经办好了,没理由和我们一块以身涉险。我明白个中道理,赵宇峰是个没眼色的,但是在这边磨砺久了,也听得明白这些话,知道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

    我们拿着画去找许老爷子,老爷子烧鸭皮一样的手摸上了那画,眼底闪烁着什么情绪我看不懂,总之应该是很复杂的。过了一阵之后,他才说道:“我们几个去就行了,不用麻烦他们那么多。

    “正有此意。路线图黄金屋正在帮我们画,到时候按照路线过去就行了。这人应该就是许文杰没错的。”我在一边小心的把画收起来,毕竟老爷子知道许文杰长什么样子,但是我们不知道,如果发生什么事情和老爷子走失了,也有画像能够找到人不是?

    我们定在了明天上午出发,我特意去问了一下颜如玉双生和麒麟的情况,他只是摇摇头,说着:“有些棘手,需要时间。”我也不再过问,心里虽然是担忧的很,但是时间不等然了,在我们过去,那许文杰突然转移阵地怎么办?我们都很担心这个事情,希望早去早回。

    所幸出发之前,曹军给了我一个通讯器,说只要保持电波平稳,就能通讯。还给我我们一辆车,和我们上次那一辆差很多,也没有涂料,但是没关系,有代步的好过没有。“万事小心点。”黄金屋把我们送出去,我们才开车离开。

    我们三个里面只有赵小孩会开车——而且这厮第一次开车就是在大明山那边顺了人家豪车开的那一次。我是很担心会不会被他甩出去的,不过这家伙的头脑很好用,而且末世都是丧尸出行的多,也不见有其他人出来,一条道上边几乎就是我们一辆车,不用担心会出车祸。

    开出去一段路之后我才把地图拿出来,我坐在副驾驶上,老爷子就在后边,他警惕性强,帮我们顾着后面是再好不过的了。

    “我们要过三站,到火车路,然后上高速,到樊城。”我指了指地图,上边就连哪里有快捷的路线还有哪里是水域都标得清清楚楚的,这倒是省心了很多。

    “过哪儿三站啊?我不认得路啊。”赵宇峰皱着眉头看前面,有些伤脑筋的问道:“早知道就把曹军拐过来了,他和黄金屋不管是哪一个都是个厉害的活地图。”

    我也想把人给拐过来的,但是人都说道那份上了我还好意思吗?再说了,这当兵的之前是挺可恶的,但是后来也算是“从良”了,帮了我们不少忙,好不容易给颜如玉救回来,现在让他跟着我们冒险,我也给不了人安全,还是算了

    。

    自己的事情自己做,没理由总是依赖别人。

    “前面的信德加油站,一直往前就是两个收费站,收费站这里有路上去火车路,先到站再说。”我指了指前面,“岔路口走左边,别拐错了。”

    “得了薛大少爷,我这边左右还是分的清楚的。”赵小孩打了方向盘,一口油门加上去,速度又快了不少,我默默的把安全带给系好了,然后将地图看了一眼,放进衣服的内袋里面。我们这一路到了加油站,差不多到了十一点了,我看了一眼手表,在这边下了车,去看看有没有油,整两桶。黄金屋提供的这车子油不是很多,就一个备用的,所幸这车子吃油比较小,但是开的也快。不同时代就是不一样,这边的油便宜的很,我们那边买了车养车要的油都能让人吃土了。

    这边的加油站一片狼藉,很多的破碎尸体,手指腿啊眼珠都有,不过都已经是干巴巴的了,贴在地板上。看到这样的情景我忽然想起了那时候我在小区里面看见了一只被碾死的老鼠,市区的老鼠总是特别大只的,这老鼠还真是有一只小猫那么大,车轮从中间碾过去,那老实肚子的肠子什么的全部都蹦出来,我过去的时候还觉得有些恶心。第二天再出来的时候,老鼠已经被碾压成饼了,紧紧的贴在柏油路上边,再接着,就和路混在一起,再也找不到形状了。

    我感觉现在这些断肢跟我之前看到的那一幕有异曲同工之妙。

    恶心的东西看就了你也就习惯了。

    赵宇峰提着一个桶走过去的时候,恰好脚边有一条被啃剩下的腿,已经发黑了,小孩嫌挡路,一脚踹了过去,谁知道这断肢是高度腐烂的,被他一踹,粘在路面上的皮肉没有踹出去,倒是里面的骨头和肉分离开了,摔出去好远,还崩了赵小孩一脚,他嫌恶的蹭了蹭地板,啐了一句:“娘的真他妈恶心!”

    “别弄那些有的没的了,赶紧来装油吧。”我让赵宇峰赶紧过来,他点点头,提着桶过来,我们这边接了两桶油,给车加满了之后覆又上路。今天一天基本上都听不见老爷子有什么动静,好像自听见许文杰的消息之后他就一直沉默寡言。我也不知道他是什么样的情绪,一个外向一些的人或许任何的表情都会出卖自己的情绪,但是小河绝大部分都是表现出来给人看的,成年人哪个不会伪装自己?就是很伤心也可能笑的很灿烂。

    而且世界上最难读懂的大约就是人心了。

    开了车过了一个收费站,接着我们往下一个收费站去。一个收费站间隔大约是五十公里左右,我不知道这个世界里面的时不时,毕竟和我们之前的世界文明很像,我们车子开的快,如果是五十公里,我们大概下午就能到下一个收费站。

    我又把地图拿出来看了一遍,然后对后面的许老爷子说道:“老爷子,黄金屋给我们标记出来了一个三级城市的地段,要是今晚到了,我们就在那里休息一晚上,你看成吗?”许老爷子今天一天都在看窗外,听见了我的声音,回过神来,点点头,“都成。”看起来蔫蔫的,没什么精神。

    我也不好和他说什么,就跟赵小孩说话。虽然说开车不能和司机说话吧,因为会分散司机的注意力,导致交通意外发生,但是我们现在走着康庄大道,路上根本连半个人影都没有,所以我有一搭没一搭的和赵小孩聊起来。

    本站访问地址://我当鬼侦探那些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