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99章 出发
    要不是老爷子和韦布小朋友在这里,我肯定要伸手冻死这家伙,算了,被当做行走冰箱这件事秋后我再找他算账,,现在还有更要紧的事情要办。我看了一眼手表,这一觉睡得很死,现在已经十点半了,十二点过后三年中间这段时间都是好时候,我不是那么着急。

    闲下来没事做我就注意到了韦布抱着的狼崽子,韦布吃着冰水,上边大约也结冰了,我没有告诉赵小孩他丫的我身上之所以会结冰是因为阴气现形,不知道告诉他他喝的冰水很可能带着一些什么尸味鬼味之类的会不会挨揍。韦布是一点察觉都没有,用拿手电筒的那只手搂着狼崽子,一手拿着白瓷碗,嚼着冰块,“嘎吱嘎吱”作响。

    “阿布,过来一下。”我朝韦布招招手,他呆愣了一些,才看过来,“啊,我差点忘记白哥你的声音变了。”

    小孩,有没有人说你说话很犀利?你白哥我一点都不希望自己的声音是这样的好吗?

    我沉沉的叹了一口气,“赶紧过来。”韦布把手电给了赵小孩,赵小孩和老爷子厮杀的正厉害,也没空管我们,韦布抱着狼崽子过来的时候,狼崽子可疑的动弹了一番,感觉像是要逃走一样,我眼睛一眯,眼疾手快的把人从韦布怀里拉了出来,“跑什么狼崽子,怕我?”

    狼崽子好像听懂了我说的话,转过头来,一脸嫌弃的看着我,真心是一脸嫌弃。看的我那叫一个气节。“赶紧的吐出来,究竟在吃什么吃了一整天。”我朝他伸手出,他一巴掌拍我手心,火辣辣的疼,让我想起了脸上左边四道右边四道非常对称的抓痕,才结痂没有多久,现在还没脱落呢

    !

    “白哥,他吃了一个白白的东西。”韦布吃完冰水过来,把狼崽子拎了回去,“大概那么长的,菱形的。”

    韦布一说我立刻就知道是什么了,那个能隐形的丧尸脑袋里面掉出来的东西……

    对了,我牡丹盒子掉出来不知道滚哪里去了,可能那个时候这小崽子就把那东西给拿走了。我可是记得很清楚,狐女也是冲着这东西来的。

    可是,这东西贸贸然吃着,会不会有什么问题?

    “嗨,二白,别管那小东西了,他能有什么事?”赵小孩抽空回头说了一句,然后又急匆匆的转过头去,生怕老爷子中途会偷换他的子儿似得。

    我想也是,这晶核对于我们来说也没什么用处,或许拿回去给颜如玉,他能有点头绪。不过现在,看这个小崽子的样子,是绝对不会吐出来的。

    报复性的掐了一把狼崽子的脸,我才收回手来,然后想到了昨晚的事情。昨晚撞了我一下的应该是狼崽子,我知道那一下子是在救我,所以我现在对他下手也没有那么黑。

    一直等到了晚上十二点过后,我才让人带着刘佳美出那个小房间。刘佳美显然是哭过的,眼睛红肿的厉害,本来眼睛就不大的她现在看着就就好像两条缝一样。我没敢和她说话,但是我想她的声音在我这边的这件事她应该已经听了徐梦洁还有古兰说起过,所以现在一脸期待的看着我。本来我是没有什么压力的,毕竟十年前我已经耍得一张出窍符很灵活了。

    “你先坐在这里,阿布,赵小孩,老爷子还有魏龙,你们几个分别站远一些,徐梦洁还有古兰站在他们外边,尽量不要靠的太近。”我开口指挥道,刘佳美听见我的说出来的声音,本来整个人还是期期艾艾的,这个时候却笑了起来,一副声音我不要了,你说话用我的声音好好笑啊的样子,姑娘啊,你这样毫不掩饰的笑出来可是让哥我很惆怅的。

    我无奈的扫了一眼刘佳美,刘佳美立刻停止了笑,然后端端正正的坐在桌子对面。

    这是一张四方桌,比较小,我今天画好了符纸的时候就让徐梦洁给我弄一个海碗来,本来是要米的,只可惜现在只有几块压缩干粮,我也只能将就着用了。没有香做法,我也只能用香烟代替。所幸现在还有替代品,如果我用树枝的话,我觉得我死了之后下阴曹会被阎王爷抽一顿的。

    我把海碗放在方桌正中央,看了一眼周围,确定他们几个站着的地方是对了的,还是不放心的又说了一句:“你们可别乱走,不管看到什么都不要慌,记得站稳了就是对我最大的帮助。”我说这话的时候是很严肃认真的,他们这会到时没有再说一句话。

    我转过身来,“别怕,这东西只针对我,记得,等一下我对你说闭眼,你就要闭上眼睛,不管发生什么你都不要睁开眼睛,就是听见我声音叫你,你也不能睁开眼睛,知道吗?”刘美佳连忙点头,模样十分惶恐。

    其实赵小孩他们站不站在我指定的方位并没有什么问题的吗,一般的出窍符很快就能发挥作用,但是我现在浑身上下都是阴气逼人,我担心我灵魂出窍的时候会遭受到其他游魂攻击,男人阳刚,气足,四角方位,能够形成一个保护结节,让我在灵魂出窍的时候不会受到伤害。

    而让刘佳美不能睁开眼睛,是这样的,魂魄回笼的时候人是不能睁开双眼的,否则会吓着魂魄,老实说以前我觉得这一点依据都没有,毕竟魂魄也是我自己,后来我了解到,自主的意识只有一个

    。人钥匙三魂七魄全部出窍,肯定是要死的,然而现在刘佳美是单个残魂,它们没有自主意识,难保不会被吓着。

    我把写好的出窍符拿出来,放在了桌子上,点了三根烟,插了半天也插不进那压缩饼干里面,我只要用几个堆在一块。

    “现在闭上眼睛,千万不能睁开。”我看着刘佳美,刘佳美立刻紧紧的闭上双眼,不过我看的出,她是很害怕的,因为她现在浑身都在发颤。

    我把百姓公捏在手上,嘴里念叨了一句:“魂兮归来!”然后把百姓公点燃,百姓公化作一堆灰烬,洒落在海碗里面,一瞬间,我只觉得浑身力气仿佛都被往上抽离一般,我瞬间就没有了动弹的能力,重重的摔在了桌子上,但是我的感官还是很清楚的,我能感觉到身体有东西被抽出来,然后浑身发冷,一种无声无息的恐惧感从我的脚跟一直上升的头皮,灵魂出窍其实无异于最接近死亡,然本能对死亡是畏惧的,所以我现在能够清楚的感受到那种无力。

    这出窍符的功效只有短短三十秒,我现在不能动弹,但是缠绕在我身上的那个残魂,应该能认清楚那一个才是她的主人才对。

    果不其然,大约十来秒这样,我眼角余光瞥见了一个半透明的魂体,晃晃悠悠的从我前面钻出来,然后犹豫的打量着我和刘佳美,我心里都快要骂娘了,他妈的这蠢魂魄,要犹豫到什么时候?!待会我的出窍符都要失灵了!

    万幸的是这残魂最终还是选择了她的主人。

    三十秒一到,我只觉得有什么东西沉重的滚回了我的身体里,将那种绝望阴寒一点一点的挤出去,我能感觉到身体那滔天的阴气也被我的魂灵给挤出去。我觉得这次是因祸得福了,本来还想着那么多的阴气应该怎么拔除的。

    灵魂出窍可不是什么好事,魂魄回来之后我只觉得浑身酸软,就好像长时间在马拉松一样,累的我要兔血,满头大汗的趴在四方桌上边一动不动跟个傻逼似得。我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半睁着一双眼睛看向韦布的那个方向——现在我也只能看到那个方向。

    那小孩绝对是我见过最聪明的,他瞧见我在看他,于是说道:“白哥好像弄完了。”

    “不要说话!扰乱了二白了!”赵小孩就在边上另外有一个角,压低了声音怒气冲冲的对韦布说。

    赵小孩啊,跟了我那么就了那就连这点眼色都看不出来了吗?

    我在心里叹了一口气顺便给赵小孩充值了智商,寻思着应该怎么样才能让这小孩明白我的意思。“啊……啊!我能说话了!我能说话了!”刘佳美应该是感觉到了什么,立刻大声的叫着出来。“我的天!怎么办!我睁开了眼睛!”本来很欣喜的声音瞬间就变得惊恐了,看来又是一个粗神经的。不过不怪他们,是我疏忽了没有说全。

    我本来想着用尽全力说点什么的,但是最后实在是没办法说的出来,而且越来越困,闭上眼睛就再也没有睁开。

    再起来的时候,浑身好像灌水一样,手都抬不起来,我迷茫的看着前面,车子在开,外边天气很不错。

    “我们这是到哪里了?”我开口说话,声音有些嘶哑,但是好歹我自己的嗓子回来了,我忍不住勾起嘴角笑了起来。

    “醒了?口渴不?给你弄点水。”老爷子简直是贴心老棉袄,我忙不迭的点头,然后水从旁边递过来了——所以韦布小朋友怎么坐我们车上了?我当鬼侦探那些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