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06章 目前是杀人犯
    这病房里面都是老人家比较多,还有家里陪同的人,有些已经在藤条椅子上睡着了,有一些干脆就趴在病床上睡觉。我见着有些乱的病房,鼻子上边的酸味已经少了很多了,取而代之的是一阵药味,我竟然觉得十分亲切。沈千岁在一张病床旁边,手里把玩着一个长方形的红色盒子,我下意识的摸了摸腰间,才反应到他拿着的是牡丹盒子。

    一刹那我脑子仿佛过电影一样,什么都回笼了,我快赶紧上前去,“沈千岁,你见过其他人吗?”我就差上手揪着他衣领了,要不是暂时打不过他,我肯定会这样做的。沈千岁眉头一挑,摇了摇头,“除了你谁都没看到。”我不敢确定这个人说的是真的假的,因为我没少被他骗。

    沈千岁,算是我一个损友。他这人十分骚包,长得很不错,我有很多东西是直接找他买的。像是试冤纸,还有朱砂,墨线,红绳,各种符纸,总之他家店是应有尽有。而且这个人另外一个身份还是个影视明星,说真的我真是无法理解人导演娱乐公司到底看上他哪一点,把他捧得那么高,一出场就各种尖叫什么的,简直是太傻比了。

    那群脑残根本就不知道这人是个心里黑。

    瞧瞧刚刚把我往死里灌水的样子就知道了。

    “对了,给我钱。”沈千岁一手摸着我那个牡丹盒子,一手递过来,他是典型的男生女相,一张脸漂亮过女人,但是身形身高不会给人觉得是女人,讲真没哪个女人那么魁梧的。这骚包偏偏要留一头长头发,还骚包的把头发电成了波浪卷,我之前因为嘲笑过他的波浪卷被他给狠狠的报复了一遍,弄得我只能在背地里说。

    近这几年来他的名气是越来越大了,我之前的那些符纸之类的都是直接一拿就拿一大批的,少何和他见面

    。这次没想到竟然在这里见到了他。

    我身体还发虚,一屁股坐在了床边上,麻溜的钻进被窝里,这小地方的棉被——特别是医院的,一定是好闻不到哪里去,沈千岁皱着眉头特别嫌弃的看了我一眼,继续伸出他手来:“给我钱!”瞧瞧这人的素质,看着就不像一个大明星好吗?

    “干嘛给你钱?”我喉咙发涩,在窗边找了一番,发现有一袋桔子,我迫不及待的就伸手剥桔子,这桔子真心甜,我刚刚吐得天昏地暗的,肚子里面早就空空如也,,什么都没有了,狼吞虎咽了十几个桔子,我才稍微满足,手上的动作慢下来。

    沈千岁有一双多情的桃花眼,桃花眼下边还有一颗妖娆妩媚的泪痣——对了那泪痣其实是他去让人纹身师给点的。

    人用错色了,给他点了个红色的。远远的看着就跟一颗墨汁儿似得,我没敢说出来,但是我暗暗跟着麒麟说过。麒麟和他不是很熟络,不过在认识麒麟之前我就认识这个人了。

    “你刚刚吃了我的东西。”沈千岁菜刀眼看着我,我差点因为他的泪痣笑出声来,但是我还是忍住了,又吃了一个桔子。“就吃了你几个桔子要不要那么小气沈大明星。”我赶忙把桔子又往嘴里塞,沈千岁冷哼一声:“桔子不是我买的,是一妮子给你买的。我是说你吃了我的清净丸,赶紧麻利点,五百一颗。”

    “妮子,什么妮子?”我被噎了一下,然后赶紧伸手抓住沈千岁的衣领,“是不是一个眼睛大大的黑头发,然后胸很大,d罩杯?”

    沈千岁郑重的点点头,手指在光滑的下巴下摩挲了一下,一本正经的说道:“眼睛很大黑头发,是不是d罩杯我没看清楚,毕竟人穿了羽绒服。”

    我沉着一口气,还想再问什么,沈千岁的手已经递到面前来了,“清净丸,五百块,赶紧给钱。”我心说你怎么不去抢五百块,你那清净丸还是用牛屎做的呢……糟糕,我刚刚好像吃了他清净丸。

    “你清净丸还是老配方?”我强忍着恶心问。沈千岁一脸看智障的眼神看着我,“那还用说?”我心说吃了那么多桔子,还是算了,但是让我给他钱是绝对不可能的。

    “我刚刚什么味道都吃不出,你确定你清净丸喂我嘴里了?”我后无压力的靠在了枕头后边,得意洋洋的看着沈千岁一张便秘脸,“要不你告诉我我麒麟哪里去了,兴许我会给你五百块。”

    沈千岁毫无形象的翻了一个白眼,“要是你宠物在这里我刚刚还有机会喂你清净丸?”沈千岁见约莫在我这里问不到什么好处了,于是没好气的说道:“他一开始就醒了,然后给我挂了电话,正好我这段时间休年假,也是够了,这个时候给你擦屁股。他回市里去了。”

    我眉头皱着,“市里怎么了?”

    “我也是最近才知道的,你有个分身?”他立刻凑近来神秘兮兮的问,我把旁边的橘子皮糊他脸上,“滚远点那不是分身。”说道那个家伙我就来气。

    “哼,你做的好事,现在都成通缉犯了,估计过不了多久你就要坐牢的。”沈千岁声音压低了,然后凑过来,小声的说:“那个和你长得一模一样的人,在这里犯事了。”

    我一怔,赶紧问:“怎么回事?快点跟我说说!”我都忘记了那个方子信和我长得一模一样,他在这里也有一段时间,都是顶着我的身份做事的啊……

    “早前新闻轰动的厉害,也就这乡村小镇的可能没察觉的,有个女孩子因他死了,他逃跑的时候还弄死了两个男孩,还有一个重伤昏迷,还在医院里

    。所幸你不经常楼面上出没,也只有个大概点的形象被画出来,你宠物不放心你,让我来看。他先出去探探口风了。估计明天就能回来。”

    我感觉心口堵着一口气,他竟然用我的身份背了人命官司,

    “那那个昏迷的怎么样了?”我想着赶紧问,沈千岁抬头想了想,“不知道,我给你问问。这边信号不好,我给出去找找信号。”他说完就提着手机出去,今天他还穿了一条修身长裤,本来就有很高的他显得腿更长,没有扎起来的大波浪迎风摇摆,我看着他和进来的人打了照面,那大妈嗓门儿大,“姑娘给让个道呗,挡住我了。”

    我不厚道的笑了,他立刻转过来狠狠的刮了我一眼,摇曳生姿的走了出去。

    我在里面擦了擦手指,这病房一点都不暖和,也不见空调什么的,倒是有两个别人家带进来的电热火炉,插着变了颜色的灯座,摇摇晃晃的转着脑袋。

    我擦干净手了把自己缩在硬邦邦的被子里面,感觉刚刚被沈千岁那家伙给泼了一身水,竟然没有被冷死,真是可喜可贺。

    我盖着被子好不容易捂得暖和了一些,就被沈千岁这厮给扯了被子,当下冷的我那叫一个哆嗦,我睁大眼睛看着他,“你怎么那么冷酷无情。”

    沈千岁脸上没有和我一块逗逼的表情了,整张脸仿佛啐了冰,“那小孩醒了,痴呆了。可是嘴里一个劲的在叫你的名字,我这里有照片,你看看认识他不?”沈千岁把手机递过来,我眯了眯眼睛,眼睛好像有点散光,聚焦了好几下才终于看清楚了,“不认识啊……”

    这男孩我一点印象都没有,我疑惑的抬头看着沈千岁,“他怎么会叫着我的名字?”

    “这个我就不知道了,我让小助理拿着我的签名照去慰问他,顺便拿个试冤纸过去,待会有回复。”沈千岁刚说完,手机“叮咚”欢快的响了一声,他赶紧划拉了几下,神色瞬间凝重起来,“黑的。这小孩要死了。”我们合作的多次了,他看人比我吃饭还准,说要死了就要死的,我没少说过他是个乌鸦嘴。

    “现在一口咬定是你,等到身死灯灭了可不妙,喂,你有力气没有?赶紧下去牵魂回来,这会的符纸我就不收你钱了。”我看得出沈千岁是为了我着想,心里一阵赶感激,他把符纸递过来的时候我嘴角抽了一下,看着手上那张就是我写的符纸有些无语,“你这符纸现在卖多少钱一张?”

    “三千啊。”沈千岁不假思索,,末了还补充一句:“你都不知道现在都是做熟人生意,竟然还要讲价,我觉得我应该跟那群蠢蛋断绝关系了。”

    我没接他话茬,让他带我出去,这边也不好做法。

    手头上已经没东西了,我又问沈千岁那家伙有没有带指魂铃,借给我用用。没想到他还真是带了,并且收了我三百块一次的使用费。我觉得我十分肉疼。

    所幸这招魂用的不用很多东西,我赶紧都就在寒风萧瑟的外边搞起来,那铃铛被我摇晃了三下,我拿着黄色的符纸——说真的有些不习惯,毕竟用习惯了百姓公了,然后开始招魂。

    这魂魄离体久了,真心难召回来,我的手都快摇断了,终于听见了一声清脆的“叮——”。

    本站访问地址://我当鬼侦探那些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