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15章 九丑之鬼
    我用手指搅拌了那碗鸡血好几下,心说钥匙下锅炖应该很好吃,看看这鲜艳的色泽,可惜了现在要全部都用上。大概搅动半分钟左右,我已经确定那鸡血被我1弄得是支离破碎了,才满意的点点头,“都进来都进来。”我招呼着让黄更新曾翠萍和她男人一块进来,然后指了指床上目光呆滞的黄杰安,“你们帮我把他衣服都给脱了,可以留一条短裤。”

    黄更新和他哥互相看了一眼之后,两个立刻麻利的上前去吧拴牛绳给解开,黄杰安还是没有任何的反应,我能看到他肩膀上的蓝色的火已经渐渐的有变成绿色的趋势了,看来情况还是很紧急的。

    我的眼镜因为琅东的缘故还没戴够一天就已经光荣的阵亡了,心里真的很心塞,这还是双生给我买的呢,啧啧。我把破眼睛放到了口袋里面去。黄杰安被脱了衣服之后,皮肤上的鸡皮疙瘩迎风招展,这话说的一点都不过分,这里的风儿还是很喧嚣的。

    我这边手不顺,只能整个人都上床去,鞋子都没脱,我就踩在了黄杰安身侧,跨在他双腿上,稍微弯腰,只觉得扑面而来一阵黑色的雾气,我挥动一下手却没有吧那些烟雾给赶跑,毕竟这些烟雾是怨气来着。

    我沉下一口气,带着鸡血的手指点在了黄杰安的喉咙上,稍微能听得见一点诡异的嚎叫,不错,这只是一只好鸡鉴定完毕。

    趁着一口气行云流水的往下写,用黄杰安的身体当做是符纸,行云流水的画出来了一道符咒,接着我直接坐在了他的小腿上压制住他,然后嘴里念着:“九丑之鬼,知汝姓名;急须逮去,不得久停。急急如律今!”念完一口生气呼过去,一瞬间,黄杰安双目狰狞,立刻从床上坐了起来,我眼疾手快一把压住他的肩膀,大喝道:“敕!”

    我知道这鬼怪是很厉害的,所以一点都不敢掉以轻心,死死压制住黄杰安,我到底还是个正常男性,也是有一定分量的,这小孩即使力气多大都好,根本不是我的对手,我压住他,他张大嘴巴,发出无声的呐喊,双眼仿佛要从眼眶掉出来一样,我眼睛一瞬不瞬的盯着他的肩头,三把火明明灭灭,仿若被风一吹就要灭掉了一般

    !

    “九丑之鬼,知汝姓名;急须逮去,不得久停。急急如律今!”

    我声音一出,黄杰嘴巴里面你的黄气被发挥作用的符咒给抽了出去,我眼疾手快的将手探进他的嘴巴里面,手指上边还都是鸡血,狠狠的掐住他的舌尖!舌尖是人精气神的汇聚点,也是最疼的地方,(咬到舌头咬疼上好一阵子的),只那么一下,黄杰安喉咙里突然发出一声尖叫,接着便软绵绵的躺了下去,我赶紧的把一张三角符给他塞进嘴巴里面去,其实这是多余的,但是我现在还摸不准那腐烂的魂魄究竟是个什么东西,所以凡是不能掉以轻心。

    那黄气抽了回去之后幽幽的往上,我心说不妙,赶忙从床上跳了下来,手中装着鸡血的碗一时没有拿稳,摔了下来,四分五裂。“双生!”我大喝一声,双生立刻到了我跟前和我跑出去,我们两个刚出了门,那四脚朝天腐烂的四脚蛇已经化作一缕黑烟消失得无影无踪了,我心里骂了一句娘。

    “没事,阿白,反正你手头上的符纸也不够,捉不住它。”双生拍了拍我的肩膀,我想着他跑的那么快也是找不着了,所以还是算了。

    “大仙!大仙怎么样了?”黄更新跟了出来,一脸着急的问。

    “没事,你们家孩子也没事了,赶紧的回去给他穿好衣服吧,这里有一张符纸,你给烧了灌他喝进去,他嘴里有一个三角符黑色的,你们包好,让他戴着,一个月左右就可以不戴了,辟邪的。”我伸手摸出一张黄符纸,这东西还是前一段问沈千岁要的,这家伙就给了一。百姓公画起来实在是太耗费精气神了,我要入一些黄符纸还有朱砂来才行。不然照着我们现在的营养状况来说,我撸个符纸可能都会撸出血。

    “哎!哎!知道了!”曾翠萍千恩万谢的把我给的黄符纸拿走,我刚刚摁着黄杰安有些累,干脆坐在屋檐下,抬头看着天空,已经没有黑气了。我想着这宅子起的也是顺风顺水的,怎么能就招鬼了呢?或许是每一个人的命格都不一样……

    过了差不多半个小时,黄杰安就醒了,我和双生就在跟前看,他没什么不好的,三把火也变成了火红火红的,而且对于昏迷的事情一无所知,倒是他看见身上画着的符咒,觉得有些奇怪和后怕。对我们的眼神也有些敬畏。

    我和双生在这边吃了一顿饭,晚上没有车子出去,也就只能住在这里。

    我们睡着的房间就是黄杰安今天躺着的地方,曾翠萍给收拾了一通之后,我们就登堂入室了。

    “双生,我今天看到有个红色的五角星,好像是人老一辈的,我想拆来卖,你说能不能卖个百八十块的?改善点伙食?”关了灯之后就是黑漆漆的,外边的北风吹的很响。他们这边虽然挺穷的,但是对待孩子是一点都不亏欠,至少我身上的这棉被特别厚实,就是有些沉,听说十三斤重,我说难怪呢……

    琅东躺在我和双生中间,大半夜的一双灰色的眼睛亮晶晶的看着我,我没好气的操起旁边枕头给他摁下去,他也不动弹,这点倒是挺乖的,而且也挺暖和,我觉得我们可以剩下来买电暖炉的钱。

    “那个不值钱,不过也可以买,今天你给我递过来的那块玉吗,倒是有点意思,可以卖掉。”双生的声音跟低音炮似得,还自带环绕音,我觉得一个人颜值好声音好总能泡到许多妹子……妈的说道这个,那时候我问谁还是童子鸡的时候,双生貌似已经不是了

    !

    他妈的不是兄弟吗?怎么在这方面上背叛了我?!

    “喂,双生,我问你一个问题。”我翻个一个身,对着双生的方向,虽然乌漆墨黑的,但是我身体里面还有黄金蟒的影响,所以能够清楚的看到他红彤彤得到身影,动了动。“怎么了?”

    “你不是童子鸡了,对吧?”

    ……

    那头一瞬间就没有了声音,我撇撇嘴,“矫情个什么劲儿啊,跟了哪个女孩子?赶紧的告诉我!还当不当我是主人了?”

    “阿白,这是**问题好吗?”双生的声音充满了,无奈,我心中一阵心酸。“孩子大了由不得爹,感瞬间感觉好心塞。”或许是我戚戚然的声音杀伤力太强悍了,双生叹了一口气,然后幽幽的说道:“这都是多少年的事情了,可能是五百年前,还是三百年前,我都忘记了。”

    “你活了那么久呢……”老实说我从来没有问过麒麟那二货,每次和他在一起不是谈论去哪里吃饭就是谈论那个女孩的身材,总之我是没有听见他说过他的过去,他没有没有问过我我的事情,两个人心照不宣。

    “很久,久到我已经不记得时间了。”双生的声音幽幽的,逸散在了被被风吹的“砰砰”作响的窗户的声音里面。

    “神兽的生命就是长。”我笑了笑,然后躺平了身子,正想再说什么,房门突然开了一条缝,寒风吹了进来,我被冷的一个激灵,赶紧抬头去看,门口站着个瘦瘦高高的男孩,用头发想我都知道那是谁。

    “对不起,你们睡了吗?”黄杰安问,他的声音也是很低沉的,但是和双生的有些不同。

    “你是要拿东西吗?”我问,毕竟这个房间是他的,他摇摇头,把小灯开了,然后走到床边,眼睛直勾勾的看着我,我心说现在的小孩都习惯用眼睛说话还是咋的,可怜见的我一点都读不懂眼睛的语言好吗?“有话就赶紧的说,不然明天你哥我收了钱可就走了。”最不喜欢的就是磨磨唧唧的人了。

    “是这样的,谢谢你们,我听我妈说你们救了我。”黄杰安咬了咬嘴唇,然后好像豁出去一般,“但是,你们有见过我的玉佩吗?就是挂在我手上的那个。”

    我:……

    感情是来问东西的?我像偷儿吗?怎么问我要玉佩。

    “我没见过。”

    “你说的是这个吗?”

    什么鬼?!

    我心中震惊,赶紧的看过去,只见双生的手掏了掏口袋,然后捏住一枚玉佩来,我一看,这不正是今天狼崽子刨地刨出来的吗?怎么就成了这孩子的东西了?而且这东西怎么看都能卖钱的啊!

    “啊,对对!就是这个!”黄杰安欣喜若狂,伸手就要来拿,双生却讲手一缩,好像变戏法一样弄出了另一个一模一样的来,我这下才看清楚了,这玉佩竟然是一对了,还有今天双生出来的时候好像手里就握着什么东西呢,感情是玉佩啊!我当鬼侦探那些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