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19章 泗蛇煞
    ‘门’后面是一个大的客厅,一个圆桌面前围着坐着几个人,见到‘门’开了,一个个都看过来,我觉得我瞬间成了众矢之的。( s.-“碧钏,你把人带进来是什么意思?”最先开口的是一个穿着一身紫‘色’裙子的‘女’孩,身上都是银‘色’的饰物,特别是头上的,我想起了以前看见的那个纪录片,里面好像就提到了这样的,苗族?

    “这个人也是看见了四脚蛇。”那个被人叫着碧钏的‘女’人严肃的说道,“所以我才把人给带进来的。”

    ‘女’孩立刻不说话了,一双细长的眼睛看过来,说着的我有一种被毒蛇盯住的感觉,瞬间有些吃不消。

    这个时候双生上千了一步,我在这个角度能够看到他眼神‘阴’鸷的看着那个‘女’孩子,‘女’孩子仿佛受到了惊吓,瞬间就僵硬了身体不敢动弹了。

    “好了,先坐下来吧,想想看事情应该怎么解决会比较快一些。这都第五条四脚蛇了。”这会说话的是个男人,我朝着声音的方向看过去,发现竟然是一个和尚,穿着一身青‘色’僧袍,头上却没有光头,而且留着一层头发,眼睛微微眯着,嘴角微弯,带着一种‘迷’之祥和。这个人身上的气质让我禁不住想起了佛祖,大约都是这样子的。

    “先进来坐着吧,有什么事情我会先跟你说清楚的。”碧钏朝我招了招手——用那种召小狗的手势。

    我和双生都进去了,一人占了一个位置。旁边还有两个人,这两个石一男一‘女’。男的那个穿着倒是普通的多,就是黑棉衣,他有点黑,眉目十分硬‘挺’,浓眉大眼的,但是又不是很凶的,眉头一直在皱着,形成了一个“川”字。

    在他和那个貌似是苗族‘女’孩子中间,坐着个‘女’孩,‘女’孩长得那叫一个‘唇’红齿白,年纪大约就是十五六岁左右,眼睛特别有神,眉心中有一个红点,我猜是朱砂痣,她笑着看着我,在一群凶神恶煞(除了和尚)的人里面,显得特别温和。

    “先做一下自我介绍,我法号叫玄空。”和尚首先开口,对着我温和的笑。我一瞬间有一种如沐‘春’风的感觉。“呜!”然而我怀里的那小狼崽子却是怎么也不买账,对着他张嘴就龇牙出来,玄空嘴角的笑容凝固住了,微微眯着的眼睛也睁大了一些,“你身边的都是些有意思的

    。”

    我干笑了两声把发怒的琅东拉回来了一些,双生在一边看着干脆就把‘浪’崽子给提溜了过去,狠狠瞪了他一眼,然后才抬头看玄空,“我叫双生,这是我兄弟,阿白。”关于狼崽子他干脆都不介绍。

    “我是范五叔。”那个皱着眉头的男人也是一脸‘阴’郁的介绍自己,眉头依然皱的很紧,他看起来不过是三十来岁左右,竟然叫叔了?让我这个奔三的人情何以堪?

    “姚梦玲。”苗族妹子接着话匣子下去,不过我感觉她看人的表情有些高傲,下巴抬着,几乎是用鼻孔对人的,我在心底腹诽了一句:这样仰着头就不担心有脊椎病吗?

    最后是那个小‘女’孩开口,她有些害羞额‘摸’了‘摸’自己的脸,“我,我叫檀香。”小‘女’孩子一时‘激’动就打翻了桌面上的水,倒是旁边范五叔给扶正了,然后擦干净了那水,顺着就把人手给拉住了继续擦,原来是认识的吗?

    “是是碧钏,也是这店里面你的老板,第一个被四脚蛇坑害的人。”碧钏说着竟然脱掉了身上的情趣睡衣,我被她的豪放给吓了一跳,赶紧别开眼睛,却被双生了拦住了,“仔细看清楚。”我懵‘逼’的看过去,她的后背上竟然已经腐烂发黑了!

    “这,这是怎么回事?”

    “龙凤佩,就是你们手上的那个‘玉’佩,我也不知道有多少,但是拿到龙凤佩的人都死了。”碧钏把衣服穿上,神‘色’严肃。我悄悄把眼镜给往上拉了一下,看着她的身后,突然想起那条四脚蛇腐烂了的魂魄。他们也提到了四脚蛇,兴许是有什么关联也说不定。

    “咦?”我沉思的时候那个叫做檀香的小‘女’孩子突然疑‘惑’的加了一声,因为一瞬间很安静,所以我们几个都看向她,她却在下一瞬间捂住了嘴,白白嫩嫩的模样特别招人疼,“没事,没事。”她笑着摆摆手,然后转头对着范五叔笑。我怎么感觉她刚刚好像在看着我?

    “好了,先说说龙凤佩的事情吧。”碧钏呼了一口气,从口袋里面拿出一块‘玉’,和我还有双生手上的是一模一样。她把龙凤佩放在了桌子上,我想了想,也把我们两枚放上去,接着就是玄空,他的手中竟然也有两枚。范五叔还有檀香各有一枚,姚梦玲一枚,一共是八枚‘玉’佩。都是一模一样的,有所不同的是,碧钏的那一枚却已经是咋发黑了。

    “这东西邪‘门’的很,我是一个月前收到的,没想到招来了祸端。我八字占了六‘阴’,所以这东西锁上了我。你们呢?”

    “差不多也是半个月前,一位施主将这对龙凤佩拿到庙里寻求帮助,说是自从捡到了这对‘玉’佩,他就每天晚上做噩梦,我便留下来了,八字占四‘阴’。”玄空已然是带着笑容的,我用右眼看着他,他的魂魄有些出窍的感觉,虚虚的合在身体里面,泛着一股子黑气,这里的每个人都泛着黑气,难怪我说呢,怎么会一进‘门’狼崽子就那么兴奋。

    “八字五‘阴’,她也是,‘玉’佩是一周前到的。”范五叔的眉头皱的很厉害,檀香好像有所察觉,往他身边烤了烤,我仔细看了一下檀香,才发现她的眼睛有点不灵醒,看人十分呆滞,我猜她很可能是眼睛有问题。

    “我八字是三‘阴’,手头上的这个龙凤佩是十几天在虫蛊里面发现的,后来就成现在这样了。”姚梦玲冷哼了一声,颇有些不情不愿的说。

    虫蛊……

    果然她不是什么简单的人物

    。

    “你们呢?”碧钏转过来问我。

    “昨天,在西显。”我还没来得及说话,双生就把该说的说出来了,“我们是三‘阴’。”他倒是没有爆出我是全‘阴’体质这件事出来,要知道这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

    “三‘阴’能招来这东西?”碧钏明显不太相信,我刚刚也差不多猜测到了,他们说的三‘阴’五‘阴’,应该是命格,我的命格之前被篡改了,变成了全‘阴’体质,可是这玩意儿真心没在人男人身上出现过的。也难怪她会怀疑一个三‘阴’的男人会招惹来这么凶的东西。

    “我们阳火弱。”双生不紧不慢的又添了一句。我只觉得双生越来越厉害了,这睁着眼睛说瞎话的本领是练到了‘精’髓。

    瞧一瞧!碧钏她根本就没办法从双生的眼睛里面看出来什么不同!

    我在心底默默的给双生点了个赞,为了不让他们讲实现瞄准我们这边,我立刻担当起来了转移目标的问话筒:“我还没知道现在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呢,这龙凤佩是什么意思,四脚蛇是什么意思?”但是我隐约察觉到了,我们可能摊上事了。

    “这个我比较熟,我来和你说吧。”碧钏‘抽’了一口烟,殷红的嘴‘唇’轻轻吐出那烟雾来。

    “那条四脚蛇,叫做泗蛇,也称作是泗蛇煞,平时泗蛇煞是很少见的,相传是被关押在地藏菩萨脚下,因为常年受到菩萨的佛光,导致魂魄腐烂,想要完全把自己给放出来一定要魂魄完整,泗蛇煞是十分‘奸’诈狡猾的东西,我现在就是从芯儿里烂出来的,你看看这龙凤佩,就是泗蛇煞‘弄’出来的东西!

    娘的,要是给老娘知道他的老巢,一定整锅端了!”

    “那我们现在都沾染了泗蛇煞?然后给那四脚蛇供给养分?”我心中一个咯噔,然后赶紧看向琅东,因为我的那一枚就是琅东给刨出来的,他这是什么意思?专‘门’看我不顺眼要干掉我的节奏?

    “就是这样,我们要活着就要去断了泗蛇煞的老窝,可是该死的,我们遇见的四条四脚蛇全部都是那东西障眼法,根本找不到地方。”

    碧钏狠狠的又吐了一口烟,我猛然想了那水库,还有黄杰安做的梦……

    “西显那边你们查过了吗?”我小心地问道。

    “西显?那是一个什么地方?”姚梦玲冷哼一声,我真为她蛋疼,说一句话就要哼唧一下。

    “一个小村,我们这东西就是在西显那边找到的。泗蛇煞也是在那里见到。我觉得那边可以去看看。”

    “没用的,之前那泗蛇煞就在我头顶,还不是没有捉到?”姚梦玲嗤笑了一声,因为动作原因,她头顶上的银饰“叮当”作响。

    还没去呢就这样不行那样不行的,也不知道哪里是行的。

    “这事情你们自己解决,不用拉上我们。我们要怎么活下去是我们的事情。”一言不合双生就生气了,一手抓住了桌子上的‘玉’佩,转身就往‘门’外走,这会碧钏却没有阻拦,只在后面幽幽的说了一句:“你一个人就是找到了泗蛇煞,也没办法端它老巢的,至少要四枚以上的龙凤佩才成。”q我当鬼侦探那些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