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26章 黄鼠狼
    问话的是檀香,她显然是摸到了门了,然后小心的问我们。“后面那东西很可能待会就上来,我们还是赶紧的进去吧。”范五叔没有犹豫,上前一步,然后摸索了一阵门,接着门就打开了。说是小门真心一点都不为过,因为这门只能供一个人弯腰钻过去,而且这个弯腰的幅度还很大。

    檀香人小,一下子就进去了,大抵是担心荧光棒会惹来那家伙的注意力,所以她不敢插。

    “过来吧,这边什么都没有。”檀香小声的叫了一下。

    接着范五叔也过去了,我也跟着钻进小门里面,因为没有穿衣服的缘故,我后背又没有了直觉,钻进去的时候一时没有把握好高度,竟然被那扇门的门楣刮掉了我后背的一层腐肉,那种痕痒的感觉又上升上来,我脾气非常暴躁,强忍着不让自己发脾气。

    “我的妈,二白你刚刚吓着我了,后背突然掉出来一块东西……”赵小孩人直接,说话也快过大脑,我今天也不知道是因为什么,总之特别想要生气,可是我知道不能发脾气,但是现在他这句话好像点燃了炮仗一样。

    我再也没办法忍受,破口大骂起来:“你有病啊!这些话就不能藏着掖着啊傻逼!一定要说出来膈应我吗!”

    我的话一出,他们各自都安静了下来,就连我自己都被自己脱口而出的话给震住了,我赶紧捂住了嘴巴,惊慌失措的看向赵小孩——只能看到一个红彤彤的身影,仅此而已。

    “赵宇峰你不要在意,阿白他是被泗蛇煞影响到了,你们做了兄弟那么久了,应该清楚的

    。”

    双生的声音没有起伏,但是有他解释我觉得我是舒了一口气。他走到我身边来,手又在我后背动,大抵是在捉蛆虫。我从一开始的特别膈应到现在的麻木,整个过程不过一分多钟。

    “我知道,是我蠢,我没用,不知道怎么才能帮你……”赵宇峰自责了起来,我虽然看不见他的样子表情,但是能从他的字里行间里面听出浓浓的不安。我心头一堵,觉得一股子热流迅速蔓延过我的心房。

    “找到泗蛇煞将它重新送回老巢就行了,我们赶紧的吧,时间不多了。”范五叔特别煞风景打断了我的思绪,我也知道时间不多了,不管是我身体恶化的程度亦或者是后面跟上来的怪物,不管是哪一个都等不了。

    我们不说废话了,继续往前走,这个小门过去之后路况还是很宽敞的,至少不会像刚刚那样需要弯腰才能进去。这会我被夹在了中间,这是双生的意思,我知道他觉得我现在情况很不稳定,所以才不放心我在前面打头阵。

    脚步匆忙的走进去一段之后,我眼尖的发现前面有一抹红,我瞳孔一缩,“那里有个人!”却是是个人,蜷缩起来的人形,我想着刚刚在下面撞到我的那个人头,不禁有些胆颤。范五叔眼睛虽然不错,但是没有光亮的空间里面他也不见得能够看得很清楚,所以一时间我们几个人都没有轻举妄动。

    “让个位置给我看看。”双生拉了一下我的手,我赶紧的给他让出来一个位置。“这个人,碧钏?”双生疑惑的声音一出,我和范五叔都齐齐一震,“你说什么?碧钏?就是那天我们见到的那个e罩杯?”奇了怪了,怎么会在这里?

    “是她没错,阿白你看看这人活着还是死了?”

    我闻言便仔细看向那个躺在地上的人,浑身红彤彤的,三把火也很旺,就是变成了蓝色,呵呵比起我这样的蓝绿色来说已经好太多了。“没死,还活着。”

    “你们不要动,让我去看看。”范五叔说着便往碧钏的方向走过去,我们就在原地等着。我看着他色身形咋移动,不一会就到了那姑娘的身边,看了好一阵子,他才伸手打了个招呼,我和双生对视了一眼(其实我就只能看到他一张脸,看不见他眼睛),也走了上去。

    “诶,等等我!”完全忘记了赵小孩是个正常人,到了大晚上黑漆漆的时候是什么都看不见的。

    到了刚刚发现碧钏的地方,发现她已经被范五叔拉着躺平在地上了。“她没事吧?”我问范五叔。“没事,就是昏过去了,你们等等。”范五叔说完手动了一下,然后掏出一个什么东西,一拧开,一阵冰凉的薄荷味扑面而来,瞬间我就觉得神清气爽,特别舒服!“这是什么啊范五叔?”我赶紧的问道,这玩意儿简直是提神醒脑一大利器!

    “特制的薄荷脑,味道很大,对晕厥过去的的人很有效果,我们下斗的时候经常备着,必要的时候还能缓解中毒现象。”所以范五叔,我刚刚都那个逼样了你竟然不把这法宝给祭出来,我们还能不能愉快的玩耍了?没想到你竟然是这种见色忘义的人,我真是看错你了。

    我在心底痛心疾首的时候,碧钏在浓重的薄荷脑的轰炸下竟然悠然转醒了,真是可喜可贺。

    碧钏醒过来的时候有一瞬间是十分迷茫的,我让檀香赶紧掰断一支荧光棒,幽幽的绿光燃亮了一小方天地,碧钏看清楚是我们之后,刚一张嘴,就哭了出来。然而我的目光却不在她那张美艳的脸上,而是差不多要撕碎的背心上——e罩杯。

    旁边的赵宇峰戳了我一下,我俩心照不宣的欣慰一笑,下一秒再继续看的时候,我和他两个人一人半张脸上都有一个巴掌印

    。捂着疼痛不已的脸蛋,我觉得我下次看人妖隐晦一点。“你们两个小流氓!竟然敢看老娘的胸!不想活了?!”所以说女人柔弱是装出来的吗?瞧瞧这一巴掌刮得多有力气?

    “好了别闹了,你怎么会在这里?”关键时刻还是临危不乱的范五叔替我们解围,碧钏听到范五叔的提问才将刚刚的情绪收敛了一些,然后说道:“你们走了之后我们三个还在商讨,后来还是觉得这地方能够探查一下的,所以我们就下来了。

    果然给我们找到了一条暗道进来,可是玄空和姚梦玲有所摩擦,而且矛盾越来越大,姚梦玲是个急性子,当下就出阴招来害玄空。

    她是苗族的,留着一手,很擅长做蛊毒,玄空就被她下了蛊,我本来不赞同内斗的,但是他们两个我实在没有办法阻止,想着要不还是自己找吧,他们忒不靠谱了。

    谁曾想,玄空竟然变成了黄鼠狼的样子,张大嘴就朝姚梦玲咬过去,一下子就把姚梦玲的手咬断了!吓死我了!我就赶紧跑,黑漆漆的我也不知道方位,跑着跑着我一摔,就没有知觉了。”

    所以刚刚那个砸中我的其实就是姚梦玲的脑袋吗?

    我回想起有过一面之缘的那个少数民族女孩,高傲的抬下巴用鼻孔看人,虽然已经忘记的七七八八了,但依旧是有一些印象的。

    “砰!砰!砰!”恐怖的撞击声将我思绪给拉了回来!一阵腥臭的风扑面而来,我知道玄空一定是钻进来了,“赶紧跑!那东西进来了!”我大叫了一声,拉住双生赵宇峰就往前,范五叔一把扛起碧钏带着檀香也飞快的往前跑!后边的玄空速度出奇的快,我们都没敢回头看一眼,但是那种穷追不舍的感觉如影随形,我跑的心脏都快跳出来了!“停下来!”双生突然叫了一声,我没有刹住车,狠狠撞到了面前的石块上,一瞬间疼的而我龇牙咧嘴!

    糟糕了!没有路了!

    “刚刚你在哪里进来的?”我挤上去拉住碧钏问,碧钏也被吓得傻逼傻的了,一点反应都没有,我咬着牙跟,立刻挡在前面,伸手从裤兜里面抽出百姓公,捻出一张符纸来,夹在手中,大喝一声。

    “火光速现覆护真人急急如玉皇光降律令敕!”

    赶忙吐了一口生气沾染些唾液,整个过程不过两三秒,一口阴沉沉的火从我身边如火如荼的燃起,朝着面前的玄空烧了过去!

    火光乍现的那么一刹那,我看清楚了那个黑乎乎的好像蜘蛛一样的玄空,上边确实是一个人形,但是他下半身却是已经和一个巨大的蜘蛛连载了一起,肚子超级鼓!他头是个黄鼠狼的脑袋,一双眼睛红彤彤的,嘴巴上都是口水,流了一身都是,他很畏惧火,我这把业火烧过去的时候他立刻迅速的后退,爬上了顶部,朝着我的防线攻击过来!

    “让开!”双生大喝一声,踩着墙壁跳了起来,手里握着一把苗刀——这还是我们在那个世界顺过来的。苗刀狠狠的插进了那蜘蛛的八只眼睛其中一只中,一瞬间绿色粘稠的液体喷溅得到处都是!

    玄空立刻缩了回去,四肢缩成一团,我觉得这是极好的机会,抽出千机变,上前一步就砍掉他一只足!他疼的发疯,朝我面门就攻击过来!我哪能如他所愿?躲过了那东西,转头又是一刀子!我当鬼侦探那些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