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29章 搜索
    我心里着急的很,想着这样下去大家都要死,头皮发麻的厉害,无奈和恐惧又迅速的占领了我的浑身上下,其实我知道这里面有一方面很可能是那个泗蛇煞在从中作梗,让我的思绪波动变得很大,从而干扰我的想法。

    我知道这个时候我绝对是不能乱的,我先稳定住自己的心神,泗蛇煞仿佛能够感觉到我的想法一般,那双全黑的眼睛闪过狠毒的光芒,浑身上下的黑气暴涨,一丝一丝一缕一缕的从他的身体上冒出来,然后形成了鞭子一样的从西,从半空之中甩了下来,我还算是很机灵的赶紧躲开了!那条鞭子甩下地的时候只听见一声“砰!”,地砖竟然裂开成了八瓣,可想而知我刚刚如果没有躲开,这会大约已经变成了肉泥!

    这东西一开始还是很犹豫的,但是当发现我的意图之后,招招下手都狠辣,非要置我于死地!

    我猜测他还是舍不得我全阴体质的好吸收,可是现在活命和吃饭,果断是活命才是硬道理,于是他现在已经放弃让我当口粮了,而且想着先把我弄死再慢慢吃其他的恢复腐烂的魂魄!

    我哪能如他所愿?不管是挣扎,还是不挣扎,我最后都只有死路一条,还不如现在给他膈应,说不准我还能活下来呢!

    我眯了眯眼睛,瞧瞧的又拉出一张惊雷符,惊雷符的功效实在是太短暂了,只有不到五秒的时间,根本拖不住他,但是能争取那么一点时间就争取,我如法炮制再来一次,就趁着他被这惊雷符给拖住的时候朝着碧钏的方向死命跑过去!既然知道龙凤佩是活命的法宝,他们不可能不带在身上的!

    碧钏已经疼的昏厥过去了,我跑过去拉住她一直晃悠,她就是没有醒过来,我一时着急,赶紧上手去摸,碧钏穿的布料很少,兴许是因为后背已经腐烂的缘故,我探到她的腰间,没有,她的口袋,没有,她的脖子,还是没有!

    难不成还真有人蠢到连救命的东西都不带着吗?!

    不对不对,碧钏应该不会是那么脑子有洞的,一定是放在哪里我还找不到……

    放在哪里呢?

    放在……

    我的眼睛看向她e罩杯的胸,吞了一口苦涩的口水,“对不住了!”我咬着压根说着,上手就摸到她的胸口,往她那事业线里面探,这一探,我只觉得自己的手背一团柔软给包裹住,这种感觉十分奇异,细腻,我瞬间脸就烧了起来,所幸我的手很快触碰到了一个冷冰冰的东西,我心中大喜,一把将那东西给抽了出来,果然,就是我需要的那块龙凤佩!

    “砰!”一根泛着寒气的巨大鞭子堪堪在我身边擦过!我条件反射的将地上的碧钏一拖,丢到了一边去,正好砸到了赵小孩的身上,我跑过去捡起那把千机变,沉着一双眼睛对上了泗蛇煞。

    泗蛇煞狠毒的眼睛朝着我这个方向好像探照灯一样滴溜溜的直转,身上的那些鞭子抽得“哗啦”作响,我稍不留神就会被他锁定,招招致命,抽下来的都会直接把地板给抽断了,如果是抽在我的身上还不把我抽成一滩烂泥?

    我手中握着个龙凤佩跑的跟脚下开飞机一样,快的连我自己都觉得很不可思议,还要躲避那些抽下来的东西。

    我都怀疑我自己学会了武林绝学凌波微步,我躲着泗蛇煞到那块石头后面,然后发了疯的找那个凹槽,泗蛇煞好像有些忌惮,虽然还是往下抽,但是并没有下手那么严重,而是比较慢的,我看准了他这个点,快速的找那个凹槽,最后发现,这个凹槽竟然在泗蛇煞的正对面那个位置。

    我看着他肆无忌惮的挥舞着他的鞭子,心地下室寒了一个透彻,我吞了梯口口水,计算着自己的脚程,最后敲定了不管怎么样都要跑过去将龙凤佩镶嵌上去!

    我深吸一口气,飞快的跳了出去,手里的龙凤牌拽得紧紧的,那泗蛇煞瞧见我出来了挥舞着黑色的鞭子朝着我的方向飞快袭击过来,我立刻躲开,那鞭子看看擦过我手臂,火辣辣的烧灼感觉蔓延我全身,那手臂上立刻就烧开了一片红色,疼的我瞬间哭了出来,不是我没用,但是那种疼换着哪一个都不可能忍受得下来。

    我咬紧牙关,在最后一刻把手里的那块龙凤佩给镶嵌了进去,也在同时,泗蛇煞的触手狠狠地抽向我的后背!

    我背着一下子抽的一个踉跄,直接摔到了地上去,内脏翻江倒海的仿佛要裂开一般,疼的我龇牙咧嘴,我手指刚刚将那龙凤佩塞进了凹槽里面,就被他抽了抽下来,手指尖上的指甲一个个的翻卷起来,流出了血,我却没有力气再看,下一秒直接被疼的昏过去了。

    我昏过去应该没有很长的时间,我醒过来的时候四周黑乎乎的一片,我浑身上下疼的仿佛要散架一般,我咧着嘴,试图从地上爬起来,可是却做不到,眼睛好像被什么给糊住了,一点都看不真切,也不知道现在情况怎么样。

    我艰难的吞咽了一口唾沫,用还能转动饿的眼睛看着四周,只见正对面红彤彤的身影,一共有几个,我头昏眼花数不清楚,想要晕厥却做不到,相当难受。

    所幸整个过程没有持续多久,我眼角余光就瞧见了有一个人动弹了一下,接着从地上爬起来,然后晃晃悠悠的朝着我的方向过来,待他走进了一些,我才判断出来,这个人是赵宇峰。

    “二白?我操……你没事吧?”他第一句就爆粗口了,我想我现在的情况一定好不到哪里去。我试图开口说说话,可是一张嘴就疼的慌,根本没办法说话。我只好放弃了,艰难的眨了眨眼睛,赵小孩会意,轻手轻脚的把我从地上拉了起来,动弹一下吧我都觉得疼的要哭,这酸爽,简直了!

    我同的直哼哼,可怜巴巴的被他拖死狗一样拖出去,然后把我带到了一边去,我靠在冰冷的墙壁上,有一种下一秒我自己就要挂掉的感觉。但是我让然坚强的活着,我觉得真是可喜可贺。

    期间赵小孩使用了佛山无影手将基本上所有人都扇了一遍耳光,可是就是没有醒过来的,我自己也解释不了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但是依照他们肩膀上火红的阳火,肯定是么有什么事情的。反正我现在是挺放心的。

    因为我现在情况不妙,在赵小孩哭丧着脸凑过来问我怎么办的时候,我根本就没有办法作答,而且我越来越困,特别想睡觉,困乏的很。他好像看出来我有想要睡觉的意向,他瞬间声嘶力竭的大叫着:“你不能睡啊!你睡过去就醒不过来了!不要睡!醒醒!”

    有时候我真觉得听见这样刺耳的噪音是个幸福的事情。

    但是对不起赵小孩,我困了。

    我一言不发的睡了过去。

    睡觉的时候我就觉得我浑身上下都被什么东西给搅在了一起,疼的的不要不要的,睡醒的时候我还是感觉浑身上下都被推土机给碾压过去了一般,也是疼的不行。外边的天气是阴沉沉的,可是能够看得出来已经出了那地方去了。我也不知道我是怎么从河地下出来的,总之我躺在了家里。就是麓水湖上边我的茅草房床上。

    我只看了一眼,又闭上眼睛睡过去。断断续续的睡了醒醒了睡,终于是感觉睡够了,我才有些精神。

    赵宇峰一直在我旁边,他知道我醒过好几次,不过都是默默的看着,不敢和我说半句话,然后看着我又睡过去。

    再醒过来,我身边不止有赵小孩,还有双生,然后是檀香,六双眼睛滴溜溜的看着我,让我觉得压力颇大。

    “你感觉怎么样了?身上有没有什么不妥当?”开口的是双生。“没,身上都挺好的。”我试图动弹一下,疼的慌,又立刻改口,“我觉得我还是有点事的,怎么办?”

    “没事!二白你放心,我们已经通知那个沈大明星来了,他说给你带了特效药。”赵小孩拍了拍胸脯,然后十分八卦的说:“话说那个沈大明星是你谁啊?二白,你咋那么能耐呢?竟然能请到这样了不起的人给你送东西来?”

    “你们谁通知的沈妖精?”我立刻脱口而出。

    赵小孩:……

    双生:……

    “你怎么管人叫妖精?”赵小孩憋着笑,然后吃吃的笑。我知道我是口快,把话先说了。

    “请他来怎么了?他不是很好吗?”赵小孩见我没有回答又补充了一句。

    我冷哼了一声:“他呀,他就是个颓,特别装,我最不喜欢就是沈妖精了。”

    我说完还翻了一盒白眼,说真的现在翻白眼还要用我不少功夫。

    “这样说你就是不想吃药了?那你自己慢慢康复吧,再见。”

    ……

    我操,沈妖精你什么时候站在门口了?!

    我觉得我绝对是流年不利,竟然搞得说人坏话给人捉包的地步!我当鬼侦探那些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