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44章 被抓走的女人
    西猜走了之后,双生才过来,把被单卷吧卷吧的塞进了垃圾桶里面,然后按了服务铃,让人给送来一床,反正花的不是自己钱,感觉特别顺手。换好了床单之后我喜滋滋的坐在旁边的沙发上吃双生带回来的东西。泰国好吃的当然是泰国菜,还有咖喱,虽然味道我不是很喜欢,但是相当好吃。

    “双生,那个西猜是来帮我的,你火气怎么那么大?”我揉了揉眼睛,这个咖喱好像有些略微辣,我赶紧的喝了一口水。双生摇摇头,“不知道,最近总是很冲动?”双生说着看了看自己的拳头。真担心他一生气就把人给揍死了,到时候我们还真是名副其实的背上了杀人犯的头衔了。

    “要是不知道是因为什么容易生气,就把不要轻易出门了。泰国这边我们人生地不熟的,就在酒店呆着好了。也不知道西猜介绍的那个女人管不管用。”说着我又吃了一口。我觉得这泰国的东西越吃越好吃,害的我根本停不下来。基本上把双生打包回来的都的一干二净。狼崽子其实也想吃的,但是双生拎着他,他挣扎无果之后眼巴巴的看着我吃,最后面发现我竟然一点都不留给他的时候他震惊的睁大了眼睛。

    我无比愉悦的擦了擦嘴巴,然后吃饱喝足上床玩手机游戏去了,我的翻盖手机只有俄罗斯方块。我完了半宿,然后才睡过去的。有了西猜给的药膏,我发现大腿没有出血,也不潮湿了。而且不不用再体会广大女同胞的那种心酸,觉得这东西真心是居家旅行必备良药,不知道他卖不卖?止血效果那么好,到时候完全可以卖这个发家致富啊!想想都好激动!

    不过现在最重要的是解决了身上的这个活血降,才是最要紧的。

    我们吃了个早饭就在房间乖乖坐着等西猜。等了好一阵不见西猜,我有些着急,毕竟是事关性命的,我有些着急,穿好衣服走出门外想看看是不是在楼下了他,刚出门就跟一个人撞上了,一身的香水味,我赶紧抬头看——戚宏敏。这厮今天穿了一身黑色的衣服,头发梳起来,脸颊上的淤青已经消除的七七八八了,光看着不开口说话的话这个人还是挺有市场的,不然怎么会迷惑那么多的小姑娘?

    “去哪里?”戚宏敏的声音有些沙哑,不见我身边有双生,他气焰也嚣张的多,是料定我不够他打吗?“不去那里,想吃点东西。”其实我已经·吃过了,这会就是想看看西猜来了没有。“正好,一块去吧。”戚宏敏一手扣住我的手腕,然后我跟被拖死狗一样拖了出去,这人力气怎么那么大了?我心中一惊,回过神来的时候我已经被带到了楼下的餐厅里面。

    戚宏敏点了一些吃的,一大清早吃那么多肉就不担心你身材走样?我在心里腹诽着。“你也快吃。你昨天约了人了是吧?就是那个女人,你什么时候勾搭上的?”我塞嘴里一块糕点差点被噎住,“不是,他不是女的……”这下换戚宏敏震惊了,他瞪大了一双眼睛上下打量了我一番,然后笑得邪气,“没想到啊,你竟然是这种饥渴的男人啊薛少白。”

    什么鬼……这家伙给误会了什么?

    我一脸懵逼不知所措,然后这戚宏敏仿佛发现了新世纪的大门一样,凑过来,一张白脸上边都是揶揄的笑,“喂,你是下边那个吗?”

    我好像懂他的意思了。“滚你丫的。”我面无表情的骂了一句,然后一脚往他小腹上踹,他没有防备,一下子就被我踹翻了,,我赶紧的掏出手机,在他爬起来发飙的时候赶紧的就拨通了双生的电话大喊了一声:“双生救命!”双生那头手机接通的特别快,然后又挂断了,戚宏敏气势汹汹的从地上爬起来要揍我的时候,双生已经到了楼下了,他阴沉着一张脸看向戚宏敏,我得意洋洋的狐假虎威。戚宏敏捂着自己的腮帮子,应该是想起了那天被双生揍的肿的跟馒头似得脸吧?反正就是没敢再吭声。

    就在气氛十分僵持的时候,门口处突然想起了一个中性好听的声音,声音叫的是我的名字:“薛少白?”带着一些口音,不过不妨碍我认出来,是西猜。我赶紧的看过去,果然是他。他穿了一身羽绒服,脸上没有化妆,但是眼睛很有神——好吧其实化没化妆我这个大男人也看不出来,总之看着是很精神就是了。戚宏敏揉了揉自己的肚子爬起来,然后小心的看了一眼双生的脸色,发现双生看着西猜,他立刻就朝我递过来一个揶揄的眼神,我觉得我刚刚那一脚好像踹得有些轻了。

    “我刚刚给你打电话不见你接,所以我直接过来了,感觉怎么样?”西猜说着眼神还往我的裤裆飘,这下戚宏敏这家伙的眼神更加**裸了,仿佛我已经脱光裤子站在他面前了一样。我一瞬间觉得好头疼。

    “好了不扯了,我们先走吧。”我叹了一口气,刚上前两步,戚宏敏拉住了我衣服,“你们去哪里?不是说要找那个女人解降头吗?”戚宏敏眉头都皱在了一块,看着又觉得挺可怜的了。我看了一眼西猜,西猜耸耸肩,“都带上吧,不过别乱说话喔。”得到了西猜的应允,我带着这熊孩子和双生出了门,上了西猜的车我才注意到,“光头强呢?”

    “光头强?”戚宏敏就坐在我旁边,听得自然也是一清二楚。我才意识到自己刚刚说话根本不经大脑,把自己给人取的花名脱口而出了。“没,就说阿强呢,哪儿去了?”戚宏敏靠在车子后边,神色只见好像有些嫌弃这车子,我心说人西猜给你坐车子你就知足了吧你,说不准还能把你命根子给救回来呢。“阿强一大早出去了,说给我买日用品。”

    “不是收拾了一些日用品了吗?”我记得还是光头强亲手给收拾的,怎么这会又要买?“不知道,反正是那些日用品和衣服一件不剩了,我估计是忘记在飞机上了。”戚宏敏说着摸了摸口袋,“我可以抽烟吗?”算他还有些礼貌。“还是别抽烟了吧?那女人不喜欢烟味。”西猜看了一眼后视镜,戚宏敏冷哼了一声,“什么毛病,男人哪有不抽烟的?”“你别抽烟了,待会那姑娘能救你的,结果你一根烟给人那啥了,你不得哭去?”我瞥了一眼戚宏敏,戚宏敏估计也是想呛我两句,结果双生在后视镜扫过来一眼,他瞬间就不敢吭声了。

    我嘚瑟的靠着车子,西猜和我有一搭没一搭的说着话,戚宏敏烟瘾犯了,一直叼着烟在嘴巴里面啃过滤嘴,总之气氛是十分尴尬的。所幸这样的氛围没有持续多久,西猜的车子一拐,进了一条小巷子里面,这巷子狭窄的只能勉强通过一辆车,要是车技不好,一不小心就会擦着墙壁,车子就要花的。

    西猜他技术很好,稳稳当当的就穿了过去,东拐西拐了一阵之后,我们到了一件水上小房子——真心是在水上的。一个小湖泊上面。我们下车的时候西猜就给我介绍了一番:“这是她住的地方,平时没有什么人能找到的。不过我也是做这行的,所以我知道怎么样能够找到她。我今早已经来拜访过她了,她听见是活血降十分感兴趣。”

    谢谢你的感情去勒。我默默的在心里谢谢了那个女人的大爷,然后随着西猜往小房子走过去。“你朋友身上的这种降头扣十分普遍,经常能见到的,不知道她会不会给你解。我是没有那种能解开别人下降头的本事的。”

    呵呵最好让他来求我,我去让妹子给他解,娘的竟然敢给我那么多气儿受。

    我们上了小木屋,西猜敲了敲门,用泰语说了什么,那头没有声音,他皱着眉头又敲了几下,还是没有声响。我有些着急的问:“是不是她不想见我们?”“不该啊,今早听到是活血降,她还很兴奋的。”西猜伸手又敲了敲,这会门却是直接就被推开了。在场的皆是一愣。我和双生对视了一眼,再看向西猜,西猜的眉头照样是紧紧皱着的,“我们进去看看。”有他的带领下我们光明正大的私闯民宅。

    这是个十分优雅的环境,带着一种香味,非常好闻,而且摆设方面也让人感觉很舒心,唯一和房间格格不入的是,碎了一地的茶壶。

    “糟糕了,看来我们来迟了。”西猜上前去,看了一眼地上的那碎掉的茶壶,然后摇摇头,“看看这里,还有没有干的水渍,这明显是被人拖行走的。”我听了也上前去,发现还真是,我的一颗心瞬间就掉进了谷底。“是什么人把他带走了?”我问。“不知道。”西猜摇摇头,“薄书欢她才回来没多久,应该没有仇家才对。”

    “你说什么?!”听见这个名字,我们三人敏感的齐齐问道。我当鬼侦探那些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