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48章 中计了!
    薄书欢笑起来的样子‘挺’好看的,她往窗口处看了一眼,笑容更深了一些,“还有真的是很谢谢你,不然那些孩子们肯定是着急死了。。。”孩子们?那些小鬼头吗?一想起他们战战兢兢的给我和戚宏敏做了一个屏障,我就觉得很暖心。“是我要谢谢你才对,,你养的小鬼们,很厉害很机智。”“是吗?我也是这样觉得的!他们非常可爱!”

    可爱吗?我眼睛往下瞥了一眼,看见扭打在一块的几只小鬼,好像是非洲难民一样。或许是‘性’格上是十分可爱。薄书欢笑,我也跟着笑。“对了,我能问你一个问题吗?”我想起了那通电话,现在还觉得这件事好像有哪里出错了,可是我自己又不知道哪里有错。“问什么?你说吧,我知道的都会告诉你的。”薄书欢非常爽快。

    “你那次打了电话给戚宏敏,是因为什么?说出那样的话?”不然我们也不会一个一个的找人,后来找到薄书欢这里来。“我说了什么话了吗?”薄书欢一脸茫然,根本不知道这件事一样。我寻思着她是不是忘记了,于是回想了一阵那话当时是怎么说的,“你那时候好像说的是:不会放过戚宏敏的?好像是这样。”我也忘记的差不多了。

    “啊,你说那个。”薄书欢突然就笑了,“是这样的。我到中国的时候认识了戚宏敏,后来成了他的‘女’朋友,不过好景不长,我发现他就是个‘花’‘花’公子,总是沾‘花’惹草。我很失望啊,就回来了泰国,那句话嘛,纯粹是气话来着的。好了我不跟你说了,你朋友来了,我就先走了啊。你好好休息。”薄书欢站起来,拿了手提包,款步走了出去,但是奇怪的是,她身边的小鬼并没有跟上去,而是一个个在我‘床’边候着。

    奇怪。“你们麻麻走了,你们怎么不跟着走?”我好笑的伸手点了一下靠得特别近的那只小鬼的脑‘门’,小鬼缩了一下,然后肆无忌惮的在地毯上打滚,特别惬意。简直是把医院当成了自己的地盘了。我颇为无语。

    “还没死呢?”着无比熟悉的声音响起,我就知道是谁的了。我稍微歪了一下头,半阖着眼睛瞧过去,果然是沈妖‘精’无疑。“什么风儿把你刮过来了?你不是忙的很吗?”我无力的翻了个白眼。沈千岁带着狐狸一般的笑容走过来,买了一袋果子,也不知道装的是什么。

    “好点了没有?我是临时临急的过来的。就连记者招待会我都不去了,你看我对你多好是不是?”沈千岁啧啧了两声,伸手就去拉我的被子,我没办法动,一动就疼,也不知道他要做什么。“很冷,赶紧盖上。”

    “别急嘛,我听说你中了活血降,这玩意儿可是少见的很,我听都没听过,应该还有吧,赶紧的让我看看!”沈千岁的表情十分兴奋,上手就脱我‘裤’子,我立刻就怒了,“姥姥的,老子差点因为这个活血降给‘弄’得不能人事,你竟然还在我面前说风凉话!赶紧撒手!不然看我能动弹之后别怪你古董店缺斤少两!”

    “哟哟哟,好大的口气哟。”沈千岁手上的动作根本就没有慢下来,还嘲讽的用力拉了一下我橡皮筋的‘裤’子,弹得我肚子疼的要死,“我看呐,就是不因为活血降,你也没办法人事吧?做你们这行的不该保持最佳状态嘛,童子身对吧?”

    “我以后也会娶老婆生孩子的!你再敢脱我就跟你急!”然而我的话完全不奏效,‘裤’子迅速的就被扒了下来,一瞬间,世界都安静了下来。我觉得我好了之后,很有必要的去揍一顿这家伙!“看够了赶紧的把‘裤’子给我拉上来!”我破口大骂道。

    “你的活血降拔了?”沈妖‘精’刚刚还是十分调侃的口气,现在却是严肃无比,我的心一个“咯噔”,“怎么了?是不是又出了什么问题?”我身上都是伤,没办法动弹,疼的慌。“问题大发了,你的活血降根本就没有好,现在还在流血!”

    “不可能啊!西猜说了薄书欢给我拔除了啊!这怎么可能!”我心中大骇,“西猜呢?”“你先不要着急,稳住心神,我去找人来,别着急啊!”沈千岁说着出了‘门’,我不想让他走的,不知道为什么,我总觉得浑身不对劲,有一种被毒蛇盯上了的感觉,浑身浸在‘阴’寒之中。

    薄书欢有什么理由骗我?她说把活血降给拔除了,可是现在活血降还在我的身上——等等,她那时候打电话的内容我好想记得了。

    死也不会放过你的。

    这样的话真的只是开玩笑的吗?!

    “沈千岁!沈千岁回来!”不对劲!不对劲!所有的都不对劲!

    我忍着疼痛从‘床’上跌跌撞撞的爬起来,扶着墙壁走出去,脚心疼的厉害,还有我的手臂,好想已经没有了骨头一样,疼的我浑身冒汗。她怎么怎么会注意不到自己养的小鬼没有跟上去?她的小鬼怎么可能会不跟着主人?那时候在水上的小屋子里面,我将这小鬼收在一块的时候,我可是费了不少功夫,而且这小鬼当时在车里上的时候反应那么强烈,现在却平淡如常……

    他们的主人一定是出了事情了!这个人不是薄书欢!

    我伸手‘摸’了一圈房间,没有见我的牡丹盒子,就连身上也没有,我知道那个盒子一定是给薄书欢带走了!我们都没有见过她,就连西猜也是听说而已!她是怎么来的?我不知道,我昏过去了!但是我知道,事情没有那么简单!

    我跌跌撞撞的跑出去的时候,下嘴‘唇’都快被我咬烂了,走到‘门’口的时候,我装上了一个人,那人的‘胸’膛十分硬朗,我的肩膀被人给抓住了,下一刻就被那人给扛了起来,肚子抵在他的肩膀上,疼的我几乎要吐出来一般。

    这个人跑的特别快,也颠簸的厉害。我应该庆幸自己就是肩胛还有手臂,脚心有伤,如果换做是肚子,我现在估计肠子都被抖落一地了。

    “别说话!”我刚想开口,牙齿就磕着舌头,一股子疼痛加上血腥味蔓延了我整个味蕾,那个人好像知道我有说话的打算,立刻命令我。我赶紧的就闭上了嘴巴,咬紧后牙关,脑海咀嚼了一阵这个说话的人,突然意识道:沈千岁?

    他不是才出去吗?怎么又折返回来了?奇怪……

    医院外边灯光忽明忽暗,好像在拍恐怖片一般,我被颠簸的准备吐得时候,被一个人拉了下来,然后背着,这人热乎的很,透过我病服能够感觉到一股子热乎劲。“阿白,你没事吧?”双生?刚刚一直都没有见到他,他是什么时候来的?

    “别说那么多了,这地方太邪‘门’了。刚刚我踏出‘门’口的时候,就被你小宠物给压了回来,我身上带着的那个‘阴’阳罗盘,转的跟发了疯似得。”沈千岁咽了一口唾沫,“信号都没有一个!”

    我意识到事情正往蹊跷的地方去,“着医院有问题吗?”

    “没有,但是现在有了。”双生颠了颠我,“狼崽子很兴奋。”

    不好意思,我看不见狼崽子在哪里。

    “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赶紧的告诉我!”我昏睡过去的那段时间根本就没有任何的印象。“过来了!”沈千岁突然打断了我的话,低声吼了一句,我心中大惊,不知道他说的是什么过来了。“跑,楼上!轻点!”双生背着我就往应急通道往上去,我无意中瞥见楼道上边贴着个猩红的数字“3”,双生的速度极快,一下子就消失在了楼道之中。

    我的手因为没有什么力气,所有抓不稳他,好几次我都以为自己要后仰着从双生的背上摔下去了,关键时刻沈千岁伸手扶了我一把。

    我们三个人躲进了一个房间里,我也不知道这里究竟是哪里,竟然是空‘荡’‘荡’的一个人都没有。躲在房间里面,沈千岁被留在我旁边,双生在‘门’口处看了一番,才到我身边来,“对不起,阿白,我被骗了。”

    “被骗了?怎么回事?赶紧的告诉我!”我咽了一口唾沫,浑身开始有些痒,好像好多天没有洗澡一样,很痒很不舒服,我难耐的蹭了蹭墙壁,好让自己好受一些。

    “我和西猜从冰窖里面出来找到你的时候,你抱着薄书欢,旁边躺着戚宏敏。那个‘女’人先醒过来的,她说你救了她,她很感‘激’你,后来我们辗转到了医院里。她昨天说已经给你拔出了降头,这时候正好接到了沈千岁的电话,我也没哟来得及细看……”

    “等一下等一下,不是你们叫我来的吗?还说这家伙情况紧急快死了!”

    “我没有叫过你来。我没有打过电话给你。”双生摇摇头。

    “用哪个手机给你打电话的?”我赶紧的问。“你那个翻盖机。”

    我了个‘操’,我手机在牡丹盒子里面……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