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49章 尸鬼
    “我的娘,这全他妈是套路啊。.c].访问:. 。你真心听见声音了咋的?”我已经给震惊的一脸懵‘逼’了,看向沈千岁,沈千岁也懵‘逼’,“我就是接到了信息,你手机的……然后我就赶过来了。”“不知道还以为你爱我呢。”我蛋疼的‘揉’了‘揉’眼角,伤脑筋的说道。“那现在怎么办?我可就是靠脸吃饭的明星啥都不会啊!”沈千岁这会也是慌了,我头疼的摆摆手,“别说话那么大声。我们肯定是中计了,现在外边什么情况?刚刚你们说来了,是什么东西来了?”这房间冷的要死,我还有用的那只手急忙把衣服给塞进了‘裤’子里,“先给我拉好松紧带,不然我待会跑起来‘裤’子要掉。”

    我这话是说给沈千岁听得,但是双生的动作永远更快一些,直接过来三下五除二就把我‘裤’腰带给勒紧了,而且还特别贴心的帮我拉了一下看看有没有‘弄’得我不舒服。这样的贴心小棉袄真是打着灯笼的找不到!“尸鬼。”沈千岁斟酌了一下用词,然后脸上带着些许惊恐的对我说道。我心中一惊,“尸鬼?看清楚了?”这尸鬼是什么?是能动弹的行尸,他们和活尸还有丧尸很像,可是这尸鬼有灵魂不散,如果不超度,能杀掉还复活,而且身上的器官可以随意组合,简直是个大杀器!“看清楚了,这玩意儿还被下了毒降头。浑身毒瘤,沾染一点就要变成尸鬼。”双生接了话茬,黑暗之中我也能看见他那双浅金‘色’的眼睛。

    我倒‘抽’一口寒气,“不成,正面冲突肯定要不得。我身上什么都没有,百姓公也给那‘女’人拿走了,”没有符纸,就好像没有工具一样,我根本就施展不开来手脚。“符纸吗……”这个时候沈千岁突然凑过来,而且没有算好距离,一‘门’牙嗑到我的脑‘门’上,又用力,我估计脑‘门’被他嗑出来两个印子了。“有什么事好好说别凑那么近。”我赶紧伸手推开他,手刚探过去,就被塞过来一把东西,我习惯‘性’用手指摩挲了一下,这触感——“符纸?!”黑暗之中我看不太真切,但是这东西我都‘摸’了多少年了,早就熟‘门’熟路了,说句夸张一点的,沿着朱砂我都能知道上边画了什么!

    “你的符纸,我给你带了一些过来了,就是怕你没有的用。.c]”沈千岁捂着嘴巴有些含糊不清的开口道,我估计他撞得肯定是不清。但是现在没办法顾得上他是不是掉‘门’牙,我讲皱巴巴成一团的符纸摊开,一张张的‘摸’过去,手指的触感不会骗我,所以我很清楚那符纸是什么。两张招雷符,一张业火符,还有三张招水符。笔触还是‘挺’稚嫩的,有一张甚至写错了,我很熟悉那些写法。“你丫的又捡我的废符诓骗人买了吧?”我用脚趾头想都能想出来!“这不是好东西不‘浪’费嘛。”沈千岁这厮必定是掉进了钱眼里面了,这家伙明明是个光鲜亮丽的明星月收入零头都够我吃喝拉撒一年了,怎么能就那么扣呢!

    “下次你再把我废符拿去卖,看我不把你的古董店给掏空了!”我轻飘飘的撂下一句狠话,然后一瘸一拐的走到了双生身边去,符纸好好的贴身放着,废符有废符的好处,也不是一无所用,之前我也用过这玩意儿,现在只要是能救命,就什么都是好的。“双生,外边情况怎么样了?”我问他,他的眼睛特别好用。之前在异世的大明山的时候我就知道了,能够透过山体看到外边的情况。不过,我知道这肯定不是经常能用的,不然我们揽活的时候他也不用三番五次的翻墙去看情况了。麒麟,双生,他们跟着我是受苦的命,但是我很庆幸我这一辈子能够遇上他,或许应该说是他们。

    “嘘——”双生伸手抵在了‘唇’边,手一动,一个长方形的东西出现在他的手里,他的手一抖,那东西瞬间就弹了出来,千机变,弹出来的刀刃正好卡在我的‘裤’裆,再网上一些就能割开我的‘裤’子把我变成太监了。好吧我要收回刚刚那句话。我后退了一步,站在沈千岁旁边,我手头上的符纸少的可怜,现在还是个伤残人士,根本就帮不上忙,但是沈千岁可以啊!我环顾了四周,发现墙角边上放着折叠板凳,我赶紧给沈千岁拿了一把,“拿着,那尸鬼要是进来就揍他丫的!”“我知道,你就在我后边,你要记得一有不对赶紧放符纸啊!别嫌‘浪’费了!回头我家里的符纸统统给你免费用!”沈千岁接过来折叠板凳,我手里也被他塞过来一个东西,我的手一捋,这不正是我在他家里顺了又还了的那把铜钱剑吗?

    “你……”

    “你以为我真的不知道你把我东西给顺走?我都看着呢,摆放的位置都不一样,你可真是走心。”沈千岁最后还不忘嘲讽我一番,在站直了身体,在我面前挡着。我单手握住那铜钱剑,沉着下一口气,摒除了身体的所有的繁杂年头之后,我的眼睛渐渐的就发生了一些奇怪的变化——我能看到他们的身体是红彤彤的,外边装上玻璃的那些尸鬼,是绿‘色’的!这就跟我在异世的时候一样!回来之后有一段时间我的眼睛都不会再晚上见到绿‘色’的东西,我一直以为是只有携带丧尸病毒的才会给我这双眼睛看见。如果这次有机会出去,我一定要研究透彻这眼睛的用法!

    “撑不住了。”双生的眼睛微微敛着,手握紧了千机变,他往后退了一步,然后猛然一脚踹开了‘门’,外边绿油油的尸鬼被他踹得那叫一个踉跄,双生顺势一刀子下去,千机变不是这个世界的产物,所以格外锋利,一刀子下去就能把那尸鬼砍了对半!双生一脚踹上了那尸鬼,将他踢到一边儿去,“走!往楼上去!”双生低吼了一声。沈千岁把我推到了前面,我脚心一触碰到地板就特别疼,大‘腿’根部湿漉漉粘稠的一片,肯定是那活血降没有完全拔除!我也顾不得那么多了,上楼梯的时候基本上用光了我额力气,走三步就像歇歇脚,可是我一点都不敢啊!娘的一回头就是一大片绿油油的!娘的薄书欢,给尸体下降从古自今也没谁了!

    我‘腿’脚很不利索,手也没好,甚至只能手指动弹一下而已,寒冷的‘春’天里我竟然出了一后背黏腻的冷汗,那汗水顺着留下来,糊住我的眼睛,我赶忙伸手擦。“薛少白!赶紧上啊!”就是那么一秒钟,我擦了额头一秒钟,沈千岁大吼着让我上千,我的脚下一个踉跄,身体霎时间失去了平衡,我新中华大惊,这样摔下去一定会连累到沈千岁的!我也顾不得那么多了,直接用手搀扶,一阵恐怖得到钝疼席卷上来,恰好就是我骨折的那只手!“让开!”双生的声音从我头顶响起,我直觉的他跨过我的面庞,一个红彤彤的影子朝着下面一片绿油油冲了过去!

    “赶紧跑!”沈千岁叫的声嘶力竭吗,伸手一把拉住了我的手,跟拖死狗一样把我往楼上拖拽过去,我的‘腿’不可避免的撞到了台阶。我应该庆幸他抓住的不是我顾着的手,不然现在我估计已经昏死过去了。上了上边的那楼梯的时候,我被沈千岁搂着往上拽,我疼的一脑‘门’汗,那些汗水又顺势下来糊住我的眼睛,疼的我睁不开眼睛。整个过程没有持续多久,我就被关进了一扇‘门’里面,然后被什么呼噜了一番脸,我湿漉漉的脸才干了一些。沈千岁跪在我面前,我眼睛看见他肩膀上的三把阳火在跳动着,有些泛着蓝‘色’,“喘,喘气儿啊沈妖‘精’……”我的心跳如雷,估计他也好不到哪里去。

    我虽然看不见他的脸‘色’,但是估计现在是煞白的,我双手颤抖的去掏他的衣服,摩挲了一番之后找出来一个‘药’瓶子,“是这个吗?啊!”沈千岁没有回应我,我也不管那么多了,倒出‘药’丸之后直接往他嘴巴里面塞,一直塞到喉咙根,顺着他的背让他咽下去,看着他的阳火从泛着蓝‘色’的光芒变回了火红,我才舒了一口气。沈千岁这厮心脏有点‘毛’病,这是先天‘性’的。不能做剧烈运动。不然我之前怎么会让他在中间我做掩护?只是这家伙实在是太固执了,一下子就把我拉到了面前来,上楼催促我的时候我就察觉到不对了,他还废了那么大的力气把我拉上去,这些早就超过他的心脏负荷了。

    “啊……啊……”沈千岁长大嘴巴,喘着气儿,我多担心他下一秒就挂了。“你赶紧顺一口气。”我吞了一口唾沫,伸手轻轻的给他订顺了一下‘胸’口,他突然伸手一把抓住我的手,“薛,薛少白,我不想一个人死,我要死了,你也要死……”娘了,你快死了还那么多话!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