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59章 我来了
    被糊了一脸狗粮的我默默转头,虽然知道薄书欢就是想要自己的壳子过的好,所以才会那么在乎。-..-

    但是不明真相的吃瓜观众看见男‘女’亲密的互动总是会脑补很多,更别说是这样高颜值的。

    坐了不知道多久的地铁,我只觉得自己屁股都要坐扁了,才终于的下了车。下车的时候我觉得我的‘腿’脚都是软的。

    原本我觉得我自己都没什么事情,但是双生坚持让我去医院看一下,然而我现在就是个通缉犯,根本就流不敢去好吗。

    于是戚宏敏很仗义的给我挂了电话给他爸,还好后来我及时把电话抢过来塞给了薄书欢。薄书欢的脑子就是好用过戚宏敏的,言简意赅的就把该说的说完了。

    当天晚上,医生就过来给我做了检查,重新开了一些‘药’,包扎伤口,说了注意事项,我的身体因为和=朗动,和双生有契约,所以恢复能力也比常人的要快的多。

    我们晚上就给那个蓝‘色’的房间做了法事,里面的衣服还有一些什么东西都给丢了。在大折腾下我还找出来了一份报告书。

    报告书里面夹了病历,还有一些零零星星的便签,泛黄了,但是记录还是‘挺’详细的。

    说的是光头强,原名蔡立强,距今已经四十多岁了,他有一个‘女’友叫做李柔儿,不过因为一场车祸死了。

    后来跟着当时乘车‘露’过的戚宏敏的身上,并且强占了戚宏敏的身体,因为戚宏敏的身体当时还太小,所以她没办法完全进去,不得不舍弃一部分,她是不完整的魂魄。

    后来被戚宏敏的身体排斥挤出体外,她当然是不甘心,找到了蔡立强托梦,再之后,就有些现在这些事情了。

    再说了这个蔡立强‘花’了那么久的时间,也是因为时机不合适,合适了之后又遇上了我。看来我们还真是算撞枪口上。

    他担心李柔儿会因为他衰老的长相嫌弃他还跑去整容了……

    其实他整不整容真是没什么区别。难怪我会觉得他的眼睛变得非常奇怪,这恐怕就是原因所在。

    现在也是尘归尘土归土,并没有什么值得留念的。我在院子里面用一个铁皮的小盆烧那些病历还有日记本的时候,心里突然升腾起来一种莫名的惆怅。我没有戴眼镜,看着那些烧出来的丝丝缕缕黑气,它们上升到了天上,又被吹散在这初‘春’的夜风之中,再也寻不着踪迹。

    “有时候我在想,如果我那天死了,会不会执着人事,变成厉鬼。”

    我讲一张病历丢进去,那上边有蔡立强的照片,被火舌‘舔’上去,然后烧成一团,亮的我眼睛都要微微闭上。

    在我旁边安静的坐着的双生,苍白的脸在火光跳动下闪闪烁烁。“阿白不会变成厉鬼的。”他这样说。

    “你说人的一辈子,还真是‘挺’短的。执着一件事,并没有什么不好,对不对?”

    我一手撑着下巴,一手把日记本一张张的撕掉,上边或许有一个人的执念,记忆,然而被这一把火给烧了,一干二净。

    “这大概是她留下来的唯一的痕迹。双生啊,你说多可怕。一个人,只能活不过两百年。”

    “是一百年。”

    双生面无表情的纠正我。我不以为然的笑了,“你知道我为什么说是两百年吗?”

    双生眉头微不可闻的皱了皱,“不知道。”

    “一个人真正死了,是所有人都不记得了,那才是真正意义上的死了。我们这样的人,就好像是普通的石头,丢进水里,都不会溅起水‘花’,只会默默的沉入水底。如果寿终正寝,一百年,足以让我们在别人的心里淡化,或许都用不到一百年,就没有人记得你了。”

    我伸手‘摸’了一根烟出来,就着那冒着一丝丝黑气的火光点了,吐出一口烟来。

    “世间万物都是这样的。”

    双生好像不太同意我这话。就是惆怅,想说出来罢了。

    “双生,你说,如果我真的轮回了,我还是我吗?”

    “世界上只有一个薛少白。轮回了,那就不是你了。”

    啊是吗?是啊……因为这辈子的记忆下辈子没有了,所以死了之后就不会再有下一个我。

    啊,真是破灭了别人下一辈还要在一起的那种想法呢。

    我胡思‘乱’想着‘抽’烟,把手里的东西统统烧掉。然后回去,好好的睡了一觉。

    我们在戚宏敏的家里养了两三天,后来就回了麓水湖。

    西猜并没有跟过来,而是在戚宏敏的家里住下来。我的账户拿到了三十万,因为戚宏敏这厮说我现在根本就没有真正救了他,所以这笔款要在我找到法子让他和薄书欢调换过来之后才给我。

    我把三十万全部转过去给了老爷子。老爷子知道之后狠狠的骂了我一顿,后来硬是要还给我,最后妥协拿了五万,

    五万块对于现在的我简直多的过分,我都要为晚上是吃‘肉’汤还是吃‘肉’汤还是要吃‘肉’汤而烦恼。

    我在麓水湖连续养了好几天,才和双生去了镇上,拜访碧钏。走的依旧是那条狭窄的几乎要把人给挤扁的巷子。

    从哪巷子出来,我拍了拍身上的灰尘,远远的就看见鲜红的印着“算命”的布条迎风招展,我和双生对视了一眼,一前一后向那个招牌过去。和我那次来,一点区别都没有。

    我敲了敲‘门’,清了下嗓子:“我是来嫖的。”

    ‘门’那头瞬间就开了,不是碧钏,而是碧钏那个不离身的算是保镖的,因为我还没听过她介绍过这个人——虎眼。长得五大三粗,就是看着有些傻气。不过样子摆在那里呢,胆子小一些的都会被吓着。想当年我来的时候根本就不把人放在眼里,哼。

    “碧钏呢?”我探头卡呢不见那个穿着睡衣的妖娆‘女’子,赶紧的问。虎眼侧了身子,伸手指了指里面,大意是她是在里面。我和双生下了楼,往前走。她这里的摆设也么有变,就是多了一些东西,少了一些东西。我对古玩之类的玩意儿很感兴趣的。

    所以看见碧钏还有沈妖‘精’店里的东西的时候我总是很留心。基本上能做到过目不忘。

    因为在双生深沉的注视下,我没敢逗留太久,匆忙的就跟着一块进去了。过了一扇拱‘门’,拨开珠帘,里面横着张太妃椅,碧钏正拿着烟斗在里面‘抽’烟,依然是穿着一身‘性’感的睡衣,黑‘色’的,白‘花’‘花’的‘肉’在黑‘色’的睡衣下若隐若现。我咳嗽了一声,不自在的别过头去。

    “哟,今儿个什么风啊,把你这尊大佛给吹过来了。”碧钏笑了一声,慵懒的晃了一下自己的手腕,长长的黑‘色’镶嵌了宝石的烟斗往前移了一下:“坐吧,这儿有凳子。”

    我和双生就着坐了下来。因为和这个人合作过,所以我说话也不拐弯抹角,直接开‘门’见山:“我想知道有什么办法能改变命格。”

    碧钏本来要凑上去‘抽’一口的,被我突如其来的话‘弄’得手一顿,一个笑容随即在她的‘唇’边绽放。

    “这话问我,也算是问对人了。这世界上改变命格的东西太少了,早些年啊,我因为一些事情,收了一颗紫猫眼,但是这猫眼十分诡异,我就一弱‘女’子,根本就招架不住嘛,于是我就把这猫眼拍卖出去了。这紫猫眼能改变人命格,但是需要大量的。越难更改的命格,就需要越多。这里可没有那么多的紫猫眼。”

    紫猫眼?碧钏的话让我想起异世界许然叔叔手上的那串紫‘色’的水晶,恐怕就是她说的紫猫眼了吧?

    “那你知道哪里有吗?”我不放过一丁半点的消息。碧钏‘抽’了一口烟,慢慢吐出来之后,她的眼珠子一转,朝着我笑的暧昧,我的心一个“咯噔”,一种被人算计了的感觉油然而起。“五千块。”

    我:……

    双生:……

    娘的这人太黑了!我不就问她个问题,竟然就要收我五千块!

    “打折!”我张嘴讨价还价。“

    恕不还价。”

    碧钏抬起下巴,几乎要用鼻孔看着我。“我只有三千,要不要?”五千块实在是太黑心了。

    几次三番你来我往的‘唇’枪舌战过后,我们以四千块的价格成‘交’。唉,稳食艰难,能剩下一块钱那就是一块钱啊。

    “那紫猫眼哪里有我久不知道了,不过那个卖给我紫猫眼的人,我还是有联系的,我可以给你地址上‘门’拜访拜访。”

    碧钏说着,那虎眼就已经把纸笔递过来,她握着笔几下就写下几个娟秀的字体。

    我看着这人名,游飞舟,再看看地址——娘了竟然在北京。

    我默默盘算了自己的经费,发现自己穷的可怜。“没有电话吗?”

    “不好意思,对方已经是九十岁高龄了。我们都是书信往来的多。”碧钏摇摇头。我叹了一口气,看来这北京我是非去不可的。

    “那好,先走了。”在碧钏这里我找不到更多的信息,也不想‘浪’费时间,就要先走。“四千块。”

    “没带钱。”我耍赖。

    “我这里可以刷卡。”

    “没带卡。”

    “可以支付宝转账。”

    ……好吧,你狠。q我当鬼侦探那些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