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74章 中二病
    “我小孩肯定在我怀里嘛,不然我怎么放心他一个人在家里,对吧?”我笑着将那个泛着一股子焦臭味的球塞小狼崽的嘴巴里面,他抿着嘴死活不肯吃。又用那种似笑非笑的眼神看着我。

    所以说,小狼崽子你是不是还没消化呢?连个鬼都吃不完你要怎么做食鬼的?我翻了个白眼,“这个就给你留着,下次你吃。”我伸手将那个球塞进了百姓公里面,趁着快火光还在,拉着苏雀往门里面走。

    穿过那道门就是宅子后边了,有个小阳台,大门紧闭,窗户倒是有一个是开的,我心中一喜,赶紧的过去,小心的探查了一番里面,发现没有人也没有鬼,麻利的翻了过去。

    “你直接上来,我接住你。”我看着门栓虽然很近,但是我担心一眨眼的功夫苏雀就不见了,这不是第一次发生这样的事情的了。

    苏雀手脚并用的从窗口爬进来,我揽住她的腰,把她带进来。“这房子好阴森……”苏雀看了一眼四周,有些害怕。

    “没事,这宅子朝向不好,还四周都中了李子树,风水已经被败得很坏了。”我简单的给她解释了一番,也不知道她明白不明白。

    再说了现在不是详细科普的时候。

    “走,小点声。遇见什么东西赶紧跟我说,懂吗?”

    “嗯,懂。”苏雀小鸡啄米一样点头。

    这里面虽然是个阴宅,但是却装修的很好,而且布局也很温馨。这房子的风水师是个不厚道的,但是摆设的这风水师是个挺仁义的,难怪这群家伙在里面还没死,也是祖上积了阴德了。

    我直接绕过一楼上二楼去,因为我的眼睛根本就没活人红彤彤的身体。苏雀跟着我,其实我也挺提心吊胆的,怕的不是鬼,是人。毕竟人比鬼要恐怖看的多。

    我们上了二楼,这边的二楼也是一个大厅,两边儿是楼梯。上面的摆设简陋的多,但是却很有家的味道。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样感觉……

    上了二楼我们转了一圈,还不见人,我寻思着要上三楼去继续找,拉着苏雀刚上楼,就被苏雀拉住了手,“白哥,又来了。”

    我心中一惊,赶紧转头看过去,发现二楼那冰箱前面竟然站着一只鬼,那女鬼我记得,就是那天我们去306宿舍的时候,从我们头顶逃窜出去的。她呆愣愣的看着冰箱,好像根本就察觉不到我们的存在一样。

    我看见她偶尔会伸手捶打那个冰箱,,动作十分粗暴,心中就燃气了一个不好的念头。我也顾不得那么多了,用刚刚在门口收拾了那只鬼的手法将这女鬼给收拾掉之后,跟苏雀一块到冰箱前面去。

    我眼睛一瞅,结冰的冰箱里面竟然躺着一个人!身上的红色已经在急促下降了!肩头上的三把火也微弱到了一种恐怖的程度!我心中大惊,立刻伸手开了冰箱,将人拉了出来。

    是戚宏敏没错!他浑身都是伤,脸上还被人给揍得鼻青脸肿的,身上的衣衫倒是完好,我摸到他身上的感觉都是发寒的,冷的我一个哆嗦。

    “怎么办?她真个人都僵硬了!”苏雀着急的叫着。

    “别慌,别慌……”我也有些六神无主,不知道该怎么做,这个时候是不是要回温?“对!回温!”我立刻将身上外套拉开,一把将戚宏敏拉近自己的怀里,我被他冻得一个激灵,冷的牙关打架。

    “要不还是我来?”苏雀上前一步拉住我的手,我摇摇头,“先走。”我一把将戚宏敏甩后背去,忍着手疼脚疼就要下楼去,才刚走到大门口,一个身影就闪了过来,差点没把我吓着了!

    “深更半夜的来我家里面做什么?偷东西吗?”站在门口的人就是花来秋!他笑着走进来,按亮了灯,靠在门口处,饶有兴趣的看着我们。

    “啊,我认得你,你是那天和阿敏一块来我们学校的吧?怎么,难道你才是阿敏的男朋友吗?”花来秋笑着问。然而那笑容未曾到达眼底,带着一种深深的嘲讽。

    “你这是非法拘禁,你会被警察抓的。”我横眉冷对,双手紧了紧,苏雀从见到花来秋到现在就一直都躲在我的后背,害怕的不行。

    “非法拘禁?怎么会?她是自愿的。”花来秋摊开手,走了就进来,手里拿着一个黑漆漆的东西,我一看就知道不妙——手枪!

    “你……”

    花来秋的双眼有些疯狂,他轻轻的滑动了一下手枪,那声“咔嚓”上膛的声音让我也禁不住一抖。娘的,老子长那么大就是在军训的时候摸过枪,根本就没有见过手枪长什么样子——除了在电视上见到过。

    “别担心,把她放下来,你们还是能好好的走出去的。真的,我花来秋从来不骗人的。”他竟然到现在还是笑着的。

    我信你,信你才有鬼了!

    “阿敏是做什么给你了,你这样对待他?”我慢慢的带着苏雀后退,心里计算着到窗口的距离,一边拖延着他。

    “她?你不知道我多喜欢她,她是我见过的最后气质的人。但是那天,她把我踹坏了。我看着得不到,你知道是什么感觉吗?”花来秋咬牙切齿的笑着,手枪指着我,“立刻马上,把人放下来。”

    我嘴角一抽,觉得这孩子真是中二病很,严重。妈的你想侵犯别人,别人肯定要挣扎要防备的,现在倒好,你一副大义凛然的样子对着我说都是人的错,人不脱下裤子乖乖任你来是错了?

    真没见过这样的畜生!呸!说畜生还脏了畜生这个词了!

    妈的垃圾!

    “我让你放下她你没听见吗?!耳聋啊!”花来秋见我根本没有动静,竟然气得发颤,我当然不打算把戚宏敏交给他,毕竟这个人怎么看怎么都像是有神经病!

    我手悄悄的从口袋里面抽出一张烈风符,不着痕迹的在心里默念了一番:“烈风速现覆护真人急急如玉皇光降律令敕!”我立刻将手抬起来,含着符纸一口生气,唾液,一瞬间狂风大作,我看着就是好机会,赶紧拉着苏雀跑到窗边!

    二楼下边就是草坪,跳下去缓冲的好的话不会造成太大的问题,“跳下去!”我说着立刻将背上的戚宏敏给抱在怀里,她跳下去我就拉着戚宏敏的手将他吊下去,到时候都也可以逃脱!

    “我怕!”苏雀尖叫一声,怕的瑟瑟发抖!

    “别怕!不会怎么样的,赶紧……”

    “砰!”

    一瞬间我只觉得后背有什么热乎乎的蔓延开来,接着那疼痛瞬间流窜到我的全身,我被巨大的撞击给冲向了窗边,我当时根本就稳不住身形,直接从窗口掉了下去。

    最后我耳边只听见苏雀的尖叫声。我知道我摔得非常重,因为我身前还有一个戚宏敏,死死压着我,我被这样的冲击噎得喉咙一甜,脑袋充血一般,头昏脑涨的。我甚至已经没办法好好呼吸了。

    好疼,浑身上下都是疼的……

    我艰难的吞了一口唾沫,眼前一片血红,甚至看不清楚天际。

    “掰——”一个含糊不清的声音传了过来,好像很近,又好像很远,不陌生,就是狼崽子的。他在我怀里,不知道刚刚那枪子儿有没有穿过我的胸口,他怎么样了?他是不是和我一样挨了枪子儿?

    “不是很神气吗?嗯?会点法术了不起?”我的眼角余光看见花来秋从楼上下来,手里拽着苏雀的头发,拖着人女孩子跟拖死狗似得,啧啧,真是不怜香惜玉。就是戚宏敏真心是女孩子,也不会喜欢你这样的。

    “你能厉害的过手枪?”花来秋冷笑着将枪抵在我的额头上,靠的很近,“你知道吗?我可不是第一次杀人了。是你们逼我的。”

    我的瞳孔一缩,感觉到那冰冷的枪口,好像立刻就要从里面蹦出一颗子弹,穿透我的脑子……我做鬼也要做个厉鬼,绝对不会放过他的!

    “咔嚓!”

    一瞬间我的心脏提到了顶点,但是预料的那种灼热疼痛并没有到来……

    “怎么回事?”花来秋疑惑的将手枪拿了起来,他迅速的打开手枪,我不知道他看见了什么,总之表情很震惊。

    “是不是你又使用了什么邪术?”花来秋发狂的用枪托打我的脑袋,本来就充血疼痛的我现在更是受不了,一种晕眩感立刻席卷而来!

    “别找了……”一道带着笑意的声音就在我耳边传过来,我觉得胸前悉悉索索了一阵,琅东就从我的怀里出来,手里海握着一个红色的匣子——牡丹盒子?百姓公?

    不不不,这不是最让人震惊的,让人震惊的是,琅东竟然长大了!

    “你是谁?”花来秋明显也懵了,因为就连我都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冒出来的,好像一眨眼的功夫都没有,他就已经长成那么大了……

    “你找的东西在这里。”琅东的声音带着一种特别的欢欣,但是说话含糊不清,跟哑巴很久的人突然说话那样,带着一点大舌头的卷舌。我当鬼侦探那些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