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75章 双生的警告
    我看不真切他的脸,,只知道他不是那个能窝在我怀里的狼崽子,长得跟个**岁的孩子一样,不知道有没有穿衣服。我只听见“噼里啪啦”的声音,一些金属摔进了草坪里面,我的手触及到了一颗,还真是子弹来着。

    “你别不识好歹,那个男人准备死了,你一个小孩能做什么?”花来秋到现在还强作镇定,我听他的声音是低沉的可怕得,啊,真想现在就看看这厮究竟是个什么样的表情来着。可惜看不到,啧啧啧。

    “阿白,你知道食鬼还有个能力是什么吗?”琅**然问我,我怎么知道……再说了我现在耳朵“嗡嗡”发响,就连睁开个眼睛看东西都艰难。

    “吃进去也可以吐出来。”

    ……所以你现在是要把昨晚吃的东西全部吐出来恶心死花来秋吗?孩子啊,爸爸总觉得这个方法不太对。我胡思乱想着,手臂就突然被人抓起来了,“不过需要用到你的一点东西。”

    琅东的声音一直都带着一种欢愉,让我怎么听都好像是要恶作剧的小孩一样,那种感觉怎么形容呢?就跟你过年回家,家里小孩突然对着你笑,但是你根本不知道炮在哪里,就是这样的感觉了。

    用到我什么?

    “有点痛……”琅东的手突然狠狠的扣进我的手腕上,刹那间我只觉得浑身的力气都被他抽空了,一下子就呼吸困难,头昏眼花。

    “啊,这样的感觉真不错。”琅东的声音越发的愉快,但是我已经渐渐听不见了……

    你没办法想象古时候的人是怎么饲养一只食鬼的。食鬼,顾名思义就是吃鬼的,他们是一种专门吃怨气和鬼怪的凶兽,名叫食鬼。

    幼年时期是各种各样的小动物模样,他们往往以此来诱惑人,将他们带走。不是纯阳或者是全阴体质的主人,很快会被他们给防死,但是食鬼都有很厉害的一点,那就是吃进去的鬼怪,他们还能吐出来。

    吐出来的鬼怪为他们所用,既是知道往前是万丈深渊轮魂飞魄散,都不会害怕,因为他们已经成为了食鬼的一部分。利用食鬼这个特性,可以杀人于无形,可以发家致富,,可以有权有势。

    所以总是不乏有心思歪斜的人想要饲养一只食鬼。为自己所用。但是每次食鬼要使用这样的能力的时候,总是要大量的生气,人的生气,也就是人的根本。损失了可以补回来,但是一下子被索取太多了,就会导致后续病痛光临。

    再后来,食鬼这种凶兽渐渐的被人给舍弃了,因为太邪门了,所以没有人再饲养。依仗着人活下去的食鬼越来越少,最后销声匿迹,再也寻不着。

    但是那么巧,这里就有一只。

    花来秋看着那个红色眼睛的长着狼耳朵的小孩,他抿嘴,似笑非笑,白森森的牙齿露出来,十分恐怖的模样。“你不要过来!你过来我就掐死她!”狗急跳墙的花来秋一把拉住了旁边的苏雀,扼住她的咽喉,狠狠的掐着,苏雀霎时间就透不过气,脸涨得通红。

    “跟我有什么关系?”琅东这样说。暗红色流光的眼睛看向花来秋,事实上他比任何人都希望这个女人死。

    “你究竟是个什么东西?!”花来秋慌乱了,琅东却一直在笑着,张嘴竟然吐出一口青烟来,霎时间两只鬼便从青烟里面缓慢的走出来,定睛一看,竟然是那只烧死的鬼,还有那个在306宿舍出现过的女鬼。

    “他一直在奇怪,你为什么鬼神不侵。大概是因为这颗舍利子吧?”琅东的手摊开,他的手心里面全部都是红色的纹路,好像流淌着一片鲜血一般。正中央躺着一颗金色的舍利子,花来秋瞬间瞪大了双眼,看见琅东后背隐隐约约露出的凄惨的女人的脸!

    “啊!”他尖叫一声,也顾不得苏雀了,丢下人就往楼里面跑去。

    真蠢,不知道那是凶宅吗?

    “小畜生。”琅东笑这看手里的舍利子的手,后面传来一个声音,他本来微微上扬的嘴角立刻就平复下去,变成了似笑非笑的表情,“麒麟。”

    “拿了什么东西就赶紧还回去。”双生一双极其浅淡的眼睛里面啐满了冰霜一般。

    “知道了,知道了。”本来也不想他死那么快的。琅东伸手扣住薛少白的手腕,那种在他身上盘踞着的红色纹路一丝一缕的流淌进薛少白的身体里面,他本来已经变成了**岁的身体,又慢慢的变回了两岁多。

    “走吧,那些东西回头阿白会收拾的。”双生瞥了一眼琅东,撂下一句话:“再敢胡作非为,小心你的狗命。”

    ……

    鉴于我是三天后醒过来ide,所以很多事情都不知道,脑袋昏昏沉沉,完全记不起事情来。我好像只记得被花来秋打了一枪,然后就没有然后了,可是我枪伤呢?哪儿去了?光滑无比什么都没有,我都怀疑是不是麒麟背着我偷偷给我做了一个脱毛手术来着。

    我拍的胸口“啪啪”作响,手臂脚心都没什么事情了一样,三天我竟然好的飞快,简直不敢相信啊。我怀疑的我自愈系统是不是已经被升级了,不然怎么会连之前留下的伤疤都不见了?

    我精气神挺好的,就是狼崽子好像睡了很多天,也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我感觉他好像变得小一点软一点了,虽然还是像个小火炉。

    戚宏敏还在医院,已经醒过来了,花来秋两兄弟听说都得了神经病进了医院治疗了吗,那个宅子里面因为发现了人骨头也被查封了,就连花来秋的爸爸都被带进局子里面询问。总之花家现在是一团乱。

    我却感觉自己很想幸灾乐祸。毕竟我在那厮手上受到很大的伤害。虽然我身上的伤口没有了,但是我可是真真切切额感觉到那枪子的热度的。流了我那么多的血都不知道一百只鸡能不能补回来。

    还有一个好消息是跟着苏雀的那个鬼魂都被解决掉了,听说是琅东给吃了。

    这小子每次食鬼的时候总是要睡很长一段时间,跟蛇一样冬眠。我也由他去了,反正好吃的好喝的我就自己一个人吃就好了。

    今天刚吃了午饭,苏雀就来了,她脸上带着一种笑容,十分幸福的模样。“什么事情那么高兴?”我问她。

    “白哥,我知道那个在床边经常看着我的是谁了,那是我妈妈!”苏雀笑的很开心。“虽然只有匆匆见到一面,但是我知道她守在我身边,我让她去极乐了,我现在和爸爸一块生活很好,我们会很想她。”

    苏雀说到最后哽咽出声来,“你知道吗,我那么多年=都没有多梦梦见过她,真的。我好想她。”

    我叹了一口气,伸手拍了拍她的头,“不哭了啊,好人有好报,你妈妈会有个很幸福的家庭的。”苏雀停了一下,嚎啕大哭起来。我就在旁边递过去餐巾纸,越听越觉得可怜可悲。

    她哭了有一阵之后,就慢慢停下来哭声了,最后抽噎了几下,她颤巍巍的从口袋里面拿出来了一个东西,我定睛一看,发现是一颗很圆的紫色水晶,用一根皮绳系着。

    “紫猫眼?怎么出来的?”我愣一愣,,问苏雀。苏雀咧嘴笑着,“我妈妈伸手帮我拿出来的,真的就在我胸口,那只猫也不见了。”

    我知道他说的是紫猫眼里面的黑气儿。“没事,没事……”说道后面我都不知道应该说一些什么好了。“我这周就转学走了,我爸爸给我安排了另一个学校,这几天对不起,也辛苦你了。我会一辈子记得你救过我的命的。”

    苏雀说完,伸手抱了一下我,然后红着脸跑了。

    我操,哥那么多年头一回被人妹子主动抱着啊!我还没回味那种触感那种柔软度呢!苏雀妹子咱们能不能回来再抱一下啊!我在心里呐喊着,但是人妹子早就走远了。

    我叹了一口气,心说还是算了,自己这破身体还想要喝妹子亲密,是不想活了就是嫌命长。我靠在床边,寻思着这紫猫眼应该放哪里去。要不还是我自己戴着?不然会不会丢啊?

    我想着还是戴脖子上算了,刚伸手将这皮绳放脖颈上比划,一不小心摸到脖子上竟然还有个什么东西在,我疑惑的拉出来看,发现一颗泛着金色的白珠子莹润被捏在我的指尖。

    ……这是什么玩意儿?怎么会在我脖子上?

    正当我疑惑想要拆下来研究研究的时候,房门突然就推开了。双生拿着热气腾腾的汤药过来,站在门口我都能闻到那股子苦味。

    我这几天都苦逼的腰喝中药,还是沈妖精特意打电话过来嘱咐的。

    “阿白,你在看什么?”双生把汤罐放下来,问我。

    “没呢,就是发现脖子上多了个东西,很奇怪是什么来着,你给我绑上去的?”我仰头问他。

    “嗯,好东西,你留着吧。能驱邪辟凶的。坠子好像是金的。”双生难得嘴角有个弧度,听到坠子是金的我简直不要太开心,差点就上嘴巴咬了。我当鬼侦探那些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