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91章 走失
    “难怪你要让我走。”我砸吧一下嘴,因为双手被帮助了所以爬起来很艰难,我刚刚被双生推进来之后就一直往里面爬,所以根本就没有反应过来。

    “嗯,就是慢一点也没关系,我靠近一些的地方还是能看清楚的,这不,找到路了。”这甬道十分狭窄,双生的话即使很小声我这边也听得是一清二楚。

    我专心的往前爬过去,心里却是乱成了一锅粥,七上八下的。这美女蛇听老铁头说是很难得到的东西,究竟是谁给他拿过来的?他们难道不知道美女蛇的特性吗?

    以老铁头多年倒斗的经验来说不该不清楚哪些东西下墓是不能吃的,那些话不能说,他自己就是活规矩。

    现在却一副毫无知情的模样,看来是真的被人设计了吗?不然怎么会那么凑巧的得到美女蛇?我觉得这里面的水非常深。

    我漫不经心的爬了一段之后,才终于从狭窄的甬道出来,手上的绳子竟然一直忘记让双生给我弄开了,还绑在双手上。

    我和双生进到了一个洞里面,这个洞十分高,黑乎乎的几乎看不见任何的东西。但是我能看到双生的红彤彤的身体,这也是拜黄金蟒试剂所赐,他走过来伸手,几下就将我手腕上边的那绳子给扯开了。

    本来后背一点感觉都没有了——大概是我之前太过于紧张了所以没有感觉,但是现在却是难受的要紧,手解放了之后就特别想要伸手挠。

    “娘了个西皮的,怎么那么痒啊。”我暗暗骂了一句,心里还在想究竟这粉虫是怎么无声无息的爬到自己的背上去的,导致后背痒成这个样子。

    “你别抓,越抓越痒。”

    道理我都懂,但是实际上要我不抓不挠我又做不到,好像后背有千万只蚂蚁在上边一样。

    我觉得我的后背简直就是命运多舛的,上次在泰国就遭受到了一记暴击,现在更是火上加油。我左手抓着右手不让自己挠后背,战战兢兢的往前走,我看不太清楚,所以都是双生拉着我的。

    我们走了不知道多远的路,突然看见了一个小小的亮光,双生拉着我往旁边躲过去,我也不敢怠慢,立刻大气都不敢喘的到旁边去。就站在角落里。

    “有人。”双生的声音压得很低,我不敢说话,想看看究竟是个什么样的状况,但是我这边的这个情况又不允许。最要命的是我刚刚被双生这样一拉,立刻就贴在了墙壁上,正好蹭到了后背,立刻痕痒难耐。

    我的手背双生抓着所以根本就没能抓挠,但是我又受不了了,小幅度的蹭了蹭后背,尽量让自己舒服一些。

    “谁!”一道女声陡然传了过来,我也不知道是不是我刚刚蹭墙壁的声音实在是太大了还是咋的,总之被发现了。

    “是我们。”被发现了之后双生也不躲藏了,从容淡定的走了出来。

    我的手被他抓住也要跟着一块走出去,瞧见了来人,正是琪琪。琪琪的手里面抓着一个什么东西,冷眼看着我们两个,陡然露出一个笑容来。

    我记得这个笑容,在红灯区被老流氓骚扰的时候她就是这个笑来着,看的人毛骨悚然,整个人都不好了!

    “你们跑得到挺快。”琪琪笑着说道,手里拿着一把软刀。这软刀就是她砍杀那白毛女的时候从腰间抽出来的。在昏黄的下边泛着诡异的光芒。

    “你不是也脱离队伍了吗?”我应了一句,琪琪笑的越发灿烂。“你们进来也是为了长生不死药的吧?”琪琪话题突然一转,看着我们两个的眼神越发犀利,“或许我们可以合作,一起得到那药。”

    ……

    我根本就不知道什么长生不死药,话说长生不死药不是一个传说吗?要是能找到以前秦始皇早就找到了。

    我心中腹诽了一句,然后呵呵了一声,拉了一把双生,示意他,咱么换一个一方走,双生点点头,会意。不亏是贴现小棉袄,关键时刻既是不说话也能把主人的意思给探明白清楚了,真想给他82分,剩下的以666形式给他发过去。

    “让开,你挡道了。”

    我:……

    所以双生宝宝,我的意思不是让你正面跟别人给杠上啊,你现在这什么状况啊我去!

    “有点意思。”琪琪古怪的音调响起,双生看的千机变已经握在手中了,两人一言不合就在这狭窄的甬道里面打斗,我急忙跑到一边去,心说自己也不能干看着。

    立刻掏出百姓公,摸了一把确定是惊雷符,嘴里立刻念到:“惊雷速现覆护真人急急如玉皇光降律令敕!”

    一时间,这个小小的地方炸开了一阵惊雷,琪琪被突如其来的雷电给弄得一愣,正好双生抓紧了这时间一脚踹开了她,然后拉着我拖死狗一样飞快的过了甬道。

    “该死!”琪琪的怒骂在后边响起,却没有追过来的意思。大约是被惊雷符给弄得手足无措。

    双生拖着我走了好一段,这边的路段错综复杂,有很多的笑的墓穴都坍塌了,连起来成了一片,我也不知道自己到了那里,可能小棉袄也不知道目前的方位。

    跑了一段之后我实在是受不了了,一路颠簸不说,还弄得后背越来越痒,一路痒痒到喉咙,我忍不住伸手抓了两把,不敢太大力,但是没想到的是还是刮下来一片皮肉。

    我感觉到手指间的那种湿润,就知道流血了。

    胡乱在衣服上擦了擦,我吞了一口口水。这边太黑了,根本不知道什么时候,只知道我现在肚子很饿,又口渴。

    索性我们都是自己的东西自己背,咱们的小背包在双生的后背。

    “双生,我渴了,想喝点水。”我说话声音都有些变了。

    双生停了下来,看动作应该是翻捡了一下背包,接着我的手就接触到了一个凉凉的东西,我迫不及待的接过来喝了好几口水,差点儿就呛着呢了。

    我基本上把这瓶水喝光,喉咙的那种干涩的感觉才稍微好一些。因为实在是太累了,我只能颓然的坐在地面上,不敢靠着也不敢拉扯到衣服,就担心一不小心蹭着了不舒服。

    “吃点什么吗?”双生问我,我现在感觉浑身上下都不得劲,虽然饿的很,但是没有任何想要吃东西的冲动,于是摇摇头,也不知道双生看没看见。

    我们两个坐了一阵,我感觉缓过来劲儿了,就对双生说:“可以继续向前了。双生你看看看,咱们这边通哪里比较好?”

    “等一下,我看看。”双生往前走了两步,背对着我勘探路况,我则是在后边看着。

    陡然!一阵寒风朝着我的后背席卷而来!我心中一惊,尽管脑袋还没做出指令,但是身体已经条件反射的躲开了!

    然而并没有什么卵用,一只冷冰冰的手直接准确的捂住了我的嘴,反剪我的双手,一下就把我拖出去了好几米,我试图大叫引起双生的注意,或者磨蹭地板发出声响,可是后边的这个人完全不给我任何的机会!

    他的速度极快,我大力的“嗯”了一声,瞪大双眼看着双生那边,双生刚回头,我却随着身后冷冰冰的人快速下坠!

    娘的这比过山车还要刺激!

    我狠狠的摔到了这个坍塌的洞穴下面的时候,觉得整个人都不好了。浑身上下都好像散架一样,而且我还是屁股先着地的,疼的仿佛不是我的一样。

    我还没来得及**呢,那只冷冰冰的手一把把我拉了起来,而且完全不顾我的感受,拖拽着我的手死命的往前拉着。

    我还没缓过来,脑袋就装上了一些东西,接着两眼一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我醒过来的时候有一刹那是恍惚的,四周点着幽幽的黄色的光芒,我愣了一下,心说这边是不是双生把我弄出这个将军墓了?不然怎么会有光?

    恍惚完了之后我才冷静下来,发现四周都是凹凸不平的墙壁,墙壁上面画了狰狞的画像,我躺着的地方有些膈应人,爬起来低头看才觉察到这是一副棺材。而且是相当豪华的那种。

    我吞了一口口水,脸上的眼镜已经不知道在哪里了,看的很清楚这里四面八方都弥漫着黑色的气,几乎要将整个墓穴给挤爆了。

    “你醒了?”古怪的腔调传了过来,我心头一跳,立刻想起了是谁。

    “顾城?”我低低的叫了一声。

    角落里面慢慢走出一个身影,他的身上都是阴气萦绕着,苍白的脸上带着一个古怪的笑容,“对不住了,这样待你。”

    因为这里有灯光,所以我看见顾城的手里拿着一个东西,跟我们以前那些割稻谷的镰刀差不多,但是就是小了一些,我看着泛着寒光的镰刀,有些惊惧。

    “你要做什么?”我慌忙后退,这才发现自己的手已经被绳子给绑住了!

    “需要你的血肉。说真的全阴体质我还是第一次见。刚开始见到你的时候我就觉得这是上天的安排。”顾城笑着走过来,嘴里说着什么八点档的言情剧台词,但是手上的动作却不是这样的!我当鬼侦探那些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