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03章 鬼新娘
    我捋了捋脸上的水甩一边去,眼睛睁了好几下才睁开来,茫然的看着四周。有点黑,阴冷的风往我的身上钻,本来就是在水里面,现在更是冷的不要不要的。

    我伸手扶着这水池的边缘,左右移动了一下,发现这水池不过两三米开外,根本就是很狭窄的。我的手往岸上胡乱摸了一把,摸到了一个高温炙热的东西,我定睛一看,竟然发现是狼崽子,还抿着对我笑。

    “娘的你要吓死爹了。”我喘了一口气,手软脚软的从水池里面爬起来。这就是个洞穴,十分狭窄的那种,顶上长了不少的石笋,我刚刚没注意,起来的时候用力过猛,竟然一把撞上了那石笋上,登时疼的我眼泪都流下来了。

    我捂着脑袋蹲下来,疼的不要不要的。用手使劲的揉了揉脑门,上边已经起了一个包了,疼的我要死要活的。我倒抽了一口冷气,好一会才缓过劲来。

    “这地方怎么那么多的石钟乳啊我操。”我骂了一句粗口,好半天才不那么疼的。

    我也适应了这边的漆黑环境,算是看得到一些东西来着。

    我伸出一只手来,把狼崽子拉起来,这家伙在我也安心一些,索然不靠谱。我想着这水池是没办法再回去了,毕竟这地方通往的还是我们刚刚进来的地方,现在回去也只有找死的份。虽然也不知道这究竟是个什么地方,好歹也有路往前不是?

    狼崽子似乎十分开心,我了凑近一些还是能见到他上扬的嘴角的。我从前就觉得要养活一个小孩不容易了,更别提养活一个熊孩子。狼崽子兴许就是属于熊孩子那系列的吧?不对,他是狼孩子……

    我胡思乱想着就走了出去,渐渐的走到外面,终于有了一些亮光来,我看着四周有一些零零星星的尸骸在,都是变成了一副白骨了,有一些穿着清朝的衣服——就跟我们看林正英的僵尸片里面的僵尸一毛一样。

    还有一些则是穿了现代的衣服,很相近的年代,应该是从民国时期到现在都有,基本上走上一段路就能看到一个。他们身边无一例外的都有一些钻金银珠宝散落在旁边。

    范五叔说,墓里面的东西最好不要乱碰,我猜测了一番这里应该是个墓穴才对。不然任谁也应该不会想着在这墓穴里面弄出壁画啊人的一生之类的图画来吧?也有可能是什么敦煌莫高窟里面的……

    算了我也不知道我想到了那里去了。

    总之我现在身上算是有点小钱,不差这些,再说了就是差,还是小命要紧,我不会拿我的性命开玩笑的。没有双生在,我还是要小心小心再小心为好。

    我拉着狼崽子往前走,这厮倒是对墓穴那些尸体很感兴趣,但是他感兴趣我不感兴趣的,我每次走的正欢快的时候,他就猛然拉住我,指着那狰狞的尸体对我笑,就好像是在超市里面的妈妈带着小孩去逛街,小孩露路过了冰淇淋摊位的时候立刻伸手哭着嚷着要吃冰淇淋一般……

    虽然他并没有哭着嚷着的样子,但是比这哭着嚷着的模样要吓人的多。笑着指着尸体,好像在说:“那个看起来好好吃的样子”这样的话,我看着就觉得鸡皮疙瘩掉了一地。

    “你不能吃,先饿着,回头让小檀香带着你一块去别的地方找。”我没好气的警告道,让他不要总是拖着我的后腿。还好小狼崽子不是那些个在超市不给买东西就哭泣撒泼的小孩,两只恋恋不舍的看了好几眼之后,跟着我继续往前去。

    越往前面走我就觉得越冷,浑身都仿佛置身冰窖里面一般,冷得我牙齿发颤。

    也不知道这是在什么地方,四周都是黑漆漆的一片鲜少能见到光亮。要不是狼崽子的眼睛灰的亮眼,不然我都看不清楚他什么表情。

    走了不知道多远,弯弯绕绕了一片路之后,我突然看见了一个令人毛骨悚然的东西,我立刻就停了下来!

    娘的这里怎么会有粉虫?!

    我对于粉虫算是惊弓之鸟了,光是看着密密麻麻的粉虫,我立刻就想起了我后背起的那一片的包,发痒到让我怀疑人生。

    我吞了一口唾液,不敢轻举妄动。倒是狼崽子,对那些粉虫好像很感兴趣似得,竟然要伸手去摸,还好我聪明机智,立刻拦住了他并且眼里批评道:“这东西也是能乱摸的吗?赶紧收手回来我告诉你,这东西碰上一点都会长一身的包!”

    狼崽子好像听懂我的说的话,讪讪的收回了手来,仰着头一脸天真的看着我。我来伸手摸了摸这熊孩子的脑袋,语重心长的说:“这地方邪门的很,别乱动东西就成了懂吗?

    小狼崽子点点头,一只湿漉漉的手拉住了我的手腕,他现在看起来就是个四岁左右的小孩,伸长手是刚刚好能够抓住我的手腕的,我拉着他继续往前。

    走到前面得时候看见了一个比较大的石门,石门上边画满了一些图腾,底色是红色的,其他的则是五颜六色十分喜庆的模样。我摸不准后边是什么,但是这也没有别的什么退路,所以我还是决定要打开这扇门。

    我之前去过北京,虽然只是匆匆一日一游大部分被宰,但是还是记住了那扇恢弘的**的大门。这门很像,只是又有的不一样。我眯着眼睛看了好久,才发现这上边竟然是花团锦簇,都是漂亮的鲜艳的花朵,好像就真的是开在我的面前一样。

    刚刚没有注意到的时候还以为就是胡乱画上去的图案乱七八糟的,但是一旦接受了这个就是各种各样娇羞的花朵的时候,我立刻就被迷惑了一样,看的简直带感。

    我伸手想要摸上那些花朵,甚至还嗅到了一丝丝的花香味,我已经伸手去想要摸那些个花了,就在这个时候,琅东拉着我的那边手被狠狠的掐了一把,疼的我立刻回过神来,我有些发愣的看着脸上一点笑容都没有的琅东,吞了一口口水。

    我怎么觉得我刚刚好像被花给迷惑住了一样?因为我甚至嗅到了花香味儿了……

    果然这是很邪门的。

    我赶紧从腰上将牡丹盒子给掏出来,从里面抽出来一张百姓公,迅速的叠了一个三角符,;然后放进了舌苔底下含着,带着点特殊的符纸的味道,让我的味蕾十分苦涩,但是立刻就甚至清晰起来。

    我深吸一口气,。干脆脱掉了身上湿漉漉的外套。我来的时候穿了一件外套,因为刚刚到那沼泽地的时候太热了我就脱了下来,李曼则是穿了一件背心来着。我把湿漉漉的外套在手上卷了卷,咬着舌尖,将门推开。

    这次这门没有干扰我半分,就是有些沉重,推开的时候废了一些力气。

    开了门,门里面溢出来一股子浓重的香味,这味道闻着都让我的头脑发昏,我赶紧后退了几步,生怕这烟雾是有毒的。

    等了一阵那香味才浅淡了一些,我缓了一口气,将门打开大一些,里面没有一丝一毫的亮光,我的眼睛也看不到有活人或者是死尸的存在,我默默的舒了一口气,带着狼崽子走了进去。

    狼崽子的那双灰色的眼睛就是晚上也会散发着幽幽的亮光,我以前晚上睡觉,他睡不着,我突然惊醒的时候就能看见两个亮闪闪的点死死的看着自己,当时是被吓着了,也给忘记了直接把人给掀翻到底板上去了。

    现在想想都觉得好好笑。

    不过现在不是乐呵的时候。我平复了一下自己的脑子不让自己胡思乱想。最近也不知道怎么的越紧张就越会想到以前的事情,就跟过电影似得。

    我借着琅东堪手电筒的眼睛看了一番四周,往前走了两步,突然被某样东西给绊倒了,结结实实的摔在了地上,我还听见了“咔嚓”一声,我心里一个“咯噔”想着,不妙了我骨头是不是给断了?!

    可是仔细一琢磨,不对啊,我的骨头要是给断了也不会像现在这样从容吧?我肯定要痛死了吧?

    我用手往屁股底下摸了摸,伸手先是摸到了一些好像是衣服一样的布料,接着又摸到了一个东西,很像是手指,就是没有皮肉剩下骨头的那种,我心中一惊,刚想收回手来,突然就被那东西给抓住了,我的心都快跳到嗓子眼去了,就在我准备伸手扯断了那东西的时候,突然间,四周陡然亮起了光来!

    什么鬼……

    亮光亮起来也就算了,还有音乐,那种很悠然的唢呐声,我听着感觉有些瘆得慌。

    “新人到咧……”空空荡荡的大厅里面突然间响起这样的悠长的声音来,我自己都还没反应过来,一阵云雾吹拂过来,一排的凳子还有人,突然就出现在我的面前……

    我也不知道怎么形容我现在看到的情景,一排过去,我粗略一算,大约有十来个作为,然后这些座位上面端端正正的坐着十来个穿着红艳艳的新娘子。我当鬼侦探那些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