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12章 山洞
    我心里面想着要是之前不答应那该死的司寇玉就好了,想想刚刚那短短几个小时给遭遇的事情我就觉得糟心——

    可是如果就连麒麟都没有消息,我自己更是没办法去找,我最担心的是后面的恶鬼都睁开眼睛了,这样就只有死路一条了。

    我小小声的叹了一口气,仰头看着头顶。因为树木太过于茂密的原因,所以这样看上去并不会看到多少的太阳,基本上只有树叶和树叶的夹缝才能透进来一丝阳光来。

    照在身上也是不疼不痒的。在墓穴里面的时候我就感觉自己快热成狗了,现在缓过来了还挺舒服的。我这会才低头看着自己的衣服,深蓝色的底的官服,就是清朝那种官员经常穿的,我自己是不知道什质地的,不过感觉摸上去还挺舒服的,冰冰的。

    最主要的干的也快。我摩擦了一下这布料,上面的水分基本上已经没有的差不多了。我不禁感叹一句:以前的工艺就是好,瞧瞧这衣服舒服的,不比现在那种好几千块钱的差。

    四周安静的很,只有小铁头打呼噜的声音,我是睡不着了,肚子又饿,可是现在我的体力还不成,所以没办法去找吃的,只能再等等,等小铁头醒过来我就跟他去找点能垫肚子的。

    也不知道那蛇肉在他的胃里消化了没有,不然他要是不饿的话很可能不会和我去找吃的。

    我是快饿死了,那些蛇肉还真心算是原封不动的全部吐出来了。

    虽然也不算是多好吃的东西,但是起码比起小狼崽子给我嘴里塞进来的东西要好得多,我感觉现在嘴巴里面好像还有那股子让人反胃想要吐的腥臭味儿。

    我心里想着想着,胃还真是造反起来了,为了让自己不去想那些有的没的,我干脆就抬头网上看,继续望天去。结果刚一抬头,就有一滴水滴在了我的脑门上,我定睛一看,发现乌云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聚集起来了。

    我在这方寸的缝隙之中甚至还能看出来那可怕的闪电,游移在雷云层之中,随时随地都要劈下来一样。

    “那棱格勒是个出了名的雷谷。”我脑海里面模模糊糊的出现这样的一个声音,之前何甄灵好像是这样说过的。

    在沼泽地里和顾老狗遭遇了雷云层,我的招雷符完全没有用,还让这些行尸越发的嚣张,要不是找到了这条道通向将军墓的,我可能都要交代在沼泽地里面了。

    现在想想还感觉有些后怕,你说要是我水性差一点的不得死在那沼泽地里面了?

    也不知道那顾老狗怎么样了。这老奸巨猾的应该不会找不到机会走的,顶多是受到一点伤害,现在保不准逃走了,我猜测这厮很可能逃跑了。至于跑到哪里去我就不得而知了,毕竟这也只是我的猜想罢了。

    雷云层越来越密集了,我看着有些心惊胆战的,一把推醒了睡得都要吹口哨的小铁头,小铁头迷迷糊糊的被我踹了一脚,揉着眼睛半睡不醒的睁开了眼睛:“咋了咋了?”

    “你看这天准备下雨的样子,我们现在还在林子里很危险的,先出了这个林子或者找个山洞什么的先躲躲雨。”我说这就把眼睛圆滚滚的在转着的小狼崽子放下来,自己站起来伸了一个懒腰。

    小铁头捋了一把自己睡得满脸大汗的面颊,也跟着站起来,一副睡不醒的样子。我们几个没有耽误,赶忙的就在林子里深一脚浅一脚的走着。这边也不知道是不是常年没有人来过一样,树叶十分的厚实,踩上去是软绵绵的。

    天空开始飘着小小的雨水,偶尔抬头看一眼能看到很可怕的闪电在天际边上游移不定。

    还好我们走了没多久就从一边出去了,出去之后到处都是乱石块,这边的山体有挺多少山洞的,我和小铁头临近找了一个就给钻进去了。

    这山洞里面是很干燥的,刚一进去还有小老鼠在,我们进去了这些老鼠就胆小的跑开,我心里一阵肉疼:这好歹也是一口肉啊。

    不过我立刻马上就唾弃自己了,娘的竟然沦落到这样得到地步了,能吃的就连是老鼠也不管了?

    看来饥饿对于一个人的改变是巨大的,总之要是搁以前有人告诉我以后我会很渴望吃老鼠我一定一巴掌糊在他丫脸上来着:蠢啊你我不能吃别的肉?我最讨厌就是老鼠了。

    可是现在我确实渴望着。

    我们几乎是前脚刚爬进的山洞,后脚泼瓢大雨就下来了,要是慢一点可能都要变成落汤鸡了。

    我也不管脏不脏,就这地就坐下来,看着那来势汹汹的大雨,脑袋有点空白不知道自己应该想什么。

    “白仔,你是不是渴了?要不要我去接点水给你喝?”小铁头见我一动不动就走过问我,我摇摇头,“不用。”其实我就是纯粹的不想动弹而已,不关渴不渴的事情。再说了我刚刚在沼泽地里面被那行尸往下拉的时候我可是喝了好多的水来着,现在是根本不可能口渴。

    因为我不理会他,他也没有自讨没趣,继续去睡觉。难为难的这里那么硬,他都能躺着就睡着,还吹起来小呼噜。

    我坐着看了一阵,这雨丝毫没有变小的样子,反而是越下越大。雷电就好像是下雨一样也跟着劈下来。

    没错,真的就是劈下来的。不愧是那棱格勒,果然不辜负他雷谷的称号。

    我看了两三分钟这样就有点累了,寻思着盯山洞里面找一一下有没有老鼠什么的也能大打牙祭。

    刚要收回目光的时候,我突然看见滂沱大雨之中有一个身影仓皇朝着我们这个方向过来,我心里一惊,条件反射的就把小狼崽子往我的身后拖,一巴掌糊醒了小铁头,“有人来了!”

    小铁头本来睡得正香,被我这声“有人来了”给惊醒了,立刻一扫疲态,跟我站在一边,警惕的看着跑过来的人。

    那个人跑的是极快的,没一会就已经到了我们跟前来了,我不禁后退了一步,一不小心就撞上了小小个的琅东,我刚刚忘记他的存在了。

    还好这小子比较激灵,我才没有踩到他的脚背。

    我担心这小孩腿短手短的待会一不小心就被我弄伤了,于是我一把把他捞了起来丢我肩膀上骑着。

    刚好他骑上我脖子了那个身影就到了洞口带着一阵雨雾给冲了进来,我和小铁头都定定看着那个人。

    那个人也看着我们。

    “嗨……”不知道现在这样的招呼算不算大的好。

    钻进来的是个高挑的女人外国的,剪了一个bob头,头发是黑色的,眼睛很浅很浅的灰色,乍一看我还以为是小狼崽子失散多年的姐姐呢,特别白,就穿着一件黑色的背心,一条牛仔裤,马丁短靴,进来就扫了我们一眼。

    “g,感谢上帝,终于见到活人了!”女人激动的仰着头,看着我们的眼神也热切的多。

    我和小铁头两个互相看了一眼,还好我的眼神是不错了,能看的出来那个女人身上的三把火十分旺盛,确实是个人没错。

    还是个中国话说的很顺溜的外国妞。

    “你好。”我尴尬的朝她招了招手,接下来就不知道说一些什么好了。

    倒是外国女人热情的多,把手里捂的严严实实的东西放下来,然后摊开那夹克,接着就把里面的“东西”给掏出来,我定睛一看,这包着的竟然是一个跟狼崽子很像的小孩。

    ,我赶紧抬头看了一眼骑在我头上的小狼崽子,小狼崽子伸手糊在我的额头上,还拍了两下特别响亮。不过这倒是不怎么疼。

    “你能帮我看看我弟弟吗?”女人眉头紧紧皱着,“自从来到这里他就开始昏迷不醒了,我很担心他。”

    原来是他弟弟,也难怪,这小孩黑色的头发,皮肤很白,估计眼睛也是灰色的。

    我凑近了一些看,这一看菜发现这小孩黑气萦绕,竟然是中了邪气了。我从牡丹盒子之中掏出一张写好的平安符来,折叠了几下变成三角符,捏开他的腮帮子就往舌根底下压着,这期间外国女人一直在看着我的一举一动。

    我虽然不是那么细心的人,但是我也察觉得到她的手一直压在自己的靴子上,灰色的眼睛警惕的注视着我的一举一动。

    还好我老薛家的符纸一张见效,那些邪气见着我写的符纸分分散开。其实这就是咱们见多的被魔怔着了,魇着了。

    小孩魂魄没定好,脑袋上都还没完全闭合,最容易招惹到脏东西来着。

    大概过了很尴尬的一分钟左右,小孩悠然转醒;,果然不出我所料,这小孩眼睛和是很浅很浅的灰色,这样一看跟小狼崽简直是像得不行。

    因为暂时没有什么危险,我就想着把小狼崽子丢下来,,谁知道这厮上了我的肩头就不下来了,我菜刀眼扫了他一下,他也不管就是不下来。

    我就只能由着他了。我当鬼侦探那些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