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15章 塌方
    小铁头和克里斯丁在有说有笑,大卫独自一个人坐着,而我身上琅东还在折腾我的脸,要不是饿的没什么力气了我一定会丢他出去喂雷电的真的。

    这小孩格外喜欢掐我的脸,我都一整天洗澡了,脸上的油都可以煎鸡蛋来着。这厮竟然还玩的那么开心。

    天依然在下着雨,已经下了一天一夜了,我看着外面这情况恐怕还要下雨。这那棱格勒下雨天我根本就不敢迈出去半步,就担心一出去就要被劈死了。

    还好我没力气是没力气,但是琅东激灵,给我抓住了两只大老鼠,我看着老鼠我的眼睛都红了,你没办法体会这种饿的连屎都想吃的人的感受的。

    我拿着小铁头专门用来弄菜吃的刀子给老鼠开膛破肚,小铁头则是和克里斯丁去找柴火,两个小孩就在旁边看着我。一旦大卫想要靠近点我,琅东就会在一边抱着我的大腿,瞪着一双灰色的面无表情的看着他。

    我虽然是在做工,但是我还是看的很清楚的。

    这小孩子的独占欲有时候确实是挺可怕的。

    我把老鼠收拾干净了削了几根粗一点的签子,不是多滑溜,毕竟我现在一点力气都没有了。摸了一些小铁头给留下来的盐上去,眼巴巴的看着小铁头去的方向,等着他把柴火带回来。结果这一等我就等了差不多半个小时……

    娘的失策了,怎么能让这厮和克里斯丁一快去呢?这两个家伙肯定一块就**来着了!

    妈的我都快饿死了他们倒好就毫好上了……

    我坐在了地面上,感觉饿的手里的那几串肉串都是沉重无比的。

    还好他们还算有点良心,没弄个一个两个小时的,把柴火搬回来的时候小铁头还腆着脸上前来跟我说柴火不少好找来着。

    欲盖弥彰!

    最烦就是这种臭不要脸的了。所以我不负责生火也不负责烤肉,能烤好了我就吃最大的那一块,吃的我痉挛了两天的胃终于有一点慰藉了我才罢手。

    打了个饱嗝去漱漱口,这老鼠肉就只有盐作调料的,味道其实还是很腥的。

    吃完东西我感觉身体有点力气了,也不是那么头昏眼花了,期间我想要伸手去试探一下大卫的脑门看看有没有退烧的,谁知道小狼崽子二话不说就抱着我不给我上前去。

    这家伙……

    我皱着眉头丢开他很多下他都没有走,就那样抬头看着我,还十分委屈的样子。我叹了一口气,打消了这个念头,让克里斯丁自己探一下他的体温。只是大卫还很反抗,经常看着我这边,却又被琅东冷冰冰的眼神给杀退了回去。

    我叹了一口气,心说我怎么就不招女人喜欢净是招一些小屁孩喜欢呢?

    简直心塞……

    “不烧了,退了。”克里斯丁趁机摸了一把大卫的额头,然后十分感激的看着我们。

    “那就好,不烧了就好。”我点点头,心说这个时候也不好生病,只要一生病就让人费很大的精气神去照顾,小孩子就是这样的。

    反正不发烧了就是个好消息,也让人心里那块大石头给掉下来。

    不过这娃子十分挑食,因为这老鼠肉很腥就一口都不吃。这一点我必须夸一夸我们家琅东,这孩子就什么都喜欢吃,没有不喜欢吃的东西。

    饱暖思淫欲,这两个精力充沛的家伙自打被我给撞破了之后二话不说就往深处走,我都觉得不好意思了他们好不收敛,要知道这里可是又小孩的。

    然而我不能去管束别人做些什么,毕竟那是别人家的事情嘛。

    很快时间就到了下午了,这边你的老鼠不是那么好抓,十分狡猾,但是块头大,一个能顶我一餐饱,我虽然也是很膈应这东西的但是又还说呢么办法?不吃就要死,是死还是吃,那就是自己的事情了。

    我反正是要活下去的。

    雨还是在下着,依这样的势头下去,搁在我们麓水湖那一块非塌方不可。

    我倒是挺想出去看看的,可是现在这样电闪雷鸣滂沱大雨的,除非是脑子秀逗了不然怎么着也不会出去的。

    晚上喝了一点水之后我和小铁头还有克里斯丁说着守夜的事情,他们非要说让我睡,他们守夜就好了。

    我有一些尴尬,我毕竟也是要奔三的人了,怎么可能不知道他们的意思?于是也不好当这个电灯泡,躺在地上就睡过去了。小狼崽子就趴在我身上也跟着一块睡。这家伙平时顶多是睡在我旁边,这次却很霸道,反正不给我抱着大卫也不许背着他,但是其他的地方随便他怎么接近都无所谓……

    我也不知道他这是什么意思。

    我肚子里面有东西消化了就舒服的多了,觉也睡的安稳。只是我想安稳,却总是有东西不让我安稳。

    睡到半夜迷迷糊糊的时候突然一阵巨大的声响将我惊醒!我猛然从地上爬起来,差点把小狼崽子给弄下去,还好他抓的比较紧。

    我往洞口外看过去心里一个“咯噔”,因为那声巨响之后我根本什么都看不见了,没想到竟然山体滑坡吗,把我们的洞口都给培掩埋住了……

    “跑!”我身后就拎着大卫往里面去,外面不见小铁头还有克里斯丁的身影,我寻思着他们应该是在里面来着。

    果不其然,我刚进去他们就迎上来,小铁头很紧张的问我:“怎么了这是?”

    “山体滑坡了!咱们快点走!”我就担心这滑坡会灌进来,到时候给淹没在泥土之中就真的是交代在这里了,等着明年发芽吧。

    “山体滑坡?!”小铁头震惊异常,我也没时间去理会他,立刻就朝着里面钻进去,我之前跟着琅东一块走进来那木头的时候就感觉到里面是有风的,应该就会是有路,但是我还是期盼着停雨,不想再往里面走来着。

    可是谁知道真心是屋漏偏逢连夜雨了,人一倒霉起来真心是喝冷水都觉得塞牙,说的就是我现在这样了。

    我叹了一口气,感觉耳边还有轰鸣声,我的脚步不禁加快了一些。期间我就把大卫地丢过去给了小铁头了,虽然小孩是很小没错,可是好歹是有分量的实心的,我这几天又劳累的很,根本负荷不住这重量的。

    往里面跑了一阵总算是没有再听到那声音了,我一停下来就把小狼崽子放下来,这一会他很识趣并没有强拉着我的衣领不肯下来,回头能出去我一定带他去下馆子,这么乖不多见了。

    我伸手撑着膝盖粗粗喘了好几口气,这一回头才发现克里斯丁还有小铁头和大卫都没有跟上来,我觉得有些奇怪,寻思着他们不会是出事了吧?这样一想着我的有些着急,想要回头找他们。

    步子刚迈出去就给琅东抓住了,琅东这会没有表情,就这样看着我,,摇摇头。

    他是什么意思?让我不要回头找吗?

    “不行,做人不能忘恩负义,你铁头哥在沼泽地里面拉了我一把,不然我都要淹死了,所以我们要回去找。”我伸手拍了拍琅东的头,琅东就那么直勾勾的看着我。

    忽的他就笑了,拉着我的衣摆走,应该是答应和我一快去的。

    我笑着把他抱起来背在身后,“你腿短就在我后背上就好了。”我这样说着,然后就走回去找小铁头。还好我的顾虑是多余的,走到了一半路就找到了小铁头,小铁头瘫软在地上喘气儿,跟拉破风箱似得。

    让你丫的天天纵欲过度,这边又没有吃的你竟然还敢这样做,果真是活的不耐烦了,我在心底冷哼了一声,然后走过去问:“还活着不?”

    小铁头艰难的吞了一口口水,点点头,示意他还能动。

    克里斯丁和大卫就在一笔看着我和小铁头,也不知道怎么的总觉那四只眼睛看着我的时候我会觉得很不自在,这种眼神有点问题……

    可是你问我有什么问题我又说不出来……

    是我的错觉吗?

    我摇摇头,让自己不想那么多的东西都过克里斯丁的身边去看看那泥石流又没有流进来。我看了一遍发现没有才回来,坐下小铁头旁边看着他。

    这地方太暗了我看不到他的脸,只能看到红彤彤的一片热感应,还有他肩膀上的三把阳火。这样凑近了一些看,我发现他三把阳火的颜色稍微变了一些,总感觉不是那么红了,带着点橘色……

    橘色,橘色,在变色吗?

    我以前看到的阳火一直都是红色,然后就是快死了将死的就是蓝色,死掉了灵魂没出窍的就是绿色,然后魂魄都没有了灯就灭了。

    可是这怎么会有个橘色呢?

    我皱着眉头又再看,发现这颜色变成了红色……

    是不是我眼神不好看错了?

    我子心里想着,希望是自己多想吧?

    休息了一阵之后我感觉我的身体有些一些力气了,没有刚刚跑的那么难受了,倒是小铁头这会都还没缓和过来。明明人克里斯丁都缓过来了,果然纵欲伤身啊。我当鬼侦探那些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