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22章 梦?不梦?
    这扇门是关的很紧的,我废了很大力气才打开,闭合性很好,比起之前那两扇一推就开的门来说这扇门算是非常好的了。

    我推开那扇门扑面而来一阵很香的茶叶味道,还有混合着酒水的香气,我登时觉得心旷神怡。我以前是跟着我爷爷的,他老人家什么都不喜欢就是喜欢喝酒还有喝茶。

    那时候我还消,不懂怎么给他排忧解难,而且他的烦心事也是太多了,就跟一团乱麻似得,根本就就没办法去理顺了,我们这些小辈就更没可能去帮忙了。

    我最常做的事情就是在他烦闷的时候在他旁边陪着他喝茶。这小老头开心的时候就特别喜欢喝酒。那时候比较小,不能喝酒,所以就看着他喝。喝醉了他就可劲儿的跟我侃大山。

    从他年轻的时候的奇闻异事,到现在,要是不偷偷开溜的话是要听他说上三天三夜的。不过他大部分都是说以前的事情,很多都是重复着说。什么那时候难的,刚解放那会,然后什么吃大锅饭的,做工都是公分啊之类的。

    最严重的应该是那时候看本黄历都要被批斗,那时候是最可怕的。当时农村人里面还是有很多人信奉鬼神的,红卫兵就将其说成是宣传迷信,把我爷爷抓去斗。

    要不是有个朋友在,估计他也活不到现在。

    现在想起来倒是挺怀念他说的那些个故事的,很有意思。

    不过听不到了……

    我在心里叹了一口气,然后迈步走了进去。

    走进去之后那香味更是浓郁,仿佛我整个人都沉浸在酒香茶香之中,十分的舒畅。

    这边同样的没有拉开窗户,我正想着去拉开窗户的时候,突然听闻一声清晰的咀嚼的声音,就从我左边手的方向传过来,很清楚,让人听了有一种高骨悚然的感觉。

    “琅东?是你吗?”我小声的问了一句,没见有人应答,我就壮着胆去走到那个方向去看。刚往前走了两步,左边手那黑暗的地方突然冒出了一个人来,我被吓了一跳。

    然后忍不住就后退了一步,看着来人我一颗心才放下来原来是小狼崽子。

    “你吓死爹了!”我骂了他一句,他抿嘴笑着,眼睛有点弯弯的,他的手往后背放着,我隐约觉得有点不对。

    “你拿着什么?”我问他。

    有那么一瞬间我察觉到琅东的笑意好像加深了,“给我看看。”我用的是命令的口吻,他并不说话,就那么看着我,就那么笑着。

    “拿出来我看看。”这厮不会又在乱吃东西了吧?我心里想着有点担心。

    琅东和我僵持了一阵,才把手给拿了出来,摊开来给我看,我看着就一个圆圆的白白的东西,也不知道究竟是个什么来着。

    我刚要伸手拿起来看看是什么,他突然就把肯纳东西给塞进了嘴里里,然后张开了手,笑的眼睛弯弯的。每次他这个动作都只有一个意思,那就是让我抱着。

    我菜刀眼挂了他一下,嘴里碎碎念道:“让你给我看看究竟是个什么东西也不见你给我看,这会想让我抱你了?我告诉你自己走着,没门。”

    小狼崽子收回了手,仰着脸依旧是笑着,仿佛并没有因为我刚刚的那一下打击给压垮了,他往裤腿上擦了擦手,大约是拿着刚刚白乎乎的东西的时候手上沾染上了也说不准。

    “擦干净点。”我这样说道。

    琅东笑了笑,然后手在裤腿上使劲的又擦了擦,接着小跑到我的面前,又张卡手。

    我想着以后我要是有儿子女儿,也应该会经常跑来跑去的找我要抱吧?

    “告诉你以后要是乱跑我要揍你屁股的,知道吗?”

    琅东忙不迭的点头,又是抿嘴笑着,模样十分乖巧。我也就干脆伸手把他抱起来了,谁让他现在是个小孩呢?

    我抱着他出去,他趴在我的肩膀上,似乎是在向后看,我拍了一把他的后背,然后把门给关上了,就走出去。

    小铁头这厮竟然还在那个房间里面抱着箱子不撒手,看看他笑的一脸傻逼的样子我就想笑,不过想想之前我在戚宏敏那里拿到黑卡的时候也是这样乐呵的。

    反正也算是半斤八两了。

    我寻思着今晚要不就在这里过夜吧,毕竟是有房间,外面的山洞之类的和这里根本就没有可比性的。我和小铁头说了一声,这厮才终于从美梦之中惊醒过来。

    我真怀疑我不在的这段时间他是不是一个一个的舔过去了。

    我们来的时候已经五点多了。六点整天色就完全黑下来了,我们找到了一件很干净的卧房,房间里面一切的设备都齐全。在我的强烈要求下,他用这里的水擦了一下身体换了一件衣服。

    绫罗绸缎是没有的换的了,都是一些女人的衣服,不过这房间里面倒是有男人的衣服,还挺好看的。我身上的衣服还行,就不换了,但是裤子我要换掉。

    绫罗绸缎那里竟然以有不少的小孩的衣服,我翻找了一下,找出来了一套颜色不是那么鲜艳的给小狼崽子换上,这衣服就算不是很花俏也都是花朵啊之类的。

    总是不像是给男孩子穿的。而且还层层叠叠的很弄,我最后想了想就给他穿了一件里面的白色的和外面你的,末了问了他一句:“热不热?”

    小狼崽子摇摇头,继续用那张笑脸看着我。我怒摸了一把他的脑袋,然后和小铁头还有他一块躺在一张床上睡觉。

    这张床真心是豪华真心是大,而且还泛着一股子香味,我闻着比较像是檀香,味道很好闻,我是先守夜的,守上半夜,下半夜就让小铁头起来守夜。

    谁知道这厮满脸愁容,“这么安全的地方还要守夜吗?”我想一巴掌给抽死他的心都有了好吗……

    这厮是那只眼睛看出来了这地方安全了?儿吗?

    我狠狠瞪了他一眼,他立刻蔫不拉几的不书画,倒头就睡。

    我没事做,因为找到了一盏油灯,我就点着了然后在拉了一张凳子画符。我之前给了一些百姓公小狼崽子,然后我自己拿了一些,但是谁也不知道这接下来还有什么变故,我有些担心,所以一点都不敢怠慢。

    保障这东西肯定是越多越好了,不然呢你?

    符纸不是那么好画的,我之前来的手备了不少的朱砂,但是鸡血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什么来时候调出来了,这会是再也看不到踪影。

    没有鸡血就没办法画符纸,可是我现在就那么点符纸根本看不够看。还没找到双生,也没有见到顾老狗,这会要是因为没有符纸我挂掉了,我做鬼都不会放过自己的。

    我想了想就干脆在中指扎了一下,冒出了血珠出来。

    说实在的这是下下策,虽然童子的血画出来的符咒质量更好,但是一方面消耗自己的精气神一方面没害损害自己的元阳,其实划不来的。

    吃十几鸡都补不回来,看来这次回去要找沈妖精药店人参什么的补补身子了。

    我叹了一口气,苦逼苦的继续画符咒。

    到了半夜的时候我准时准点的把睡得正想的小铁头给踹了下床去,他一下就惊醒了,嘴里还一个劲的大叫着:“怎么了?!怎么了?!”

    “到点了,赶紧起来。”我脱了鞋子上床,把鞋子藏在了床底下,这鞋子湿了干干了湿,现在味道大的要死,我是不敢放在窗口上的,要是有什么味道的话也太难受了,而且这窗口还在床头上。

    也不知道是不是这张床散发的檀香味,让我感觉好舒服,一下子就睡着了。

    我也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我是被一阵剧烈的颠簸给惊醒的,我睁开了眼睛,发现四周都是黑乎乎的一片,船晃荡的厉害,就连旁边的那些花瓶什么的都摔到了一边去,我头顶上的小窗户也不知道什么时候给开了。

    不断的有水泼进来,淋得欧文整个脑袋都是湿的,我条件反射的就起来把窗户给关上了。

    我刚一看看像外面心里“咯噔”了一下,虽然是比较昏暗,但是我还是能看出这是一片汪洋……

    “小铁头!”我大叫了一声,但是完全没有人回应我,我回头一看,房间空空如也,就连琅东也不知去向了……

    这是怎么了?难不成我又陷入了什么幻术之中了?

    我赶紧伸手狠狠的抽了自己一巴掌,因为太过于用力了,所以腮帮子有点疼的麻木,我艰难的吞了一口口水,立刻找出来我的鞋子穿上,然后十分踉跄的扶着船走了出去。

    我刚走到外面迎面而来就一个男人,我看不清楚他的样子,但是我看到了他的衣衫,怎么说的,那张脸就像是经过处理一样,十分的模糊。

    但是其他的地方是很清楚的,我看见他穿着深蓝色的衣衫,跟我之前翻出来给小铁头的那一身有点区别,应该说是布料看起来没有那么华贵吧?

    这家伙直接无视了我,急匆匆的走进了我刚刚的那个房间去,然后令我震惊的事情的发生了从我的房间里面竟然走出来一个男人,男人身边还跟着一个人!我当鬼侦探那些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