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30章 吃人
    那东西应该是知道这刀子的厉害,用力一甩,把嘴里的小铁头给甩了出去,我心中一惊,想去接住他却也来不及了!

    他狠狠的摔到了巴士上的窗户一声破碎的声音响起,小铁头就这样和碎玻璃一块摔出了外面。

    “小铁头!”我大叫一声,但是目光却也只是一转眼而已,我立刻就回过神来,朝着乐乐砍去!

    那东西机灵的很,根本就不给我这样的机会!只见她突然弯下膝盖,然后朝着破碎的窗户那边跳了过去!关键时刻竟然用长嘴巴把琅东给卷了起来!

    “掰……”琅东只开的机叫唤着一声,我甚至能感觉到他现在已经是一脸懵逼的状态来着,我惊叫道:“琅东!”

    我草!

    我条件反射的伸手抓住了琅东的手,但是我却只碰到了一点衣角,然后我就眼睁睁的看着琅东给那个怪物给掳走了!

    所有的一切几乎都发生在电光火石只见,我甚至都还来不及伸手去抽百姓公,乐乐带着琅东就走远了!

    我顾不得那么多,朝着乐乐的方向就追过去,追了不知道多远,她的身影已经完全不知所踪了,我才颓然的瘫在了地上。

    “你没事吧?”尤克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跟上来的,他伸手本想要搀扶我一把的,但是我现在丢了琅东了可谓是心如死灰了,再加上刚刚跑了那么一大段,身体早就吃不消了。

    现在他要搀扶我我也拒绝了,我摆摆手示意不用,缓了一下才终于说清楚一句话:“你让我一个人静静。”

    尤克把伸过来的手收了回来,“那东西应该是找个地方独食去了……”

    我一听到独食两个字整个人都不好了,我脑海里面瞬间惊现小狼崽子被人破开了脑袋吃掉骨髓的惨境,我忍不住就一个哆嗦!

    “不成不成,我要去找他!”我大叫爬起来,腿有点发软,刚开始走起路来摇摇晃晃的不熟很得劲,差点就摔了。

    “你脑子有病了吗被那东西抓住就没有活路的。一飞机的人基本上都被那东西吃掉了你知道吗?”

    尤克说这话的时候声调十分平缓,就跟朗诵课本似得,一点感情都没有。我心里十分不得劲,“那是我儿子!”

    “你儿子死了你也要跟着一块去死是吗?”尤克没有松开拉住我的手,反而抓的更紧一些,我使劲挣脱了他的手,“他死了我也没活路。”

    说完我就往前面去,我还有引魂铃,我可以用这个找到琅东!

    刚刚太着急了,我一时忘记了引魂铃的存在,这会记得了赶紧的一边跑一边抽出四张百姓公来,嘴里念着:“临!兵!斗!者!皆!阵!列!在!前!”

    有了生气有了唾液,那四张百姓公立刻燃烧起来一阵黑色的火来,从燃尽的灰烬里面闲扯出来层层叠叠的锁链,每条锁链上都有铃铛,不会响。

    这个引魂铃可以找你需要的人的魂魄,只要你想着那个人的音容,不断的在心底叫着对方的名字,那么,露过这个人所在的地方的话铃铛就会响起来。

    虽然看着是很方便的,实际上这是个十分积累的技能,毕竟这里那么大,你也不知道哪里对方是走过的,哪里对方没走过,完全就是搏气运。

    我跑的很着急,手里还握着那刀子,本来没觉得有多沉的,现在感觉沉的要命。

    我不知道自己跑了多久,也不知道是到了哪里,总之我就一个劲的往前,漫无目的,只求引魂铃赶紧的响起来。

    我跑的有些气喘的时候,看了一眼手表,发现竟然跑了的快一个多小时了,四点半左右现在,但是我身上的引魂铃根本就没有声音。

    期间续了不少的百姓公,因为引魂铃的功效没有那么长。跑到最后我实在是跑不动了,脚步也渐渐的缓了下来,我发现自己竟然跑回了之前的唐船那边……

    我操,我这是跑了多远了?要知道之前我们都是坐着吉普车过来的,现在我竟然跑了回来……

    我看着那在夜幕下黑漆漆的唐船,心中立刻就想起了那天我吃掉的那个女人,满手的血满嘴的血腥味我还记忆犹新。

    也不知道是不是我太害怕了,总觉得回到这里让我头皮发麻。

    我见过不少的鬼怪,半辈子不知道遇见过多少的事情了,但是我都没有像现在这样害怕过。

    我之前在异世界被人哄骗喝了一碗婴儿汤,现在想起来我都觉得自己每一寸皮肤血肉骨骼都是罪过的。

    我能吃各种各样的东西,但是唯独人……

    同类相残算什么?

    我那时候差点就疯魔了,所以可想而知那天对我造成了多大的心理阴影。

    所以现在不小心回到这唐船的时候我的心理多少有些膈应。

    我寻思着那东西应该跑不了那么远的,转身就要走,就在这时,我身上的引魂铃突然“叮铃”一声响了起来。

    我立刻就愣住了,紧接着知道那声音是引魂铃发出来的,我立刻欣喜若狂!

    琅东!我找到琅东了!

    我心中一阵欣喜,朝着响起来的那个铃铛的方向小心翼翼的过去,手里握紧了那把日本军刀,一步一步的往那个方向过去。

    只要一接近琅东,铃铛会越响越大声,只不过这声音是只有我才能听得到的,其余的人都是听不见这个声响的。

    有了线索就不难了,我沿着铃声响起的方向小心的潜入进去,最后面发现琅东竟然是在那天他就在唐船的那个堆满了零零星星东西的房间里。

    没想到这鬼东西竟然真的把琅东给带到这里来了?

    我小声吞了一口唾沫,然后跳上了一辆吉普车,紧接着顺着那个大巴上去,上到飞机机翼,然后顺着就下了船。

    毕竟是这里待过的,所以我对于这里始终是有一股子熟悉的感觉。

    我小心的摸着船往船舱去,我身上的引魂铃叫的更狂欢快,下了船舱的时候,引魂铃的声音越是大的凶残,声音吵杂的让我脑仁都跟着疼。

    但是我却是高兴的,因为琅东就在这里!

    我和他还有双生算是一条命的了,如果他出现了什么不好的事情我也得跟着遭殃,所以我必须尽早找到他!

    为了避免惊动里面的你水蛭一般的生物,我脚步放的特别轻,就连呼吸都变得很浅,我缓慢的迈步进去,周身的引魂铃是越来越响亮。

    当我走到那天我们发现的酒窖的死后,我身上的引魂铃因为响的太大声了竟然碎裂开来,我知道琅东一定是在这里!

    我心中立刻升腾起一阵欣喜,而且至今为止我也没有觉得哪里不舒服,所以琅东现在应该还是很安全的!

    我贴近了那扇门,之前我要打开这扇门的时候是十分艰难的,现在这扇门是打开的。从门里面弥漫出来一股十分清雅的茶香酒味,但是仔细一闻,又能闻到一股子令人作呕的血腥味……

    血腥味?

    我的心中一凛,满脑子里面都是琅东给人咬断了脖子的场景,那个鬼东西抱着琅东的脑袋掰开了吃脑髓!

    我这样一想立马就被火气冲上了脑袋,我越顾不得那么多了,一下子就跳了出去!眼睛十分准确的就看到了一个红色的身影!

    “放开他!”我大叫着,扬起刀就要朝着那红色的身影砍下去,然而我的刀却在关键时刻硬生生的停下来了……

    “琅,琅东?”我震惊的几乎要说不出话来。那红色的身影竟然是琅东的……

    这个时候一阵灰色的流光闪过,我看见他那双带着笑意的眼睛正看着我。

    我吞了一口口水,立刻掏出了一张百姓公,吐了一口生气燃起来,这种紧急照明很耗费符纸还没什么卵用,而且亮的光永远都是蓝绿色的。

    但是现在我却不得不这样做。

    符纸燃烧起来一刹那,我看到了极其可怖的一幕,狼崽子怀里抱着我们子啊失联飞机上遇见的那个跟水蛭一样的怪物,那怪物还有一半的身体是在乐乐的身里面的,它被琅东从她的嘴巴里面拉出来。

    红色的血蔓延得哪里都是。

    “咔嚓”狼崽子嚼动了一下,然后咧嘴朝着我笑了起来,露出牙齿的那种,满嘴的血从牙齿缝中迸溅出来!

    我不禁后退了一步,这个时候狼崽子丢掉了手里的那团烂肉,张开手,“掰”好像是要叫我抱着他一样。

    好可怕……吃人!吃人?吃……吃!

    啊!啊!

    我满脑子都闪现过那个礁石上的女人,还有吉普车里面的那个女人,我撕咬了女人的脖子,喝了血吃了肉!

    “掰”狼崽子的声音让我头皮发麻,我看见他笑着朝我的爬过来,我便惊叫一声:“滚开!不要过来!”

    狼崽子依旧是笑着,却不肯退缩半步,动作也不曾慢下来。

    怪物……是的这就是个怪物!不详的!凶兽!

    我太阳穴突突突的跳着,感觉好像所有的血都朝着脑门里面灌一样,一瞬间我竟然感觉双眼发黑,紧接着就不省人事了……我当鬼侦探那些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