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46章 麓水湖一天
    因为太久没有回来的缘故,所以之前双生种的那些蒜苗生姜,还有生菜莴苣之类的早就挂掉了,院子里面杂草丛生,有些长到了我膝盖上了当然,是正常身高的膝盖。(

    我在一边洗好了菜,丢在篮子里,然后顺手把肉给切了,因为人太小了,所以手握着刀子不是那么方便。

    再加上双生偏爱那种比较沉的菜刀,说这样才有手感,我人小了,手小了力气也跟着小了,才切了一半的肉就累的不行了。

    甩甩手之后又接着切肉。

    把肉也给丢到篮子里面去,我就没什么事情做了。我看着琅东在楼顶上修葺,双生在打扫房子,我没事做就在门口的那棵树边上坐着看。吃双生忙回来的零嘴,脑子里面塞满了一些乱七八糟的念头。

    最糟心的莫过于跟顾老狗在墓穴之中那次,我现在想起来都会有想杀了他的心。要不是这厮我也不会染上什么恶鬼图……

    下次再让我见到这顾老狗我一定会用铁锹给弄死他,真的。

    我粗喘了一口气,拿着双生买的胡萝卜啃着吃,干巴巴的带着点甜味儿,这样的胡萝卜煮汤一定很好喝。

    在我啃光了一根胡萝卜的时候,双生房间也收拾的差不多了,然后就着手去做饭,我就在旁边眼巴巴的看。

    自从变成这没点卵用的小孩样之后,我感觉自己就四肢不勤五谷不分了。总之我想做什么都好,双生都不会让我去做:除非我砸写符纸。

    “阿白你去写符吧,房间收拾好了,厨房这边你帮不上忙。”来了来了看看,又是这一句。

    我喘了一口气,心想算了,就应了一声然后回到房间去画符纸去了。

    一直到吃饭我画了不少的平安符,吃完饭之后我美美的睡了一觉。

    我在麓水湖呆了一个星期,把这一阵子的疲惫都给一扫而空了,期间沈妖精赵小孩还有许老爷子都给我打了电话,许老爷子那边告诉我,我的那件事有贵人帮我给压下来了,让我不要担心。

    我嘴角一抽,心说这是哪门子的贵人?这还是我自己的功劳呢,要不是我把人给救回来了,哪里会有什么贵人?

    不过许老爷子也是为了我这件事劳心劳力来着,我也不好让他担心。我应答了几句之后问了一下:“老爷子,你那边有办假证的吗?”

    老爷子当时就懵了,然后应该是想到了什么,跟我说:“把照片跟名字都发过来,两天之.la更新快,网站页面清爽,广告少,无弹窗,最喜欢这种网站了,一定要好评]”

    我在心里小小的欢呼了一声,然后又跟许老爷子闲扯了几句,接着就挂了电话了。

    双生和琅东两个人都是黑户,什么都没有,虽然假证是犯法的但是好过没有。

    我现在就是个小孩子的模样,所以根本用不上证件,有了证件要去哪儿也方便的多。

    周末的时候,许然就把证件给我们送过来了。事先老爷子也不说一声,还好我眼尖,看到了一个穿着t恤的可爱妹子走过来,我机智的就跑回去躲床底下了。

    开玩笑,我现在这幅样子见人还用活的吗?

    我们的房间根本就不不隔音,我躲在床底下都能听得见客厅的声音一清二楚。

    “双生哥,白哥呢?”小妮子还是挂念我的,一上来就问我在哪儿。

    “嗯,他有事不在家里。”双生的声音没有半点起伏。

    “喔这样啊……对了我听爷爷说你们去西藏了,好玩吗?”小妮子又问。

    “还行。”双生说话简洁,但是也禁不住这妮子孜孜不倦,很快许然又问:“白哥真的不在家吗?”

    我赶紧的就点头,外边儿的双生也应了:“嗯,不在。”

    然而许然就是不相信,“要不也让我进家里坐坐呗。”

    ……我还真不知道许然竟然那么想我,一个劲的要知道我在不在。但是我现在这副样子是绝对不想让她看到的,不然我的一世英明就毁了。

    “我就进去坐坐,好累喔,我刚刚爬上来快累死了。”许然小妮子睁着眼睛说瞎话,麓水湖虽然偏僻,但是也有缆车上前,就是不在这边,但是也不会需要多少时间。

    我听到许然的脚步声还有声音一块进来,就知道双生已经拦不住她了!

    “啊呀,看看这是谁?”

    正在我心提到了嗓子眼上的时候,我床上突然晃了一下,然后下来了一双腿,接着就是琅东那色情男主播一般的嗓音响起,光是听着就让人觉得很下流。

    “双生哥,这是谁啊?”许然小妮子显然是被吓到了,我在这里都能看到她原本迈进房间里面的脚步往后退了好几下。

    “这是哪儿家跑出来的小猫咪?”

    我听见琅东这样的形容霎时间鸡皮疙瘩就全部起来了,卧槽……

    还小猫咪!这厮最近玩麒麟的手机玩的太多次了吧?看了什么东西了?!我记得之前看麒麟手机,特别是手机小说,就差不多占用了一个g,然后一个g里面还有将近几百本都是什么总裁各种皇帝还虐心虐肺。

    现在想起来我禁不住抖三抖。

    “呃,双生哥,我突然想起爷爷还让我办点事,我先走了啊。”许然说完立刻落慌而逃。

    我虽然是起了一身鸡皮疙瘩,但是还算是好的,好歹这小妮子没有再来找我,不然我真的是无法招架。

    我暗暗喘了一口气,刚想爬出去,突然有一个人头猛然探下来,一双灰色的眼睛吓得我整个人都跳了起来,我的脑袋“砰!”一声狠狠撞上了床板上,当下疼得我龇牙咧嘴!

    “做什么呢。”双生说着就把我从床底下拉出来,然后伸手给我揉了揉后脑勺,“没事赶紧弄好菜地。”

    我“嘶嘶”的倒抽了几口冷死,眼泪汪汪看着狼崽子,变小了之后五感就变得比较敏锐了,眼泪总是一不小心就会流下来。

    琅东这家伙笑着摊开手:“我也就是想帮帮忙,没想吓着阿白的。”

    我觉得这厮就是故意的,明知道他自己的眼睛会发光还要探头下来,存心是要吓唬我的!

    “赶紧弄菜地!”我吼了一嗓子,一想到这厮还吃了我那么多的饭菜这会能干活了我绝对不会手软的。

    “那好吧。”琅东说着就立刻从窗口上翻出去。这厮以前一直都是我抱着的,所以平时不见他走路,要走路也走不到几步路。现在会走路了这家伙就是:窗户窗户,窗户。

    有门他偏偏不走,专门就走窗户,我一点都没办法理解。想当年我在那破房子遇见他的时候他一脸狼毛,而且就光会咬人。现在好的多了,但是估计这家伙忘记自己是一只狼崽子了,估计以为是鸟,不然也不会总是从窗口跳出去。

    我猜一定是这样的。

    “假证你要看看吗?”双生突然问我,把我从回忆的汪洋里面拉了回来,我菜刀眼看着他,示意让他放我下来。

    我拍了拍身上的灰尘,伸手接过双生手里的假证,吐槽了一句:“别假证假证的说,这个是要跟着你们一辈子的。”

    “一辈子太长了。”双生浅淡的说了一句,要不是我比较听得清楚一点,估计这句话我都忽略掉了。

    对呀,一辈子太长了。我们人的一辈子,怎么能和神兽相比呢?

    “憋说这些有的没得,我先来瞻仰瞻仰你们两个身份证。”我立刻把这些伤春悲秋的给抛在脑后,现在还大把时光不是嘛,看看我的年轻的。

    说起身份证,我还记得我的身份证拍的时候,头发理的跟劳改犯一样短,因为那天有点事没解决,心情也是十分烦闷的,我身份证到手的时候,我看着就跟杀人犯似的。

    明明我就是那种不笑也像是笑的人,但是证件照就是拍的丑。

    不过嘛,是个人的证件照应该都很丑的。

    我立刻幸灾乐祸的看了一眼,心里立刻大叫了一声:卧槽!

    卧槽!

    娘了!这证件照有毒啊!为毛不管是色情男主播还是双生,拍出来的身份证怎么就那么帅?!

    我擦亮了一双招子继续看,怀疑自己的眼睛是不是看花了,但是当我知道了这根本就是真的时候,我马上就把身份证甩回去给了双生,眼不见为净。

    窗口处琅东轻笑了一声,我看着这厮逆着阳光咧嘴,牙齿泛着一层寒光,我就想用扳手给他一个个的给敲了,我在心底暗搓搓的想着:这毕竟是个假证,肯定就是人给美化的,我肯定这两个家伙必定是磨皮了。

    一定就是这样的。

    我为我自己的机智默默的点了一个赞,然后转身回床上坐着,准备再画一些符纸,也好之后派上用场。

    也不知道司寇玉那边怎么样了,能不能找到点有用的消息。中国那么大总该有些人能知道恶鬼图的存在吧?或许是九色鹿的下落。双生也说了这又不是没可能的。

    就期望在这五双眼睛睁开之前我能找到九色鹿,吃肉喝血,把这诅咒给消退下去,不然这事肯定没完。我当鬼侦探那些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