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69章 消失的鲛人泪
    所以先等等等什么啊等,再等我就要失血过多死了好吗?!

    小棉袄是不是已经不爱主人我了想要我早点挂掉了换主人了,?好心塞。我期期艾艾的想着,琅东已经把水给打过来了,放了个盆子在我的跟前,双生眼疾手快的抓住我的手把我得手塞进了那水盆里面去。

    水盆一瞬间就被染红了,然后我就看着一丝丝的荧光蓝色从我手腕上的血孔里钻出来,我的个乖乖,这不是鲛人的血吗?

    随着那荧光蓝的血不断的出去,我的手腕是越来越疼,疼到后面我都忍不住了大叫出来。

    换了三四盆的水,渐渐的才没有了那荧光蓝的血,双生这才大发慈悲把我的手从水里捞出来,用毛巾给擦干净了,然后拿着绷带缠绕好几圈,他的包扎手法实在是太差劲了,我觉得这跟我手腕上长了一个瘤没差。

    他顺手把脏污的毛巾纸巾卷吧卷吧丢在了垃圾桶里面,一手把小鲛人丢我刚刚用过的那只水盆里。

    “鲛人血有毒,麻痹神经,慢性入侵,会造成脑死亡。”双生漫不经心的对我解释道,我睁大双眼看着躺在水盆里面的小鲛人,心里我操了一万遍狗,没想到看着软绵绵无害的小鲛人竟然如此凶残!

    难怪我被他指甲给插穿了手腕都不觉得非常疼,原来我已经是被麻痹了啊?

    “这东西在这里很棘手。我们要想办法处理掉。”琅东盘腿坐在我身边,脸上的笑容一丁半点都没有了。

    “你们先等等,我感觉我现在整个人都有点懵逼。”我摆摆手,问题太多了一时间不知道从哪里开始问起来比较好。

    “首先,你们是怎么找到我的?”对了,这个是最想问的。

    “问戚宏敏的。”双生言简意赅的回答我。

    所以说戚宏敏是为什么知道我的方向?“难不成这厮在我身上撞了,定位系统?”

    我翻了一个白眼。

    “装有。”双生点点头。我立刻就震惊了,“我操!什么时候的事情了?你们怎么不告诉我?!”

    “在你的镯子上。”双生点了一下我手腕上的阴沉木忘川锦鲤。

    “什么时候的事情,为什么我不知道。”我晃了晃手腕,黑色的忘川锦鲤也随着我的动作转动了一下。

    “拿回来的时候就装上了,问戚宏敏要的。”

    难怪会让戚宏敏一块来,我说呢。不过双生装这玩意儿一点都没跟我说,让我觉得好心塞。我竟然不知道自己身上有追踪器。

    “说起来,那个把我和沈妖精丢海里的找到了吗?是那个艺人吗?”我差点就被弄死了,不告他蓄意杀人真心难解我心头之恨啊。

    “一个女孩儿。”双生没开口,接了话茬的是琅东。

    “啊?怎么会是个女孩儿?弄错了吧?”明明就是个阴森森男人啊……

    “是他怂恿那个女孩子做的。”沈妖精突然开口我立刻朝他那边看过去,他刚洗好澡,光着膀子从里面走出来,长发湿漉漉的,他用毛巾擦拭着。

    另一只手则是拿着个手机,特别眼熟,我看着那个骚包的手机壳就知道是谁的麒麟的爱疯。

    “我刚刚联系了我的经纪人,说人抓到了,就是那个强吻我的女孩子。我们都心知肚明是那家伙弄的,但是找不到证据我们也没办法。”沈妖精把手机递过去给了双生,坐在沙发上。

    “那就只能让他逍遥法外了吗?”我一点不愿意,“要不迟点儿拜托薄书欢弄个降头妨死他得了。”

    正所谓害人之心不可有,然而这个人的行为简直可以天打雷劈了。

    “这事儿你就别管了。我自己知道怎么做。你们有事儿你们就先说事儿,当我透明的就行。”沈千岁继续护理他一头头发,眼睛却是看着泡在盆子里面的小鲛人。

    “说起来,我一直有个疑问。”我指了指盆子里面的小鲛人,“为什么他跟他妈长的一点儿都不像啊?”

    “鲛人在即将生产的时候,会变得非常丑陋。鲛人族之中,从鲛人怀孕开始就知道肚子里面的究竟是雌性还是雄性。雌性鲛人留着,雄性鲛人杀死。”双生瞥了一眼水盆之中的小鲛人继续说道:“因为生产雄性鲛人,母体必亡。”

    卧槽,这也太凶残了吧?

    “生产雌性鲛人母体也逃不过被杀掉的厄运,因为尾随而至的雄性鲛人会将新生鲛人抢走。”双生浅金色的眼睛看着我,一本正经。

    “所以这只是雌性还是雄性?”如果是小女孩,我就勉为其难的原谅她了。

    “不确定,因为我不会看鱼的性别。”双生摇摇头,“但是带着它对你不好。尽快把他丢了。”

    “他会被吃掉吗?”我皱着眉头问。

    “会,肯定会的。”琅然就笑了,露出牙齿的那种,尖锐的狼牙让人感觉浑身发毛。“鲛人成年肉质不好,但是幼儿肉质很鲜美。”

    我冷不丁的就打了一个颤,突然想起昨晚男鲛人分食女鲛人的情景,那种咀嚼骨头的声音好像还回荡在我的耳边一般。

    “要不是有毒,直接给琅东吃掉就好了。”双生冷不丁的来了一句,我又发了一个颤。

    感情是这鲛人有毒他才不吃,要是没毒的话估计它早就连骨头都不剩了吧?

    “那就别管他被不被吃,直接丢海里让他自生自灭不就好了?看看蠢白的手,这小东西要是长大了还得了?”沈千岁翻了一个白眼,用手拨弄他的头发。

    “但是我们还需要鲛人泪。”双生皱着眉头开口道。

    “鲛人泪……鲛人泪是什么颜色的?”我隐约记起了那三颗珠子赶忙问双生。

    “红色的。”

    卧槽!

    “沈妖精!我那三个珠子呢?你放哪儿去了?!就是我从嘴巴里面吐出来的那三个!”那时候小鲛人哭了,我一不小心就含进嘴巴里去了!

    “好像在刚刚脱掉的衣服那里……”沈千岁眨了眨眼睛,然后有些忐忑,“但是我把衣服丢在了浴缸里面,放着水,我也不知道……”

    “你个制杖!”我大骂一声,赶紧冲了进去,结果翻遍了他泡进水里的衣服也只找到了一颗避水珠……

    现成的鲛人泪啊!就被这厮给弄没了啊!

    “要不我们下下水道找找看?”我不死心的问。

    “鲛人泪顶多只能维持一天的珠子形状。”双生的意思很明确,我的想法都行不通。看来也只能留着这只小鲛人了。

    我叹了一口气,“你说的棘手是个什么意思?”我问双生,我还是很细心的,虽然丢回去会被鲛人给吃了,但是这应该不是问题,毕竟我们要把他养在身边。

    “幼年的鲛人食量大的惊人。”双生一本正经的对我说,我瞬间就斯巴达了,怀着最后一点希望,我小心翼翼的问双生:“有琅东吃的多吗?”

    “阿白,我现在已经在控制食量了……”

    “闭嘴!”控制个大爷的食量,我从来不觉得你控制过你的食量,你看看你吃的,吃了还不长身体也没见哪里膘,还是瘦削瘦削的啧!竟然还有脸说你控制食量了!

    我恨铁不成钢的狠狠刮了一眼琅东,然后转身希冀的看着双生,如果这个小鲛人的食量和琅东是一样的我就决定养着,如果这鲛人的食量很大的话,呵呵不好意思了我是绝对不会留着的。

    “顶的上三个琅东。”双生想了想之后回答我。

    我:……

    “沈千岁!”我大吼一声,身后的沈千岁一个激灵就把手里的毛巾给丢了,一脸无辜的问我:“怎么了?”

    “怎么了?怎么了?你看看你干的好事!姥姥的我的鲛人泪丢给你弄丢你了你说你怎么赔偿我!”

    我恶狠狠的怒叫,沈千岁缩了缩脖子,显然是被我这幅样子给吓着了,往双生和琅东的方向瞥过去,然后又看回来,明显是在计算他一个打我们三个有没有活路。

    显然是没有的。

    “那什么,那我这又不是故意的,再说了你当时都烧的昏昏沉沉的了,要不是我顺手给你捡回来了你那珠子指不定还留在那里了。”

    “不要反驳我!”我再次厉声大喝,“我就问你这事儿怎么办!”

    沈千岁委屈无比,“我怎么知道怎么办……”

    “反正在弄到眼泪之前这只小鲛人就归你了,你要好好养着给我把这小祖宗的眼泪给供出来!”我冷哼了一声,从地毯上站起来,冷眼看着沈千岁。反正这厮赚的盆满钵满的,给我养一下小鲛人也不是什么问题。

    “啊,我不行啊,我经常这边那边的跑哪里能养……”

    “锵”沈千岁的话还没说完就急忙吞进肚子里去了,他睁大双眼看着双生一把抽出了千机变,“怎么了?继续,我就是觉得千机变脏了我擦擦。”

    “小鲛人那么可爱请务必让我养。”沈千岁立刻就变了样,一副十分欣然的模样。

    我在心里暗暗的舒了一口气,心说总算是把这烫手山芋给转出去了。光是养一个琅东就让我吃不消了,还让我养三个?这不是要我老命吗?我当鬼侦探那些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