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80章 试探
    然后我又到了孙淼家里晃荡了一圈,出去的时候总觉得外面的太阳是在是太火辣了,照的人头晕目眩的,十分难受。

    也不知道是心里难受亦或者是身体难受。总之是有一个不得劲儿的。

    晚上我们没有回到诸葛一鸣的家里,而是到了酒店。我躺在沙发上的时候还在想着那学校究竟是什么大学。

    当时我在往生道遇见了孙淼,钻进了他的记忆之中,还是有些印象的,但是现在却怎么也想不起来了。只记得我们跳上的那辆公交车是k8路,也不知道过了那么多年了,那k8路公交车还有没有。

    或者说是还到不到那个学校。

    我想着想着迷迷糊糊的就睡着了。睡着的时候我好像还听见有人在说着一些什么,声音很轻,近乎呢喃。可能是我离得太远了,而且头脑还挺混沌的缘故,所以没有听得清楚。

    但是我眼睛闭上了太累了就没有醒过来。

    睡到第二天早晨六点多的时候我就醒过来了。夏天天亮的非常快,我看拉开了窗帘,炙热的太阳光几乎是迫不及待的就钻了进来,光是看着就热的我浑身发烫。

    我赶紧的就把窗帘给收了回去,打了个呵欠,回到了床上。开着空调的房间就是好,可以吧空调调到低温然后盖着被子睡觉。简直是人生一大乐事。

    双生和琅东还没醒,我昨晚是睡得最早的一个,所以现在醒的最早也是无可厚非的。早睡真的能早起。

    只是现在早起也没什么卵用。

    我什么事情都没得干,只好拿着双生给我买的新手机刷微博,刷新闻,看了半个多小时我就无聊的要死了。

    这个时候就特别想抽烟,可是我现在一副小孩子的样子,就连我自己看着我都觉得抽烟很违和。

    我实在是太无聊了就干脆拿着早餐券独自一个人去吃早餐去了。这酒店的早餐味道是不错的,特别是他的一个汤,带着香浓的奶油浓汤,要是冬天喝一碗热乎乎的下去整个人都会是精力满满的。

    可惜现在是夏天,我就吃出了一身汗。

    我吃饱喝足了之后还打包了几个奶黄包回去,然后一边吃一边心满意足的到了房间。进门的时候发现双生已经洗漱完了,穿好了衣服,正在打电话。

    我眼尖的瞧见是我的手机在震动,他是想要打给我的。

    “抱歉了,我刚刚吃早餐去了,所以手机没带着呢。”我晃了晃手里的奶黄包,打了一个饱嗝。

    “主人你下次最好带着手机,不然我和你走散了不知道怎么去找你的。”看来不是双生。双生不会这样叫我的。

    “怎么你出来了?双生呢?”我就奇怪了,昨天还是双生来着,睡一觉就让麒麟出来了。

    麒麟扁扁嘴,“你说是不是双生和我比起来你更喜欢双生?”

    我操……这种女友式问话要不要太经典,就好像问静静和她我究竟喜欢谁一样,别问我静静是谁,我也不知道。

    我嘴角一抽,把奶黄包丢过去,“爸爸还是爱你的。”麒麟有吃的也不在意那一句爸爸,然后吃着奶黄包津津有味。

    我坐在了沙发上,隐约闻到了一股子的血腥味。虽然后来解开了黄金蟒试剂的功效,但是我依然还是残留了不少黄金蟒的特性的。

    对待一些东西我总是十分敏锐的。

    “琅东呢?”我没见琅东吗,于是问了麒麟。麒麟脖子一缩,哭丧着脸看着我:“不是我干的,主人你要相信我的清白。”

    娘了个芭芭拉的,都说道这个份上了我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那么我可肯定就是个智障了。我赶紧往唯一的卫生间里去,打开卫生间的门一股血腥味扑面而来。

    我被眼前的景象给震惊了,琅东几乎浑身是血的躺在了里面,满脸都是,地上有着淡淡的一滩血,顺着白色的瓷砖往放水口钻进去。

    “琅东……你这是?”我震惊的都说不出话了,睁大了一双眼睛看着他,光是看着他的这幅样子我都觉得胃疼。

    琅东奄奄一息的张开手,“掰抱。”

    我竟然无法抗拒的直接过去,拉住了他的手,然后被他狠狠的抱着紧接着我只感觉肩头一紧,然后被他锋利的牙齿刺穿了肩膀。

    一刹那,我只觉得眼前瞬间就变黑了,一种恐怖的席卷而来,我止呕觉得浑身上下都冷的要命,就好像突然就坠入了冰窖之中一般!

    “再不放开我下次就让你直接死。”随着冷冰冰的话语声,我肩膀上的疼痛立刻化作乌有,但是那种黑暗还在我的眼前挥之不去。

    我感觉我的眼前就好像黑白电视出现了雪花一样,满眼睛都是这样的情形,我的耳朵“嗡嗡”作响。

    “我也说过了不要欺负我,反正我会在阿白身上讨回来的。”

    够了喔少年们,你们说的话爸爸我都听见了好吗?你们要打架就打架要干嘛干嘛,要死死一边儿去,不要动不动就把我给拉下水了。娘了个芭芭拉的,看看你们做的好事,每次打架都要死去活来的不说,还要我收拾烂摊子。

    我觉得我被夹在中间好难做人。

    早知道当时就不该一时心软收留这狼崽子。果然白眼狼白眼狼这词不是白白叫的。双生小棉袄也令我好心寒,我现在那么小了还被狼崽咬,也不知道不去打狂犬疫苗会不会狂犬病发死。

    再说了我可是听说了打狂犬疫苗会智商捉急的。

    我也终于知道为什么双生回去换了麒麟出来了。原来是打架了。

    我记得他们之前就两相互看厌烦,没想到现在已经变本加厉到这样的程度了。我觉得肯定是琅东变大了,所以双生不开心。不对,琅东还是个小孩的时候他就已经很不开心了,那时候还直接踹过琅东呢。

    我觉得要是我被人这样欺负我也会是咽不下这口气的。难怪琅东会暴走,情有可原。但是再有理由也不要牵扯到我的头上好吗?我感觉世界都是黑暗的,你们两个打架却要让我收拾烂摊子。

    我心情很不美丽,于是低气压了一整天。就连确定还有k8这趟公交车,就连知道了k8终点站是杭州大学,都没办法让我提起兴趣。

    我恹恹的坐在公交车上的座椅,黑着一张脸一直到公交车到站,全程表情很臭。下了车的时候还算是好一些了。只是肩膀上还是感觉很疼,我还记恨这早上琅东啃我的那个伤口你。

    都怪这两个没节操的,专门打架然后让我买单。

    麒麟算是挺有眼色的,立刻上前去跟门卫沟通,说自己是哪个班级的学生,已经毕业了来参观自己的母校,然后写了来访人登记,这厮直接就填了我的名字。然后带着我一块进了学校。

    门口的门卫大叔开笑呢:“出去没年孩子都那么大了?”我瞬间脸黑,但是这口气还是要默默的吞咽进肚子里面去的。

    三年了,木薇早就毕业了,不过麒麟有办法,还是能够找到一些资料的。我们先是去了小卖部,然后买了水和冰激凌吃。

    小卖部里面坐着个男孩子,留着一头黄发,穿着一身hepa,盯着手机看。

    麒麟和我对视了一眼,然后我点点头,决定对象就是他了。

    “诶,你不是三班的学生吗?13年的对吗?”孙淼要是活着,应该和男孩子的年纪是差不多的,也不知道我们说的对不对。不过这也既是个搭讪的。

    男孩狐疑的把目光从手机上移了出去,扫了麒麟和琅东一眼,然后说:“我是13届的,但是你们记错了吧?我是四班的。”

    什么叫做得来全不费工夫?只要有个和孙淼一个年级的,那就好办了。

    “我是特长班那个学画画的,出去之后就去了北京了,这段时间有空才回来。哎,累死了。”麒麟有一双亲和力很强的眼睛,而且他说起谎来是不用打草稿的。

    “特长班的学生牛逼啊,你是学画画的?肯定很多女同学追你吧?”男孩子把手机给关了,撑着脸看着我们,“说起来我们这届的特长生还挺多的,当时有一个体育特别好的,不过后来退学了。”

    我隐约觉得他说的这个人是林世才,于是推了推麒麟。麒麟在一定的脑回路上算是可以我和接洽的,立刻就会意,“你说的不会是林世才吧?我知道他。”

    “对对对!就叫这个名字!那时候我们班好多女孩子喜欢她。篮球打得好的就是棒,女孩子就喜欢看人打篮球来着。”男孩回想着眼前的事情不禁笑了出来。

    “他退学的时候挺轰动的,我觉得都浪费了一个人才了。以他这样的技术都能进nba。”麒麟很有技巧性的把话题带到了退学这方面,立刻就得到了男孩的迎合。

    “可不是吗,我也觉得很可惜的。”

    然后我觉得时机差不多了,就给麒麟使了一个眼色,让他把木薇给带出来。

    “对了,当时咱们学校的校花你还记得吗?就是那个黑长直,叫木薇的。”我当鬼侦探那些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