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83章 实情
    “我想抽根烟。”木薇激动完了之后用她沙哑的声音对我们说。她的喉咙大概也是因为硫酸所以整个都沙哑掉了。

    “你抽吧,我们不介意。”我以前也抽烟,就是现在变成小孩子了不敢抽了,怕上街挨揍。

    木薇颤巍巍的点了一根烟,放进嘴里抽了好几口,才终于缓和了下来,然后叹了一口气,说道:“每个人都以为我是小三儿,就连我爸妈都这样认为。但是我木薇真的没有那么贱。”

    “我认识他的时候我根本就不知道他是个有钱人。我是个很土的女孩,上大学之前我就不怎么打扮的,后来在室友的影响下才知道怎么做让自己更漂亮一些。”

    “梁子山是我的初恋,我不认是他身上衣服的牌子,不知道他抽多贵的烟,我一直都觉得他给我买的饰品都是一些廉价货。但是我真的一点都不在意。”

    “有一次我就看见了他脖子上戴着的粉色的水晶,那时候我以为是女孩子送给他的我就很生气,毕竟没有哪个男人会戴着粉色的东西吧?”

    “于是我就骗他把东西拿给我,然后我就丢了。”

    事情是这样的吗?我不知道,但是看着木薇说话的样子一派沧桑,兴许有三五分的可信度,再说了她也不知道我们究竟是谁,为什么要问她这样的问题。

    木薇抽了一根烟,继续回想着她的往事:“一直到这粉色的水晶不见了我才知道事情大件了。我才知道他是一个有钱人,我也拼命的找,还是找不到。”

    “当时临近我的生日,说实在的当时我是完全没有心思做过什么生日的,但是梁子山那时候大约还对我感兴趣,应该是还没把我睡到的原因,所以竟然能忍受自己的东西不见了也去找,也想在生日会上把我灌醉和我发生关系。”

    看来梁子山这厮也是相当的又恒心的。

    “我最对不起的人就是孙淼,其次是林世才。我觉得我死一万次都不给赔偿他们。”木薇抖了抖香烟,低着头,稀疏的头发覆盖着她丑陋的头皮:“我害死了孙淼,害死了林世才。要是当时我没有丢那粉色的水晶就好了,你说我怎么就那么手贱呢?”

    木薇说着说着眼泪就流出来了,滴在桌子上一点一点的,看来是哭的很伤心。

    “后来梁子山对我渐渐的也失去了兴趣,我当时因为孙淼的事情震惊过度,也去申请休学了。但是没想到我人生之中的变故就这样开始了。”

    “他未婚妻找上门了?”我估计她说的变故应该是这个。

    “对,我跟梁子山交往的时候根本就不知道他还有个未婚妻的,真的。那个未婚妻和我说了很难听的话,说我癞蛤蟆想吃天鹅肉,说我是跳梁小丑,反正说的很过分。”

    “但是我都没打算理会她。过了几天,我就被人泼硫酸了。”木薇抽完一根烟把烟头摁灭了,然后幽幽的补了一句:“这大约就是报应吧?”

    “现在李世才的事情你知道多少?”故事虽然还不错,但是我的真正的目的不在于故事,而是在于林世才。

    “我跟梁子山是彻底断了联系了,但是我还时常关注林世才的消息。林世才对我成见很大,毕竟我是害死了他的好兄弟孙淼的,这也无可厚非。梁子山经常去骚扰林世才,那天上门的时候,气得孙淼的妈妈心肌梗塞死了。”

    木薇又点了一根烟,“说实在的我知道她死了的时候我心中是舒了一口气的。对不起原谅我有这样的想法,但是确实,这样林世才活着太累了。”

    孙淼的妈妈双目失明,腿脚不便,所有的生活开支都来源于林世才,而且林世才又因为看坐过牢的缘故,找不到好工作,算是十分艰难的了。

    这个我是知道的。

    “但是没想到林世才在安葬了孙淼的妈妈之后,就上门去找梁子山来着了。我当时没有了任何关于林世才的消息,再知道他的事情的时候,林世才已经自杀了。”

    木薇冷笑了一声,“林世才这样的人是不会自杀的。毕竟我还没死,梁子山也没死。他最恨的就是我和他了。”

    所以林世才还真是非自然死亡。看来我们是真的要去会一会这个梁子山了。

    我给琅东使了一个眼色,琅东立刻就会意,“谢谢你,我们该问的也问完了。这东西你一天早中晚三次,涂抹到患处,蜕皮的时候可能有一些疼痒,你要忍住,还有期间不要洗澡。一个月之后能完全好。”

    木薇如获珍宝的拿着这罐东西,送了我们出去,我们走出那扇门的时候她对我们说了一句:“梁子山有背景,你们不管是做什么事情都请小心点。我也只知道这些了。”

    我不知道木薇是否真情实意,但是她也算是给了我们一个忠告,我和她并没有什么仇怨,冲着这点我就该对她心怀感激的。

    我们得到了情报离开了木薇的家,然后就回了酒店。

    回到酒店的时候是下午四点多左右,我坐着坐着有点犯困,手软脚软的爬上了床去,打算睡一会。

    没想到这一觉一睡就睡到了晚上九点半。九点半睡睡醒醒,翻身又躺回去了。我睡得浑身酸软累的慌的时候才终于真的清醒。

    顶着鸡窝头看着黑乎乎的房间,有些口干舌燥。琅东不在,双生也不在。他们总是在我睡着的时候出去,我总是找不到人。

    所幸现在我也是有手机的人。于是我伸手掏出手机,摁亮了之后一个人影突然间就出现在我面前,我愣怔的看着那个影子两三秒,然后默默的走开。

    我明明把林世才残魂给收了,给了琅东,可是这个时候他怎么出来了?没有外力破坏,是不可能弄开那层层叠叠的符纸的。

    林世才残魂依旧被红绳给束缚住,所以我知道他没什么危害。但是那天我抓住他的时候,我心里还是有些惊惧的。

    我绕着去喝了一口水,用眼角余光的看着林世才,他一动不动,依旧看着刚刚那个地方,呆呆地。

    “阿白,醒了?肚子饿不饿?”随着元气满满的声音,房间的灯也开了,白茫茫一片,我一时没有适应,眼睛眨巴眨巴了好几下才能缓解。

    “你们去了哪里了?”我瞥了一眼,琅东和麒麟手里都拿着袋子。

    “我们去逛超市了!买了超级多的好吃的!”麒麟嘿嘿笑着,然后献宝一般的把购物袋给递过来。

    我看着有冰淇淋就拿了一个出来吃。人生最惬意的事情就是开着空调盖着被子吃冰淇淋了。不过我现在手残脚残,我担心待会弄得哪里都是。

    到时候洗床单我还要付钱。

    “你们就这样出去买东西了,那么放心我一个人在家吗?”我咬着那冰糕棍子,菜刀眼看着麒麟还有琅东。

    “你又不是小孩子,有什么好担心的?”麒麟嘿嘿一笑,然后拆了一包薯片吃的嘎崩脆。我觉得小棉袄已经离我而去了。

    “琅东,你为毛把林世才放出来了?”没有从麒麟身上讨到好处,我也就只能找琅东开刀来着。

    琅东在研究百奇的吃法,听见我的声音就看过来,笑得眼睛弯弯的,嘴角微微扬起,“是他自己挣脱的哟,我可没有做坏事。”

    呵呵,爸爸差点儿信了你的鬼话。

    我在心里吐槽道。不过也不是没有鬼魂做不到这样的事情,就是极少数。现在我没什么精力再把他收回来,反正现在也乖得很,所以我也就不管了。

    麒麟给我带了一份炒粉,这边的炒粉味道很好,不管是味道还是分量都很足。就是有点油,吃的满嘴都是亮晶晶的。

    我把辣子挑出来,大口大口的吃着。

    “我们要去会一会梁子山吗?”麒麟总喜欢在我吃东西的时候跟我说话。其实这个时候我嘴里塞满了东西没办法分心应答他的。

    我一度认为这厮是故意的。

    “再差多一点关于梁子山的信息。”我含糊不清的开口,心里想着我们现在还不了解这个梁子山是什么人,最好不要轻举妄动。

    “如果这件事要搁一下的话,那我们不如先去找井中月吧,土拔鼠那边有情况了。”

    我虽然很在意林世才这件事情,但是我也必须先顾虑好自己。当务之急是找到井中月。

    “诸葛一鸣有说这个井中月是在哪里吗?”我没看菜,吃了一口辣姜,辣的我立刻吐出来,赶紧喝了好几口水。

    “到时候他带我们去,他有办法把井中月给弄上来。”麒麟让我不要担心。我倒是听好奇的,这个井中月究竟是不是实体,应该怎么样弄上来?

    问麒麟的时候这厮也从来不和我说,还一脸神秘兮兮的跟我说到时候就知道了?

    少年,不要总是吊着你家主人,弄不好会挨揍的。

    “那成吧。”我吃完最后一口炒粉,抹了抹嘴巴,拿着麒麟的手机刷微博去了。反正现在也没什么事情做。我当鬼侦探那些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