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89章 失踪的琅东
    我不知道司机说的市里好一点的医院是什么医院,我在车上昏昏沉沉,想要睡觉。眼皮很重,但是身体很滚烫,就好像冰火两重天一样,又困又睡不着的。

    我砸吧砸吧嘴巴,让自己能清醒一点。嘴巴里面已经没有那油盐捞粥的香味儿了,只剩下淀粉沉淀过后的酸味儿。

    在我以为我要被烧死的时候,司机先生终于把车子给开到了医院的门口,收钱的时候还感慨:“这是我开的最快的一次车了。真危险啊。”

    我觉得那些飙车的都被嘲讽了。

    双生带着我进了医院,然后到儿科去,说了一些什么,医生就说给我量体温。我夹着那体温计靠在椅子边上昏昏沉沉的脑子糊成了一团浆糊。

    体温量出来的时候我三十九度八,是高烧了。医生说要缴费,于是琅东拿着我的小卡屁颠屁颠的就朝着人小护士去了。

    缴费回来我才能打针,打的是吊瓶,我最担心的就是打屁股针来着,我觉得这是每个人心里都会恐惧的。

    毕竟手上扎针比屁股扎针要好受的多。

    只可惜了就我一个人这样想,那个帮我扎针的小护士就是个新手,扎了两次都没有扎进我的血管,我看着她都要急得哭出来了。

    其实我更着急好吗?我觉得我的身体都快给烧没了。

    还好在双生黑的仿佛能滴的出水来的表情威慑下,他们不敢再拿我来试手,换了一个的熟练一些的老司机,一下子就帮我给扎进去了。

    能正常输液之后其实也都差不多了。我躺在病床上,昏昏沉沉的就要睡过去了。临睡的时候我好像听见琅东问我想吃什么,我说了水饺还是粥?我给忘记了。

    我醒过来已经接近中午了。手背上的点滴调的非常慢,因为小孩子的血管小,所以开的快的话会受不了手疼的。

    我醒过来的时候只见到双生在,琅东却不知道哪儿去了,我有来了些精神,没有刚刚那么弱,问双生:“琅东呢?他哪儿了?”

    “去给你买饭。”双生伸手摁住我的脑门,然后又用手摁住自己的脑门,随即点点头,“差不多了,不烧了。”

    我点点头,因为我自己也感觉不是那么难受了。我抬头看着还在滴着点滴的大瓶液体,叹了一口气,心说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滴完。

    “口渴吗?要不要喝点水?”双生问我。也不知道是不是滴点滴的缘故,我竟然不觉得口干,倒是憋得慌,要上个厕所是真的。

    双生知道我想去哪里就帮我扶着点滴瓶子,我拖着自己的鞋子去了洗手间。这边的医院还是不错的,也不知道打一针要花多少钱。

    上了厕所回来我的问双生几点了,双生说快一点的时候我就奇怪了。琅东要买饭怎么会买的那么久?他的脚程挺快的,再说了楼下也有快餐店啊,随时随地都能打的。

    我要是等他回来我估计都要饿死了。

    “他出去很久了吗啊?”我躺在床上无聊的看着天花板吊扇上停着的一只苍蝇,看着它飞过来飞过去的。上边还坐着一个“人”,正用空洞的眼睛看着四周。

    “有一段时间了。”双生一听我这样问眉头也渐渐的皱起来,就连他也觉得奇怪,现在就应该回来了。再迟一点我都能直接吃晚饭了,不用吃午饭的了。

    “你没让他带着手机出去呐?”我翻了一下我的百姓公,百姓公和一些其他的东西都放在诸葛一鸣送的那个藏青色布袋里面。

    我翻找了一下果然是找到了,看来双生没有让琅东带着手机出去。我皱着眉头心说是不是这厮回到了诸葛一鸣家里去了?

    我正想打个电话过去的时候,我的手机突然就响了起来,我一看是未知号码,心说肯定是琅东来着,于是立刻接了电话。

    “喂,琅东?”我因为发烧的缘故声音和是沙哑,差一点都说不出话了。

    那头一开始没有说话,我怀疑对方是不是摁到了静音了。我喂了好几声,那头才突然冒出一个尖锐的声音,“你好。”

    我吓了一跳,双生大抵是见到我这样惊吓的模样,立刻就接了电话,“你是谁。”

    “我是谁不重要,但是你的同伴现在在我的手里,要想他活命的话,你最好把太妃石交出来。”

    我很好奇这个人想要说什么,于是贴近了手机听,结果听到了这个!

    “我不信。”双生眼睛眯了眯,那边的声音低低的笑了起来,应该是变声器处理过的,所以声音变得十分多么诡异。

    “你不相信没关系。待会你就会相信的。”说完这个人就挂了电话了。

    不光是我,就连双生都觉得奇怪。琅东这人很狡猾的,再说了他又不是真的人,而是凶兽,一只凶兽能那么容易被人给抓住束缚吗?

    但是下一秒我就不得不信了,因为换了一个号码发过来了一个彩信。双生点击下载之后发现这彩信里面竟然是琅东拿着一张今天的报纸,被捆绑的结结实实的,身上似乎还有一些黄色的东西。

    我对于这样的颜色是相当敏感的,即便是非常的模糊,但是我还是一眼就认出来了符纸。

    “有人用阵困住了他。”我的脑海里面突然就冒出了那天在一桥头,问我爸是不是姓薛的那个人。

    我总觉得和他有关。

    “他们想要太妃石,不过不确定是不是打着聚宝盆的主意。”双生放大缩小这张图片,“阿白,你觉得呢?”

    “你觉得木薇可信吗?”我把手机抢过来,盯着没有一丁半点笑容的琅东,他不管是什么时候,都会笑着的,但是现在却是这样的表情,估计对方不好惹。

    “你是说她告诉了梁子山那些人吗?会是他们吗?”双生眉头紧锁,随即呢喃了一句:“要不是你的命和他联在一起,我还真不想去救这个蠢蛋。”

    ……

    看来双生对琅东的成见非常深。

    虽然我之前对琅东也是没有什么好感,但是毕竟是自己一手带大好吧并没有一手带大,但是也好歹是给了那么多父爱的娃。

    我也不能眼睁睁看着他去送死的。

    “回个信息问他到哪里去交易,琅东重要一些。”他们并没有说一定要全部的宝器才能召唤出来聚宝盆,或者找到了所有的宝器都不一定能把聚宝盆给召唤出来的。

    但是有好过是无的,只是我现在不能用一个死物牺牲掉琅东。那边的人能把孙淼给杀了,能把林世才弄成这样,估计也不是什么善茬。

    双生点点头,从布袋子里面拿出我的牡丹盒子,从里面抽出太妃石。这太妃石还是用银白色的链子给系着,双生给我带上去,“这样安全点。”

    然而我并不觉得,这样遭殃的更快好吗?

    “叮咚”短信提示声突兀的响起,我立刻贴近了看,发现对方回复了一个时间:“今晚三点。”

    但是地址还没定下来。也是,现在这个点给了地点,我们报警就不好说了。我见着目前还有一些时间,吊瓶吊完了就跟双生出了医院然后找了一家馆子吃饭。

    生病了之后就是要大补的,不然怎么应对今晚的战斗?再说那些人的目的是太妃石,琅东现在还是安全的。

    我胃口回来了,点了糖醋排骨,点了咕噜肉,点了酸菜鱼,点了猪肚鸡,最后想想看还是点了一个耗油生菜。

    毕竟要荤素平衡才健康的。

    虽然后来我就只吃了一根生菜,其他的都是奔着肉去的。

    然而大病初愈的人果然是不合适吃那么油腻的东西,下午的时候我就遭到了报应我肚子了。

    基本上是站起来又要蹲下去的那种,刚发了烧又作死。吃了一堆的补脾益肠丸进去才勉强好。在床上躺了老半天,昏昏沉沉的又睡过去了。

    这一觉睡的非常不安稳,我总是做梦梦见琅东受了很大的痛苦,整个人都被长满了倒刺的藤蔓给束缚住了,怎么样都没办法挣脱开来,他张大了嘴巴却说不出一句话,口腔里面空空如也,竟然是黑洞洞的一团,呕几口血水来!

    他好像是在说:阿白救命。

    我瞬间就被惊醒了,伸手往后背一抹,一手的都是冷汗。

    “时间还早,你就起来了?”双生一直都在我边上,拿着手机在刷着什么,面无表情的,我惊魂未定,看着桌子上有一杯水,抓起来就灌下去,然后抖了一阵之后才感觉好一些。

    “几点了?”我问双生。

    没有开灯的原因,双生的眼睛在手机屏幕的灯光照应下一闪一闪的。

    “一点。”

    “那人有没有回复?说了什么?”我赶紧的问,脑海里面都是琅东没有舌头说不出话的画面,那梦境实在是太真实了,好像就真的发生了一样。

    “还没有。”双生摇摇头,继续往下刷。

    “要不咱们还是去问问看?”我虽然表现出来都是很悠闲的样子,但是其实我的心里多少还是有些担心的。我当鬼侦探那些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