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06章 离开杭州
    我以为我要被他给弄死了,就在我喘不过气的时候,张如冰突然就被摁在了床上,动作太大了甚至把我给抛了出去。我十分遭殃的直接撞到柱子上去。疼的我那叫一个龇牙咧嘴。

    “喔,我的天……何等高贵的女孩儿!”张如冰中性的嗓音雌雄莫辩,我爬起来的时候正好看到小檀香用小腿压住了张如冰的脖子,张如冰红着一张脸,也不知道是兴奋的还是难受的。

    他的手被小檀香几下就给绑起来了,小檀香朝着咧嘴一笑,“白哥不用怕,我把他抓起来了。”

    我正想松一口气的时候,张如冰突然就掀翻了身上的小檀香!

    我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闹得是措手不及,呆愣的看着面前的景象,张如冰已经是压在了小檀香的身上。痴汉一般的嗅着小檀香身上的味道!

    “香啊!太香了!”他咧嘴笑着,整个人都十分的狰狞!

    小檀香眼睛陡然睁大,一片肉眼能看到的鬼气瞬间从她的身上冒了出来,化作沉重的枷锁,直接锁住了面前的这个大男人!

    张如冰应该是没有想到会有这样的情况发生,被压得死死的,根本就动弹不得。小檀香动地上爬起来,拍了拍身上的衣服,然后慢条斯理的用绳子把张如冰给捆在了椅子上。

    “对不起了白哥,你没事吧?我刚刚没注意看时间,还是迟了一点赶回来了。”小檀香歉意十足的对我说。

    我摇摇头,吞了一口口水。刚刚喉咙被他给捏住了,还十分的难受呢,吞了口水都觉得好香有东西卡住了一般。

    张如冰身体被禁锢住了,但是嘴巴没有,我清楚的瞧见这厮对着小檀香流口水,模样十分猥琐狰狞。我深吸一口气,拉着小檀香出去,“咱们让琅东看着就好了。”

    不然到时候小檀香要是出了什么事,我也不知道上哪里去找一只那么可爱的食鬼还给人范五叔。

    小檀香点点头,然后我们换了琅东进来。

    然后等生等死,终于是等到了张如冰的出现,他今天看起来精神不是很好……

    我估计是那酒还没醒呢,她揉了揉脑袋,声音沙哑的问:“我是不是喝酒了?”虽然他们是不知道自己每个人格都做了什么,但是身体始终只有一个,什么都会反映在她的身体上的。

    小檀香点点头,“对不起啊,我没拦住。”

    张如冰摆摆手,“没事。”然后兢兢业业的继续手头上的工作。

    在将近五十八分的时候,她拉着我们对我们说:“这东子到这一步已经差不多修复完了,明天给我最后一点时间,我把它完好无缺的弄好。有点累了,明天不要让我喝酒,”说完她就换了频道,换成了那个公主。

    我们被张如冰的人格折腾的一整天,再之后好像度日如年的过了第二天,盼到了张如冰,才终于把最后的收尾给收拾了。

    说真的我我看到那完好无损的太妃石的时候,真的很震惊。毕竟这太妃石就是我摔的,都变成两半了,碎成这狗样了。还能分毫不差弄好,我真心是佩服张如冰的手艺。

    梁子山是一脸蛋疼的过来验货的。因为我这颗心脏已经完全融入了自己的思维了,不再受到外界的刺激了,所以我还是比较忐忑的。我看着一脸不快的梁子山拿起那太妃石翻来覆去的看。

    我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上去了。

    不过还好梁子山脸色稍齐。“这次就当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吧。”他这样说,带着太妃石离开。我们也打算第二天就走,毕竟是答应了张如冰了,而且我们要的东西也在西安那边,必须赶紧拿到手。

    晚上的这段时间,我让薛凛杰这半桶水把人林世才的魂魄给放出来,然后花了我一些时间让他们融合在一起。确定他是自杀之后我心中是有些唏嘘的。

    我们一直用自己的眼光去看待别人,很容易就把我们以为的形象套到了别人的头顶上去。这其实是非常可耻的。

    但是人总是只看到自己的一面,出了事情之后才会恍然大悟。

    就好像我,也犯了这样的错误。

    我们去跟诸葛一鸣道别,有惊无险的订了机票。张如冰有临时身份证是可以用的,我估计也是老爷子的手笔。只是可怜了我们的小檀香,在乘坐飞机的时候需要一分一毫的都不能松懈,不然很可能就会造成危险的张如冰出逃。

    我们的飞机只有明天下午的了。

    小檀香和琅东守着张如冰,双生收拾了我们的东西,我在房间翻看着我的抽屉,不知道还有什么是可以留恋的。

    “白哥?”薛凛杰突然开口叫我,我一愣,回头瞧见他拿了个冰糕进来,一边吃一边笑。

    “行啊你小子,有吃的你也不预我一份。”我没好气的伸手过去。他笑嘻嘻的放进来一块冰糕,“哪能不预你啊,给你。”

    我咬了一口,觉得很甜很腻。

    “你们明天就要走了吧?看看这家里还有什么要带走的?还有咱们地下城还要不要下去瞧瞧?”这厮很认真的问我。我摇摇头,觉得这家伙太会夸大了。

    咱们宅子地下就是个避难所而已,哪里来的地下城?不过能拿的我都拿了,一些关于画符的,阵法的,还有奇闻异事的,我前几天都查过很多次了。

    “对了,你爸妈还要不要见见面?”薛凛杰沉默了一下问我。

    我摇摇头。

    老爷子走的时候我没有赶上,但是爸妈我是忘记的七七八八了。真的是脸大概的样貌都记不起来的那一种。而且他们现在还有新的生活,也有小孩了,我去的话顶多是徒增烦恼。

    何必呢?

    “那算了,反正他们也不在这里了。”薛凛杰耸耸肩,看我的时候眼神是十分的小心的,我也不知道他为什么要这样看着我。

    “说起来我在这宅子守了很久了,从你走到爷爷走。我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薛凛杰叹了一口气,擦了擦嘴角的冰糕碎屑,“或许只是几年吧?或许是好多年了。”他幽幽的叹了一口气。

    “有些话本不应该是我对你说的…”薛凛杰突然凑过来非常近,表情是万分痛苦,就好像在说一个很困难的秘密一般。

    “白哥你……”

    我?

    他的话还没说完,就被一只手给拨到了一边去,双生面无表情的过来,手来端着一个小碟子,小碟子上都是冰糕。

    “你们在说什么?”双生面无表情的看着薛凛杰,薛凛杰讪笑着摇头,“什么都没说。我还有事情,我去一趟梁哥那边,我要是明天没有回来,你们出去的时候记得锁门。”

    薛凛杰说完之后就好像有人要他命一样,跑掉了。

    我最讨厌的就是有人说话说一半少一半,吊人胃口的人是最过分的了。

    “吃点东西。”双生看了一眼外面,然后又看回来。

    “离他远一点。”随后双生又开口道。我不知道他双生为什么这样说,而且我对薛凛杰的信任并不是很多,但是也不会少就是了。毕竟之前薛凛杰这厮可是和梁子山一起的。我还差点就中枪挂掉来着。

    虽然一定要找到那个开枪的人,但是不是现在。毕竟我要先活命才能去找人报仇,不然我做了那么多的辛苦都要白费了。

    薛凛杰没有说完的话欧文就当他是胡言乱语了。有些事情是你越去想就会越纠结的,我觉得我最好不要给自己那么多的心理负担。

    一直到第二天我们要走的时候,我都没有再见过薛凛杰。

    杭州这一块,可能是我这辈子最后一次来了。不管是找不找到九色鹿都好,能不能活下去也好,我恐怕都不会再来了。

    因为已经没有任何的留恋了……

    上了飞机,看着外面的蓝天白云,我心中还是有些惆怅。不知道是对什么的惆怅……或许是因为一个地方久了,总是会有留恋。人就是这样容易惦念的动物。

    我今天一整天都没有怎么睡觉,上了飞机没什么声音,我昏昏沉沉的就睡过去,醒过来的时候已经下了飞机,而我则是被色情男主播背后背。

    小孩子的身体警惕性还真是不怎么高,被吃喝睡给支配。如果真的有人要害我估计我多少条命都不够赔的。

    下了飞机之后,我们要搭动车去要去的地方。

    以前我是很羡慕那些可以打飞的的人的,因为好像哪里都能去。现在我也打了飞的了,但是我的心却是想要安定下来。我有时候想要是能一直在麓水湖呆着就好了。

    “西安这边跟我们接洽的人脾气不怎么好,阿白琅东,你们说话要注意一点,还有小檀香,他很讨厌女孩子的。”切换了频道的麒麟在动车上这样对我们说,我认真地记下来,有些好奇究竟是谁会讨厌软萌的女孩子。

    “我知道了,我会尽量不说话的。”小檀香睁大眼睛就好像是一只小猫一样。

    这个时候已经是下午六点四十分了。这边还是很亮堂的,夏天的天黑的特别慢。我当鬼侦探那些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