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13章 画中画番
    “这幅画损毁的严重,其实交给你是不恰当的,但是你也该学学手艺了。”

    “我会好好修葺的。”

    拿到画的时候,冯柳旭觉得有些头疼,看着连画轴都腐烂到没有的,画纸已经被尸水浸的看不见半边的画,他不光是头疼,整个人都有些不好。

    他爸不知道是不是嫌弃他太闲了,这段时间总是找事情给他做。明明暑假可以很好的过的,现在沦落到做这些事情。

    他把画摊开放在自己的桌子上,桌子不算是很整洁,对方着一些考古方面的书籍。他坐在椅子上看着那画。画散发着一种年代久远的味道,也不知道是什么,带着一种不算难闻但是也不会好闻到哪里去的气息。

    他推了推眼镜,靠在椅背上,不知道从何处入手。

    一连一个星期,他都在做准备工作。毕竟是唐朝的东西,不是开玩笑的。吃饭的时候在饭桌上,他爸突然问起来了这件事:“柳旭啊,那画怎么样了?”

    冯柳旭夹菜的手顿了顿,然后把菜夹进自己的碗里,扒了一口饭,含含糊糊的说:“还在做准备工作。”

    “一周了还做准备工作,很谨慎。”他爸这样说。冯柳旭的心稍微有些安慰。胃口好像也好了很多。

    但是没想到他爹下一句的话却让他食欲全无。

    “不过,要是是张如冰的话,现在估计已经修复到一半了吧?”

    张如冰,张如冰,又是张如冰。

    他从国外随着他妈妈回来到现在,就一直没有间断的从他爹的口中听见张如冰三个字,就连张如冰是男的还是女的,他甚至都不知道。

    他只知道,张如冰比他儿子冯柳旭要强的多,要厉害的多,就是他的得意门生。只可惜失踪了。

    总是拿一个失踪的人和他对比,有意思吗?

    “我吃饱了。”冯柳旭放下碗碗里面还有大半碗饭。他妈叫了一声:“柳旭啊,这就吃饱了?”

    他嗯了一声,就回房去了。

    留下冯建树和他的妻子两个人面面相觑,就连他自己也不知道是哪里说错话了导致儿子那么大的反应。

    冯柳旭回到房间反锁了起来,灯也没有开,就坐在沙发上,望着黑漆漆的天花板,心里总是有一口气咽不下吐不出来,憋闷的慌。

    这人一憋闷就想找点事情做,于是他尽量调整自己的心态,开了一盏小灯,摊开画的一角,不是损毁的很厉害的地方开始尝试做修葺。

    有些事情忙起来就会忘记时间。特别是一层不变的特别枯燥的事情。画画,绣花,还有考古。

    冯柳旭累的是在是受不了了,摘了眼镜想要眯一会,然后直接趴在了画上边睡过去了。睡着了他就做梦,梦里面有个很柔很美的声音在叫着,从很远的地方到近的地方。

    叫着什么?他有些听不清楚……

    而且他也不知道那声音是从哪里来的。

    做了这个不知所谓的梦,他就醒过来了。醒过来的时候他戴上眼镜,发现自己做完的成果十分完美,他迫不及待的叫了他爹过来看。

    他爹赞不绝口,说他技术是越来越好了。

    有那么一瞬间,他是骄傲的。因为他爹没有提起张如冰。

    为了得到那么一点肯定,他没日没夜的投入到这画里面。一连工作了半个月,终于是小有成绩了。

    这天他决定放自己一个假,不修葺画了,吃了一顿好的,喝了点酒就躺在床上睡过去了。睡着睡着,他又开始做梦。

    梦里面他站在一处水墨一般的亭子前面,面前是一片墨荷,他看着眼前的景色,知道自己是在做梦。

    耳边又响起了那些声音,好听的不得了,但是他不知道是在哪里传出来的。他就找啊,找,发现这声音竟然是在这荷花池里面传出来的。

    “你是谁?”他问。

    他一开口,立刻就听见了有人笑,这声音不再是模糊不清的,而是十分清晰。

    他紧紧盯着荷花池,荷花池平静如镜的水面渐渐的晕开一片水晕来,然后一个女子渐渐的从水里探出脑袋来,只露出半张脸,一双似水含情的剪水眼眸,看着你仿佛要把满腔情爱都赠与你一般。

    冯柳旭痴呆了一般的看着那女子,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醒了”她娇俏的笑着,面前的景象突然就模糊了。冯柳旭瞬间就从梦中惊醒,看着天花板。

    “柳旭啊,怎么在这边睡着了?”叫醒他的是他妈。他觉得身体有些疲倦,也不知道是不是喝了酒的缘故。

    “妈,你怎么上来了?”冯柳旭问。

    “这都快中午了,我就上来看看,你昨晚不说不干活儿吗?我一上来就瞧见你趴桌子上了,诶哟怎么能那么拼呢?身体还要不要了啊?”

    冯柳旭听着他妈妈絮絮叨叨的,眼睛却看向他趴着的画上,上边已经修好一小片了,一座特别小的凉亭,还有特别小的荷塘。

    和梦里一模一样。

    冯柳旭想起那双特别漂亮的眼睛,还有娇俏的笑声,觉得面颊有点热。

    随着时间的推移,冯柳旭已经花了一个多月的时间来修葺这幅画。画很长,而且损坏的很严重,所以他必须要小心翼翼的。

    这天晚上他有开始做梦。梦中的水墨小亭没有了,变成了一座瀑布。这瀑布好似真的一般,清凉的感觉扑面而来。

    他走近看着,潭水清澈见底,一抹不一样的颜色出现在他的眼前红的。

    这是那么久以来他头一回见到除了黑白之外的颜色。这红色莫名的可爱。他进了水潭去,追随那红色的影子。

    反正是个梦。

    他一直到潭水中央,那红色总算是停下来了,然后渐渐的浮出了水面,是一朵娇艳欲滴的花,别在一头瀑布似的黑色的发丝上,夹在白嫩的耳朵间。

    又是那双剪水眸子。

    但是这次不光是眼眸,鼻子还有嘴唇都露出来了。清雅如兰,浅淡好看。一眼就让人丢了魂魄。

    “郎……”她轻轻的开口,叫唤了一声。白嫩的手上也涂着蔻丹,鲜艳欲滴,双手抚上冯柳旭的脸颊上。

    冰冰凉凉的,很舒服。

    “冯郎……”女子贴着他的脸,在他的耳边叫着他的姓,微凉的风吹到他的耳朵,让他一刹那感觉十分的恍惚。

    “冯郎,带我走。”

    再然后,他就醒了。醒过来的时候那句话还一直萦绕在他的耳边,久久挥之不去。他起来的时候感觉身体有些沉重,而且胯下有点冰冰凉凉的。

    冯柳旭心中一惊,伸手一摸,脸有些发红。

    随着画越来越修复的好了,他的梦也越来越多,越来越频繁。

    “我怎么样才能带你走?”他问女子。

    “画,养着它,每天三滴血,你的。”女子的手好像没有骨头的蛇,攀爬上冯柳旭的脖子,花瓣一般粉嫩的嘴唇亲吻上他的嘴唇,柔软,带着香甜,让冯柳旭欲罢不能。

    他听了女子的话,每天三滴血,只三天,那女子便能从画中出现。

    画中仙。他这样称呼这女子。因为世界上再也寻找不到这样温柔可人的女子,貌若天仙。他开始天天沉浸在这种温柔乡之中。

    她香甜的嘴唇,柔软的身体,还有那绞着他腰肢的修长白皙的腿,都让他没办法离开她。他爱上画中仙了。

    那种的感觉,就好像毒品一样,一尝难忘。

    “柳旭啊,最近很累吗?”只有吃饭的时候,冯妈妈才能见到冯柳旭,冯柳旭最近的精神势头是越来越差劲了,站着也好像要随时随地掉下来一样。

    眼底是化不开的乌青,黑眼圈特别的深,脸色也不怎么好。冯柳旭摇摇头,他挠了挠脸,看着趴在他肩膀上的画中仙,那画中仙也看着他,笑的特别好看。

    “是不是你爸爸给你的工作量太大了?要不我给他说说去?”冯妈妈给冯柳旭盛了一碗饭,没想到冯柳旭听了这话之后大发雷霆!

    “我能做好!”拍了桌子连饭都不吃了就回房间去了,反锁了门保住画中仙狠狠的亲,揉着她的身体,翻云覆雨。

    第二天冯妈妈不敢再说什么,学校那边有新生到了,想让他们这边出人带着去参观一下西安博物馆,于是她告诉了冯柳旭。还隐晦的说,他已经太久没有出过门了,这不太好。

    冯柳旭才板着一张脸出去的。

    带新生参观西安博物馆是很枯燥的事情,他一点都不想来,只想跟画中仙在家中缱绻。只是没想到中途,遇见了一个奇怪的小孩儿。小孩儿戴着一副圆框的眼睛,一双眼睛黑沉沉的,泛着狡黠的光,说要来找他爸,还说出来了他最不喜欢的张如冰名字。

    他很不满,卡着小孩。他发现小孩的眼睛并没有在看着他,而是越过他的肩头看向他身后的画中仙。

    然后画中仙竟然消失了!

    天知道他有多着急,送走了那诡异的小孩之后他立刻回到了自己的家中,回到房间里,见到画中仙坐在床上哭泣。那模样看的人心的碎了。

    “那个小孩,不能活着,他会杀了我……”我当鬼侦探那些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