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30章 回到北海
    睁开眼眼睛了啊……

    看来想要言灵之神连我身后的恶鬼图都给消除是个妄想呢。

    “怎么了?这是不好的东西?”阿幸问我。我颇有些失魂落魄的点头,“是不好的东西。”随即又想到了什么,立刻对着阿幸说:“阿幸!你为什么会死而复活?”

    是不是既是我死了也能因为言灵神的一句话活过来?

    “这个嘛,因为我没办法死啊。”阿幸不好意思的挠了挠脸,突然给黑色的怨气给扯了扯,阿幸看向言灵神好一阵之后,脸色是越来越凝重。

    从始至终我都没有听见他开口说过半句话。

    “他说,有些东西是超过六道三界的,他虽然说什么都会成真,但是也有例外,不能主人生死,你身上的是诅咒和,就连他都没办法。”阿幸舔了舔嘴唇,“你遇到了什么了?”

    我摇摇头,自己的烦恼没必要强加在别人的身上。

    “谢谢你们,我这样就已经很好了。谢谢你们。”我已经觉得很满足了。

    阿幸摆摆手,“多大点事,就是说几句话,你不穿衣服也不是事,我给你弄一件衣服吧。”阿幸说着手里就多了一件衣服,我干脆利落的穿上,稍微有点短,但是挺合身的。

    “岛要向西了,现在岛上没有外人,我让鲨女送你出去。记住,不要回头。”阿幸伸手推了我一把,我向前一个踉跄,面前的景象完全就不一样了,不是西瓜地,也不是其他的地方,我的脚已经浸润在海水之中了。

    我吞了一口唾沫,脖子莫名其妙的有些痒痒,我伸手一摸,摸到了一根银链子,我低头一看没事一个玻璃一样的吊坠,吊坠里面有一颗十分可爱的五彩斑斓的珊瑚一般的东西还魂草。

    我发愣的时候回过神发现自己已经被海水给浸润了半个身体了,鲨女一脸不高兴的在我的面前,正是潭水里面的那只。

    “对,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骗了她,觉得万分抱歉。鲨女冷哼一声,拉着我的手跟拖死狗一样拖着我往水里去,“你们人类啊,这把嘴就是最厉害的,花言巧语,谎话连篇。”

    我不好意思的挠了挠脸,刚想说什么的时候被鲨女一句话给噎的不敢开口了。“所以我们吃人的时候都是从嘴巴喉咙先吃的。”

    鲨女把我往深海里面拉,我有点怀疑她是不是要在没有人的地方背着阿幸吃了我,我这想法一出就一发不可收拾,越想就越可怕,想着想着都要把自己的脑洞给想穿了的时鲨女突然把我给往前推,我刚想回头,鲨女却说:“别回头,一直走。”

    我刚刚也是听阿幸这么说的,他们让我别回头,我就越发的好奇,但是我还是强压住心中的感觉,,硬着头皮往前游动。游了一阵子就看见海岸了,我立刻爬上岸去,踩着松软的沙子的时候我才觉得好了一些。

    壮着胆子回头看的时候,是一片漆黑的大海,隐约能看到一星半点的亮光。

    我自己一个人从海滩往回走,可能是因为退潮的缘故,所以这里的海滩相当的长,我又累又饿,走了老远,才终于看到了亮灯的海滩。

    我从来没有觉得装着灯的海滩是那么的可爱过。我踉踉跄跄的上了海滩,腿脚好像都不是太方便的样子,走起路来怪怪的。我走到了亮着灯的海滩处,一脚踩在了一块石头上,我暗叫倒霉,立刻低头看看脚上是不是出血了,结果发现脚下踩了一张纸。

    我奇了怪了,把那张纸抽了出来,定睛一看,走了狗屎运了捡到五十块!妈的我赶紧拿着湿漉漉的五十块跑到卖椰子汁的摊位,要了两杯椰子汁,三两口喝完三两口喝完,才感觉嘴巴的干渴缓解了一些。

    然后花了十块钱买了一双这边的拖鞋,饱受折磨的脚终于得到了一丝安慰。随即我用一块钱借了别人的手机打电话,我唯一记得的号码不是麒麟的,而是沈妖精的。

    走投无路我就只能打电话给沈妖精,沈妖精那头的私人号码并没有多少人知道,打过去百分百都会通的。

    “喂,哪位?”我刚刚还有些担心这是陌生号码,他不接电话呢。我一听接了电话了二话不说立刻嚎叫:“沈妖精是我!我是薛少白!”

    “薛少白?你声音不对啊……”沈妖精奇怪的嘟囔了一句,我担心他挂电话了立刻马上叫道:“没呢没呢,我现在打了。我刚刚从那岛回来,妈的被顾老狗给伏击了,你能给我弄个房住吗?我现在浑身上下一分钱都没有。”

    “你那小兄弟哪去了?”沈妖精问我。

    “我没手机,这是别人的,我忘记麒麟的电话号码了。”我说的有些心虚,你说要是平时我记住一些关于符纸的东西是完全没问题的,但是偏偏我就是记不住手机号码。

    要不是经常有事情麻烦到沈妖精,估计他电话号码我现在都记不住,这一点都不奇怪。

    “我这里存有,你等着我待会给你打电话。”沈妖精说了就挂机了。我借手机的是个烧烤摊的汉子,估计四十多岁了普通话不太正宗。

    “哥仔,不行啊,你打了长途电话来着。”摊主一副我欺骗了他的样子,我颇有些不好意思,立刻买了两串烤鱿鱼,他才脸色好了一些。

    我吃着烤鱿鱼有些心塞,刚撸完一串,沈妖精那头电话打过来了,我迫不及待的接了电话,“怎么样?怎么样了?”

    “不行,联系不上麒麟。你打个车回市中心,然后去精通酒店,市中心就一家,我给你订了房,十块钱你有没有?明天去银行办卡我给你汇钱。”

    联系不上他也没办法,我叹了一口气,“不行,我身份证什么的都在之前下榻的酒店……诶!你等一下!我去下榻的酒店问一下!”说完我就挂机了,还好这个点还能有公交车回市中心,不然搭计程车我这十几块不成。

    在烧烤摊汉子难看的脸色下,我终于是到了公交车站等了一下才上了车。因为不熟悉这里的路况,只知道我们住的酒店价位挺高,还记得名字,跟司机这样子说,他立刻点头十分热情的说:“到了我就叫你。”

    车上的乘客还是挺多的,我也稍微觉得安心不少。

    车子晃晃悠悠的,弄得我非常想睡觉。我强忍着困倦的感觉,但是眼睛还是忍不住的往下阖。就在我昏昏沉沉准备睡着的时候,司机突然叫了一声:“哥仔!到了喂!”我一个机灵,被惊醒,然后抹了一把脸从车上下去。

    对于这边我还是有点记忆的。我走过到酒店里面去,找到那天接待我们的前台,“不好意思,我想请问一下,昨天入住的2014号房间的客人退房了吗?”

    女孩子狐疑的看了我一眼,“不好意思,先生,2014号房并没有客人入住。”奇怪了难不成我记错时间了?

    我沉默了一下,“是以为叫做麒麟的先生定的。”我这样一说女孩子就表示明白了,“原来是这样,那间房间已经被封锁了,您是?”

    被封锁了……对了,我那天被顾老狗给强行带走了……

    “那我们房间里面的东西都给带走了吗?”我又问了她一句。前台妹子点点头,“不过麒麟先生回来把一个东西交给我们,说有人来拿。”

    “是不是一个藏青色的易拉口的布袋子?是不是交代薛少白过来拿?”我赶忙问。前台妹子点点头,“你就是薛少白?”

    “对对,我就是薛少白。”我立刻点头,妹子让我稍等了一下,然后去拿了布袋子给我,拿到久违的布袋子的时候我整个人都要热泪盈眶。

    但是还是不见麒麟的踪影,我多少是有些忐忑的。

    “你知道麒麟去了哪里了吗?”我问妹子,妹子摇摇头,“这个麒麟先生并没有做任何的交代。”

    我点点头,出去找了个没有人的地方打开了布袋子,布袋子里面只有靠银行卡和麒麟的身份证,还有我自己的,我们每次出门都会带着以防万一。

    除了身份证就是卡,其他的什么都没有。

    我用身份证和银行卡直接在原来的酒店开了一间房,然后开了个长途打了沈妖精的电话,通了之后沈妖精劈头盖脸的就骂了我一顿:“薛少白你个蠢货!直接挂断我的电话你知道我有多担心你吗!你他娘的是不是嫌命长!”

    我急忙把听筒拉开了一些,等他嚎完了之后我才把听筒拉近了一些:“我不是故意的,就是刚刚我记得一些事情了,你给我定的那房间退了,我现在有地方住了。你那边还有麒麟的消息吗?”我问他。

    沈妖精没有,现在手机打不通,他动用了一些人力去查,现在还没有答案。

    我的心里很不安,沈妖精说让我就在酒店里面呆着哪里都不要去。我出蓬莱岛的时候,阿幸说过岛上已经没有外人了。

    所以麒麟应该不会在岛上的。我当鬼侦探那些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