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55章 梦1
    到了滕佐家里的时候,我发现已经装修过了,并且是怎么喜庆怎么来,大晚上的还有不少的人在做布置。看来艺嫁出去一个奈奈子还是挺铺张的。

    奈奈子就在门口等着,穿着小短裤还有花t恤,头发扎成丸子头,显得脖子很长脸更嫩。那模样确实是很可爱,无端让人增添了不少的好感。

    “奈奈子。”我叫了一声,奈奈子回过头来见到我嘴角抽了抽我有时候猜想这小家伙也是一个面瘫,因为每次要笑起来的时候就跟有人在背后拿刀子威胁他似得。

    “大叔,你好慢。”大约是觉得笑太难了,所以奈奈子果断的放弃了,迎上来眼巴巴的看着我。每个人的脸上多少都有痣,有些人有的地方就很丑,但是有些人有的地方就很好看。

    “这不是不会开车吗。所以来的比较慢。”我解释道,奈奈子还是噘着嘴,看着她脑袋我就想上手去摸一摸,总觉得非常的可爱。

    然而看见了琅东一脸黑色仿佛能滴的出水来的模样,我就把探出去的手给收了回来了。要知道这家伙现在连狗的醋都吃并且是在我还没摸到狗的时候他就已经外放阴气把狗给吓跑了。

    我跟着奈奈子进了去,这次是过了玄关之后到了后面的回廊,他们这边的回廊是木制的,踩上去却没有声音,看来这些选料都是用的上乘的。也对嘛,人有钱着呢。

    奈奈子停下来,指了指其中的一间房间,然后对我说:“就是这里了。大叔爷爷不让我进去,我就在大厅等着喔。”奈奈子说完眼巴巴的看了我一下,我最终是没忍住然后伸手揉了揉她的脑袋。

    她笑着离开了。

    我在面前敲了敲门,“滕佐先生,我是薛少白。”

    “进来吧。”滕佐先生这样说道。我看了一眼琅东,拉开了门,然后和琅东一块进了房间去。这边的房间很空,基本上没有什么,滕佐老爷子坐在一块深色的坐垫上,面前摆放着一盅茶。

    那么晚了还喝茶也不知道会不会睡不着……不过看现在这样他应该也没打算睡,虽然不是那么喜欢奈奈子,但是奈奈子真的跟我订婚的话他应该也会有些舍不得吧?也不知道我猜的对不对。

    “故意支开奈奈子,是有事情要和你说的。”滕佐老爷子把手里的茶杯放乐下来,浑浊的眼睛看着我,神色十分的严肃。我感觉我自己也跟着严肃起来了:“滕佐先生您说。”

    “我们阴阳师,近年来因为眼力和灵力都退化了,所以越发的不受重视。奈奈子从小就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我在这个家里还算是有些威望,所以我还能做主。这把妖刀,想必你也听了奈奈子说了,附身千万的亡灵。”

    滕佐叹了一口气:“但是它可以保全奈奈子的性命。阴阳师结怨太多了,总是会有莫名其妙的仇家找上门来,奈奈子身上我下了一个结节,却也只有一年了,这个结节过后,势必会招来祸端。你是有能耐的人,可以从鬼蜮之中逃出来。”

    我听到这里大致就知道滕佐老爷子的意思了,虽然我之前也猜到了一二了,不过真正听见这个理由的话,还有有些唏嘘的。奈奈子一直觉得她爷爷不喜欢她,其实是不能表现出来。

    本身就没有什么地位了,如果还要备受宠爱的话,那些其他旁支的小孩大人会怎么想?还不是要往死里虐奈奈子?这是这位凶巴巴的老爷子最后的温柔啊。

    “你放心吧,我会让奈奈子不受到半点伤害的。”毕竟是我的童养媳啊,以我现在这颓样,想要找个媳妇还真是不简单。我可不想跟琅东和双生两个打光棍一辈子,麒麟以前没能化人的时候也都还想着小母狗呢。

    “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奈奈子是个好孩子,请善待她。不过遗产恐怕没有奈奈子的份了,我会私底下转出去一部分,给奈奈子的户口,她没成年,我很担心,所以务必请你帮助她。”滕佐老爷子说完鞠了一躬。

    虽然知道这是日本人的礼仪,但是我从来没有被人这样对待过,一瞬间感觉有点方啊。一个老人家跪在那里祈求我一些事情,看着就会折寿好吗?

    “没问题,我会尽责的。”我点点头,以后的事情谁都不知道,但是只要我薛少白还活着,那么奈奈子就不会有事,如果我出事了,那么就让奈奈子跟着沈妖精吧,反正他也没有媳妇不是吗?

    “老夫要说的就那么多了,今晚还有礼仪老师过来,你可以去大厅看跟着奈奈子学习一下。”老爷子说完又喝了一口茶。

    我点点头,知道老爷子该说的都和我说了,于是站起来,带着琅东走了出去,老爷子身上的阳火有一把已经灭了,看来他大限将至,也不知道奈奈子会不会很伤心。

    “他身上有不好的味道。”琅东出来之后小声的对我说。我点点头:“我知道,我看出来了。”但是他身上虽然有死气却没有半点的阴气,这不会是什么冤魂缠身,而是真的寿辰到尾了。

    看着滕佐老爷子的头发都花白了,年纪也很大,生老病死是人间常态。

    我和琅东到大厅的时候是,看见奈奈子正头顶着书本抬着下巴走路了,那僵硬的同手同脚的姿势我光看着就觉得很好笑。

    大约是见我来了,奈奈子很兴奋,刚想开口叫一声,结果头顶上的书本就摔下来了。旁边严肃的形体老师不高兴的抿着嘴:“优雅的小姐是不会这样失态的。”

    奈奈子才不管那老师说什么,屁颠屁颠的跑过来,然后小心翼翼的问:“爷爷跟你说了什么?说我的坏话吗?”

    我伸手揉了揉她的脑袋:“对啊说你小时候可爱尿床了,榻榻米都不知道被你弄湿多少次。”奈奈子的眼睛瞬间睁大:“这是真的吗?为什么我从来没有听说过?!”

    我心说这小妮子也太好逗弄了,偷偷笑了一声:“不扯了赶紧去练习吧,不然也不知道呀折腾到今晚几点了。”

    奈奈子点点头,垮着一张脸继续去练习,对于她来说这样的形体练习一点意思都没有,其实我也觉得不怎么有用,毕竟这是赶鸭子上架,短短几天就要把奈奈子给成以为优雅的大美人明显是不可能的。

    先训练的形体的是奈奈,然后接着是我,训练完形体之后我们就集体做下一下肌肤护理。这也是我觉得最舒服的环节了。我差不多都要在美容椅上睡着了。

    然后弄好了差不多十二点了,我看见自己的脸容光焕发的还特别的帅气的时候,心说这有钱人的世界就是不一样啊,看看这脸做的!

    之后因为太晚了,并且明天还有明天的事情要做,所以老爷子安排我们在这里住下来。我和琅东睡在榻榻米上的时候感觉有点热,这里是没有空调的,也没有风扇,们一打开就是回廊,然后看到小院子。

    外面的月光倒是很亮堂,我捡了一个枕头垫在自己的胸口下面,刷着手机。沈妖精这部暴发户手机十分的耐用,特别是用电的地方,我用了好几天了现在还有电,课可见这续航能力也是杠杠的。

    琅东见我不睡他也不睡,盘腿坐着看着外面的月光。

    我刷了一会手机之后手有点累了,所以看了一眼琅东,心里一个“咯噔”,难怪那个外国裁缝会一眼以为琅东才是男主角,看看这披着月光的浑身发光的小伙子,是个人都要点赞啊。

    本来就是银灰色的长发,坐下来的时候那长发散在地上,蜿蜒出去就跟银蛇一样,亮的惊人的灰色的眼睛,一瞬不瞬的看着外面的月光,最重要的是这厮不穿衣服。

    琅东这人的体温高的要命,他经常会耍流氓不穿外衣的,还好他长了一张好看一点的脸,不然肯定会被人当做是暴露狂的。

    “你在看什么?难不成你也会在圆月之夜变成狼人吗?”我歪着头,把垫着的一只手给抽了出来,娘的压得麻的要死。

    “阿白你上过天吗?”琅然问我。

    呵呵哒,上过啊,大腿上长包的时候我擦风油精结果一不小心碰到了小兄弟,当时的那种感觉,上天下地狱都有了好吗?我菜刀眼看过去:“为什么这样问。”

    “你相信有神明吗?”琅东又问我,他转过来看着我,脸在阴影之中,但是眼睛却是非常的亮堂的。

    “相信啊。”不然我怎么会遇见衰神和喜神?我现在想起来那段倒霉的日子我就心塞,明明我是那么一个三好学生十佳青年,竟然会遭受到这样的非人待遇。要不是任孝义帮我忙我现在估计已经挂掉了。

    “其实这个世界上,是没有神明的。”琅东狡黠的眯了眯眼睛,“那些神明都是幻象。”

    奇怪,为什么他要这样说?我的眉头一皱,刚想问琅东他是什么意思的时候,他却有不说这个话题了。我当鬼侦探那些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