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79章 软禁
    我这个有个毛病,吃完饭就犯困。

    正好这个房间里面有床铺,我想也没想就上床躺着去了。琅东昨晚也生日一晚上没睡觉,反正都是被软禁着了,不到今晚晚上应该是没我们什么事情的。

    “琅东,过来睡一会,我这个昨天晚上睡觉的都觉得很困了,你这个都没睡觉的肯定也很困吧?”我问琅东,琅东却是摇摇头,说:“阿白要是困,就睡一会,我帮你望风。”

    “赶紧的,听不听你爹我的话了?让你上来睡你就赶紧上来睡!”我瞪大眼睛看着他,他这才不情不愿的上了床。

    我立刻抽了四张百姓公,分别贴在了床柱子上,让他形成一个阵法,虽然是冷了一点,但是不影响睡觉,反正我有棉被在。

    我和琅东躺一块,我不知道他睡着没有,我反正是脑袋沾上枕头之后很快就睡着了。我不光睡着了我还做了一个梦,梦见奈奈子长大了,变得特别的漂亮,然后扑进我的怀里蹭着我。

    我就开心的摸她的脑袋,摸着摸着她黑亮的头发竟然慢慢的变成一片血红沾染到我的手上,擦也擦不掉,最后她穿着的衣服也变成了一片的血红,她的脸却是煞白一片,嘴唇上有两个红色的点,脸颊上面是两团走心的腮红。眼底则是化不开的淤青。

    然后我就感觉我的手疼得慌,原来是奈奈子咬住了我的手,我疼得尖叫出来,奈奈子的脸一下子就扭曲了,随即我震惊的睁开了眼睛,气喘吁吁的看着四周,还是在伍家宅里面,天花板黑漆漆的,应该是天黑了,我伸手要抹一把脸,发现手心里面全部都是冷汗,也发现了自己的手被琅东啃着。

    我刚刚估计是不小心把手给塞进了琅东的嘴巴里面了,所以他才啃起来了我的爪子。我特别想那骂人,毕竟害得我做了那么凶神恶煞的梦,但是看到他睡得正香的样子,我想想看还是算了,就不闹腾他了。

    在他醒过来的时候我手机已经充满电了,我赶紧打开了手机,亮了之后跳出来了琅东这厮的自拍照,这家伙趁我不注意的时候总是有事没事的就把我的手机屏保给换掉,有时候真的挺欠揍的。

    我赶紧的找到了沈妖精的电话拨通过去,还好那头很快就接通了,“薛少白!诶到底怎么了?!我打了你一整天的电话了!你知道我有多担心你吗?!”

    我感觉我的耳膜要被震聋了,我赶紧的移开了一点,然后听他好像咆哮完了之后我再小心翼翼的凑过去,“生气了?我不是故意的爸爸,我都九死一生了,你就看在我差点死了的份上原谅我吧!不生气了好吗?”

    沈妖精那头依旧是咆哮:“你他妈的就是不把自己的命当一回事是吧?你要是死了我是不是要照顾路易一辈子啊你说!这明明就不是我的崽子!”

    这话题转移的也真是生硬,担心我就是担心我呗,还不承认,就是个死傲娇。不过他的写这个别扭的性格我早就深有体会了。

    “你现在在哪里?我让任孝义去你那边帮忙了,昨晚你电话突然断掉了你都不知道我多害怕!我赶紧的就让任孝义别管其他的东西了交给别的经纪人去弄,弄不好的就推掉。总之你是不知道我为了你损失了多少!”

    沈妖精的语气十分的不好,我知道他不是真的生气,但是他一定也是很不开心的,不然不会一接到我的电话就开始嚎叫来着。

    “任孝义来了?!那真是太好了,赶紧的让他来帮帮我吧!我现在在一个叫做折子巷的地方,我和琅东已经被人给软禁了,在伍家宅里面,这里的人有病的要给他儿子配阴婚,还一定要让我在场!我现在僵尸毒还没完全清理干净,现在感觉浑身上下都不得劲。”

    “卧槽,那你不是快死了?!”沈千岁惨叫一声,我赶紧的制止他,“别胡思乱想的,事情还没有那么糟糕呢。总之我现在万分需要到任孝义。”

    “我知道了,我打电话给他说。”沈千岁说完就直接挂断了电话,我把手机放好了之后,从藏青色的小布袋子里面拿出了那本书,也不知道现在临时抱佛脚有没有用,而且这本东西里面到底写没写关于对付僵尸的符咒我也不太清楚。

    我翻了目录往下看,万幸的是这本书是很全面的,我翻看了一下就找到了我想要的东西。我火急火燎的翻来到那一夜,然后看着那一页里面画着的降伏僵尸的符纸,挺多类型的,看的我那叫一个眼花缭乱。

    不过有两个很像是业火符和烈风符,我记了就记住了大概,然后试着画了一张出来,但是却是废了。看来这个并不是容易的,我皱着眉头继续看,上边的注释有写到:僵尸,一口怨气瘀积于喉咙间,吞吐不出来,又吸收了日月精华,后化作僵尸。

    注:桃木剑,开光铜钱,黄符纸,童子尿可以收拾。

    我一看这个备注及简直就是太可爱了!我没有桃木剑,大事我有开光铜钱啊,就是胡狼给我的铜钱不好使,我也有双生给我弄到手的那个七星铜钱剑,我估计是有点用的。、

    不知道能不能代替桃木剑,还有这个童子尿,呵呵哒……

    我立马伸手回到了那个藏青色饿的小布袋子里,然后掏出了一个空瓶子,看着琅东还在睡,我一转身,就直接把空瓶子灌进去半瓶了。

    虽然是很不待见自己尿瓶子里面,但是这是关键时刻,就必须有关键的手段。

    我欢天喜地的拧好了,心说这下子应该就万无一失了。

    我弄完这些之后,琅东这才悠然转醒,醒过来第一件事就是拍床找我,这一点就跟小孩子似得,我赶紧过去,“找个屁啊,我就在这里,别吓几把转了,赶紧起来。”

    琅东眼睛亮的惊人,不说话,但是已经从床上爬起来了,“阿白,我刚刚做梦梦见你被吃掉了。”他可怜巴巴的看着我,然后抓住了我被他啃得快脱皮了上边还有牙印的手。

    “你这手是怎么回事?!谁咬的?!”他很生气的样子,我看见这样就想捉弄一下他,做出一副唉声叹气的样子来,“我准备要死了,琅东,那只僵尸跑进来咬了我一口,你看我准备出尸斑了……”

    “我你马上给你去找水!”说着这个二愣子就要跳出去,被眼疾手快的我给拦住了,“别闹了我逗你玩的呢,娘的这手是你刚刚睡觉的时候给啃得。”

    我怀疑你做梦我被吃掉,其实是被你给吃掉来着。

    琅东听了之后不好意思的挠了挠脑袋,然后凑近一些,“现在怎么办?”

    “就慢慢等着吧,这里三层外三层有人守着也难跑出去。再说了这跑出去估计也会被抓回来。”我咂咂嘴,又觉得有点饿了,很怀念刚刚第一口吃掉的那个鸡腿的味道。

    “那我们再睡一会?”琅东眼睛闪烁着看着我,我觉得我再睡一会我手就要没了,还是算了。我立马摇头:“你睡吧,我帮你望望风。”然后我就打开手机完了几盘游戏。

    大约是九点半左右,门那头突然就有动静,我立刻把手机给揣兜里,然后去把琅东给摇醒了,琅东睡得快但是起来的也快,他看着我问:“出什么事情了?”

    “嘘,有人过来了。”我跟他比了一个禁声的手势,严肃的看着那来人。外边是黑灯瞎火,但是架不住我的眼睛能看到红彤彤的人影,为首的是那个年轻的有百岁辫的家伙,因为他的体型和步伐都不一样,后边跟着大约是大太太等人。

    他们来了之后家丁就直接开了门,然后进来把灯也给开了,我说怎么可能有插头没有灯,原来这灯在那么隐蔽的地方,也是我们没有仔细找。

    一进来就吃饭,吃饱了就睡觉。

    “贵客看来是十分满意这里的伙食。”阿水笑着对我们说。其实我总觉得这家伙和顾城有点像,都是这样装腔作势的人,笑起来也是一样一样的欠揍。

    “什么时候是吉时?我把新娘子请出来之后就要走了,我很多事情做的。”我不满的瞪了一眼阿水,阿水笑着点点头:“过了十二点就可以了,到时候你们可以再吃一些酒水上路。”

    上路……这话听着怎么就那么寒碜人呢。

    “在这之前,还有一件事情要劳烦你们两位。”阿水突然抬起头来,咧嘴笑着,我看着他那个阴险狡诈的笑容瞬间感觉浑身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我吞了一口唾沫,后退了一步。

    正好和琅东给撞到了一起去,“你们要做什么?”一下子涌进来了一大堆的人,手里拿着一些什么东西,一个个的笑容都是很诡异的。

    “结婚嘛,怎么能少的了伴郎和伴娘呢,你们说对吧?”阿水笑的意味深长,我立刻反驳了一声:“中国以前的结婚从来没听过伴郎伴娘啊你个傻缺!”我当鬼侦探那些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