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89章 另有洞天
    我震惊的看着手上的这箱子缓缓的消失了,变成了一股子黑气,我这才知道这就是阴气化成的!

    “我操,这都是套路啊”我吞了一口唾沫,然后看向那结冰的箱子,已经被司寇玉一脚给踹破了,他拿乐那本书出来,翻看着,“我就说应该是有后续的。 ”

    “所以这上边到底写了啥了?能翻译不?”我眼巴巴的望着司寇玉,期待着他给我做翻译。司寇玉合上书本,“这大概就是说两个男人喜欢一个外国妞的故事。”

    突然觉得很狗血啊

    “然后呢?”但是我就是喜欢狗血嘿嘿嘿。

    “后悔不念书了吧?”司寇玉轻飘飘的瞥了我一眼,我心想着这精怪的时间那么漫长,一个成长期都好几百年了,大把的时间可以去学习啊,而且是真的失去的时候才会想去捡回来的。我现在也就属于这样的情况。

    “不要给自己的无知找借口。”司寇玉轻飘飘的来了一句,直接打破了我心里面给自己弄出来的辩解。

    “有时间我再去好好的看看不就好了吗?说真的这日记本在说些什么?写着一些什么?我想知道。”我真诚实意的看着司寇玉。

    司寇玉没有回答我,却是走到了萨拉的旁边站着,外面的光芒有些许能透进来,折射出来诡异的颜色,投在他的脸上一道道的,就好像破碎的镜子一般,光怪陆离。

    他笑着,红色的眼睛弯弯的,眼睑带着一种诡异的颜色,“你看,这是什么?”他的声音好像待着蛊惑一般,我朝着他说的地方看过去,发现那个叫做萨拉的女人,腰部以下已经完全没有了

    我吞了一口唾沫,“这,这是怎么回事?”

    “很明显这是啃食过后留下来的。你再仔细看看她现在这幅是什么样子。”司寇玉突然凑的很近,嘴唇几乎能碰到萨拉的发丝,他眯着眼睛,白色的睫毛衬得那双红眼睛更加突兀。

    我皱着眉头也跟着过去看,发现萨拉的胸口上有一条粗绳子,她被吊在了一根冰棱上边,双生使劲的拍打着冰块的,求生意识非常的强烈。

    “她被人吃掉了下半身。”司寇玉突然凑近在我的耳边开口道,我心里一个“咯噔”,以前我觉得我不会惧怕鬼神,所以我更加不会去惧怕人。

    但是有时候人比鬼神还要可怕

    “深处绝境!要死了!”司寇玉突然大声的说话,“没有吃的,顶多能活上七天,怎么了?”他瞥了一眼过来,红色眼睛泛着一种光亮,好似能自接刺穿我的心脏。

    我吞咽了一口唾沫,“怎,怎么样?

    他笑着朝我走过来,伸手恩在我的胸口上,“怎么样?你的心里不是有答案了吗?”

    “你明知道我的心里是怎么想的。”我的笑容尴尬,看这个那只剩下半个身体的女人我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真的会有这样的人吗?”吃人的人我还是有些不太相信,其实我知道自己肯定是在自欺欺人。在苛责的条件下,人性总是残酷的,这一点都不奇怪。

    我不是也喝过人肉汤吗吗

    我的脑海里面好像钻进了十分可怕的念头,瞬间就感觉身体疼痛起来,哪里都不对劲,我干嚎了一声,摔在地上翻滚着,惊悚害怕!

    “这不是你的错,不关你的事情。你是受害者,是不知情的人。”司寇玉伸出一只冰冷的手摁在了我的额头上,我这才感觉好一点了,那种恐怖的念头消散开来。

    我猛然深吸一口气。才缓过神来。

    “你的心理承受能力太弱了,你还需要再锻炼锻炼,不然哪天就该死了。”司寇玉眯了眼睛,在他的嘴里说出生死两个字仿佛只是吃饭睡觉而已。

    “你不是想要知道你日记说的是什么吗?”司寇玉看了我一眼,笑着说。

    我从地上爬起来,心脏还在不断的跳动,有点隐隐作疼。

    “对,我想知道里面说了什么。你说这是两个男人爱上一个外国妞的故事,我想知道究竟是什么意思?既然这两个男人都爱上外国妞,为什么会”吃掉她?

    “那不是因为两个人都得不到吗?”司寇玉笑容不变,走到了一具男尸的身边,“这个男人,嫉妒另外一个男人,因为另外的那个男人和外国妞上床了。”

    “这个和外国妞上床的男人,嫉妒这个男人,因为这个男人,没有染病。”司寇玉手里拿着那本书,遮住了自己的半张脸,“感觉很好笑对吧?女人呢,则是自豪,有两个优秀的男人为了她折腰。”

    好笑

    这他妈的全部都是套路啊我操!我感觉我的世界观都被刷新了一样,无法接受这样的回答,感觉这都他妈的乱套了!

    “大概能明白我说的故事了吧?”司寇玉微微弯腰看着地上死相狰狞的两个男人,大约是后面产生了什么样的恐怖的内讧了,所以两个男人死的特别的难看。

    “但是我不明白,我们要找什么?”我皱着眉头问司寇玉,司寇玉则是直立起来,指了指手上的这本书:“不是说找对我们有用的东西吗?”

    所以对我们有用的东西是个什么鬼,我现在还完全不知道,除了刀锋羽还有什么东西是对我们有用的?我倒是想知道。

    “那就是刀锋羽。”司寇玉依旧是笑着,红色的眼睛微微敛着,似乎带着一层光亮。

    “这里有刀锋羽?!”我震惊的看着司寇玉。司寇玉大约是被我震惊的这样子给蠢到了,毫不客气的笑出声来,然后拍了拍我的后背:“走吧,如果能直接从那东西的手里面拿到刀锋鸟的羽毛的话,就再简单不过了。”

    “那东西?那东西是个什么东西?”我问司寇玉。

    司寇玉带着我往里面走,越往里面走就越昏暗,渐渐的后面的光亮一点都没有了,这个时候司寇玉让我把手电筒给拿出来,我打开了手电筒,找着这条通道。

    我眉头紧锁的看着这条道路,觉得十分的难走,毕竟这里我从来都没有来过。而且我还挺震惊的这里竟然有一条暗道,也不知道这暗道是谁修建的。

    总之不可能是天然形成的,因为这里有人为的挖掘痕迹,而且吧,我看着这墙壁上似乎涂了什么,所以到现在都不会结冰。我伸手摸上去,有一点软软的,就是不知道是什么。

    “看什么?”大约是见我没有跟上来的缘故,所以司寇玉在前面有点催促我,我赶忙跟上去,还回头看了一眼,结果看见了了一道白影闪过去,我愣了一下。

    “又怎么了?有白色的影子?”司寇玉眯着眼睛问我,我点点头。有时候这人的读心术真的挺可怕的,别人只是一闪而过的念头而已,就已经被他给看得一清二楚了。

    “世界上哪有那么多的眼花啊?你能看到的,就一定会是存在。”司寇玉眯着眼睛笑着说,“现在开始,你就在我的旁边走着,一定要在我力所能及的地方。如果不把你完整的带回去的话,任孝义估计要克扣我的工资了。”

    这厮竟然还有工资?我震惊的上下打量了一番司寇玉,司寇玉笑着看着我:“为什么这样说?”有时候我不用说他偶读知道我想说什么了,这倒也不全是害处,也有好处。

    好处就是我根本就不用说话了,挺省力气的。

    “没呢,没啥,说起来刚刚我心里想着好像看见一个白色的影子,你怎么都不见震惊啊?你说这冰天雪地的哪里还有活人?这白影冷不丁的出现明显是不太可能的”

    “因为那个叫做萨拉的,已经在日记本上记录下来了。”他抬了抬手上的东西,我反正是看不懂,但是这个女人记录下来了,那就证明我不是眼花。

    “有时候你真的可以多相信自己一些的。”司寇玉将日记本丢过来给我。说真的这厮都在我的手上拿过去了多少次了,他那么喜欢用日记本装逼就应该拿着日记本才对啊

    “要是在再心里吐槽我,我会揍你喔。”糟糕,被司寇玉给听见了,我赶紧打住心里面的念想,但是总是有那么一点思维快过大脑的,我心虚的低头,跟着司寇玉继续向前去。

    这条路走了不知道多远,我们好像越来越深入了,要不是身上的这身衣服还有鞋子比较好,我现在估计都要冷死在这里了。

    “也不知道这里是做什么的,感觉很深的样子。”我皱着眉头,脚底下感觉走的滑溜溜的,司寇玉在前面让我停一停,我本来是想停下来的,但是脚下太滑了,我一下子就摔倒了在地上!

    这不是罪糟糕的,最糟糕的是,我摔倒在了地上,然后整个人都向前撞了过去,司寇玉也难免被我抓住,我在关键时刻听到了司寇玉叹了一口气:“再好的运气都要被你给磨光了。”

    然后我和他两个人体验了一把过山车一般的刺激!我当鬼侦探那些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