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15章 红宝石戒指
    “我今天美术课去写生,给你们发了信息了对吧。”我手握住了车安,上坡的时候双生也是脸不红气不喘的,我从来不用下来推车。

    “嗯嗯,然后你见到那个小男孩了吗?”奈奈子骑车就跟耍杂技似得。

    “看见了,确切的说,我看见了那个小男孩的尸体。”我舔了舔嘴唇,“他死了。”

    “噫!”奈奈子惊叫一声,上坡的时候都没力气了,不过很快也就跟上来了。“那后来怎么样了?怎么样了?”奈奈子很在意这件事情呢。

    “我打电话报警了,让警察去处理吧。啊对了!”我赶紧撩起衣服看我身上的手印,竟然已经不在了。“我猜想这件事是和那个小男孩有关的,你们看,我这个手印没有了!”

    “看来是有小鬼想要找你帮忙。”双生说完下坡,我心脏瞬间就往下沉,快的自己都想尖叫。还好没有叫出来,不然还真是挺丢人的。

    “哟嚯!”奈奈子下坡的时候双腿都张开了,一派自由自在的样子,但是!“奈奈子不能这样的!你穿着裙子呢!”被别人看光你的内裤了好吗!

    回到家里的时候我还为刚刚有几个小流氓朝着奈奈子吹口哨的事情耿耿于怀,不开心的我就吃了两碗饭,平时我都是吃三碗的,食欲都跟不上了哼。

    吃饱喝足了之后我就去睡了一个午觉。午觉没有做梦,但是我总是想着那个小男孩朝着我的手里面吐出来的那个东西红宝石戒指。

    这东西究竟有个什么用呢?为什么要吐出来给我?

    我觉得很奇怪。但是好像到了这里就没有下文了,我想着算了不想了,就让这件事告一段落好了。天气太热了,就算是在老宅子那么凉快的地方睡觉我还是热出来了一身汗。

    我在庭院的水井里面打了一桶水上来,结果拉上来之后我才发现里面冻着个西瓜。我把西瓜移到了旁边去,洗了个澡换了一身衣服,身体感觉没有那么黏糊糊的了。然后才抱着西瓜往厨房去找刀子。

    把西瓜切成了两半,我拿着一个不锈钢勺子挖着吃。柔嫩的西瓜肉甜滋滋的,在水井里面冰镇过,滋味儿别提多好了。

    我喜滋滋的吃掉了小半个西瓜的时候,奈奈子才睡醒,见到我坐在门槛上吃西瓜,也凑过来跟着我一块吃。

    我们两个吃个半个西瓜,还有半个就决定留给双生了。双生白天起来的太早了,所以中午觉会睡的比较长一些的。我们收拾好了他才起来,不过已经没时间吃西瓜了。

    下午上课是昏昏沉沉的,美术老师我不知道回来了没有,但是班长没有回来。估计还在问话呢。上数学课的时候我实在是听不懂,本来还强打着精神的听着的,但是听到最后我还是睡着了。

    睡得昏昏沉沉的时候,我又被人给吵醒了。我还以为是双生子把我叫醒的,没想到一睁开眼就看见了一位英姿飒爽的漂亮女警在我的面前……

    “你好。”女警的声音也是英姿飒爽的。

    我也不知道自己是做了什么事情,但是这身体对警察就是有一种敬畏感,或许在我不知道的那段往事之中我曾经做过什么盗墓啊之类的勾当吧?

    这样一想我瞬间就懵逼了,要是他们要查起来我做过的这些事情不就曝光了吗?到时候我就要坐牢就要搬石头织毛衣然后在里面受尽……我操!

    “同学?同学?”或许是我走神走的太厉害了,所以英姿飒爽的女警朝着我晃了晃手,我立刻就回过神来,笑着一派天真:“警察姐姐有什么事情是需要我做的吗?”

    “你好,是这样的,今天周俊同学说发现了那个小孩子的尸体的事情你也在场,所以想找你去问一问话。”

    我一听并不是要翻我旧账我就觉得很舒心了。立刻积极的说道:“有什么我知道的我都会告诉你们的!”

    结果这一趟我直接上了警车去了警察局。我身边竟然没有老师陪同去警察绝,还好我不算是真正的十来岁,心理承受能力还是很强的。

    到了警察局我被请进了一件办公室,办公室采光很好,并没有电视剧里面审判犯人那样的黑漆漆的。

    “你好,我叫刘长峰。”接待我的是一个看起来三十来岁的男人,十分的高挑,看着很帅气。

    “你好,我叫薛少白。”我眼睛游移了一下,心说不愧是警察局,罡气盛,真心是一只小鬼都看不到的。

    “薛少白?”刘长峰疑惑的看了我一眼,“你叫薛少白吗?”糟糕了,是不是这厮认识长大后的我,不然怎么会问我那么多遍?

    我眼神闪烁了一下,随即低着头不说话,做出一副十分害羞的样子来。

    “刘队,你吓着他了。”英姿飒爽女警花出面帮我解围,要不是没钱,我肯定回去要给她送一面锦旗!

    “没呢,我就是觉得奇怪,因为前一段时间那个很厉害的捉鬼侦探不见了,名字也叫做薛少白的。对了小孩,和你有关系吗?”

    刘长峰的敏锐让人感觉很震惊,我舔了舔嘴唇,“那是我爸爸。”我干脆直截了当的说好了,不然到时候铁定也会多生出很多的事端的。

    “喔,你爸爸叫做薛少白,你也叫做薛少白?”刘长峰眼神犀利的看着我。我眼睛转了转,“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爸爸要给我取一个和他一模一样的吗名字。”

    反正谎也说了,干脆就说到底好了。

    “你们让我过来到底是为了什么事?我待会还要回去上课呢。”虽然我是肯定听不进课的。但是也好过在这里。

    “小弟弟你不要紧张。”女警花在一边安慰我。其实我并不紧张,只是对面的人太犀利了,好像下一秒就能看透我了一般。

    “那我也不拐弯抹角了,你是怎么知道那里有尸体的?”刘长峰直截了当的问我。

    “一不小心就看见了,能怎么看见?”我插科打诨,反正不想说出来那件事情。

    “但是你的同学周俊可不是这样说的,请你老实的回答我谢谢。”刘长峰不依不饶,我叹了一口气,抓了抓头发,“你们又不相信鬼神的,问我这些不是白搭吗?”

    警察局的人我也不是没有打过交道,以前我也帮助过警察破案的,但是能得到别人的正脸相待真心少,一个个的觉得我就是旁门左道,并且还是违背了科学啥的。

    “你把你知道的都说出来就好了。”刘长峰不管我。我叹了一口气,“我昨晚做了一个梦。”我摸了摸脸,然后继续说道:“梦见一条河,河里面有个小男孩在游水,朝着我招手。后来我就醒了。今天出去写生的时候看见那河水很眼熟。”

    “然后,我就看见那个小男孩了。”我歪了歪脑袋。

    “怎么看见的?你当时好像是熟门熟路的就往那尸体的方向过去了是吧?”刘长峰继续问我。我耸耸肩,“对的没错,是这样。”

    “那你怎么知道那里有尸体的?”刘长峰眯了眯眼睛。

    “小男孩指给我看的。”我老实的回答道。

    “这不可能,小男孩子都死了,怎么会指方向给你看?”刘长峰摇摇头。我扁扁嘴,“我说了我能见到鬼你相信吗?他当时就在河里面,指给我看的。”

    刘长峰没有说话,倒是那个女警花过来拍了拍我的后背,“好了刘队,这小孩也把知道的都说了,别难为他了。我们已经找到了小男孩子的父母过来确认尸体了,现在应该过来了。”

    刘长峰点点头,“接下来要是有什么状况的话我们再打电话来通知你。你留一下电话号码。”

    我不情不愿的留下了电话号码,然后把纸张递过去给刘长峰。刘长峰还打了我的电话,我掏出手机来保存了。

    “现在的小孩子都那么有钱吗?一个两个的都用那么贵的手机。”兴许是看见了我的手机了,刘长峰说了一句。

    “那我可以走了吗?”现在都快下课了。

    “可以了,丁思雨你送他回去。”刘长峰对那个女警花说道,女警花点点头,带着我走了出去。也不知道是不是坐太久了所以我的脚有点发麻。

    我跟在丁思雨身后走出去,走到门口的时候刚好走进来了一对神色慌张的男女,和我们擦肩而过。我的眼睛突然就映入了一抹红色,我呆愣的看向那个女人,女人走的比较慢一些。

    她的手上面带着一枚红宝石戒指。

    昨晚上的梦,那个小男孩吐出来了一个红色的红宝石戒指,我的身边站着一个黑色影子,充满了怨毒的,可怕的,令人毛骨悚然的气息……

    “怎么了?”丁思雨的声音突兀的在我的耳边响起,我挣脱了她的手往里面冲了进去。丁思雨拦都拦不住。

    “警察同志!我的儿子在哪里?!”男人颤抖着问。他的样子非常的疲惫。

    女人在一边捂着眼睛哭,手上的红宝石戒指是那么的刺眼。我当鬼侦探那些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