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20章 再见女警官
    “七魄归位。”后面拉的很长,有点像是唱戏一样咿咿呀呀的,周俊呆愣愣的魂魄归位了之后我又另外给了一包符纸灰三儿,让三儿开了给周俊喝。

    我就坐在周俊的旁边,看着外面的天,刚刚还是艳阳高照的呢,现在不知道哪里吹来了一大片的乌云,黑压压酝酿着一场大雨,也不知道双生到哪里了……

    “你娘呢?”我进来的时候没见到三儿的妈妈,以她刚刚的那副爱子心切的样子来看,这会应该是在的才对啊。

    三儿苦笑,“她刚刚哭晕厥过去了,现在在里屋。”我恍然大悟,然后不说话了。周俊很快就醒过来了,开始畏寒发热,丢魂了找回来多少都在外面沾染一些不好的东西的。

    烧了一场就好了。

    “他要发高烧了,不过这不是病毒引发的,我给你的符纸灰和着温水再给他喝,一个小时喝一次,喝五次,今晚就好利索了。”而且他那可怜的小魂魄也能安稳一些。

    三儿照做,我没事干就只好坐在屋檐下看天。隐约有雷电在闪过,也不知道会不会真的下雨。虽然到了中秋,但是还有有夏天的尾巴的,总是喜欢下雨。

    我担心双生过来被雨淋湿,于是想打电话问他到了哪里了,我好去接送。拿出手机来打过去,对方却是没有接通,我估计是信号不好。

    把手机挂断了之后,天空开始“啪嗒”下来一滴雨水,接着就好像是预兆似得,黄豆大的雨水越来越多,然后就好像天漏了一样,一场大雨说下就下。

    我托腮看着院子里面的两个水缸,他们没有把水缸给盖起来,所以水缸上的水飞溅得到处都是。我们院子也有一口水缸,下雨的时候也是这样的。

    “小店长,你往里面坐吧,待会溅湿你的衣服了。”三儿对我说。

    “我想再看一阵子。”每次下雨人都特别的惆怅,也不知道是不是天气的问题影响到了心情。

    三儿见我坐在,她也跟着拉一张椅子在旁边坐着,不时看着手表,估计是掐着点给她弟弟喝符纸灰的水呢。

    “小店长去孙师傅的家有见到孙师傅的女儿吗?”三儿大约是见没什么话说有点尴尬,于是找了一个话题。

    “我没见到她,但是我听见她哭了,听声音挺嫩呼的,估计年纪不大吧?”我看向三儿,三儿点点头,“七八岁这样。她两岁多的时候我还见到过,特别可爱的一个女孩子。但是过了三岁之后,就一直没有出过门了,说是生了疮了,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没去看医生吗?”我问三儿,三儿笑了笑,“不知道,毕竟我不是那女娃的爸妈。”说的也是,不是自己家的小孩也没处去管。

    我们两个没啥话说,我没事干就用手机玩游戏,玩着玩着,手机就响了,我一看来电显示是双生的,我马上就接通了

    “到哪儿了?”我问双生。

    “在你说的路口,下了很大的雨。”他的声音掺杂着少许的杂音,雨太大声了,偏偏这厮说话不大声,我听不见他说话就很心烦,一心烦我就想发脾气。

    “你在路口等我,我听不见你说话,挂了。”我还是认识路的,因为我的记性还不错。“三儿,伞在哪里?我去接个人。”我问三儿,三儿刚刚给她弟弟灌了一碗符纸水,周俊好像晃晃悠悠的要醒过来了一样。

    “这里。”三儿也没有问我要接谁过来,“下雨路滑,你自己小心点。我要照顾弟弟就不出去了。”我也没打算让她出去来着,不然我也不会问她要伞。

    三儿家的伞意外的大把,我扛着伞出去,觉得有点沉,但是我撑一把伞的力气还是有的。扛着伞走出去,雨水打在伞面上“哔哔啵啵”的就跟炒豆子似得。

    我朝着那天三儿给我带路进来的路走,都是小路的多,没走一会我的小腿都沾满了水了,还好我比较聪明,一早就把裤腿给挽起来了,脚上穿着的还是周俊的拖鞋。

    就是拖鞋走路也要小心一点就是了,不然甩得到处都是。

    因为比较熟这段路,所以走的比较快一些,走着走着就到了地方了,路口看见一个比我高的身影站在雨帘里面,远远看着是很模糊的看不真切的,但是凑近一些就能看清楚了。

    “双生!”我叫了一声,双生才转托看着我,立刻小跑过来,钻进了伞里面,整个人就水里捞起来似得,他上下打量了我一番,摸了一把自己脸上的水,“没事吧?”

    我嘿嘿一笑,“没事没事。宅子现在谁看啊?”也不是说非得看着老宅子不可,但是薛凛杰这家伙说了,老宅子要一直守着的。我现在想想,会不会就是这家伙的圈套。

    我们守着宅子就不能去逮他了他就能风流潇洒了。

    “我来的时候见到警车进来了。”双生指了指地上的车辙,我的眉头一挑,心说还是有人报警了。我虽然不是多厉害的人,但是我知道马哥女人一定不是正常死亡的。

    那么大量的怨气光是看着都很可怕了。

    “先不说这些,到周俊的家里换一套衣服再说。”既然有警察卷进来了,估计不会有我什么事情了,不知道及今天能不能搭车回去,我总觉得我留在这里没什么好事。

    回到了三儿的家里的时候周俊已经醒了,见到我回来了朝着咧嘴一笑,“你去哪儿了?诶,这不是你哥哥吗?”我看这家伙恢复的不错,心说年轻人就是年轻人。

    “他过来接我,现在有车可以回去吗?”我问三儿,三儿皱着眉头,“周六不是赶圩日所以很少会有车子的,况且还下着大雨,今天出去估计很难搭车。”

    我一向要是难搭车的话估计也走不成了。“双生,你先换了我的衣服吧。”我翻了一下我的背包拿了衣服出去递过去给他。他点点头,面无表情的在我的指引下走到了卫生间。

    “说起来你和你哥哥一点都不像。你哥哥长得可比你帅多了,而且眼睛的颜色好浅。”周俊裹着被子抖了一下,三儿见状上手把窗户拉回来了一些。

    “你病好倒是多话,饿不饿?”我问周俊,周俊脸都快皱成一团了,“饿啊我去,姐,我想吃鸡腿,咱们家还有吗?”周俊问三儿,三儿点点头,“还有两个。”

    “太棒了!”周俊登时觉得自己充满了力量,屁颠屁颠的就滚下了床去,穿上拖鞋就朝着客厅去。我也跟着去,肚子有点饿。

    双生换好了衣服之后我让他也吃点东西。粥是热过的,秋雨还是很冷的,喝一碗粥下去感觉胃都熨帖了。

    周俊刚盛好粥,夹着鸡腿到自己的碗里就要吃,我立马大叫一声:“慢着!”周俊停下来了,一脸懵逼的看着我,“怎么了?”

    “你生病还没好不能吃鸡。所以鸡腿我帮你解决了。”周俊眼睁睁的就看着我从他的碗里把鸡腿给夹了过去。

    “姐,我不能吃鸡腿吗?”周俊可怜巴巴的看着三儿,三儿郑重的点头,周俊瞬间就萎了,看着的我吃着喷香的鸡腿,然后恶狠狠的吃着猪肉。

    我看他那恶狠狠的模样乐呵的很,根本就不在乎他杀人一样的目光。

    准备到三点的时候,雨慢慢的就停了,周妈妈也醒过来了,见到儿子醒了之后对我那叫一个千恩万谢,不过周俊本人是没有任何的感觉的,对于他来说就像是睡了一觉。

    周俊实在是好奇为什么他姐姐他妈妈对我的态度变得那么恭敬来着,我没说话,笑得意味深长的看着周俊,周妈妈骂了一句周俊:“问那么多做什么!”

    周俊吐了吐舌头,过来又缠着我问我我和他娘达成了什么不可告人的协议了。我看见这家伙现在生龙活虎的就想打击一下他,于是叹了一口气,“你妈妈说你太调皮了,说送给我当长工呢。”

    周俊一愣,“长工?你又不是地主!”

    “但是我是地主家的儿子啊,你都不知道我多有钱,我有一个老宅子呢。”我拍了拍单薄的胸膛,“是不是看见我就觉得为一身的贵气?”

    周俊一副你是傻逼吧的表情看着我,我看着真欠揍,刚刚就应该当着他的面把两个鸡腿都吃掉的,我这样的打击他竟然不为所动。

    就在我想着要用什么办法继续打击他的时候,周俊家大门被敲了一下,我们不约而同的朝着门的方向看过去,几个穿着警服的人走了进来。

    哟呵,其中竟然还有熟人。

    “啊,是你啊阿白!”女警官丁思雨,还有那个欠揍的好像别人欠他十万八千的刘队刘长峰。没想到这样也能遇上,真是猿粪啊。

    “中秋快乐,警察同志们。”我对他们几个人说。

    “走哪儿都能碰上你。”刘长峰抽着烟了,没好气的对我说。怪我咯,以为我想见到你吗?我摊摊手,表示十分的无辜。我当鬼侦探那些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