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21章 孙朝红
    “这是你同学吗?”丁思雨的形象要好的多,人漂亮嘴巴甜,给人一种安抚,不管是谁对着她都觉得很安心,相反刘长峰就是那种凶巴巴的一看就不靠谱。

    “是的,昨晚我到他们这里来吃领头。”我老实的回答。

    “周家村的岭头节就跟过年似得,还挺好玩的。”丁思雨笑着说,“站着累不累?找个凳子先坐一下吧,姐姐有事情问你。”

    面对美女我一向都是很乐意回答问题的,于是找了一张凳子坐下来,周俊这小子病好了就一个劲的各种吃,看见警察来了也不怕,进屋子里面傻愣愣的就洗了提子出来。

    “大家坐啊吃提子吃提子!”周俊乐颠颠的对咱们说着。我看着这厮被周妈妈给赶回去了,周妈妈还啐了一句:“丢人现眼,真的是。”不过这话夹杂着大量的玩笑成分在里面。

    “这次是周芳娥的事情来了解情况的。我们随行过来的法医已经去验尸了,初步确认死亡时间是昨天晚上的十一点左右在这个地方落水的。”

    丁思雨递过来一张照片,因为下了一场大雨的缘故,所以被冲刷的好处都是黄泥。我皱着眉头看那图片,想起了昨晚看见的那个穿着花布袄子的小女孩,我当时还问了周俊。

    “当时你们在哪里?有见过死者吗周芳娥吗?”丁思雨问我们。周妈妈皱着眉头,“周芳娥不该吃这队的领头的,我们这里是三队,她是六队,差了三条队呢。”

    “周芳娥确实不是在这里吃的饭,根据死者丈夫周大福提供的线索,周芳娥晚上十点的时候还在吃饭,后来说回去多弄两个菜出来,就一直没见回来了。”丁思雨这样说着。

    这是心多大的才会一直都没有注意到自己的老婆没有回来。是的嘴角抽了抽,丁思雨看见我的表情了也大致的想到了我心中所想,于是解释道:“在喝酒。”

    我恍然大悟,原来是个烧酒佬,那不见人也很正常。

    “周芳娥我是没有见过,当时咱们这里十几桌的流水宴呢,都是在咱们这条路上排下去的,这周芳娥落水的地方不是在池塘那头么,怎么可能见得到?”周妈妈插嘴说道。

    “诶,这不是你昨晚指给我看说有个小女孩站在那里的地方吗?”周俊突然冒出来指着照片对我说,然后我就“刷刷”成为了大家目光的聚焦点了。

    有时候自己挺聪明的但是总是败在那些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猪队友的身上。“我当时也没看清楚。”看清楚了,就是个女孩子,但是不知道是哪家的女孩子。

    “不能有事情不说啊你小子。隐瞒军情是要坐牢的。”刘长峰在一边恐吓我,我心底翻了一个白眼,然后耸耸肩,“确实是没看清楚。”

    “你问我是不是孙老头的女儿来着。”周俊神补刀,得了,这家伙,八字都没有一撇的事情全部被他给抖搂出来了,真心塞。

    “一个大夏天的穿着碎花夹袄的女孩子,头发很长,遮住了脸,看不真切。”我没好气的回答道。

    刘长峰冷哼一声,“这衣服布料是啥样的你都看清楚了还说没看清楚?”我继续翻白眼,“我这不是没有看清楚脸吗。看清楚脸了才能说看清的好吗!”

    “好了,阿白,希望你能跟我们走一趟去看看那个小女孩是谁。或许她就是目击证人也说不定。”丁思雨对我说,我一愣,然后点了点头。

    周俊被三儿和周妈妈给拉着了,她们不给周俊出去,毕竟刚刚才稳定了魂魄,我又是认识路的,带着双生我们两个就在前面走着,丁思雨在我的旁边。

    “那个周芳娥是他杀的?”我问丁思雨,丁思雨点点头,“后脑勺有创伤,是被人打晕了然后丢河里面去的。下雨下的太大了,所有的痕迹都冲刷了,已经没办法考证了。”

    我们没有看过尸体,所以都不知道,不过这里也是真的偏僻,刚刚打捞起来的时候也没听见有人说要报警什么的。

    “是谁报警的?”我想了想又问。

    丁思雨想了想,回答道:“孙朝红。”

    姓孙,这里只有一户人家是姓孙的,也是唯一的一户外姓人家孙老头。

    那也是在情理之中事情吧,毕竟尸体是停放在孙老头的家里的。

    “怎么,你认识人吗?”丁思雨问我。我摇摇头,“周家村都是姓周的人,只有一户外姓,就是做丧的孙老头,估计就是你们说的孙朝红。”

    “你说的没错,就是他,因为是报案人所以我们首先先去找了他了,但是并没有见到他的女儿,估计是关在家里面不给出来了。”

    我倒是只听见她叫喊过,还真是没有见过她。

    “这是你哥哥吗?长得挺高的啊。”没啥话题说了路还没到,丁思雨就问起了双生。双生人确实是长得很高,一张嫩脸总是板着没有一点表情。

    不知道的就以为是酷,其实我知道他就是面瘫,他的眼睛很有意思的,别人看就是浅色,用我的眼睛看,就是金色,很浅很浅的,有点像是猫科动物。

    “嗯,我哥哥。”我笑着说,“我哥哥挺帅的,丁姐姐你愿意等我哥哥长大吗?”我笑的一脸天真。丁思雨一愣,没有明白我的意思,“做什么要等你哥哥长大?”

    “这样就可以娶你了啊!”我笑的更纯良了。

    丁思雨莞尔,“小小孩子不学好净说一些杂七杂八的。就是!你丁姐姐是我的媳妇,你滚幼儿园去找去吧!”刘长峰恶狠狠的对我说。

    原来是夫妻啊,难怪我说刘长峰一个队长怎么总是让着丁思雨呢。我揶揄的扫了一眼刘长峰,然后啧啧摇头。刘长峰见到我这样,立刻火冒三丈,“你小子嘛意思呢?!”

    冲动的人既是特别容易挑拨的,“什么意思都没有啊。”我继续装无辜,然后眯着眼睛笑,“就是觉得丁姐姐这颗玉白菜被猪拱了而已嘛。”

    我觉得要不是路况问题,刘长峰早就上来拎着我揍一顿了。

    说了几句话打发了一些无聊的时间之后,我们慢慢的就走到了孙朝红那片毛竹林。因为才刚刚下过雨,我们穿过毛竹林的时候不时有冰冷的水从上边坠下砸到脖子,就会产生一片冷意。

    果然是到了秋天了,身体对外界的反应还是很敏感的。

    我抹了一把脖子上冰冷的水,缩了缩,双生见状伸手帮我捋了一把脖子,让我感觉舒服一些,我嘿嘿一笑,“谢谢啦。”

    到了那个小屋子的时候孙老头又在打磨那棺材了,木材的质地是很好的,他做工也很精细,不过现在很少有人土葬了,除非了自然死亡的,不然经过验尸啊之类的都是火化的多。

    孙老头见到警察过来了就放下了手上的活计,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踩着泥泞的地走了过来,“怎么了,还有什么事情要问吗?”

    丁思雨笑着点点头,“是这样的,这位小朋友说,昨晚见到一个小女孩站在池塘边上,我们觉得很有可能目击了杀人的过程,但是辨认了几家的女娃都没有找到,您有个女人吧?”

    孙老头的脸色十分的难看,“她昨晚没有出去过。”孙老头很不配合,丁思雨也是做了一些工作的了,嘴巴子耍的很厉害。“但是有人说你昨晚去吃了岭头了。”

    孙老本来想要往回走继续做工作的,听见丁思雨这样说就停下来了,“那好吧。”

    丁思雨的笑容加深,然后领着我朝孙老头的家中进去,我又听见了细微的哭声,那种哭声是很害怕的哽咽的可怜的。听得人心头都为之一颤。

    “我女儿生了病,你们别怕。”孙老头沉下一口气,把里屋的房门打开,里屋黑漆漆的,什么都看不真切,却能闻到一股子浓重的中药味,浓重的几乎要熏我一个跟头。

    刚刚在门边上就听见了哭声了,现在听得更清楚了。我的眼睛渐渐适应了这里的光线,也能看到了一些东西,一张小床,大概是一米二那样的,然后就什么都没有了。

    这个里屋的房间也不是很大,甚至可以说是小小的,但是只放了一张一米二的小床,看着是那么的空旷。一个小女孩子坐在上面哭,浑身都被黑气萦绕着,我看不真切。

    于是伸手往标袋探过去,抽出来了眼镜戴上,我眯着眼睛看着那个女孩子的方向。这会看清楚了,碎花棉布袄子,黑色的裤子,头发很长,盖住了脸看不到五官。

    “昨晚我看见的就是她了。”我对丁思雨说。

    “你说谎!她昨晚就没有出去过!”孙老头十分的激动,刘长峰挡在了我的面前,“你别激动,你去吃了岭头了,所以你的女儿偷偷跑出去也不是不可能的。”

    “绝对没可能的!我的女儿根本就没办法走路!”孙老头更激动了,一张布满了皱纹的脸因为激动的缘故变得十分的狰狞。我当鬼侦探那些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