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25章 惊慌失措
    一切都来的太突然了,我根本就没有办法躲闪,有一个人手里面握着明晃晃的刀高举过头,就这么冷不丁的从茂密的竹根头里面冲了出来,朝我的脑袋上劈过来。

    好死不死的是,当时丁思雨和刘长峰已经走到了旁边去了,这个距离根本就没有办法救我!

    就在那千钧一发之际,我只觉得我的腰被人狠狠的撞了一下,然后失去了平衡,直接掉进了池塘里边发出了好大一声的水声。

    “铿锵!”带着火星的撞击迸发在众人的面前!其实我这个人是挺怕水的,因为我一直没有学过游泳。

    要是以前我掉进水里面一定一个劲儿的扑腾,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可能是因为长大了那有我已经学会了游泳吧?不然这身体怎么会那么熟悉水性呢?

    我灌了两口冰冷的池塘水,然后小心翼翼的从旁边爬上去。

    那一个人从竹根头里面冒出来的,手里面拿着明晃晃的砍刀的男人已经被制服了。

    我心有余悸的看着,地上差不多三十公分的砍柴刀,然后想起了孙朝红的女儿说的那一句话,亮。

    可能当时他并没有用到刀,但是他确实是待在身上了。

    “不要动!老实一点!”刘长峰,摁住了那个男人手里面麻利的掏出了手铐来,三下五除二的就把给拷上了。

    那个男人挣扎了一下就放弃了,乖乖的任由刘长峰将自己铐起来。“阿白,你没有事吧?”丁思雨担忧的看着我,我摆摆手说:“我没事我没事。”

    比起我来我更担忧的是双生,我赶忙三两步的上前去查看双生情况,双生把我推开,笑了下:“我没事,只要阿白你没有事就好了。”

    因为太暗了,所以我根本就没有看到双生的情况。“我们要连夜把这个人押送派出所,以防这个人有同伙,所以我们还是在这里等一下吧,等我们的同事过来等一下送你们到对面去。”

    丁思雨十分担忧地对我说。我心说也只好这样了,本来这一段路我们走是可以走回去的。可是刚刚这个从竹根头里面冒出来的男人,真的是把我们给吓到了。

    他很可能是从我们在孙朝红家里面出来的时候就一直尾随我们过来了。我才想,如果不是他听到了我的推理,是绝对不会从竹根头里面跑出来的。

    应该也是怕查到凶手的时候慌张了,所以才选择那么极端的方式想要把我们几个都置于死地。

    想一想看还真是一个用心险恶的亡命之徒呢。

    警察们住的比较靠近案发现场,所以赶过来的十分及时。刘长峰还有几个警察把男人给押送上车去了。

    丁思雨和其他几个则是把我们送到了周俊家里。

    但是我就是觉得不安心,可能是因为那个男人太可怕了,亦或者是因为,那种快要被杀死的感觉太真切了。

    我觉得我是一分一秒都不想呆在这里了,只想回到自己的老宅。

    “丁姐,你们是连夜出去吗,也捎我们一段呗?”我可怜巴巴的对丁思雨说。

    丁思雨皱着眉头:“我们出去回到局子里面,估计也凌晨了。你们受的住吗?”

    我忙不迭的点头:“受的住的,受的住的放心吧!”丁思雨点点头然后对我说:“那你去收拾东西出来吧,然后跟周家的人说一声。”

    我看了一眼手表,现在是快十二点了,乡下人睡得比较早,我进到屋子里面的时候已经都是静悄悄的了。

    周俊今天丢了魂,所以并不在这个房间里面睡,而是跟着姐姐一块睡。睡在这个房间里面的是周妈妈。

    我基本上一敲门她就已经醒了。周妈妈呼噜了一把脸,“回来了,怎么那么晚呢?”

    我没敢告诉他刚刚的惊心动魄一幕,我笑了一下对周妈妈说:“家里面有点事儿,我要连夜出去了。”

    周妈妈从床上下来,皱着眉头看着我:“怎么那么突然呢,明天跟周俊周两个出去不好吗?我也想的,但是家里面的事实在是太紧急了,而且您不用担心,我是跟着警察同志的车一块回去的。

    周妈妈一听我是跟警察一块回去了,就比较安心了。“你先等一下,来这里怎么可能空手回去呢!”周妈妈抓着我的背包,然后在我的背包里面塞了很多吃的。满满当当的,她的手脚相当麻利,塞满了自后才把背包带回来给我。

    我掂量着这沉甸甸的分量,颇有些哭笑不得。但是就是周妈妈的一片心意,我不能不接受,于是道谢:“谢谢你了周阿姨,下次放假有空的时候我再过来玩。”

    周妈妈打了一个呵欠,看来是困的慌了。

    我也没有多说什么影响她睡眠的话,拿着背包就出门了。不过在拐角的时候我机智的把沉甸甸的背包放进了小荷包里面。

    这样一来我就不用背着重若磐石的背包回去了。

    拿了背包之后我迅速的走了出去然后快速的上车。双生一直紧紧的跟着我,不敢有丝毫的懈怠。

    如果刚刚他不是在我旁边那一看到应该会把我的脑袋劈成两半。想想我都后背直发冷。

    这种害怕的感觉一直持续到我回到老宅,终于窝进自己的房间里面的时候我才感觉到稍微安心一点。

    刚一回到家,双生帮我开门的时候,我突然间发现他有不对劲的地方。“等一下双生!”我叫了他一声,他顿了一顿“怎么了阿白?”双生疑惑的问我。

    “你这手是怎么回事儿,刚刚弄的吗?”我看见他手的两边都缠着布条,因为布条是黑色的,所以我不确定他有没有出血。

    双生抬了抬手,笑着说:“没事的。”

    “你每次说你自己没事的时候实际上已经出了很大的事情了,快点拿手过来给我看一下。”我可没有被双生的这种态度给敷衍过去。

    双生拗不过我只好伸手过来,火借着光明显的看到那黑色的布条上面渗着一层水光,但是那种水光是粘稠的,不是我们平时的那些水。

    “你是不是出血了?”我皱着眉头问双生双生没有回答我,而是想要把手收回去。

    “赶紧的去医院包扎,可能还要缝针呢!”我拉着双生就要走,但是双生却原地不动。这家伙要是硬起来的话,我是没有办法把他拉开的。

    “双生,你听话可不可以?这样的伤势实在是太严重了,我们还是要去看一下的。”双生却依旧摇头。“阿白,你知道我不是人。”

    我叹了一口气说:“那好吧那好吧,我去把药箱找过来然后帮你包扎一下。”有时候阿小孩子犟起来还真是可怕,十头牛都拉不住。

    我匆忙的去客厅找来了医药箱,这箱子是爷爷在的时候就在了吧,十分的老旧。

    我听爷爷说这个是抗战时候留下来的,上边儿的红色五角星都已经无得快没有了。

    不过也不知道以前用的是什么材质,反正到现在都竟然没有生锈。估计是以前研发出来的一些涂层吧。

    我抱着医药箱去找双生,双生已经把手上的黑色的布条给拆了下来。我看着他的虎口已经裂开了好大一条缝,血肉模糊的一片触目惊心。

    “让你去医院让你不去医院,你刚刚竟然还想瞒着我?看看自己的手变成什么样了?你不是人但是你是神兽神兽就能糟践自己吗?”我恶狠狠的念叨了几句。

    “以前这样的小伤两三秒就能愈合了。”双生在我帮他处理伤口的时候小声的嘀咕了一声,但是被英明神武的我给听见了。

    我没好气的丢了一个白眼过去,“以前是以前现在是现在能比吗?我以前还他妈的人高马大一米八呢。总之下次如果有这样的事情的话,受了伤千万别硬扛着,当不到我是兄弟啊?”

    结果双生这家伙,猛然的就摇头了:“不是兄弟。”我的脸瞬间就黑了下来:“不是兄弟那是什么?我们是主仆契约。”双小生一本正经的说。

    “有的时候你家主人想煽情一点,但是你永远都不给这个机会。”我耸耸肩,然后报复性的用棉棒狠狠地的搓了一下他,他立刻被疼得龇牙咧嘴,而且完全不知道为什么我突然发脾气。

    我感觉我能理解那些女孩子突然发脾气是什么心理了这都是被气的。

    “不过说实在的我真的没有想到那个凶手就尾随着我们,而我们都没有察觉。”我啧啧了两声。

    “阿白,你的眼睛不是晚上看人的时候会变成红色的吗?”双生冷不丁的开口问我。我愣了一下,对啊我的眼睛确实有这样的能力,可是为什么刚刚我就什么都看不到呢?

    真是奇了怪了。

    有光的地方我就看不到我有光的地方,我确实是可以看得到的。难不成我现在的眼睛已经变回来了?

    “你现在在这里等着我马上关灯看一下。”我急匆匆地对双生说,然后屁颠屁颠的跑去把灯给关了,其实有这样的一双眼睛说好不好说不好也好,但是平时用不上。我当鬼侦探那些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