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27章 生意上门
    “如果是用我的话来说,那么这一切都是有的解释的,但是你们又不相信鬼神,我也就没有什么好说的了。”我摊了摊手眼睛继续看向桌面上的验尸报告。

    丁思雨和刘长峰”两个人齐齐沉默,“如果我们愿意相信你,那这件事情你能帮我们解决吗?”刘长峰终于说了一句智商在线的话了。

    “我之前呢是可以免费帮你们的,但是现在不好意思,我收费。”看看,我为了这个家补贴家用多么的用心了。

    “臭小子你不要得寸进尺了。”刘长峰一听,整个人都不好了。我就喜欢看他那种巴不得吃了我,但是对我又无可奈何的样子。

    真是太他妈有成就感了。

    “你不知道维持治安秩序惩戒凶手绳之以法是每个公民都应该做的事情吗?”刘长峰继续给我洗脑。

    我为难地看着他:“但是我现在不是公民啊。”我这还没有到合法年龄呢。

    刘长峰被我噎住一时语塞,张了张嘴也不知道应该说什么。

    “而且刘队啊,你都不知道我现在多可怜,我现在吃了上顿没下顿,我可是个孤儿呢。”

    “好,我知道了我会支付你酬金的。”丁思雨倒是比刘长峰要爽快的多,毕竟可是要请我这个大忙人去工作的呀,不付点钱怎么行呢,我现在可是穷光蛋一个,真心是吃了上顿肉,没有下顿肉啊。

    “丁思雨,你别听着小子胡说八道,这小子精着呢。”刘长峰估计是顶看不上我的,总之就是在他的媳妇儿面前把我贬的一文不值。

    有时候我觉得他还真是可怜,毕竟连我这个十二三岁的小孩都要提防,也真是够了。

    丁思雨十分大姐大的摆了摆手,“这已经是我们解决不了的事情了,如果真的要假以他人之手,我们就必须付出相对应的酬劳,这是对等的。”

    刘长峰一听只好默默的不说话了,然后转头狠狠地瞪了我一眼。我毫不在意地接受他的怒视,“如果接受了我的提议的话,那现在我们就可以先去看一下尸体了。”

    “事成之后你要多少酬劳尽管开口,我付。”看见丁思雨这样认真的表情我都没好意思多要价,“总之,还是要看一下事件的难度吧,到时候我会酌情的。毕竟咱们都是有交情的我也不会狮子大开口。”

    “哼。”刘长峰在旁边冷哼了一声,“臭小鬼,你最好是要说出一个所以然来,不然你就会为你夸下的海口都付出代价。”

    “当然。”我可是专业的呀。

    “不过为什么还要再去看一下尸体呢,验尸报告已经送过来了呀。”丁思雨有些不解。

    “法医检查的规法医检查我检查的归我检查。两者是不一样的,而且我能看到的东西发一不一定能看得到。”我狡黠笑了一下。

    “哼,多事。”刘长峰冷哼了一声,我感觉他今天都哼了很多次了。

    “尸体的话现在看不了,下午你来一趟,下午的时候再给你看一下。”可能还有别的事情要做吧,反正现在是没有办法看到周大财的尸体。

    我说那好吧,有什么事情再叫我吧。然后我和双生就回去了。

    可能是因为双生告诉了奈奈子我的事情,所以奈奈子火急火燎的今天就赶了回来。

    我们刚回家的时候就在门口遇上了奈奈子,她着急的上前来,然后从头到尾摸了我一遍,确认我什么事情都没有的时候他才松了一口气。

    “你真是不省心,吓死我了。”奈奈子没好气的说。

    我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发,“我没事我很好你放心吧。你不在的时候我都有好好的照顾好自己哦。”

    “骗人。”奈奈子双手环胸,“双生都有跟我讲了,要是当时双生没有及时的帮你挡住那一刀子,你说你现在是什么样子。”

    其实对于那些事情我也是很后怕的,昨天晚上做梦的时候还梦见了呢。不过呢,已经算是过去了的了,我的心情也平复了下来。看见我的童养媳那么着急我,我心里面也是暖哄哄的。

    “对了奈奈子,你丢下班级不管然后赶回来会不会被人说闲话呀。”我有些担心毕竟奈奈子是班长。

    奈奈子冷哼了一声:“说闲话,谁敢说我的闲话。要是有人说我的闲话我就一刀一个。”突然感觉我的童养媳好凶残怎么办。

    “别站在路口说话了,赶紧进来吧。”双生已经帮奈奈子拎了东西走进去了,我见状也跟着走了进去。因为双生的手受了伤,所以奈奈子就帮忙做了午饭。

    午饭的时候吃了青瓜炒肉,这是奈奈子除了拉面或者是寿司之外做的最好吃的一个菜了,哦,我忘记了她做的好吃的还有番茄炒蛋。

    吃饱喝足了之后我就没事干了,再加上昨天晚上睡得不是非常好,所以我跟双生打了一声招呼然后就走进卧室里面睡觉去了,让他中午有什么情况的时候再把我叫醒我。

    如果不叫醒我的话我估计会睡到天昏地暗。

    我躺在床上酝酿了一下睡意,没多一会儿我就睡着了。

    也不知道睡了多久迷迷糊糊的就感觉我的脸夹被人拍了几下,我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的身上还窝着琅东,我用手抓着郎动丢到了枕头边上。

    看见蹲在我旁边,眼睛睁的大大的奈奈子。“阿白,要醒了。双生说他接到电话了待会儿就要出门。”午觉刚睡醒的时候就跟发瘟鸡似的,我缓了了半天才终于缓过神来。中午就是越睡越累的,而且总是感觉睡不够的样子。

    我穿好了鞋子走出去的时候,双生已经在外面等着我了,就连奈奈子也背好刀了。

    “奈奈子,你干什么呢。”我不解的看着她。

    “当然是要跟阿白一起去了,我可是要保护阿白的呢。”奈奈子一副坚定不拔的样子,看得我完全不知道说什么。

    她要跟着去那就让他跟着吧,反正多一个人少一个人,也就是那么一回事儿。

    丁思雨是直接派了警车过来接我们过去的,说真的着上警车的时候我并没有觉得怎么样自豪,不是有一种被逮住了的感觉。

    真是挺弄不懂班上的那些小孩子为什么那么想要坐警车。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长大后了的我是个通缉犯的缘故,所以我总是带着一点畏惧。

    不过这一些我很快就抛到脑后了。

    去到警局的时候,丁思雨也没有跟我寒暄什么,直接了当的就把我们带到了停尸房。

    说真的进入停尸房,我还是第一次,我听双生说长大后的我见过去无数次,不过呢我是没有半点的记忆了。

    所以算是再次来到这里的时候,我还是感觉十分的兴奋。

    “周大财的尸体就在这里。”丁思雨领了我们进去。我刚走进里面去的时候就感觉到了一阵寒冷扑面而来,那种诡异的死亡气息缠绕着自己,仿佛的渗透进皮肤钻入骨髓,一刹那竟然冷得我牙齿发颤。

    “怎么了阿白?是不是感觉不舒服啊不舒服我们就回去吧。”奈奈子对我担忧的说。

    我摆了摆手说没有事。只是一瞬间那种阴冷的冲击感让我感觉无所无所适从,只要适应就可以了。

    我在门口转了一下然后才走进去的,虽然在里面一就被这种感觉跟冷了一个跟头。

    丁思雨已经在里面,把周大财的尸体拉出来了。

    “即使是有冰柜,但是也没有办法阻止它的腐烂。”丁思雨面无表情的看了一眼周大财的尸体。他们这个做刑侦科的,天天不是凶案就是和尸体打交道,所以不是那么怕。

    就算是软妹子进来了心情可磨砺一下也会变成女汉子的,即使身体上还是软妹子,但是心灵上已经是强大的男子汉了。

    我不是法医,当然在尸体上面也看不出来什么?只是我的眼睛与常人,所以总能看得到一些别人看不到的东西。

    周大财的尸体十分不正常,正如丁思雨所说已经死了三天了,而且还一直生活在高温之下,一但精气神溃散了之后,整个人就会变成高度腐烂。

    三天前就已经死了的人,为什么死人还能杀人,领头节那天为什么大家伙还能看见周大财在吃东西。

    那个时候的周大财,应该已经死透了。

    “关于周大财怎么把周芳娥叫出去的事情,你们查清楚了吗?”我一边问丁思雨一边探查周大才的尸体。

    “已经问过了。”丁思雨回想了一下然后继续说:“晚上十点三十分左右的时间,周芳娥,和周大财等人在吃岭头。在此之间,周大财就一个劲儿的说不够菜。

    作为主人家的周大福肯定就不愿意掉面子了,于是让老婆周芳娥进去多炒几个菜。其间,周大才跑进了厨房里面去一趟,周芳娥的婆婆到时就听见了周大才对,周芳娥说想要一点,大叶香菜,让他去摘。

    周芳娥表示不知道哪里,周大财就告诉了周芳娥地方。”

    “然后就有了这样一起凶杀案。”我接了话茬。我当鬼侦探那些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